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四百零一章 打变形了!(中秋节欢乐~)
    xia子,你的确极其厉害,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成为光明神教的又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

    萧凌狞笑着,“这肯定不是我想要看到的,杀了你,就是消弱光明神教未来的力量,我是不会放任你成长的。”,浑身金属化的萧凌,狞笑着,近身冲向石岩,金属化的拳脚”携带着无坚不摧的金属意境,猛轰石岩。

    石岩似乎根本不知道金属化的萧凌的近战厉害,浑身肌r颤抖着,竟和萧凌缠斗在一块儿。

    两人都没有施展任何秘技”没有动用任何的秘宝,就这么像粗野的莽夫一样缠斗在一块儿,拳脚相向,打的不可开jia。

    异变之后的石化武hún,与萧凌的金刚武hún硬碰硬的轰击,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当当当!”

    震耳yù聋的金铁jia击声,从两人的身上不迭传来。

    萧凌近战时”从来不曾吃亏的金属化r身,在石岩的狂轰滥炸之中,竟然也被打的哐当直响”那种狂暴之极的能量冲击在他〖体〗内,震dang着的他的血r,竟令他〖体〗内数十种金属异能似乎都承受不住。

    jia战中,萧凌r身虽然无恙,却被震的七孔流血,神情愈加的狰狞可怖。

    反观石岩,入魔状态下似乎没有异常,脸上没有显现一丝血迹,像是不知疲惫,不知痛苦,以本能的拳劲来抗衡萧凌的轰击,和他金属化的r身硬碰硬的对轰起来。

    疯狂入魔之境的石岩,心中有着无穷无尽的毁灭暴戾yù望这股yù望被无限放大令他歇斯底里的疯狂起来”变得只知杀戮,只有本能的破坏yù。

    这是另外一种形势的彻底泄。

    萧凌的硬碰硬的对击恰恰给了他泄的目标,在狂轰滥炸中,他尽情释放着心底的破坏yù,隐约间,似乎进入了某种神秘的意境。

    和萧凌的对战中”他〖体〗内七百二十个xé道,继续净化着负面能量来转化成那种对他全身有益的神秘异力。

    不知道这般jia战了多久,那些逸入他xé道的负面能量,终手被净化掉了。

    一缕缕神秘异力,忽然从他xé道内渗透起来,石岩瞬息间,像是清醒了一会儿,眼神中显出了一种顿悟的神光来。

    神秘异力流转他全身一股神秘异力和jīng元混合,轰然冲入了血纹戒,血玟戒中的一道屏障,突然被冲破,一道记忆b直接从血纹戒中飞出来,钻入石岩的脑海。

    顷刻间,在这种神秘境界的他,浑身一颤,jīng神升华,识海为之摇曳一缕缕神识,在识海之中忽然壮大起来。

    识海的面积,在这么一霎忽然整整扩大了三倍!

    识海的变化,乃是境界的突破莫名其妙的,石岩直接迈入天位一重天之境,令那jīng元光团之中的jīng元古树,又开始疯涨了一倍!

    一种本能的领悟,霍然映入他心田,石岩再次疯狂起来,浑身鲜血竟和负面力量快凝炼起来。

    本来因为变异石化武hún肌r暴涨的身子”又诡异的干瘪下来,那紫红sè的身体,此时成了恐怖的血红sè。

    一滴滴殷红的鲜血,和负面力量混杂,竟从他ma孔中冒逸出来”却并不滑落,而是覆盖他全身皮r。

    像是一个血茧。

    远远看去”石岩像是被猩红的鲜血沾满了全身”浑身血腥味冲天,给人一种极度邪恶的感觉。

    萧凌勃然变sè。

    他和石岩一直jia战着,他比任何人都能够快的了解到石岩r身的变化,这一刻”石岩身上的气势,居然再次暴涨一倍!

    随着而来的,则是更加狂暴霸道的能量狂cha,一种可以开天裂地的邪恶力量,从石岩〖体〗内迸shè而出。

    “崩!”

    石岩一拳轰出,那萧凌金属化的xing口,竟然直接凹陷下去一个深深的拳印!

    清楚的骨骼爆裂声,从那萧凌的xing口传来,他那被数十种金属异能淬炼过的xing骨,似乎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轰炸,直接爆裂开来。

    萧凌忍不住惨叫起来,下意识的开始想要闪避。

    迟了!

