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三十章 树洞中
    石岩在中途突然醒来。

    他身体还在耸动着,一**的快感冲击着他,没有睁开眼,他便明白了自己正在干着什么事情。

    他一只手按在迪雅兰的后臀,将迪雅兰的娇躯紧贴向他,另一只手却在迪雅兰丰满傲人的美胸上搓*揉。

    怀中迪雅兰那火辣的身子,仿佛水蛇一样缠着他,美眸迷离,香汗淋漓,不自禁的配合着他的动作,带给他更多的快感。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迅速掠过,石岩眼睛始终没有睁眼,两手也没有挪开,下身还在保持着运动,继续着清醒之前做的事情,细细体味着此间种种美妙。

    他原先粗暴的动作,在清醒之后,悄悄放缓了一些,力道不像先前那般大了,可技巧却高了不止一筹。

    两只手仿佛被赋予了魔力,在迪雅兰身上游动时,专挑敏感处下手,激的迪雅兰浑身颤抖的幅度更大。

    不知何时起,迪雅兰竟然被他翻了个身,迪雅兰傲人的胸部紧贴着树壁,背对着他,美臀高高撅起,前后摇摆着,以新的姿势承受他的鞭挞。

    穆语蝶浑身泛红,无力的靠在另一边的树壁上,美眸迷离,呆呆地看着两人。

    石岩闭着眼,尽情享受,身体最原始的**迸发出来,似乎激发了他体内穴道净化那些精气的速度。

    迪雅兰早已迷失,只知道配合着他的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只觉快感如潮水一般涌上来,再也压抑不住,和快感一起涌入身体的,还有穴道内溢出来的滚滚奇异力量。

    那些奇异力量冲入他小腹处的时候,一分为二,一部分融入他的精元中,一部分融入在了他的精华中,喷射进了迪雅兰的身体。

    在男女的压抑不住的急喘声中,穆语蝶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在树洞中,呼吸急促,脑袋里一片空白。

    ……

    石岩慢慢从迪雅兰身上挪开,拉上裤子,默默地坐下来调息。

    迪雅兰瘫软在地,全身泛红,许久之后,她才缓过神来,红着脸将皮短裙往上拉了拉,在树洞中慢慢坐好。

    三人又恢复了原先的姿势。

    穆语蝶最先恢复了过来,红着脸,美眸在石岩、迪雅兰的身上游荡着,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石岩神情沉静,眼睛闭合,用心消化精元中多出来的奇异力量,引导着精元在身体中慢慢流动,不放过任何力量增进的机会。

    迪雅兰没有睁眼,却知道穆语蝶在看她,羞愧之下,她也不敢睁眼,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石岩当着穆语蝶的面,在这个树洞中硬上了她,她却没有太过激烈的反抗,中途的时候表现的还那么……那么的不要脸,虽然她天性爽朗,但也禁不住这番疯狂,羞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穆语蝶。

    一股奇异的力量,从下身敏感处慢慢散溢,浑身一颤,迪雅兰差一点又要忍不住呻吟出来。

    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她暗骂自己淫荡,急忙凝神勘察。

    细心体悟下,迪雅兰发现那奇异的力量,一部分缓缓向小腹流去,一部分在胸口筋脉、血肉中扎根,似乎在悄悄改变她胸口那一处位置。

    她清晰的感受到胸口那一块区域的骨头、血肉、筋脉,在发生着难以理解的变化……

    涌入小腹精元处的奇异力量,和精元混合之后,一股澎湃的气流从中释放出来。

    精元暴涨!

    迪雅兰美躯一震,急忙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全力来引导那变化之后的精元,按照特殊的轨迹进行周天运转。

    ……

    月光皎洁,从那树洞中洒落,令树洞中并不显得黑暗。

    石岩悠悠醒来,缓缓吸气。

    先天二重天之境!

    在那一股奇异力量的帮助之下,他再进一步,顺顺利利的突破到了先天二重天之境。

    醒来之后,他发现肩膀处的创伤,也已经不显疼痛了,那破损的筋骨,在“不死武魂”的帮助之下,正在缓慢的自我修补。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要不了几天,他就能恢复如初了。

    缓缓睁开眼,石岩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灼灼望着他,等他看过去的时候,那双眼睛急忙移开了。

    “穆小姐,怎么还没睡?”石岩神情自若,一脸坦然的问道。

    看到石岩睁眼,急忙躲闪的穆语蝶,别过头,娇媚的脸蛋红的醉人,哼哼道:“你们动静那么大,我怎么睡的着?”

