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好久不见
    日岛西南方,有一处幽静别致的红砖庄园,这座庄园本来属于三神教一名德高望重的长老,可惜那长老修炼走火入魔,不慎神魂俱灭,所以此地便成了无主之地。(dO.cm)

    庄园占地三十亩,庭院内假山小湖应有就有,各类楼阁三十来座,奴仆女婢常年驻守,将这里打扫的一尘不染。

    在三神教,招待客人的居室会依照客人的身份,分为各类等级。

    这座庄园,在三神教的客房之中,算得上顶级那一类,只有各方势力首脑人物过来,才会被安排到这里,一般的长老护法都没有资格入驻。

    石岩和奕天漠三人,来到这里,看着身旁雕花的木柱,各种精美的器皿桌椅,丰富多样的施设,心中暗暗赞叹,为三神教的阔绰小小惊讶了一番。

    一名名模样俊俏,只有十四五岁的青春靓丽丫头,穿着清凉,**着臂膀小腹,肌肤乃是健康的小麦色,手持银盘,盘中堆满晶莹剔透的新鲜水果,一脸恭谦的过来,将盘中餐高高举起。

    石岩才在一间宽敞的客厅中坐下,就见面前出现了七名年纪极小的少女,一个个俏丽可爱,忙前忙后的将各类水果点心放下。

    “这里可是三神教最为尊贵的厢房之一,就连我上一趟和我叔叔过来,都没有资格入驻。如今三神教正是贵客最多的时候,我本以为我这次的待遇,应该更低一些才对,哪料到那李福竟然径直将我们带到了这里,真是不可思议呀。”

    曹芷岚在石岩对面款款坐下,玉手拧起一串晶莹的葡萄,低垂着头剥着果皮,并未去看他,嘴里却是轻声嘀咕。

    “李福定然是看你曹家的面子。”石岩淡然吃着手中水晶梨,随口道:“你不是说过,你们曹家在无尽海的实力,足以排入前三么?”

    “这倒不是我自大。”

    曹芷岚点头,红唇蠕动了一下,将一粒果肉咀嚼入腹,然后才含笑抬头,美眸溢满奇异的意味,“要是曹家长辈过来,入驻这里自然是理所当然。可我辈分太低,根本没道理入驻的,那李福起来似乎一直在意我,可我却知道他与我讲话只是敷衍,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某人身上。”

    美女明眸凝视在石岩身上,笑容妩媚觏丽,“我只是好奇,他从头到尾并未询问你的身份,为什么对待你的时候,比对待一名天位强者还要小心翼翼?甚至,他竟不敢正视你的目光,只敢在你背后,偷偷看着你,如此的敬畏,这是什么缘由?”

    耸了耸肩,石岩指了指奕天漠三人,道:“他或许察觉到了他们的真垩实境界。”

    美人儿轻笑着摇头,“神境武者刻意潜藏气息,在不动用神境之力的时候,连同等境界的武者都很难察觉,他岂能感应到?尤其是,这三位极其擅长灵魂奥义,刻意将气息隐匿,怕是连更高一个境界的武者,都难以知晓他们的真垩实修为了。”

    石岩愕然,旋即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解释。

    曹芷岚见他又不答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忽然站了起来,气恼道:“我去圣光山山脚下了,你要不要与我一道?”

    石岩摇头。

    “日岛呈圆形,各类厢房客房都在日岛的圆边处,而圣光山的山脚下,却有日岛的各类有趣之处,有最为著名的圣日温泉,有自垩由交换各类修炼材料和秘宝的楼阁,还有各种附近的独特美呢……”

    见他兴趣缺缺的样子,曹芷岚芳心气结,不由将那边的美妙之处详细道来。(dO.cm)

    石岩还是摇头,淡然一笑,挥手催促道:“你先去吧,说不定我兴趣来了,便会过去找你。嗯,你要记得,我们在你身上留有禁制,在你曹家没有付出赎金之前,你可不要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提醒我?”曹芷岚暗恨。

    “我怕你来到熟悉的环境,忘记了身上的束缚,呵呵,没别的意思,你去吧。”

