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三百七十章 占尽便宜
    艾雅、彩衣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这章鱼怪的异常,肯定和石岩有关。**

    只是让两nv不解的,只有涅槃二重天之境的石岩,在那章鱼怪有着剧毒的口中,为什么不但没有被毒死、被咬死,还会有反击之力,竟将这章鱼怪搞的这般狼狈?

    艾雅、彩衣想不通。

    在她们来看,石岩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涅槃境武者,还是来自于无尽海这种蛮夷之地,这种武者何德何能,怎会让这千手墨章鱼无计可施?

    和石岩不同,彩衣、艾雅都知道千手墨章鱼乃是七级妖兽,在海水中神力惊人,獠牙中剧毒腐蚀力恐怖之极,并且每一条触手都和千手墨章鱼的妖力之源连通,一旦被那千手墨章鱼的触手给缠绕着,身上的防御罡罩就难以施展。

    这千手墨章鱼的杀人方式,便是先用触手缠住对方的身体,拉扯向它的巨口,一旦武者被那巨口中的毒液给碰到了,马上全身无力,身体血rò迅速腐烂。

    在rò身腐烂无力时,章鱼怪只要拿那獠牙猛嚼几口,任何武者都抵挡不住,会立即成为血块,进而被这千手墨章鱼给吞入腹中。

    彩衣和艾雅自问就算是她们的境界和修为,一旦落入章鱼怪口中,在身上的防御光罩没有祭出来时,也会被毒液给腐烂娇躯,进而被章鱼怪轻而易举的咬成粉碎。

    正是如此,她们才一直挣扎,全力来抵御那千手墨章鱼触手的拉扯,万万不敢让自己深陷千手墨章鱼的毒口中。

    所以石岩一落入那千手墨章鱼的毒口,她们便想当然的认为石岩必死无疑,绝无幸免于难的可能。

    可这时候章鱼怪却在疯狂的“跳舞”,这显然是石岩的杰作,石岩明显没死,反而在千手墨章鱼的毒口中在继续活动着,这才让那千手墨章鱼无比的痛苦。

    艾雅、彩衣一边应对着缠绕身上的触手,一边惊奇的看着下方,芳心中满是疑hò不解,忽然觉得石岩这家伙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就在此时。

    一股恐怖的妖力,忽然从那千手墨章鱼的触手之中狂涌而来,在剧烈舞动着身子的千手墨章鱼,不计一切的疯狂反击,终于来了!

    艾雅、彩衣知道这千手墨章鱼的习xìng,也知道千手墨章鱼的攻击方式,知道千手墨章鱼在濒死之际,会将妖晶中的妖力通过触手爆发出来,进而将纠缠的生物给硬生生用狂暴的妖力给冲杀。

    利用妖晶中的根源妖力,千手墨章鱼事后会修为大损,不到最为凶险危机的时刻,千手墨章鱼断然不会这么做。

    彩衣、艾雅一脸骇然,感受着身上触速用来的yà力,她们终于变了脸sè,全力来挣扎,纷纷将秘宝和武技运转开来,周身流转着惊人的光芒,去斩断那些缠绕雪白娇躯的触手。

    艾雅还好,她本身修为就非常jīng湛,幻空戒中闪过一束异光,一条条如冰棱般的森寒白光,猛地绽放出来。

    与此同时,她立即施展出分解之刃,一道道锋芒从她那晶莹的闪过,将身上大半的粗黑触手斩断,并且凝炼全身力量,来防备这千手墨章鱼的全力袭击。

    彩衣之前力量损耗太多,明知道千手墨章鱼这一bō攻击将会凌厉之极,也不能在短时间将身上缠绕的大多数触手斩断。

    “轰轰轰!”

    山崩般的汹涌巨力,从缠绕在两nv身上的触手之中爆发开来,那缠绕两nv的触手,突然爆裂开来,一股股妖力疯狂涌向两nv娇躯,势要将两nv一身防备全被摧毁。

    “噗哧!”

