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三百七十六章收!
    艾雅、彩衣两nv站在石岩身前,神情肃穆,冷冷看着那宁泽,生怕宁泽捣鬼,将石岩给袭杀了。

    这场战斗,关键的人物已经发生变化,天位境的艾雅、彩衣在这场战斗中,能够发挥的作用已经不及石岩。

    只有石岩活着,那磁殛域场才可以将这些天宫武者放出来的金蚕丝给破解。

    除了石岩外,艾雅、彩衣和劳里兄弟,根本无计可施。

    宁泽显然也看出了石岩在这场战斗中的作用,因此,他也盯向了石岩,在飞扑而来的时候,扬声厉啸道:“xiǎ子,胆敢和我们天宫为敌,不论你是何身份,都难逃一死。”

    石岩无动于衷,压根没有将宁泽的威胁放在心上,继续全神贯注的cà控着磁殛域场,挪动那磁殛域场去对付另外两个天宫的天位境武者。

    那两个来自于天宫的天位境武者,手上放出来的金蚕丝,被一根根扯入了磁殛域场,身子也被磁殛域场的吸扯力,给牵扯的不断地向那磁殛域场靠拢,形势颇为不妙。

    “艾雅,你们既然反抗,就别怪我们手段狠辣。”宁泽冷笑,手上忽然多出一个金丝皮袋,那皮袋扣被他解开来,一个拳头大xiǎ的金蚕,突然从那皮袋中飞来,呲牙咧嘴,化为一束金光,直朝着艾雅、彩衣扑来。

    拳头大xiǎ的金蚕,背上有七条金sè线纹,它展翅飞来,发出嗡嗡的啸声,啸声极大,似乎能够穿透武者识海。

    “万年噬金蚕”

    艾雅、彩衣一见那金蚕飞来,俏脸勃然大变,显得极为震惊。

    一圈圈由手臂圆环形成的异光,突然从彩衣身上扩散开来,那些异光dàng漾开来,如层层涟漪,扩散向彩衣周身,形成一圈奇妙的光罩。

    彩衣在那异光出现的时候,马上屏息凝神,张口吐出一束银sè亮光,那银sè亮光一出,立即化为一并臂长的银sè晶剑,晶剑上纹着许多奇妙的符号,闪闪发光,朝着那飞来的噬金蚕飞去。

    “找死”

    宁泽嘿嘿冷笑,眼瞳深处,点点金光闪烁,似在和噬金蚕沟通。

    拳头大xiǎ的噬金蚕,一头冲入那彩衣身侧的异光光圈,狠狠地撞击在那银sè晶剑上。

    彩衣的银sè晶剑,被那噬金蚕猛地一撞,剑体晶光竟被震散开来,噬金蚕旋即吐出一根根金丝,金丝猛地将那银sè晶剑裹住,让那晶剑动弹不得。

    彩衣美眸黯淡一分,忽然张口喷出一口殷红鲜血,晶莹的五指连连变幻法决,和那被金丝缠住的银sè晶剑呼应,要将那银sè晶剑收回。

    然而,那金丝却韧xìng无比,似乎附带着噬金蚕的某种奇妙特xìng,被金丝裹住的银sè晶剑,在半空摇晃着,晶光逐渐的黯淡下来,剑体上的灵气似乎被金蚕丝给腐蚀了,其中蕴藏着的彩衣jīng气,也被迅速消磨掉。

    宁泽冷笑不迭,骤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厉啸。

    噬金蚕振翅飞出,呈一束炫目的金光,瞬间穿破了彩衣祭出来的光圈,又朝着那艾雅扑来。

    艾雅也是一脸惊骇,像是对那噬金蚕无计可施,眼见噬金蚕袭来,随手扔出一块铜钱,铜钱中的dòng眼突然传来一股极强的吸扯力,似要将噬金蚕给束缚住。

    噬金蚕再次吐出金丝,一根根金丝如钢针,瞬间钻入那铜钱的dòng眼,竟消失不见。

    古朴的铜钱,发出黄光,铜钱上刻着的一个个古老文字,在铜钱上鲜活过来,似乎在增强铜钱的威力。

    噬金蚕并不惧怕,那金丝在铜钱dòng眼内虽然消失,却似乎将铜钱定格了,使得铜钱不得不发挥它的力量,来压制那些金丝的腐蚀力,不能真正将噬金蚕给困住。

    万年噬金蚕乃是一种极为奇特的妖兽,体积很xiǎ,却威力无穷,对于各类兵器异宝,都有着腐蚀力。

    每一条从噬金蚕口中吐出来的金丝,只要碰到金属秘宝,都会迅速腐蚀秘宝的灵气,让秘宝本身材质受损,时间越长,秘宝就会损坏越大,最终可能成为凡品,一点灵气都没有。

    宁泽仗着万年噬金蚕,在神州大地上也是让很多人无计可施,同等级武者,各类秘宝神兵,一碰到噬金蚕亲口吐出来的金丝,都会束手束脚,被金丝的特殊腐蚀力给影响。

    面对这万年噬金蚕,很多秘宝都难以发挥作用,而噬金蚕又刀枪不入,很少有异宝能够真正将噬金蚕伤害,各类力量冲击过来,也难以将噬金蚕给击杀。

    艾雅、彩衣明知道秘宝很难抵挡噬金蚕,也不得不祭出秘宝,只是为了能够稍稍阻碍一下噬金蚕,给石岩争取足够的时间,好让石岩将那两名天位境武者给收拾了。

    “xiǎ心”

