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百零二章 再无瓜葛!
    右手臂流转着生气,左手臂流转着死气,生与死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从他左右手臂内迸射而出。

    面对着裂天剑传出的惊天剑芒,暴走之境的石岩,全身的潜力似乎被催出来了。

    生与死之间,他五官变得前所未有的敏感,左手和右手内两种力量流转的频率始终保持着惊人的一致

    右手臂膨胀,比平日胀大了一倍,左手臂干瘪,比暴走状态下又收缩了一倍,仿佛一层皮,包着那骨头,阴森可怖。

    左右两手的手纹,骤然射出灿灿亮光,两股浩瀚澎湃的力量,一起从掌心爆射而出

    两手掌心,分别形成七块生印、七块死印,生印和死印同时飞射出来

    每一块生印和死印一旦出来,立即融合成一块,只是一霎,七块生印和七块死印便两两相融。

    生死印成

    “轰轰轰轰轰轰轰”

    七块生死印,骤然胀大了数倍,仿佛七块光的门板,猛地轰向了那劈来的裂天剑。

    恐怖的轰鸣声,骤然爆炸开来,裂天剑上赤红、冰蓝两种光泽猛地黯淡了下去,一股诡异莫测的神秘力量,倏地从生死印内冲入裂天剑。

    “嗡嗡嗡嗡”

    裂天剑虚空鸣叫,被击飞了出去,在天上不断地翻滚着,光泽皆无。

    心神操控裂天剑的北冥策,脸色蓦地煞白如纸,七孔一起流溢出鲜血,凄厉惨叫。

    裂天剑和他心神呼应,裂天剑的重创,他也感同身受,他和裂天剑一起受了重创。

    心神御剑者,一旦剑体受损,御剑者一样难逃重伤的命运。

    “哐当”

    裂天剑翻转了一阵子,在百米开外落地,光泽黯淡,灵性全无。

    北冥策停止了惨叫,不断地以心神召唤裂天剑,却现裂天剑没有回应,北冥策心神骇然,脸色次露出惊恐之色。

    一击生死印打出,石岩身体内的力量被抽出了三分之一,也是颇为虚弱。

    不过,当他看到灵级武器裂天剑在这一击之下,竟然光泽黯淡后,却暗暗快意,精神也为之一震。

    待到他现北冥策七孔流血时,他就更加畅快了。

    穆语蝶、迪雅兰两女,呆呆的看着石岩,脸上的惊容难以掩饰,穆语蝶更是张大口,小手捂着嘴,这才没有出惊呼声来。

    只有人位之境的石岩,硬碰硬下,竟然将百劫之境的北冥策持有的灵级武器裂天剑击飞甚至还让裂天剑灵性全无

    这是什么情况?

    穆语蝶心中骇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是幽暗森林的那个少年?

    穆语蝶突然现她已不认识石岩了,此时强横的石岩,在她眼中似乎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到她已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和石岩的关系。

    “丁岩”迪雅兰惊呼一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穆语蝶悚然一惊,也急道:“丁岩你不要乱来啊北冥伤也在这里,你要是真的动了北冥策公子,对你和石家都没有好处”

    石岩寒着脸,一言不,对这两个女人采取了无视。

    此时,北冥策又被磁殛域场束缚了……

    他站在那儿没动,又察觉不出磁殛域场的存在,无心被有心算计,他当然躲不掉域场的吸扯。

    这一次,磁殛域场内又被石岩加入了负面力量

    此时的域场,共有阴力、精元、负面力量三种截然不同的奇异力量,三种力量混杂在一起,令域场的绞杀之力暴涨了一倍都不止

    新的磁殛域场内,北冥策神情狼狈之极,脸上皮肉抖动,随着域场疯狂的旋动,一身的精元都被束缚。

    只有那极寒冰焰武魂,在磁殛域场内不受影响,依旧顽强的涌入冰甲,牢牢守护着北冥策的身体。

    石岩快飞了域场。

    左手一扬,负面力量凝结而成的死印,突然爆射而出,毫不犹豫地轰向北冥策的脑袋。

    “咔咔”

    北冥策的脑骨,传来清脆的碎断声,死印上附带的毁灭死气,涌入他脑子,斩断了他的生机。

    一缕缕浑厚的气息,骤然从北冥策的身体内涌出来。

    很快地,北冥策成了一具干尸,一身的精气都被石岩吸收。

    域场倏地消失。

    “啪嗒”

    北冥策的尸体落到了地上,双眸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吆喝几声威胁的话语。

    北冥策一死,身体收缩,套在他身上的那一件冰莹的护甲,倒是显得大了一号。

    石岩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淡漠地将那冰凉的护甲从北冥策身上剥下来,不客气的收入背囊,旋即看也没看一脸呆滞的穆语蝶、迪雅兰,又飞身离开,将那一把光泽黯淡的裂天剑也捡了起来。