    曹芷岚白了他一眼,妙曼的身影如一朵盛开的娇艳紫色鲜花,在裙角水晶碰撞声中,轻盈的飘然而去。

    曹芷岚一走,石岩脸色骤然一沉,猛地从椅子上下来。

    不顾奕天漠三人的惊讶,他直接在原地坐下来,并且立即催动神识,暗暗感应观察着什么。

    奕天漠三人神情错愕,愣了一下,立即在房间之中凝炼特殊的禁制结界,防止陌生人的闯入。

    阵阵奇妙的灵魂波动,从石岩身体中传来,那种波动非常奇异,都带着各类情绪,有着微小的念头。

    奕天漠三人都是灵魂这方面的大师人物,留心注意了一会儿,他们发现石岩神识的波动似乎在收获了某种讯息,又似乎放出了某种讯息,颇为的怪异。

    五分钟后。

    石岩缓缓睁开眼,神情复杂,默然站了起来,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跟我去个地方。”

    “好。”奕天漠三人一起点头,却没主动询问。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之后,我感应到有两个家伙一直在呼唤我……”

    深深地皱着眉头,石岩斟酌话语,“那两个家伙像是灵智初开,灵魂还有些浑浑噩噩,魂魄之中似乎缺少高等生命的种种情感,非常简单直接,但对我却不断散发亲切依赖的情感,真是莫名其妙。”

    奕天漠三人忽视一眼,也都是眼神迷茫,不能体悟他的感受。

    “我似乎认识它们,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们,可我仔细想来,又不太记得。”石岩摇了摇头,愁眉不展,“感觉有些古怪,不太对劲,还是去实地看看吧,要不然光是凭感应,怕是得不到什么收获。”

    奕天漠三人再次点头。

    在石岩示意下,奕天漠三人撤离了结界禁制,和这座庄园的管事管家吩咐了一句,一行四人便出了庄园,朝着日岛的西方行去。

    “咔咔!咔隼!”,阴气森森的石室中,两具阴木棺内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棺材中的天尸,似乎在用长而尖利的指甲扣阴木棺的棺顶,似要掀开阴木棺,从中走出来。

    尹海此时并不在这儿,他被尸神教的教主召唤,去和别的长老一起听从教主吩咐了。

    阴气和尸气缭绕的密室,是一处地窖,陷入地底十米,凉飕飕的,灯光幽暗。

    此时密室之中,只有那尹海的徒弟在打瞌睡,他依靠着远处的木床上,正云游海外。

    阴木棺中的声响越来越大,渐渐地,那声音大的让他再难沉睡,霍然惊醒过来。

    这青年悚然变色,盯着那两口阴木棺看了五秒钟突然脸色苍白的匆匆离开,逃也似的去找尹海了。

    “咔嚓!”,其中一口阴木棺的棺顶,突然穿出来一只苍白的利爪,旋即棺顶被撕裂掀开,那一具曾在九十三号埋尸之地被石岩操控的男天尸就这么缓缓坐了起来。

    它那空洞的眼眶中,有点点异光闪烁仔细看来,竟是石岩生死印生印的模样。

    如今一块块微型的手印,闪着异光,在那眼瞳中渐渐清晰,某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似乎在悄悄滋生,在发生着什么奇起……

    “咔嚓!”,另一口阴木棺中,那一具女天尸也坐了起来,空洞的眼瞳深处,一样是异光闪烁,她那苍白的肌肤,竟渐渐流转出一种奇异的光泽,身体宛如重新有了生机。

    茂密的灌木植物,遍布在日岛上,岛上四通八达,有各类青石堆砌的大道。

    许多来自于各方海域的武者,三五成群的在四处游荡闲逛,大多数都是朝着圣光山那边的方向而去,嘴里嘀嘀咕咕,笑容暧昧。

    石岩皱着眉头,在炎炎烈日之下,身体却有些冰寒阴冷。

    他不自禁的吸收了一部分玄冰寒焰的寒力,令寒力流转全身,在炎热的日岛上,通体冰冷,倒是和尸神教一些厉害教徒的状态有些相似,给人一种阴森难以接近的感觉。

    奕天漠三人,修炼到也都是阴柔那类的功法,加上身体结构异于人类,各个都是脸色苍白,身上自然而然的流落出阴森冰寒的气息。

    这四人一路走来,他们身旁的热量被自动派开来,就连太阳的光辉,似乎都不能洒落在他们身体。

    许多路上的武者,一旦离他们超过十米,马上会身子一颤,一股寒意从心底滋生,立即会下意识的和他们拉开来,脸上露出厌恶和畏惧混合的表情。

    他们将石岩一行四人,当成了尸神教的高级教众了。

    在无尽海,只有尸神教的教徒修炼的秘法才是那般的阴寒,即便是大夏天也是一个个浑身冰寒,裹着厚厚衣袍,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尸神教在无尽海不是最厉害的势力,但却是最为神秘的一股力量,让很多武者为之惊惧胆寒。

