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唤醒
    第四百六十五章唤醒

    石岩和银辉一道,一路往远古荒龙的墓地行去,途中不时遇到一些等级较高的妖兽,但这些妖兽都颇有灵xìng到那银辉,都主动避让,神境二重天之境的银辉,也没有刻意释放出多强的气息来,却足以震慑沿途的妖兽。小说网,,用手机也能看。

    一路顺顺当当,无惊无险。

    终于,在三天过后,两个人出现在一片满地远古妖兽尸骨的禁地。

    一眼望去,都是体积巨大的妖兽白骨,每一具妖兽的白骨,都晶莹如yù石,在海底闪出妖异的光芒,给人一种充满力量感的错觉。

    来到这一块,银辉就开始谨慎起来,每走一步,都会xiǎ心观望四周。

    一路上,他不断试探有关生命原液的事情,都被石岩给搪塞过去。

    不论是银辉还是别的通神武者,只要知道生命原液的事情,断然没有不生出贪婪之念的。

    石岩不傻。

    他真要是说出生命原液在他身上,那怒làng不疯狂才怪呢,就算是怒làng在海底素有品行极佳之名,可怒làng毕竟还是海族人。

    在没有保护住生命原液的能力之前,冒然将这件事透lù出去,等待他的,说不定会是怒làng的强取豪夺。他可没有自信能够从海族第一高手中讨到什么便宜。

    因此,一味的隐瞒此时是非常有必要的。

    “前面一处区域,开始有各种húnlàn的能量,再往前走,就真的是远古荒龙的墓地了。”银辉停下来,皱着眉头望着他,“我只能陪你走到这一块儿,我不想白白送死,最后奉劝你一句,不想死的话,就此止步吧。”

    “那再会了。”

    石岩笑了笑,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紧张不安,“我如果能够活着从中出来,到时候会去银鲨族找你,那时候,或许我们可以真正谈一谈。”

    “谈什么?”银辉愕然。

    “谈你感兴趣的事情。”石岩表情玩味,挥挥手,“我去了,谢谢你带来来到这边。”

    “最后问一句,你在那暗磁雾瘴中,真的没有得到生命原液?”银辉神情肃然,“你或许就要从此消失,可以的话,能否告知我真相?”

    他始终记挂着这件事。

    “等我平安回来了,我们再谈这件事。”

    石岩笑了笑,一头钻入其中,在那些húnlàn能量下,安然自若,一路前行。

    银辉眼睛骤然一亮。

    他就站在原地,目送着石岩一点点的消失,脸sèyīn晴不定,半响,才叹息一声,喃喃道:“你若是真的能够活着出来,或许,我们却是可以谈谈了。希望你这家伙,的确鸿运滔天,能够逢凶化吉。荒龙的墓地,埋葬了无数海族的jīng英,你能活着出来,意味着至少海底那些先辈做不到的事情,你可以做到,仅此一点,就足以让所有海族强者刮目相看了。”

    ……

    石岩听不到银辉的那一番话。

    从深入荒龙墓地以后,那血纹戒就闪烁不断,释放出méngméng的血光。

    荒龙墓地内各类妖兽的白骨,多的难以想象,一眼望去,整个墓地内都是白皑皑的尸骨,注意观察了一下,他发现在这些妖兽白骨当中,还有许多略xiǎ的尸骨,那些尸骨形态各异,有着明显的海族人特征。

    很显然,那银辉等人的说法的确属实,在数千年来,这一处荒龙墓地内确实埋藏了为数众多的海族强者。

    在每一具妖兽尸骨之中,都有磷火时不时的冒逸出来,像是一只只萤火虫,在海中漂浮着,鬼眼一样注视着来人,让人心生不安,就连识海似乎都会受到影响。

    各类yīn寒、邪恶、疯狂的能量bō动,充斥在这一块,那些能量极为庞大,形成无数rò眼看不见的涡旋,只要一不xiǎ心深入其中,似乎就会被吞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有关这里的可怕传言,不由得映入心底,他也略有些不安,行动间越来越谨慎。

    出乎他意料,那种种各种属xìng的可怕能量,在这一块四处dàng漾着,却偏偏没有找上来。

    当那些恐怖的能量,一靠近他这一块,碰触到血纹戒的光芒,就会主动散开来,视他为无形。

    血纹戒仿佛是护身符,只要光芒闪烁着,就能够抵挡种种足以让神境强者都丧命的能量冲击,一路上行来,他居然没有遇到任何的风险。

    这人人谈之sè变的禁地,在他到来以后,太平的让他都有些难以相信了。

    莫不成,这血纹戒当真和这禁地有关?

    石岩眼睛不由得一亮,信心大涨。

    没有血纹戒,他不会知道这荒龙墓地,不会知道在这儿有着嗜血八扈从烙猡的一具黑暗之身,血纹戒既然提示他过来,看样子就不怕他会身陷险境。

    这一刻,他愈发觉得血纹戒神秘起来。

    血纹戒释放出méngméng血光,血光似乎能够阻碍一切荒龙墓地的邪恶力量入侵,一路上行来,这一处禁地内的能量全部散开来,放任他畅通无阻。

    种种白皑皑的妖兽尸骨他身旁掠过,他无惊无险的直接来到那曾看到的奇景。

    体长三百米的荒龙尸骸!

