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十三章 见面
    行程还在继续。

    石岩失去了马车,只能每天坐在马背上沉思,却依旧在锲而不舍的追寻着将生印和死印融合的方法。

    每天夜里,只要一有闲暇,他都会找寻借口离开一段时间,将白日里思考的心得付诸行动。

    然而,每一次他想要将生印和死印融合,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生死印的融合,显然非常困难,他每次施展出的生印和死印,都不能在同一时间一起爆射出来。

    不是生印先射出去,便是死印先行一步暴突冲击而出。

    想要融合生死印,第一步,就必须要将两种印记在同一时刻从掌心爆射出来!

    只有这一步达成了,生死印才有融合的可能。

    这需要极其精妙的掌控力,必须让精元和负面力量凝炼的节奏完全一致,不能有一丝的纰漏!

    石岩明白这个道理,可真正去做的时候,却现无比的困难,以至于每次都不能成功。

    眼见离死寂沼泽的入口越来越近,石岩夜里不再继续去实践他白日的领悟,毕竟要施展生死印,需要同时消耗精元和负面力量。

    每当他实践一次,他身体都会虚弱一段时间。

    尤其是死印的修炼。

    这需要先暴走,而暴走的反噬力始终存在,为了确保在死寂沼泽的时候身体处于最佳状态,他只能无奈的取消接下来的实践。

    决定不再埋头苦干了,石岩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了,在下面的行程中,他不再整日的苦思,有了充裕的时间和吴韵莲、左诗两女交流。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石岩对于吴韵莲和左诗都有了些了解,双方关系虽然不见得特别融洽,但也没有过冲突。

    不过,石岩每每爆出的惊人言论,却让吴韵莲和左诗对他多了些好奇。

    来自于高度达社会的石岩,对于神恩大6上普遍的君主制度极为不屑,常常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

    而这些言论,在深思熟虑之后,会让人觉得确实很有些道理。

    石岩提倡人人平等,对于一人主宰一个国家命运的做法极为反感,对所谓世家这种民间势力对于国家的直接影响,更是嗤之以鼻。

    这些言论,不论是对左诗还是吴韵莲,都有着极强的冲击力,每每让两女惊骇欲绝,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语来。

    就连韩风、枯隆、褚平三人,有时候都忍不住追问几句,对于石岩所描绘的理想国家制度好奇不已。

    身为一名穿越者,石岩在这方面有着绝对的优势,一些震撼心灵的言语,能瞬间摧垮这些人对于世界观的认知。

    他有关男女平等的话题,尤其让吴韵莲和左诗好奇。

    在神恩大6上,女性的地位极其低下,有能力的男人拥有三妻四妾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女人要是没有能力,被当作货物交换也是正常现象。

    左诗和吴韵莲,一个出生在大家族,并且有着绝佳的武者天赋,一个经过自己的苦修磨练,拥有着涅槃之境的修为,她们比大多数女人要幸运的多,似乎并不在这个范畴之内。

    然而,她们毕竟是神恩大6上土生土长的人,身旁女人可悲的命运她们已见识了太多,这让她们对于石岩所谓的男女平等,和一夫一妻的制度极其向往。

    石岩虽然也有些大男子主义,但在对待女人方面,却并没带有偏见。

    他和左诗、吴韵莲交流的时候,也不会将她们当成无知的女人来看待,不论什么话题他都敢谈,也愿意谈。

    而不是和一般男人那般,始终以对她们追求为前提,来蓄意地讨好她们,谈论的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渐渐地,吴韵莲和左诗两女,对石岩的态度大为改观。

    虽然她们一样觉得石岩这家伙有些古怪,可慢慢的竟然也有些欣赏,她们欣赏石岩的敢说敢讲,欣赏石岩的与众不同。

    ……

    这一天。

    石岩骑着马,和左家的马车并排而行,谈论着男女分工的话题。

    左诗和吴韵莲两女,时不时地掀开挂帘,会常常诧异的看向他,会期待他的惊人言论。

    “男人主外,女人在家带孩子,这种制度古来存在。不过,随着文明的进步,总有一天这种状况会生改变,在很多领域,女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多事情男人做不好,女人做起来反而会得心应手。”

    石岩神色淡然,在马背上高谈阔论,“譬如教育,花艺,账务,还有,嗯,老鸨也是,——这个男人还真取代不了。”

    “呸!”

    左诗在车厢内哼了一声,脸泛红,狠狠地瞪了石岩一眼,低骂道:“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每次都这样,混蛋!”

    石岩笑笑,没有计较左诗的低骂,道:“我一直觉得女人在某些方面,的确会比男人出色。当然,在神恩大6上,大多数男人不会这么想。  除非是实力突出的女武者,否则,普通的女人在他们的眼中,大概和圈养的宠物也没有多少区别。”

    “哎。”吴韵莲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拼命成为武者的原因了。只有实力达到一个高度,才能够摆脱女人悲惨的命运!而不是嫁给一个男人,为那个男人操劳一辈子,还要彻底被禁制一切的社交,真是可悲。”

    “少爷,到了。”就在此时,韩风指了指前方,低声道:“缥缈阁的人,已经在等候了。”

    石岩一愣,凝视去望,果然现极远处有三个黑点。

    吴韵莲也不再感叹,沉吟了一下,轻声道:“大家都心一点。对我们来说,缥缈阁是外人,那女人能够达到天位之境,都留神一点吧。”

    此话一出,众人一起点头。

    石岩则是皱了皱眉头,不知道那夏心妍见到他之后,会有什么表现。

    那天,夏心妍在昏厥之前,明显已看到了他,夏心妍肯定已经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烟雨楼了。

