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阴阳洞天
    海中孤岛。

    石岩和娄心妍一人吃了一条烤鱼,精神都好了不少。

    尤其是夏心妍,在一条烤鱼果腹后,她气色明显红润了许多。

    石岩吃饱后,沉吟了一下,忽然从背囊中取出一个小瓶子,独自来到海边,从瓶中将灰色粉末倒出来,混和海水涂抹在脸上,认真地搓揉。

    不多时,石岩重新来到夏心妍身旁。

    夏心妍眼睛一亮,鼻息哼了哼,淡淡道:“装神弄鬼,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在石家的时候,为了避免在武斗大会上泄露身份,石坚找了个易容师改变了他的相貌。

    如今他人已在无尽海,北冥家、凌家、墨家也相继完蛋,他脸上的易容倒是没有留下的必要了,这才恢复了本来相貌。

    去掉易容,石岩相貌变化不小,黝黑的皮肤变白了些,两条粗黑的眉毛略细,仿佛利剑般斜插耳鬓,脸型棱角分明,少了几分彪悍粗犷,多了几分凌厉冷酷,自有一股傲然不羁的独特气势。

    石岩并不是美男子,却气质独特,给人一种心志坚韧,果敢凌厉的感觉。

    夏心妍盯着他看了几眼,又道:“你现在的相貌,才配得上你的飞扬跋扈,无耻卑鄙!”

    石岩愕然,哭笑不得道:“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你说呢?”

    摇了摇头,石岩不在这个话题上和她纠缠,脸色渐渐沉入下来,突然道:“那魔帝波旬,到底是何许人也?……

    一想起这个恐怖的人物,石岩心中就有些发寒。能够撕裂虚空,直接将天位之境的修罗王萧寒衣抓住带走,此等惊天动地的强者,深深地震撼了他。

    “波旬是第四**两大魔帝之一口”

    一听石岩谈起这个可怕的强者,夏心妍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在第四**,有两名魔帝,分别为波旬和赤阎,这两人都有着通天彻地之能,魔功深不可测,法力无边,据说都是一只脚踏入真神之境的人物。”

    “魔人也修炼武道?也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的等级划分?”石岩讶然。

    “当然。……夏心妍点了点头,解释道:“不但是魔人,就连七重冥界的冥人,也修炼武道!不过不论是魔人,还是冥人,聚集的力量都和我们不一样。魔人处在**,吸收天地魔气,冥人在七重冥界,吸收天地冥气,魔气和冥气,都和我们这里的天地元气一样,也是世间的一种能量气团。除了魔人、冥人之外,在无尽海也有一些异族,同样修炼和我们不同的天地力量,不过不论是魔气、冥气、元气,都是天地的能量之一,在武者的修炼一途上,境界却大同小异……”

    夏心妍娓娓道来,将有关无尽海的一些常识灌输给石岩,提起了魔人、冥人,和他们所在的神域与神恩大陆的不同。

    “魔帝波旬……”石岩沉着脸,“他为什么要对萧叔下手?……

    “当年杨家之主扬青帝,带着石家高手进入了第四**,在第四**杀了一名魔主,这事萧大人应当和你说过吧?”

    “嗯。……

    “那一名魔主,正是魔帝波旬麾下的一名魔主!在第四**,共有四名魔主,两个魔主饭依赤阎魔帝,另外两人乃是波旬魔帝的忠实拥护者,扬青帝杀了波旬麾下的魔主,波旬自然要出手对付杨家了。……

    “波旬一只脚要踏入了真神之境,即便是要动手,也应该找杨家之主啊,为什么找上萧叔?”石岩大惑不解。“谁说波旬亲自出手了?……夏心妍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那白骨巨手,只是波旬的三具白骨法身之一,白骨法身虽然有着波旬的生命烙印,却并不是波旬本体。波旬本体一直在第四**的万魔窟,轻易不会外出,这次真要是魔帝波旬的本体动手,你我还能逃出去?”

    “什么?”石岩一脸骇然,“你是说,那白骨巨手,只是波旬三具白骨法身其中之一的……只手掌?”

    “不错。……

    石岩心中凛然。

    只是其中一具白骨法身的一只手,就在无尽海掀起了那么大的动静,撕裂虚空,直接将萧寒衣抓了出去,那魔帝波旬本人,该有多么大的神通?

    夏心妍似乎知道他心中的震撼,也不急着开口,只是饶有兴趣的望着他。

    半响,石岩眼神坚定,淡淡道:“果然厉害,真希望有一天能够和魔帝波旬一战?”