    “嘿,真抱歉,打搅到你了,下次我会注意点。”石岩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一声,自然而然的解释:“身体中的怪病突然发作了,我竟然迷失了理智,真是该死。”

    “你敢说你一直都是在失去意识状态?”穆语蝶冷然一笑,哼道:“我可是认真看着你们的,后来,后来你肯定是清醒的!要不然,要不然你的动作不会那么,那么的……”

    穆语蝶红着脸,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可是亲眼看到石岩玩出很多花样来。

    一个失去理智的人,不会在做那事的时候,还记得那么多的花样,她可以肯定石岩很早就醒来了。

    “呃……”石岩一呆,愣了半响,才苦笑道:“原来穆小姐一直在认真观察,那我就不解释什么了,我的确很混蛋。”

    “你?怎么有你这种人!”穆语蝶恨恨地在石岩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石岩配合的大声呼痛。

    见石岩龇牙咧嘴的痛叫,穆语蝶心中好过了一点,转眼一看,她发现迪雅兰红着脸,闭着眼在那儿一动不动。

    她又觉得气不到一处来,冷不防在迪雅兰的腿上猛地一拍。

    迪雅兰心中有鬼,娇躯猛地一颤,却还是紧紧闭着眼,她误以为是石岩在作怪,心中暗骂石岩混蛋,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调戏她。

    “兰姐,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脸都红透了,你还假装在修炼?你难道是当我们白痴,什么都看不出来么?”穆语蝶鼓着嘴,气呼呼的叫道。

    “啊。”迪雅兰轻呼一声,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尴尬道:“……我,我也是才醒来,你们,你们刚刚在谈论什么事情?”

    穆语蝶突然不讲话了,她那一双美眸,灼灼有神,不断地在迪雅兰和石岩的身上游荡着,含义非常明确:你们难道还想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在穆语蝶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石岩老神在在,神色如常,脸皮厚的可以砌墙,仿佛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他感觉的到,迪雅兰并不太介意这件事情,甚至,甚至还似乎有些迷恋,知道迪雅兰不会要死要活之后,他就一点都不担心了。

    迪雅兰做不到他那样,在穆语蝶质问的目光中,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表现一下自己愤怒,要不然也太不知廉耻了。

    虽然,虽然她也获得了难以言喻的快感,那是她男人生前都不能带给她的美妙体会。

    “臭小子!”迪雅兰霍然站了起来,指着石岩,愤怒的娇喝道:“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你怎么能够那样?”

    “小声点,别把妖兽引来了,还有,暗冥的人还在追杀我们呢。”石岩提醒。

    “哦。”迪雅兰点了点头,气势全部没了,压低声音道:“混蛋小子,你说怎么办吧?”

    石岩见她这个反应,立即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知道她果然真的不是太介意这件事情,之所以会站出来指责他,只是因为女人的廉耻心在作怪。

    心中一乐,石岩有了定计,苦着脸,耷拉着脑袋,他一副坦然认错的模样,老老实实道:“我错了,兰姐你说怎么办吧?”

    迪雅兰一呆,愣在那儿苦想,她只是碍不过面子,才站起来骂石岩两句,还真没想到该如何处置石岩,给石岩这么一打岔,她一下子愣住了。

    “要不,你打他几下算了?”穆语蝶俏脸满是古怪,出言试探了一下,她算是看出来了,她这兰姐,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对那混蛋喊打喊杀啊。

    “好,该打他几下。”迪雅兰点了点头,凶狠道:“等他伤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保证小蝶你满意!”

    穆语蝶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语了,这哪跟哪儿啊?管我个什么事情啊?莫不成你教训他,纯粹是因为要让我心中舒服?

    “你们看着办吧,我睡觉了。”穆语蝶终于明白,她这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嘴里小声嘀咕:“**呀,**,早有奸情啊,早有奸情,可怜的我,不但被毒害了心灵,还被玷污了眼……”

    她的嘀咕声音不大,但三人紧挨着,迪雅兰和石岩自然都听见了。

    石岩嘿嘿笑了笑,眯着眼养神。

    迪雅兰却吃不消,轻啐了一下,低骂道:“死丫头!”

    穆语蝶睁眼斜了她一眼,哼了哼,道:“下半夜你们俩安分一点,我真的要睡觉,求你们不要闹了,我真吃不消的。”

    迪雅兰红透了脸,羞恼道:“知道了,睡你的觉吧,你个死丫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