    彩衣忽然惊呼一声。

    只见那噬金蚕忽然越过了艾雅,从艾雅身外缭绕的光罩中穿过,又继续朝着石岩冲来。

    噬金蚕吐出一条条金丝,那些金sè真如金sè雷电,并且脱离了噬金蚕的利嘴,如钢针一般,猛地刺向石岩。

    正全力cà控磁殛域场的石岩,眼见那一根根金丝刺来,心中一凛,忽然抬手一掌。

    生印轰出。

    七块手印迅速合一,化为mén板大xiǎ的掌印,直接按向那一条条金丝,按向冲来的噬金蚕。

    生印威力极大,轰出时犹如雷鸣,闷响不已。

    可生印按过去以后,那一条条金sè,却变成棉线般,飘飘忽忽,只是被生印给轰的抛飞开来,生印并不能将那些金丝给打断。

    生印落到噬金蚕上,噬金蚕也只是被打的跌跌晃晃,在虚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待到生印的威力过去了,那噬金蚕稳住身势,竟又再次朝着他飞来,像是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嘿嘿,我天宫圈养的噬金蚕,七级的就三只,这一只噬金蚕已有万年,刀枪不入,不惧各类力量的冲击,专克各类秘宝,想用一般的方法来对付我这噬金蚕,你还是省省吧。”宁泽哈哈大xiǎ,以心神掌控着噬金蚕,又再次朝着石岩发动攻击。

    在“嗡嗡”的厉啸声中,那拳头大xiǎ的噬金蚕,又开始发动攻击。

    石岩脸sè变了变,忽然觉得这噬金蚕确实棘手,秘宝无效,各种力量冲击,又不能将这噬金蚕给打死,想要对付这噬金蚕,似乎只能运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眼看噬金蚕再次冲来,他已没有jīng力继续掌控磁殛域场,全部jīng力不得不放在噬金蚕身上。

    就在此时。

    血纹戒忽然散出蒙蒙血红sè光芒,一股炙热的炎力,悄悄从血纹戒中滋生,并且迅速蔓延开来。

    正愁不知如何应付的石岩,突然感应到万年地心火的讯息,不等石岩发出讯号,一团赤红的火炎,跳跃着,忽然从血纹戒中飞逸出来。

    这火炎只有蒲扇大xiǎ,赤红如铁水,一缕缕惊人的热力,夹杂着太阳之jīng的炎力,从中释放开来。

    地心火跳跃着,不等那噬金蚕扑向石岩,竟瞬间扑上,猛地将噬金蚕给裹住。

    噬金蚕喷出来的一条条金蚕丝,在那地心火的焚烧之下,竟慢慢便的越来越细,像是承受不住地心火的炙热高温,开始融化开来。

    就连噬金蚕被地心火给吞没以后,也在“嗡嗡”尖叫起来,好像是见到了克星,在里面急剧的挣扎起来,想要从地心火中飞出来。

    石岩看着地心火吞没了噬金蚕,心神略一感应,立即发现这地心火此时其实颇为虚弱,远远不及以前的强横。

    然而就算是这样,那噬金蚕也是不能从地心火的包裹下逃生,它在地心火内尖利的叫着,显得极为的急迫恐惧,却像是被火苗给挡住了,冲来突去,也不能脱离地心火,它先前吐出来的金丝,也渐渐被熔炼掉了。

    石岩愕然,旋即心中大喜,嘿嘿笑了起来。

    艾雅、彩衣、劳里一行人,在逆境之境,突然见石岩用一团火炎竟吞没了噬金蚕,让那噬金蚕无计可施,不由地大喜过望,看向石岩的目光,惊奇不已。

    艾雅和彩衣jiā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出了对方的惊喜,两nv旋即眼神一冷,一起望向了宁泽。

    宁泽本来红润的脸庞,在那噬金蚕被地心火吞没以后,开始变得逐渐苍白开来。

    这噬金蚕似乎和宁泽心神相通,在噬金蚕的身上,有着他寄托的神识魂力,当噬金蚕被地心火焚烧的时候,他依附在噬金蚕身上的神识魂力,也被炼化,这让宁泽主魂受了损伤,令他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

    “真金不怕火炼,呵呵,看来你这噬金蚕,不是真金啊,被这火炎一炼,就露出败像了。”石岩撇嘴冷笑,不屑的看了看宁泽,冷嘲热讽道:“想杀我?你似乎做不到啊?朋友,以后说大话之前,还是要有把握才行啊。”

    地心火吞住了噬金蚕,让噬金蚕不能脱离以后,似乎也不愿意长久暴露在外,竟扯着那噬金蚕,飞快落向石岩血纹戒。

    一束火光闪过,地心火裹住和噬金蚕,竟一起在血纹戒内消失。

    “噗哧”

    噬金蚕落入血纹戒的一霎,宁泽脸sè再次白了一分,眼神惊惧不已,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他和噬金蚕的所有联系,在噬金蚕进入血纹戒时,如被利剑斩断。

    和噬金蚕心神相通的他,立即受了重创,不论是主魂还是心境,都受到影响,实力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