    夏心妍愕然,美眸中异彩涟涟……“你只有百劫一重天之境,也敢狂言和波旬一战?即便是再过百年,你也不是波旬一具白骨法身的对手,杨家人果然个个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是谁。……

    石岩笑了笑,“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赶上去,有朝一日,说不定我也可以叱*苍穹,只手裂空。

    夏心妍默然,半响才轻轻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对石岩的看法有了点改观。

    一般武者,在见识了魔帝波旬的通天神通之后,心中怕是会永远留下阴影,别说和魔帝波旬交战了,可能在修炼的时候,都会时常受到那阴影的影响,一生都可能摆脱不掉。

    石岩却心志坚韧如铁石,不但不惧,反而像是被激发了滔天斗志,泛出一股要和魔帝波旬争雄的狂傲念头来,如此心性,只要运气天赋跟上,将来必然不是池中之物。

    “萧叔会不会有事?”石岩忽然一叹,黯然道:“萧叔在商盟对我诸多照顾,真不想他有事。哎,可恨我现在实力不济,否则必然杀上第四**,将萧叔从波旬手中抢过来。……

    “我也不知。……夏心妍摇了摇头,“即便只是波旬的一具白骨法身,怕也不是萧大人可以应付的,希望萧大人吉人天相,能够逃过这一劫。”

    石岩一脸颓然无奈,摇头轻叹,淡淡道:“若是萧叔有事,有朝一日,我必会为他报此仇恨,屠了那魔帝波旬。……

    夏心妍脸色一变,对于石岩的狂妄愈加心惊了,在宽阔无垠的无尽海,强者如林,高手如满天繁星,却没有谁胆敢说可以屠掉波旬。

    这家伙才百劫之境,初入武者门槛,在明知魔帝波旬的滔天凶厉之下,竟然还敢放出如此狂言,莫不成真是疯子不成?

    石岩并不解释,这一番狂言,他也不觉得狂妄。

    原因无他,身**的神秘武魂,本身已蕴藏丫无限可能!

    只要一路杀下去,他自然可以吸收足够多的负面力量,化为奇异力量滋养武魂和精元。

    他只需要杀个千百人,就可以抵得上常人数十年的苦修,以神秘武魂的特点,早晚有一天,他可以和魔帝波旬正面谈话。当然,这一点他永远不会对别人说。

    接下来两天,石岩和夏心妍两人,一直呆在孤岛上,喝鱼血,吃鱼肉为生。

    茫茫海域,无穷无尽,没有可以飞翔的妖兽,没有一艘大船,盲目的离开,反而不如安分的留在小岛上明智。

    这一点,夏心妍也认可了,两天来,两人除了吃鱼肉喝鱼血的时候凑在一起,其余时间都在各自修炼,互不干扰。

    又过了一天。

    左在沙滩上苦修的石岩,精神力延伸,骤然察觉到了硬物,当即脸色一喜,急忙站了起来,朝着夏心妍吆喝:“有船!”

    小岛的另一边,夏心妍也急忙凑了过来,跟着石岩朝着东方眺望。

    一刻钟之中……艘巨大的铁船缓缓显出来,海风中,铁船上的锦旗飘扬,气势雄伟。

    “啊啊啊啊!啊啊啊!”

    石岩放声大叫,尖叫声刺破苍穹,鬼哭狼嚎一般。

    夏心妍苦着脸,捂着耳朵,心中低骂了一句,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那一艘巨大的铁船,仿佛听到了这边的呼唤声,缓缓朝着这边行来。

    石岩挥舞着手,继续鬼叫。

    “咦!”他突然惊呼一声,脸上多了些暧昧,嘿嘿道:“心妍,那一艘船很有意思呢。……

    在那一艘巨大的铁船上,挂着一面面锦旗,每一个锦旗上绣着栩栩如生的春宫图,有老汉推车势,有观音坐莲势,有背后插花势,花样极多。在海风吹拂下,那些春宫图猎猎飘扬,春宫图上栩栩如生的男女仿佛活了一般,似在卖力的动作。

    夏心妍脸蛋一红,旋即突然想起了什么,惊叫道:“阴阳洞天的人!”

    话罢,夏心妍急匆匆摸了一把手上的青翠戒指,取出一包药粉,匆匆忙忙涂抹在脸上。

    只是短短几分钟,夏心妍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她那颠倒众生的容颜彻底消失,脸蛋黑黄,还全是麻子,竟成了一个略显丑陋的少女。

    “你搞什么?……石岩愕然。

    “阴阳洞天的人,对于男女之情极为放纵,是无尽海最为特殊的一股势力。阴阳洞天的弟子,可以通过采补修炼,相貌出众的男女,都是阴阳洞天的弟子的目标,我现在力量没有恢复,如果显出真面目,怕是会羊入虎口。……夏心妍做完这一切,才略软放心一些,淡淡道。

    “啊!……石岩惊叫,苦着脸道:“那我这么气质无双,英伟不凡的男子,岂不是要遭殃了?”

    “嗯,阴阳洞天的男弟子,也有好男风的。……夏心妍暗暗快意,不冷不热道。

    “也好男风?”这下,石岩脸上可真是变了颜色了。

    PS呼唤月票,用力地、狠狠地召唤月票!!(该小说由小说网收集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