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上岸
    彩衣眼中充盈着忌恨,凶狠地瞪着石岩,恨不得将石岩给这即诛杀,好泄心中之滔滔怒火。

    可惜,她也知道想要在这水底杀掉石岩,实在是不可能完成的艰难任务”尤其是她主hún受制,只要石岩心神一动,就可以利用在她主hún留下来的禁制,将她的主hún直接抹杀。

    乌光盾中,彩衣咬着牙,心中溢满了羞愧怒火,一言不发,从幻空戒中重新取出一件彩带飘飘的衣衫穿好,将她那赤lǒ雪白的酮体遮掩上。

    石岩眼神yīn邪,灼灼看着她的穿衣动作”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

    彩衣暗恨,羞愧yù绝,但也知道不能奈何石岩,眼神愈加怨恨。

    在她穿上衣衫以后,石岩忽然笑了笑,淡然道:“那章鱼怪已死,但我不想让外面的艾雅等人知道章鱼怪死在我手上,还有,在那艾雅离开以后,水底发生的事情”我也希望你能够遮掩一二。

    “你禁锢我主hún,到底想要做什么?”,彩衣穿好衣衫,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想起石岩对她的轻薄,她脖颈都红透了,已意识到石岩根本不是她可以掌控的,暗暗后悔当初提议将石岩留下,这下作茧自缚,不但没有通过石岩制约到艾雅,反而吃了大亏。

    “我对于这暗磁雾瘴的情况不甚了解,还望你能为我详细解hò”还有”有关你们五人的身份”我也非常好奇”你一并告诉我。”石岩淡然道。

    “有关暗磁雾瘴的事情,那劳里已和你说的差不多”……至于别的事情”我想我们可以以后再说。”彩衣眉梢有些急切,探头望向那水面“……我想我们应该快些上去,若是迟了,那艾雅等人当我们死了,说不定会离开这儿。艾雅这人虽然可恨,但她手中持有秘宝,可以探测一些能避免的意外,和她在一起”我们也能避免许多麻烦。”

    经她一提醒,石岩也发现在水底停留的时间太长了,想了一下”点头道:“,也罢,反正你记得你主hún中有我留下的禁制,你若是胆敢再有什么想法,别怪我不客气。”,彩衣脸sè一白”咬着牙点了点头,心中暗骂石薯卑鄙无耻。

    石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对彩衣的怀恨在心清清楚楚,不过他并不在意”至少在彩衣主hún中的禁制没有解除之前”他不用担心什么。

    “千手墨章鱼被你杀了?”,彩衣看着石dòng外的清澈湖水,想了一下,忽然出声问道。

    石岩领首点头。

    彩衣黛眉一蹙,倏地从石dòng中飞了出去,一路往湖水下方沉入”去寻找那千手墨章鱼的尸首”石岩不知道她想做些什么,心生疑hò”也跟了出去”悬浮在水中,皱眉看着她。

    彩衣一路下沉”来到湖底千手墨章鱼的尸首处,jiā躯流转着彩虹般的光圈,取出一般寒光熠熠的短剑,将那千手墨章鱼的眼珠子给挖了出来。

    不多时,彩衣又飞浮上石岩身旁,握着那千手墨章鱼的眼珠子”对石岩道:“这七级千手墨章鱼的眼球,能够形成幻境,我们先前在湖面上看不见湖水下的〖真〗实场景,就是因为这眼球的作用。你得了那妖晶,这眼珠子便归我了,你没有什么意见吧?”,“你拿去吧。”石岩点头。

    彩衣旋即将那千手墨章鱼的眼球收起来,沉yín了一下,脸蛋羞红,狠狠地看着石岩,“发生在水底的事,希望你保密,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还有,你最好xiǎ心一点艾雅,她是白帝城城主的nv儿”在我们白帝城乃天之jiānv,向来洁身自好,这次被你看光了身子,以艾雅的脾xìng”怕是不会饶你,你最好心中有数。”,“白帝城……”,石岩嘀咕子一句,没有详细追问下去,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彩衣不再多说,红着脸”暗暗忌恨着石岩,就朝着那湖面上飞去。

    石岩旋即跟上。

    湖面上。

    艾雅在穿出水面时,一身流光掩盖了全身曲线美妙,寻了个偏僻处换了一身新的裙装,才去见那博格、劳里、劳伦三人。

    早就等候不耐的博格三人,一见艾雅出来”急忙追问情况,艾雅简单说了一下湖底的状况,就对博格三人说石岩、彩衣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听说湖底中有七级妖兽千手墨章鱼,博格三人都是脸sè微变”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冒然闯入,否则怕是会和石岩、彩衣一个下场。

    艾雅将情况道明,便怔怔地看着水面,倒是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博格三人一言不发,脸sèyīn霾,也在暗暗等候,做好了舍弃石岩、彩衣的准备,若是一会儿石岩两人还不出,就和艾雅一同离开。

    博格一直和彩衣在一起,眼见彩衣被困”他也没出手相救的准备,只是心中有些沮丧,思量着没了彩衣,接下来和艾雅他们在一起,应该如何处事。

    就在四人等候不耐,准备放弃石岩、彩衣而去的时候,湖面突然飞窜出了两道身影,正是石岩和彩衣。

    博格大喜,急忙叫道:“师姐,你没事吧?”