    艾雅、彩衣同时喷出一口鲜血,眼神的jīng光黯淡下来,雪白的娇躯上,也被千手墨章鱼触手溅shè出来的血迹给沾满。**

    艾雅一口鲜血喷出,便见到又有触手从下方蔓延过来,扭动着,那些触手再次朝着她那雪白酮体缠绕而来。

    这千手墨章鱼显然没有放弃,准备殊死一搏,要将水底所有生物给灭掉。

    她俏脸一变再变,惊骇的望了望下方几yù疯狂的章鱼怪,不敢多想,全力朝着湖面上飞去,如一道光,穿破层层湖水幻境,快速出了这古怪的湖泊。

    彩衣一口鲜血喷出,体内力量突然有些紊làn,jīng元如电,在娇躯内飞窜。

    尚未来得及组织余力,她身下又有千手墨章鱼的触手蔓延过来,不等她逃离,再次将她雪白的娇躯给束缚着。

    又是一股恐怖的妖力爆发开来,那缠绕她身上的千手墨章鱼的触手,在爆碎的时候,汹涌的妖力又冲击过来,将她勉强聚集的防御力量给击溃,瞬间将她给冲晕了过去。

    只见彩衣那曼妙雪白的酮体,在那水滴飘dàng着,缓缓下沉,再也不能来抗争千手墨章鱼的触手。

    也在此时,湖水底下的千手墨章鱼疯狂的咆哮起来,一阵阵怪异的尖锐啸声,在水底中传开来,湖水突然沸腾起来,掀起巨大的bōdàng。

    那千手墨章鱼舞动的身子越加疯狂,却渐渐无力,只见它那怪异无比的是头部,突然冒出一个个血dòng,那血dòng一破开来,湖水纷纷灌注进来,直接满溢了它的脑部。

    还想要聚集力量的千手墨章鱼,在脑袋破开之时,渐渐无力,那缭绕全身的一条条黑sè触手,活动的也没了力道。

    石岩在千手墨章鱼的脑部,尽情的释放着rò身的狂暴力量,暴走一重天之下,借助于浑身肌rò中那蕴藏着的异力,运转jīng元,没有施展任何的武技,他一拳拳打出,力量势如破竹,这千手墨章鱼的脑部被他打的如烂糊,脑浆纷纷飞溅开来。

    脑部被破坏,这千手墨章鱼就算是再厉害,也难挡石岩锋芒,妖晶也不能继续释放出力量来,渐渐不支,在湖底晃dàng着,慢慢沉了下去。

    烂糊一般的脑域中,石岩méng着星辰光点,如一头凶残的野兽,继续大肆破坏着,手脚如山轰地裂,将这脑域给搅的天翻地覆。

    一枚拳头大xiǎ的妖晶,闪烁着黝黑异光,在那烂糊般的脑域一角闪现出来。

    石岩哈哈大笑着,一把将那妖晶握紧,旋即用负面力量凝炼死印,按在那妖晶脱离的部位。

    一股毁灭一切生机的异力,在那一块区域深深没入,章鱼怪的生机,在这一击之下,被彻底斩断,再也没了生息,下降的速了一分。

    利剑一般,石岩从千手墨章鱼脑部一个血dòng中飞出来,随手将千手墨章鱼的七级妖晶收起,重新在水底现身,只觉畅快淋漓,志得意满,收获颇丰。

    一块七级的妖晶,在这暗磁雾瘴中极为的珍贵,有了这一块七级妖晶,就算是他体内jīng元全部损耗干净,也可以借助于这一块七级妖晶,静修之后全部恢复过来。

    妖晶落入幻空戒后,石岩静静地悬浮在水底,看着那千手墨章鱼缓缓下沉,往不知多深的湖地沉落,表情愉悦。

    一道雪白的曼妙酮体,忽然映入眼帘,他仰头一看,发现那浑身不着一缕的彩衣,闭着眼睛,脸sè苍白,正渐渐沉入湖底。

    盯着那彩衣望了一眼,石岩眼神一冷,嘴角逸出一个冰寒的笑意,突然飞窜过去,如一条游鱼一般,快速来到了这彩衣身前。

    看着那曼妙动人的雪白酮体,那丰tǐng的酥xiōng,柔若无骨的腰肢,还有那丰腴修长的美tǐ,石岩嘿嘿低笑,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只觉入手犹有体温,只是这酮体中的力量颇为紊làn。

    略一查探,他便知道这彩衣只是暂时昏厥过去,过上一会儿,等体内力量恢复正规了,这彩衣便会重新醒来。

    抱着这动人心魄的美妙酮体,石岩嘿嘿冷笑着,近距离的端详着,一只手不客气的在她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娇躯上游走。

    在彩衣那美rǔ、腰肢、直tǐ、丰tún大肆活动了一番,石岩慢慢游向湖泊中的石壁处,轻易掘开一个石dòng后,他抱着这昏mí的彩衣,一头钻了进去。

    收起星盾,祭出乌光盾,乌光盾的防御依仗着jīng元,不需要耗费星辰之力,这乌光盾一出,一样将湖水给阻挡在外,他和这昏mí的彩衣一起待在乌光盾中。

    坐在湿漉漉的石dòng中,石岩将彩衣那曼妙mí人的雪白酮体抱在大tǐ上,眼神yīn晴不定。

    两只手却不客气地在她那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身上游动着,感受着雪肌的滑腻触感,丰xiōng的饱满丰tǐng,石岩有些心猿意马,却并未目眩神mí,反而皱着眉头,思量着要如何处置这nv人。

    大手活动着,石岩脸sè渐渐冰寒下来,眼神也变得冷冽无情,不多时,他嘿嘿冷笑一声,便准备辣手摧hā。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股异力流变全身,xùe窍中吸收的那三名武者的一身jīng气,在这时刻被净化完毕。

    那神秘异力霍然涌出来,如一条条能量灵蛇,纷纷没入他xiǎ腹的jīng元光团中。

    和千手墨章鱼一战损耗的jīng元,包括这段时间流逝的力量,在短时间恢复,并且在那神秘异力之下,他jīng元还略有jīng进。

    石岩浑身一震,立即闭上眼睛,去感悟jīng元光团的变化,将心神沉入那奇妙的jīng元古树之中。

    也在此时,昏厥过去的彩衣,她那睫má动了动,似要醒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