    这次见面,也不知道夏心妍会不会兴师问罪。

    不过石岩倒也不是特别担心,在烟雨楼的时候,他唯一侵犯夏心妍的那一次,也是在夏心妍昏迷的状态。

    夏心妍理应不知道他曾做过什么。

    ……

    夏心妍一直没和石岩一行人相隔太远,她虽然干脆的将那半份宝图甩了出去,可心中还是暗暗提防着左家和石家,防止左家和石家会避开她悄悄行动。

    因此,这一路上,石岩和吴韵莲、左诗的那些对话,她许多都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还没有和石岩真正见面,但她心中已经对石岩多了些好奇,好奇这家伙脑子中为何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身为一个女人,夏心妍也见识了太多的男尊女卑,她一样为石岩的一些言论暗暗喝彩,她觉得石岩有些不同寻常,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然而,当石岩的身影,真正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一眼就认出了石岩,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些恼怒。

    那天的事,让她记忆深刻无比。

    有几次夜里,夏心妍醒来之后,会恍惚间觉得她是在烟雨楼……

    一想起在那个厢房中,她昏迷在地上,却有一个家伙,竟当着她的面!在两个青楼女子身上耸动!

    她没来由的就觉得生气。

    终于,石岩出现在她面前了。

    夏心妍只是扫了石岩一眼,便指着他,淡淡道:“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些话要问你。”

    吴韵莲、左诗、韩风等人,一个个神情呆愣,古怪地看着夏心妍,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单独要找石岩,而不是询问赤霄在何处。

    石岩早猜到她会这么做,点了点头,平静道:“好。”

    石岩的态度,更是让吴韵莲一行人疑惑了。

    韩风怔了怔,略有些担心道:“少爷……”

    “没事。”石岩挥挥手,潇洒的跟着夏心妍离去。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棵古树下。

    “你的那些古怪言论,来自于何处?”出乎石岩意料,夏心妍并没立即询问烟雨楼的事情,反而问出这么一句话来。

    石岩一怔,“什么言论?”

    “就是君主制度、男女平等的这些言论。”夏心妍好奇的看着他。

    石岩眼中异光一闪,从这一句话,他立即意识到夏心妍一直都和他们靠着。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沉吟了一会儿,石岩才淡淡道:“我这人喜欢研究古史,这些言论,都是我自己推测出来的,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真可能会生。”

    “自己推测出来的?”

    夏心妍美眸中光点熠熠,愣了好一会儿,才道:“身为一个女人,我希望你的推论将来会实现。不过,这改变不了你好色的事实!”

    石岩哑然失笑,点头坦然道:“这一点我承认,男人嘛,这是天性,没什么好避讳的。但是,我好像没怎么你吧?相反,我还救了你!那一夜,你要不是在青楼,说不定北冥家会找到你,从这方面来看,你应该谢谢我。”

    夏心妍眼神有些错愕,她似乎没有料到石岩竟然会在她面前,坦然承认他的好色。

    她愣在那儿,眼神变幻不定,似乎想骂,又似乎不知道该从何骂起。

    骂他好色么?他都承认了,已经这么不要脸了,骂他还有用么?

    夏心妍没来由的觉得烦躁,半响才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的确救了我,但我并不感激你!那夜的事情,我不希望被任何人知道,你明白吗?”

    夏心妍美眸一冷,威胁的意味显露无遗。

    “放心,我没那么无聊。”石岩神情淡漠。

    “那,那一夜,你有没有……有没有对我做过别的事情?”夏心妍眼神忽然有些慌乱。

    “别的事情?”石岩一怔,满脸疑惑:“别的什么事情?”

    一股怒火忽地从心底冒出来,夏心妍暗暗咬牙,心中不断地重复着“冷静”二字,连续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冷喝道:“我是说,你有没有对我不轨?”

    当然有!

    石岩心中轻呼,表面上却一本正经,摇头道:“没有,我不是随便的人。”

    “你不是随便的人?!”

    夏心妍瞪大了眼,突然现面对这个人,她很容易动怒,咬着牙,她再次冷笑道:“在家族和敌方交战的关键时刻,还有心思去青楼寻欢作乐的色中恶鬼,竟然说自己不是随便的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正常的生理需要而已。”石岩淡淡道。

    夏心妍呆呆的看着他,美眸中闪过鄙夷、厌恶、愤怒种种情绪。

    无力地挥了挥手,夏心妍似乎不想再说什么了,最后道:“那夜的一切,我希望你都忘记!你救我一命,我会记得,这一趟天门之探寻,我会尽力保你平安,之后我们两不相欠!”

    话罢,夏心妍再也呆不下去了,掉头直朝着原路返回,她心中还是一肚子怒火,却没地方泄。

    “那我先谢谢你了。”石岩冲着她的背影扬声高呼,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压根不知道夏心妍非常的不爽。

    ……

    天上,一团浓浓的乌云中。

    一头十米长的五级妖兽风极鹰,正停在云团中,北冥伤、北冥策、阴奎、鸠山和穆语蝶、迪雅兰六人,一起坐在风极鹰的身上。

    北冥伤在风极鹰头部的位置,探出头望着身下蚂蚁一般的石岩等人,沉声道:“他们应该会去死寂沼泽。”

    “爷爷,我们什么时候现身?”

    “等他们到了目的地以后。”北冥伤皱着眉头,道:“赤霄应该会要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赤霄才是真正的天位之境,说不定会现我们。走吧,我们先一步离开。”

    穆语蝶磨拳霍霍,明眸中满是期待。

    五级妖兽风极鹰突然飞出,化为一个黑点,迅朝着死寂沼泽飞去,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

    ps:弱弱地求下推荐票,快被挤下去了,需要大家的火力支援。。

    (该小说由小说网收集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