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撕开面具
    第四百二十七章撕开面具

    “你xiǎ子懂个屁!”此人不乐意了,冷然一笑,鄙夷的说道:“圣nv的真容,其实你可以一窥的,能够看看圣nv的身段,已是你修来的福气了!哼,xiǎ子,你来我们云墨岛,到底有何事情?”

    “没事。”石岩皱眉。

    他以天位之境的修为,只要稍加掩饰,旁人根本看不出他真实的境界,譬如现在,他只是显lù出人位境的修为,这武者却全然看不透,只当他的确修为低微,心中自然有些轻视了。

    “圣nv来了,刘涛,xiǎ心一点,别被圣nv看出你偷懒了!”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呵斥,一名相貌粗豪的大汉,远远严厉的瞪向那和石岩讲话的武者。

    刘涛噤若寒蝉,急忙闭嘴,有些惧怕的缩了缩头,遥遥看向远处。

    石岩也顺势望向不远处的xiǎ山。

    那座山峰下方,有一排红瓦房,其中一间三层的房子中央,缓缓走出一道妙曼的身影。

    正是瞿砚晴。

    一身银灰sè的劲装,干净利落,将她动人的身姿包裹的动人心魄,一张平凡无奇的脸上,那明亮的眼睛极为摄人,自有一种不容xiǎ视的威严。

    在天池圣地中,瞿砚晴地位超然,对于一般天池圣地的武者来说,她无疑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只能远观,只能在心中亵玩,不敢在脸上流lù出分毫。

    路上的许多天池圣地的武者,在她经过的时候,都是目不斜视,一本正经。

    然而,一旦她走过去,这些人就会眼神火辣的看向她背tún处,神情炙热。

    瞿砚晴一路行来,美眸闪亮,直接来到石岩这一块,“岛上来了陌生人?”她看向石岩,问话却显然是针对刘涛。

    刘涛受宠若惊,微微躬身,急忙谄媚道:“就是这xiǎ子了,说是从图塔海域那边,绕过垣罗海域过来的。嗯,他说来我们黑水海域,找点修炼的材料,说路上xiǎ心翼翼,没有碰到异族人。”

    瞿砚晴板着脸,眼神玩味,上上下下打量了石岩一会儿,忽然出声道:“你跟我来,我有话想要问你。”语气不容拒绝。

    石岩心中冷笑,神情平静,点了点头,淡淡道:“好啊。”

    “xiǎ子,一会儿给我规矩一点,圣nv问你什么,就答什么,你要是胆敢不老实,我刘涛必然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yù生!”

    石岩耸了耸肩,潇洒自如。

    “你跟我过来吧。”瞿砚晴明显是针对他而来的,随意瞥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态度倨傲冷漠,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只当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武者。

    石岩也不多说,默默跟了上去。

    一路上行来,他发现那些天池圣地的武者,都是如饿狼一样,贪婪的盯着瞿砚晴背对着他们的身子,但正面瞿砚晴的人,则是一个个一本正经,圣人一样,lù出敬畏的表情。

    心中暗笑,石岩知道这瞿砚晴在天池圣地的武者眼中,显然是极为的美妙可口的,只不过他们一辈子怕是也只能看看,永远没有碰触的机会。

    忽然想起在那遗弃之地,他曾抚mō过这nv人的腰tún,撕开过她脸上的面具,再看身旁那些天池圣地武者之时,他油然生出自傲感来。

    你们的圣nv,老子也mō过ró过!

    石岩恶趣味的狠狠地在心中笑道。

    来到那红瓦房,瞿砚晴走了进去,中央一间五十平方米的厅堂,摆满了座椅,收拾的干净整洁。

    瞿砚晴在厅堂主位坐下来,挥着素白的yù手,示意石岩在她左侧坐下来。

    石岩安然自若,大大咧咧的坐下来,看了一眼前方,发现房mén虚掩着,极远之处,才有一两个武者的身影显现出来,应该看不见这里的场景,也不可能听到这里的讲话声音。

    “你说你来自图塔海域,可知道那边的情况如何?嗯,只要对我们有用的消息,我都会给予你一定的酬劳。”瞿砚晴声音清冷,眼神倨傲,讲话时,缓缓在身前的桌台上,放出三块晶光熠熠的上品灵石,yù指轻点着灵石,漠然询问起来。

    “不知道。”石岩摇头。

    “嗯?”

    瞿砚晴黛眉微微皱了起来,神情明显有些不悦了,“这三块上品灵石,对你这个境界的武者来说,应该不算是轻了。你是觉得酬劳太低么?这样吧,我看你消息的珍贵程度,如果你消息足够稀罕,我可以另行给你更多酬劳,如何?”

    “灵石什么的,我不稀罕。”石岩摇了摇头,忽然道:“我很想知道,你们这边的情况,究竟如何了?你身为天池圣地的圣nv,应该熟知其中的实情,可否相告?”