    没有必要,一般的武者从来不愿意和尸神教的教徒来往,这是本能的抗拒,对于尸神教,人人都潜意识的害怕,害怕某一天会被他们炼制成尸奴。

    两股隐讳模糊的灵魂气息,从远处传递过来,悄悄逸入石岩识海,在他识海之中飘忽荡漾,却不被他主魂所接受。

    这两股灵魂气息,是专门针对他而来,没有一丝恶意,没有一丝攻击的气息,只是一种纯粹的喜说……

    因为这两股气息本就隐匿模糊,加上又是直接对向他,因此,就连灵魂修为精湛的奕天漠三人,都因为和他靠着,才隐约可以感应到一些,旁人,绝对不可能察觉的到。

    两股气息在他识海之中晃荡着,被他用主魂暗暗控制住,悄悄来感应上面依附的单纯念头,想要通过这两股念头,来知晓对方的来历和身份。

    可这两股气息太过模糊,释放者显然不懂得如何运用灵魂之力,连灵魂念头的附加都不懂,石岩即便是用心体悟了,依旧还是一无所兑识海中五魔,对这两股气息倒是颇为有兴趣,凶神恶煞的试图拉扯过来吞掉,却被他主魂压制住,始终不能得手。

    “到底会是谁呢?”

    石岩很是困惑,深深皱着眉头,怎么也想不透。

    脚步忽然一停。

    石岩收拾起脑海中的种种疑惑念头,抬头看向前方,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徒然逸出一个略显冷厉的弧度。

    前方,一行男女说说笑笑,迎面走来,看起来心情似乎很是不错。

    一名骚媚的熟丵女,身穿红色丝质轻纱,轻纱下的雪白明晃晃的,很是耀眼。

    此女笑容暧味,面如桃花,两腮绯红,眼睛水汪汪的,溢满了春情,像是刚刚被滋润过,一副非常满足的模样。

    在她身旁,一个满脸肥肉的大胖子,黄豆小眼,笑容可掬,讲话间浑身肥肉乱颤,他那肥硕的指头上,戴满了各种颜色的宝石戒指,每一枚戒指都是有着储物功效的幻空戒,不知道收藏了多少奇珍异宝。

    一个一袭青衫神情冷漠的中年文士,脸容阴鸷,负手边走边沉思着什么。

    七名修为高低不等,身穿不同服饰的男男女女,跟在这三人身后,神态恭敬,一边小声谈论着什么,一边暗暗观察着前方行走的三人,生怕自己的声音过高,惹来前方三人的呵斥。

    那为首的三人,说说笑笑,正面和石岩四人逐渐接近。

    当前那轻纱熟丵女,无意瞥了石岩一眼,旋即继续扭头和身旁的大胖子调笑,然而她走了几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又看向石岩,旋即伸出涂满指甲油的手指,遥遥指向石岩,惊井道:“你,你是那个小子?”

    这几天尹海不断地派弟子过来向她打听消息,石岩的身影,偶尔也会在她脑海之中闪现一样,冷不防在三神教的日岛突然见到,她马上想了起来。

    “睢护法,好久不见了。”石岩咧嘴,嘿嘿一笑。

    熟丵女正是阴阳洞天的睢月茹。

    当初石岩、夏心妍两人在被困袖珍海岛,上了阴阳洞天的铁船,和这睢月茹有过一番来往,因为拒绝成为此女裙下之臣,他被此女和李庄联手陷害,差点成了尸神教的尸奴。

    睢月茹旁边的大胖子乃是灵宝洞天的长老陈锋,那阴鸷的青衫文士,则是东方阂。

    在门罗岛时,因为玄冰寒焰,他在陈锋、东方阂手中也吃过亏,要不是他福大命大,也差点被这两人害死。

    石岩眼睛微微眯起,眼神诡异莫测,嘿嘿轻笑。!

    记住我们域名“”网址“.”,请大家支持我们!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