    北冥策的身上,就这两样东西最为厉害,也让他最是印象深刻。

    不论是裂天剑还是冰莹护甲,都是极为不凡的宝物,石岩就算是自己不能用,也不想便宜了那两个女人。

    “丁岩,你疯了你一定疯了”穆语蝶失魂落魄的看着他,喃喃低语:“北冥策是北冥伤的命根子,你杀了北冥策,北冥伤不但会对付你,还会灭你们石家丁岩,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你这是自掘坟墓”

    “贱人”石岩扭头,冷眼扫了他一眼,狠厉道:“再啰嗦,我连你一起杀”

    “你,你说什么”穆语蝶一脸不敢置信,伸手指着石岩,尖叫道:“丁岩我救过你的命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石岩一脸不耐,眼神冷酷,快来到穆语蝶的身旁。

    “啪”

    石岩一巴掌甩在穆语蝶的脸上,直接将她打的跄踉着后退了几步,在她脸上留下五道通红的指印。

    “贱人你给我听着,我不欠你什么你要是再在我耳畔喋喋不休,我会让你永远闭嘴”石岩冷冷看着神态有些疯狂的穆语蝶,杀气腾腾道:“你知道我的为人,我杀人从来不手软,包括女人”

    “丁岩”迪雅兰惊叫,“你怎么可以打小蝶”

    “你也给我闭嘴”

    石岩冷笑,眼神冷漠地望着她,“从石林分手的时候,我们就没有一点关系了,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不要以为我上了你,我们之间就有什么了。你从我身上得到了什么,你自己心中有数我不欠你什么”

    迪雅兰娇躯一颤,看着冷酷无情的石岩,她只觉浑身处在冰窟中,身心冰寒。

    迪雅兰紧紧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可眼角还是闪出了晶莹的泪珠,她芳心似被尖刀绞刺,痛彻心扉

    直到这一刻,迪雅兰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在意这个男人,看着他脸上的冷酷淡漠,迪雅兰终于意识到她这一生到底错过了什么。

    “丁岩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穆语蝶捂着脸,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和石家,都会被北冥伤灭掉”

    “啪”

    才准备离开的石岩,转身又是一巴掌扇在穆语蝶脸上,神情阴厉,鄙夷道:“贱人你以为投靠了北冥家,北冥伤就会为你报仇?笑话北冥伤是枭雄,会因为你一个女人和暗冥不死不休?你知道暗冥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道一旦你走出这里,会面临什么命运?”

    穆语蝶俏脸煞白,眼神中满是绝望,再也没了声响。

    她早猜出了这个可能,却始终不愿意承认,如今被石岩无情的提了出来,穆语蝶再也无法无视心中的猜测,她通体冰冷,只觉一切的努力都是海市蜃楼,全是虚幻。

    “从今之后,你们和我再无瓜葛”石岩绝情的最后瞥了两女一眼,掉头走向深坑,背对着两女冷冷道:“不要妨碍我,否则,北冥策就是你们的下场”

    话罢,石岩缓缓往深坑走去。

    迪雅兰脸上挂满泪痕,手足冰冷,仿佛体内的生命力被人抽尽,芳心像是被硬生生撕裂,痛彻心扉。

    穆语蝶俏脸挂着通红的巴掌印,一脸的绝望,生机也像是被斩断了,两眼无神的望着天,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知道前方的路在哪里。

    “小蝶,我们……我们真的错了。”迪雅兰声音哽咽,捂着脸低声哭泣。

    “哇”

    穆语蝶再也忍不住了,终于也捂着脸痛哭起来,哭的是撕心裂肺,似乎想将心中一切的悲痛哭出来。

    石岩站在深坑处,满脸冷漠,仿佛压根没有听到两女的哭泣声,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前方。

    “突突突突突”

    胸口神阙、天阙、阴都三穴内的阴珠,跳动的越加欢快,阴珠到了这里后,活跃到了极点。

    看着深坑内悬浮着的流光溢彩的晶块,石岩意识到这就是对阴珠传出召唤的事物,晶块之中传出的神秘能量,和阴珠遥遥呼应,双方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

    然而,站在深坑外,石岩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将晶块取到手。

    沉吟了一会儿,石岩试着催动阴漩,在掌心凝炼阴气。

    阴气缓缓聚集,慢慢从石岩手心飞逸而出,化为一只乌光大手,遥遥朝着那晶块抓去。

    六颗阴珠中,一缕缕奇异的阴力释放出来,阴力仿佛一根根无形的线,似乎也注入了那晶块中央。

    乌光大手缓缓下压,慢慢落向那晶块之上的光线壁障。

    “波”

    光线壁障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之前一直死扛北冥策极寒冰焰的壁障,此时竟然主动服软,为石岩祭出的乌光大手敞开了大门。

    晶块突然璀璨夺目,竟也缓缓往那乌光大手浮去。

    [      .  .]

    (该小说由小说网//./ 会员收集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