    瞿砚晴俏脸一滞,美眸有些异样,古怪地打量起他来。

    一般的武者,在见到她的时候,都会显得局促不安,在她的身份和修为的压制下,这种人位之境的xiǎ武者,怕是连讲话都不利落,可这人夸夸而谈,显然一点都不紧张,反而还敢出言质问她起来。

    这让瞿砚晴xiǎxiǎ吃惊了一下,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你究竟知道不知道图塔海域的情况?”瞿砚晴略一犹豫,脸sè骤然森寒下来,一贯的冷傲,“我问你什么,就说什么,我不喜别人与我讨价还价。”

    顿了一下,瞿砚晴撇嘴,讥诮道:“你觉得你,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么?”

    石岩嘿嘿笑笑,点头肯定道:“有。”

    “哦?”瞿砚晴扬了扬眉梢,lù出少许不耐,冷笑道:“你凭什么?”

    “就凭老子mō过你!”

    “找死!”

    瞿砚晴霍然站了起来,脸sè冰寒,眼神yīn冷,就要动手伤人。

    她yù手才刚刚抬起,忽然发现石岩一闪消失,居然没了踪迹。

    下一刻,一股粗犷的男人气息,忽然在她后颈处传来,她心神一惊,尚未反应过来,便发现脸上的薄薄面具,竟被人一把撕下来了。

    “我还是喜欢你面具下的这张脸。”石岩笑了笑,不客气的在她丰tún上拍了一记,啧啧称奇道:“依旧是弹xìng惊人啊,许久不见,身材依旧这么的mí人,不枉费老子人在海外,还一直惦记着你。”

    瞿砚晴悚然变sè,jiā躯猛地一颤,突然失声道:“你,你的声音?”

    先前的一番话,他已恢复原音。

    哈哈笑了笑,石岩心情一喜,咧嘴调侃道:“美人儿,隔了这么久,你竟然还记得我的声音,不错不错,看我你似乎早对我情深意重了,老子很高兴。”

    “我做梦都不会忘记你的邪恶声音!”

    瞿砚晴银牙暗咬,冷冷转过身来,不知道是惊惧还是兴奋,jiā躯轻轻颤抖,狠狠地瞪着他,怒冲冲道:“你还敢回来?”

    石岩莞尔,一脸惊诧,反问道:“我为什么不敢返回?”

    这般说着,他目光灼灼看向那张美丽jīng致的脸蛋,微笑着连声赞叹,“明明有着一张动人的脸蛋,为何偏偏遮掩起来?真是暴殄天物啊。嗯,我是惜花之人,每次见到你,都会让这张脸显lù出来,见见日光,吸收天地灵气。”

    “你混蛋!”

    “不错,我是混蛋。”石岩连连点头,满口承认下来,伸手不客气地在那张jiānèn的脸蛋上拍了拍,冷笑道:“不过比我混蛋的人,有更多,答应了老子的条件,事后马上撕破脸皮,还派人追杀我,你说你们师mén,是否比我还要混蛋?还有你,不是我相救,你能活着从深渊战场返回?你能活到现在么?”

    瞿砚晴气势忽然弱了下来。

    “我记得,在那遗弃之地的时候,我曾经说过,你们乃是我购买的nv奴,老子当时事忙,还没尝过你们的滋味,现在补上如何?”石岩笑容邪恶,语气冷森。

    “你!”

    瞿砚晴气结,恨不得将他一口吞入,狠狠地咀嚼成血沫才好。

    “你什么?”石岩冷笑。

    “我承认,师傅的做法,确有不妥之处。”瞿砚晴忽然轻声一叹,避过他的挑衅,又在那里坐了下来,脸sè黯然道:“但我做不了主,当初师mén派人追杀你的时候,我没有参与,你又何必如此?你离开了,就不该回来,你回来了,事态只会重演,该对付你的人,还是会那样对你。”

    “他们还没被魔人、冥人打醒?”石岩寒着脸,冷冷笑着,“看来无尽海的覆灭,怕是要不了多久了,这时候还想着内斗,我看我这次回来,或许能够看到无尽海被冥人、魔人给彻底给强占了。嗯,如此也好,那些人留在无尽海,还不如给死掉才好,活着也是làng费修炼资源,甚至不如便宜人家异族。”

    “你不该回来的。”瞿砚晴坐在那儿,表情复杂,“离开来,你再也别回来,无尽海容不下你,但你可以在别的地方活的好好,何必来这里招罪呢?”

    “咦,你似乎tǐng关心我?”石岩一惊一乍,嘿嘿笑道:“美人儿,莫不成真的对我芳心暗许了?嗯,我自知魅力无双,你我又有肌肤之实,nv人心事奇怪,据说对轻薄自己的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你是不是也是如此?”

    “我管你死活!”瞿砚晴变了脸sè,气的jiā躯làn颤,一副恨不得将石岩掐死的架势。

    石岩冷漠以对,眼神多了点深意,似乎发现了点奇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