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四十七章 变化
    小凤仙一走,韩钟神态立即自然了许多.

    略略整理了一下衣衫,韩钟就在石岩桌对面坐了下来,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才道:“岩少爷,跟你一起的护卫呢?”

    “都死了。”石岩脸上没有一点异样,随口解释:“幽暗森林那一块妖兽突然疯了,四处追杀武者,为了保护我,他们……全部牺牲了。”

    韩钟一脸惊讶,眼神古怪的望着他,道:“那边的情况,我也多少有点了解。岩少爷能够逃出生天,已经是好运了。”

    他早就收到雷翼银狼暴怒的消息了,他本来还以为这一趟等不到石岩了,就准备过个半月就回去交差,哪料到石岩现在竟大大咧咧的活着从幽暗森林走了出来。

    幽暗森林形势如此混乱,连一些修为不够精湛的武者,都丧命其中了,而石岩这个书呆子,竟然能幸免于难,这着实有点不可思议了,他不得不惊讶。

    韩钟对石岩原先那一具身体的主人,并不感冒。

    那个家伙因为不修练武道,为人又太过迂腐,喜欢在石家不感兴趣的领域钻研,在石家,那家伙一直属于边缘化的人物,很不对韩钟这种人的胃口。

    这一趟要不是他恰巧在这一块办事,又收到石坚的命令,他压根不会过来等候石岩。

    “嗯,运气的确不错。”石岩含笑点头,神情自若,淡淡道:“韩伯,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返回家族?”

    “这就要看岩少爷了。我倒是想立即就走,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当面向家主交代,要不是等岩少爷,我早该回去了。”韩钟愣了一下,才道。

    讲话的时候,韩钟不由认真地端详起石岩来,他之前还真没有在意,可这么一细看,他渐渐看出了点门道来……

    石岩如今身子比以前消瘦了一些,原本圆润的脸庞,变得棱角分明,很有点坚忍不拔的男儿气息。

    自然而然地端坐在那儿,石岩背脊挺直,身子仿若一柄利剑,竟然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错觉。

    ——这还仅仅只是外观的变化。

    以前的石岩只有在进行古文古迹探究的时候,才会变得有点精神,平日里却眼神涣散,一直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但此刻的石岩,眼眸深邃,瞳仁之中偶有异光闪过,像是一直都在思考着什么,给人一种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的奇妙感觉。

    “韩伯,我问你点事情。”在韩钟的注视下,石岩从容不迫,淡淡道:“石林中好像太平了不少,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么?”

    “哦,那是因为有北冥家的人过去了。据说北冥家要在石林接人,在石林混饭的那些家伙,一听说北冥家的人过去,都夹着尾巴逃了。”

    “北冥家,谁带头的?”石岩心中隐隐有数了。

    “是北冥策。”

    韩钟答了一句,旋即突然骂骂咧咧道:“听说那小子半年前竟然突破到了百劫之境,妈的,他才二十五岁啊!还是双生武魂,真他娘的疯狂!老子都四十五了,也才百劫二重天之境啊,这还让不让人混了?”

    二十五,百劫一重天之境,双生武魂……

    石岩沉着脸,忽然意识到这北冥策,恐怕就是穆语蝶要为他引荐的“贵人”了。

    此人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天赋和境界,身后又是商盟第一世家的北冥家,难怪穆语蝶和迪雅兰两女会做出那样的决定了。

    眸中寒光熠熠,石岩沉默不言,心中冷笑不迭:二十五岁,百劫之境,双武魂,很厉害吗?

    也不见得!

    他可是在短短两个月时间,从后天一重天之境,突破到现在的先天三重天之境的狂人!

    身上不但有石化、不死两大武魂,还有一种更加邪恶诡异的神秘武魂,这么一对比,他霍然发现自己比北冥策还要恐怖的多。

    时间,我只需要一些时间,就完全可以超越北冥策!石岩暗暗道。

    “岩少爷,你,你体内有精元?”

    韩钟眼睛骤然一亮,灼灼的盯着石岩,肃然道:“我察觉得到,你刚刚身体中有精元流动……并且,还很浑厚!岩少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岩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中的一丝愤懑,道:“嗯,我身体内的确有了精元,我现在也算是一名武者了。”

    “那种境界?”韩钟急问。

    “先天。”

    “啊!”

    ……

    商盟,天陨城,石家,试练场。

    石家的试练场,占地数十亩地,移植了许多古树,各种奇特的岩石……

    试练场内,还有专门开辟的泥地、沙地、水池、一间间木屋……

    这里到处都是遮掩物,错综复杂,有许多不同的场景,可以让石家儿郎在里面进行各种地形的实战搏斗。

    在这里,石家儿郎可以学会适应各种环境,熟悉所有地形的战斗方式。

    此时,在试练场的中央,摆放着一块巨大的菱形测炼玉晶,一名名石家的三代儿郎,排队走向测炼玉晶,将手按在测炼玉晶上释放精元,来确定准确的境界修为。

    “石天洛,二十一岁,后天二重天!”