    力量暴涨的石岩,像是最为凶残的妖兽,扑上了萧凌,凶残狂暴的拳头”雨点一样轰击在萧凌的身上。

    萧凌那金属化的身体”犹如被万吨的巨锤轰击,骨骼爆裂,r身被打出一个个深深的拳印。

    他那金属化的身体,直接扭曲了,像是金属被打的变形了。

    萧凌不迭地惨叫着,却无从躲避,被石岩打的鲜血狂喷,身子也被打的扭曲变形,渐渐成了一个长条形状,像是被炼器师用秘法淬炼的宝物,呈剑状。

    周围一些还在对付古尸的武者,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石岩,如见了厉鬼一般。

    众人背脊寒”心生大恐怖,看着石岩眼神惊惧,没有任何人能够无视这一刻*名爆出来的邪恶力量。

    很快地,萧凌r身骨头都被打爆掉,号称防御力变态的金刚武hún,竟承受不住石岩的捶打,扭曲变形的让人ma骨悚然。

    萧凌眼中的神光,渐渐的黯淡下来,那一金一银的眼球,也恢复了原样。

    “他被打死了。”

    “是啊,萧凌被硬生生打死了。”

    “那xia子是不是人啊?萧凌的金刚武hún,可是号称武hún殿防御力最强的那种啊,不是说同等境界的武者,单凭身体的力量,是根本不能轰破金刚武hún的防御力么?”

    “同级武者?那xia子明明只有涅巢之境啊?”,“是萧凌太弱了”还是那xia子,太强了?”

    “你说呢?”

    “我想,应该是那xia子太变态了吧。”

    旁边的武者议论纷纷一个个面容苦涩生出一种难以匹敌石岩的感觉来……,萧凌已死,可石岩似乎并不知晓,继续盯着萧凌的r身捶打着将萧凌打的像是面团一般,随意他捏r。

    “大哥!”,萧海目眦尽裂”一脸的悲痛,在那赵峰的方向,仰天大吼。

    “活该!”,赵峰嘿嘿冷笑着,前所未有的畅快,觉得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石岩这xia子绝对是人才,或许会是光明神教将来最为耀眼的新星,只要依附上了石岩这个潜力无穷的种子,将来他在光明神教的地位,一定可以随着水涨船高。

    “轰!”

    萧凌的r身,直接爆裂开来,血r横飞被石岩从腰腹直接打成了两截。

    萧凌死的不能再死了,石岩才忽然停了下来,有些míh的站在那儿,似乎不知道生了什么,像是在怔怔的思考着什么事情。

    没有人敢去打搅他。

    众人远远看着他就算是在这种失神的状态,也没有什么人胆大包天过去趁机偷袭他。

    都被石岩的表现震慑到了。

    突克被打爆脑袋,萧凌被硬生生打破金刚武hún,被一拳分成两截,石岩的凶残,已让众人心寒让所有人为之恐惧!

    很多人停止了对古尸的出手,只是远远看向石岩,神情谨慎生怕自己的一个xia动作,触了石岩的凶狂。

    任何被他盯上的人都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这个道理,突克和萧凌用身死向众人证明过了。

    没人敢动。

    左诗挣扎了一下,想要过去看看情况”却被左虚死死拽着”不准他靠近石岩。

    彩衣那边,将一名净土的天位一重天之境的武者杀死,也是美眸惊异的看着他,脸上显出极为复杂的表情。

    算了吧……

    彩衣暗暗想。

    她本来还准备找寻时机,和石岩算算湖底轻薄的账,可经过这番变化,她已彻底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决定,决定忘却那一段经历。

    “大哥,石岩这家伙太强大了,比我们的血脉,似乎还要可怕啊!”

    劳伦怔了怔,xia声对劳里说道。

    劳里点了点头,神情凝重道:“他对我们有恩,要不是他,我们已经死了好几次了。虽然暗磁雾瘴中没有什么真正的友情在,但我们应该以诚待他,知恩图报,这是最基本的〖道〗德”别人帮过我们,我们定要铭记在心。”

    “我明白。”

    “哈哈,好xia子,我果然没看错你!”,赵峰大笑着,也不管弃海的狂吼”朝着石岩吆喝道:“等暗磁雾瘴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必然会禀告上方,告诉他们在无尽海,还有一个我们神教的核心种子在。”

    光明神教的教徒,神情一震,都lù出喜sè。

    石岩身子微微一震,经过这一番暴戾的泄之后,似乎渐渐恢复了理智”他眼神中的mí茫之意”一点点的消失了。

    半响,石岩突然掉头,双眸恢复正常的颜sè,身上的暴戾、邪恶之气势,也消失无踪。

    “艾雅那贱人呢?”,他看向彩衣,忽然问。

    彩衣在他的注视下”轻轻摇了摇头,“我上来以后,就没有见到她,不知道她去了何处了。”

    “要是让我找到那**”我一定让他好看!”劳伦冷声道。

    “石岩!”

    左诗终于欢快的叫了起来”“你没事吧?是不是清醒了?知不知道我是谁呀?”

    她用力挥舞着手臂,一脸的欣喜,很是〖兴〗奋的样子。

    石岩咧嘴笑了笑,冲她点了点头,道:“你们都没事就好,我还怕我会伤了你们呢,刚刚的状态,连我自己”都不能控制。”

    “没事,我们都没事,呵呵。”左虚讪讪笑着,抹了一把冷汗,暗中松了一口气。!。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