    雪白的骨头,光华闪烁着,如yù石堆砌而成,庞大的荒龙白骨就在满地的妖兽骨骼中,在那黄龙尸骸的下方,有着一口巨大的黑sè晶石制造出来的棺材,棺材的上方纹着各种诡异的hā纹,那些hā纹和血纹戒上的纹路极其相似,似乎在缓缓移动着。

    一股荒古蛮横的沉重气息,从那一口黑sè棺材中扑面而来,给人一种深深的震撼。

    血纹戒上的血光,骤然大盛,释放出一道道血sè光束,直接投shè向那一口黑sè棺材。

    棺材上的神秘hā纹,突然活了过来,在那棺木上移动的越来越种邪恶的黑暗能量,突地从那棺材中透shè而出。

    “轰!”

    棺盖突然爆碎开来。

    一具三米高的黑铁傀儡,猛地从棺材中坐了起来,这黑铁傀儡浑身被黑铁甲胄覆盖,那些黑铁甲胄似乎融入他的rò体,像是直接从他体内生长出来了,契合无间,没有一丝缝隙。

    这黑铁傀儡头上戴着一具墨黑sè的狰狞面具,只lù出一双空dòng的黝黑瞳孔,瞳孔内全身茫然之sè,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嘭嘭!嘭嘭!”

    强烈之极的心跳声,从这一具黑铁傀儡的体内传出来,在他体内,似乎有着一具生命力极为旺盛的心脏,为他整具身体输送着惊天动地的黑暗异能。

    黑铁傀儡从那一口棺材中站起来之后,那一双空dòng的眼睛,倏地对向了血纹戒。

    一束束血光,从血纹戒之中jīshè出来,直接渗入那黑铁傀儡的眼瞳中,他那黑漆漆的眼瞳,逐渐的成了赤红sè,似乎有血滴从中冒逸出来,极为的骇人。

    一缕缕奇异的灵魂bō动,在那一束束血光中滋生,落入黑铁傀儡内,那黑铁傀儡的眼瞳深处,隐约可见无尽血海的幻象,其中有数不尽的各族尸骨。

    尸横遍野,堆积如山,那些尸骨流出来的鲜血,还衍化成种种邪异的图案。

    像是灵魂开启的某种仪式,这血纹戒中释放出来的血光,似将一具远古魔神给jī活了。

    黑铁傀儡在那棺材之上,默默地承受着血纹戒释放出来的神秘血光,似乎被血纹戒从某种古老的恐怖之地唤醒,带到了这个世间来。

    一丝丝黝黑的光芒,渐渐从那黑铁傀儡的身上冒逸出来,那些黑光之中充盈着极为可怕的毁灭气息,这一具黑铁傀儡的存在意义,似乎就是为了毁灭世间的一切,要让这个世界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站在那黑铁傀儡的身前,感受着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的黑暗毁灭气息,石岩竟有种呼吸困难,想要窒息的沉重感。

    仿佛有一座万米的巨山,突然压在了他的心头,让他连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这种压力,他从来不曾在任何一个强者的身上体验过,就连当初面对魔帝赤阎的时候,也没有这一刻来的难过。

    这是何种可怕的存在啊!

    石岩脸sè巨变,忽然心生后悔,看着这一具黑铁傀儡,也不知道这次进入荒龙墓地的决定到底是好是坏了。

    他的到来,用血纹戒唤醒了一具拥有着毁灭气息和力量的黑铁傀儡,这家伙身上传出的能量bō动,简直惊天动地,让他都生不出一丝的自信心。

    如果这家伙不能得到控制,任由他在海底和海面上横行,不知道无尽海的海底和海面上要有多少的武者遭殃,不知道有多少的平民百姓,会受到这家伙的bō及。

    这是一个可能有着毁灭整个无尽海力量的可怕存在!

    寒着脸,他全神贯注地看向这一具黑铁傀儡,不敢有丝毫的分心,生怕这一具黑铁傀儡突然有什么奇怪的动作。

    嗜血八扈从,烙猡的黑暗之身!

    这就是那家伙么?

    还只是一具分身?

    烙猡又只是嗜血八扈从之一,如果事实如此,那血纹戒的上一任主人,究竟是何种恐怖的存在?

    神王么?

    石岩忽然心生后悔,开始想这次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无数血光从血纹戒中jīshè出来落入那一具烙猡的黑暗之身的眼瞳,那黑铁傀儡的眼瞳渐渐变得深邃无际,像是两个黑暗太阳,仿佛能够吸收一切的光亮。

    终于,血纹戒的光芒收敛了。

    一缕神识烙印,骤然从血纹戒中释放出来,直达他识海主魂之内。

    御魂之印记!

    bk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