    “石天啸,二十五岁,先天一重天!”

    “石天玲,二十七岁,后天三重天!”

    “石天轲,二十岁,先天二重天!”

    “石天殒,十九岁,先天三重天!”

    “……”

    韩风眯着眼,站在测炼玉晶旁边,看到有石家儿郎释放完精元离开了,他便沉声暴喝。

    随着韩风的声音,周围一名名石家的二代、三代长辈,神情各不相同,有欣慰的,也有丧气的。

    “二哥,你家殒小子还真争气啊,竟然又突破了一阶。”石阔脸上有些不服气,哼哼道:“天柯这小兔崽子最近松懈了,看来我要敲打敲打他了!”

    “老三,天柯够努力了,我最近看他夜半三更的时候,还在重力房苦修呢,不要给他太大的压力了,不然反而会适得其反。”石岗劝慰道。

    “天殒,再加把劲,争取早日迈入人位之境。”石铁声如洪钟道,眼中多少有些得意。

    石铁和石坚是亲兄弟,石岗和石阔是他的儿子,石天陨是石岗的儿子,是他的亲孙子。眼见石天陨争气,他自然高兴。

    石家的家主之位,是由修为境界来决定的,当年他输给了大哥石坚,心中有些不服气,他还指望石天陨这个亲孙子争气,将石坚那边的石天啸一直压下去呢。

    石家的石化武魂,有些特殊,一个父母生下的孩子,大多数都是由前面两个孩子继承武魂。

    第三个孩子,几乎都不能够继承。

    正是因为如此,石家每一家,一般都只生两个孩子。

    就连家主石坚,也只要了两个孩子——石砀和石晴。

    石砀膝下一女一子,分别为石天玲、石天啸。

    石晴和杨海的诞下一子,便是石岩了。

    因此,石天玲、石天啸和石岩,算是石坚的亲孙,而石天陨、石天洛、石天柯三人,则是石铁的亲孙。

    石家兄弟姐妹之间,其实关系都很好,全部一心为了家族的强大而努力。

    不过关系再好,也有攀比之意,譬如石铁,因为当年输给了大哥石坚,就一直想在子孙这一代赢回点颜面。

    儿子那一代,因为石砀太过强势,稳稳压住了他儿子石岗和石阔,他早就不想了。

    好在他孙子这一代争气,石天陨、石天柯都比石天啸厉害一点,所以他常常喜欢在孙子这一代的测炼时得意一下,不过也没什么恶意。

    杨海和石砀站在一起,正和石砀低声讲着最近矿场的情况,听石铁这么一吆喝,石砀哑然失笑:“又给二叔找到炫耀的机会了。”顿了一下,他瞥了一眼身旁的石天啸,骂道:“你这混蛋,就知道给老爹我丢人。”

    “呃,我也不算最丢啊……”石天啸一缩头,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这么一说,杨海脸上的笑容就苦了,对石砀叹道:“比起我家那混蛋,你就知足吧,天啸至少还是武者,可石岩那兔崽子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折腾,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这一趟又会给我带来多少麻烦呢。”

    “哈,这倒也是。”石砀一下子好过了不少。

    ……

    试练场内,满是石家的嫡系儿孙,嘀嘀咕咕的好不热闹。

    就在此时,一头苍鹰从天而降,落到了家主石坚的肩膀上。

    石坚从苍鹰脚下取出一个绑着的灰色锦囊,将其中的信笺取出来,随意的拆开来,皱着眉头阅读上面的内容。

    在场的都不是外人,他倒是没避讳什么。

    “咦!”

    才看一眼,石坚便忍不住惊呼一声,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惊诧。

    场内的众人,一愣之后,全部安静了下来,纷纷望向家主石坚,心中都觉得有些奇怪,奇怪石坚因何事情这么失态。

    “大哥,什么情况?”石铁皱着眉头,嚷嚷道:“不会是墨家又开始作乱了吧?妈的,看来我们不给他们来一下狠的,他们是不会长记性了!”

    “不是。”石坚将信笺放下,双眸中神采飞扬,脸上满是惊奇,道:“韩钟找到石岩那小子了。”

    “那混蛋怎么样?”杨海一听,终于放下心来,一脸凶狠地问道,一副要和石岩算账的模样。

    “那小子,成为武者了……”石坚神色诡异,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在强压着心中的喜悦。

    “咦?”石铁忍不住呼叫起来:“都十七岁了,他怎么突然想起来修炼了?”

    顿了一下,他轻轻一叹,真心地为石岩惋惜:“哎,可惜太迟了,十七岁才修炼,这辈子估计也没有大的发展了,这臭小子,早干什么去了?他要是从小修炼,就算是没有我石家的武魂,现在至少也能够迈入先天二重天、三重天之境了。”

    “那小子,现在在先天三重天之境!”石坚双眸精光乍现,掷地有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