    彩衣一从湖水出来,神情便恢复正常,她冷眼瞥了一下博格,神情冷淡”点了点头,“我活的好好的,那千手墨章鱼也被我和石岩联手杀死了。”这般说着,彩衣不由看了看艾雅”轻轻哼了一声。

    在关键的时候,艾雅并没有将她当成伙伴,没有对她伸出援手”径直离开”这一点她心知肚明,自然对艾雅心生不满。

    艾雅美眸中闪过一丝惊异之sè,她怔怔地看着石岩,脸sè渐渐难看起来。

    她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石岩竟然没有死在千手墨章鱼的口中,她在湖底时浑身赤lǒ,全身禁区都被石岩看到,若是石岩死了,她或许心中不会有芥蒂,可现在石岩活的好好的,这就让她有些难受了。

    石岩那平静淡漠的目光,在她眼中,有著数不出的yín邪意味,如芒〖针〗刺。

    只是瞥了石岩一眼,艾雅就心神慌làn,想动手,却寻不出个合适的借口来”她也不能言明在湖底发生的一切,左右为难,没来由的心烦意燥。

    “没事就好,我需要恢复一下,想来你们也需要借助妖晶恢复jīng元,嗯”一会儿再见。”话罢,艾雅掉头就走,不敢去看石岩,飞驰的背影也显得有些狼狈。

    石岩看着她离去,脸上显出一个嘲nòng的神情,心中冷笑,却没有多言。

    “是需要好好恢复一下。”,彩衣复杂的瞥了一眼石岩,然后冲博格点了点头,就往艾雅相反的方向飞去。

    博格很识相,急忙追上,等两人来到一处偏僻安静的地方,博格急忙追问道:“师姐,在那湖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和英雅出来以后,都有些怪异。”

    “少问那么多!”彩衣神情一冷”“明知道我在水底遭难,为什么你还一直留在湖面上?博格,你是不是也想我死?”,博格神情一僵,尴尬非常”苦笑道:“师姐,你在天位之境,尚且被困在湖底,我怕……”,彩衣冷。多一声,不再多言”取出一块妖晶,便开始闭目静修,有关湖底发生的一切,只字不提。

    博格虽然好奇的要命,可彩衣不说,他也无可奈何,加上确实心中有愧,也不敢继续追问下去,只能在彩衣身旁护法。

    “兄弟,你和彩衣真是厉害,竟然能将千手墨章鱼给杀掉,当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佩服佩服。”劳里哈哈一笑,坦然道:,“不怕兄弟笑话,知道你们被困湖底,我们两兄弟连下去都不敢,生怕被那千手墨章鱼给一并咬死了,惭愧惭愧。”,劳伦尴尬的笑了笑,也点了点头,竟坦然承认了自己的怯弱。

    石岩早知道这两兄弟的脾xìng,自然不会言明湖底的〖真〗实状况,笑着摇了摇头,道:“还好运气不错,要不是艾雅和彩衣两人,那千手墨章鱼也死不了。”

    顿了一下,石岩冲两人点了点头,道:“我也要寻个安静的地方调息恢复一会儿。”

    话罢,石岩点头就走,快速飞离这劳里、劳伦两兄弟,不与两人多说一句来到先前那一块僻鼻处”石岩懒散的斜靠着一株古树,暗暗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那三名武者的一身jīng气转换的神秘异力”尽数灌注如jīng元光团处,令他之前损耗的jīng元全部恢复,并且还略略增进的部分力量。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便有机会问鼎涅巢三重天之境。

    一切都在往良好的方面发展。

    石岩心中满意,抬头看着远方茫然不知的暗磁雾瘴深处,猜测自己会在那暗磁雾瘴的最深处碰到什么。

    突然,他眼睛微微眯起,眸中骤然绽出冰冷异光,懒散的身姿突然立正,周身突然逸出一股凌厉狂烈的气势。

    一道倩影从不远处翩然而来,衣块飘飘”清冷如冰雪中的一朵霜晶hā”正是艾雅。

    艾雅目无表情,神情淡漠”如柳絮一般轻盈的飞旋过来。

    石岩神情不变,心中一寒,暗暗戒备,做好了一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