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两个拖油瓶
    第四百九十四章两个拖油瓶

    “砰砰砰!”

    两名宁家的武者,使足了全身力量,以天蝎法决,蕴藏毒蝎种种变化意境的攻击落到石岩身上。

    然而力的攻击下,石岩依旧安然无恙,悬浮在半空竟屹然不动,如崇山峻岭,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无奈感。

    石岩先杀一人,旋即就停在那儿,没有急着动手,任凭那两人攻击。

    他就是想要看看他这变异的石化武魂,可以承受多大的轰击,想要看看极限在何处。

    每当那两人的力量冲击入体,他肌rò内的奇异力量,在肌纤维内便活跃异常,自然而然的形成防御冲击力,将那两人的攻击给抵消掉,令他rò身不破。

    那两人都是天位二重天之境的武者,可惜,使足了全力,也不能让他受一点点的伤。

    同等境界武者,看样子是很难对他形成威胁了,肌纤维中蕴藏的能量,足以承受两者的全力轰击,不会有一点力量不够的感觉。

    等了五秒,身上至少被轰击了七十来次,石岩依旧不动。

    “妈的!”

    那两人怪叫起来,神情狰狞,却心中发颤。

    同为天位二重天,石岩站着不动,任由他们狂轰滥炸,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支来,这异状让两人心神惶恐,越来越不安了。

    和另外三个境界略高者对战的冰蔷、冰薇姐妹ō空望了石岩那一眼,俏脸都露出惊奇的神情,暗暗心惊,不知道石岩是从何处过来的怪物。

    “没意思。”

    摇了摇头,石岩宣判了两人的死亡。

    死印轰出。

    七块手印合股死亡到来的绝望意境,从死印内dàng漾开来,瞬间影响了那两人的心境,让两人心神惊颤,力量再难全力爆发出来。

    像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石岩狠狠地chā入两人之前,在死印之后,收割两人xìng命。

    他有着天然的优势。

    rò身不破。

    仅此一点,这两人就注定了要死,没有意外,在死印之后,这两人已经被意境给影响的不能组织起有效的攻击,被石岩这种近战狂人近身之后,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啪啪啪!”

    两人骨骼爆碎,五脏六腑都被石岩轰击的成了rò屑,从内部被清除了。

    两条金灿灿的丝线,从这两人体内飞逸出来,被那噬金蚕给吞了进去。

    石岩皱了皱眉头,转眼看向那摇晃着铃铛的领头人,放声暴喝一声,声làng如海啸,将铃铛传出的音波全面压制下去。

    噬金蚕暴动。

    如一道金光,它直接shè在那人胸口,十来道金丝如触手张开,将那人瞬间包裹。

    一块块rò被金丝给切割,那人身体被凌迟,也是死的极为凄惨。

    和冰蔷、冰薇jiā战的三名宁家武者到如此变故,纷纷惊叫起来,再也不敢逗留,不顾一切的逃了开来。

    噬金蚕呈一条金sè光线,盯着三人追去,在灿灿金光中,逃开的三名天宫宁家武者,都难逃这一劫,被金丝给凌迟,体内本来就属于噬金蚕的金丝,被它给尽数收回。

    七名天位境的武者,一身的jīng气在悄然不觉间飞逸出来汇入他一身xùe窍。

    战斗戛然而止。

    一地碎尸。

    冰蔷、冰薇两姐妹俏脸煞白,和雪花一样,两nv看着地面的血腥场景,闻着扑鼻的腥味,长长的睫má动了动,一脸厌恶的避开来,往一处没有被鲜血洒红的雪地内落脚,并远远朝着石岩招了招手。

    噬金蚕收回属于它的金丝以后,很温顺的重返血纹戒,在将金丝内的死者残魂给腐蚀掉,还保持金丝的纯粹xìng。

    石岩默默感应了一下,发现这七名天位境武者一身jīng气在xùe窍已被神秘武魂慢慢净化了,这种程度的负面情绪,仿佛已经是他可以承受的范围,倒是不会让他陷入发狂的境地,在不知不觉间,神秘武魂似乎也有了突破,能容纳的jīng气变得越来越多了。

    察觉到不会有麻烦,他才笑了笑,来到两姐妹身旁,淡然道:“怎么称呼?”

    “冰蔷。”

    “冰薇。”

    “很高兴认识你们。”笑了笑,石岩说道:“那些人为何要追杀你们?”

    两nv闭嘴沉默,没有答话。

    点了点头,石岩很识相,“明白了,后会有期了。”说话间,他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冰蔷声音清冷,急忙阻止。

    “有事?”皱了皱眉头,神情淡漠的望向她,石岩道:“你我素不相识,我出手对付这些天宫的人,也并非因为你们,你们不需要感激我。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什么jiā集,似乎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们想说什么?”

    杀这些宁家的人,并非是想要英雄救美,只是噬金蚕需要收回属于它的那一份力量。

    他也没有觉得这两nv应该对他感激涕零,只当这是一个个小小的chā曲,可以被忽略掉。

    “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你总归救了我们。”冰蔷眼睛明亮,深深地看着他,“你应该要经过冰帝城吧?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两姐妹可以尽地主之谊,在冰帝城招待你一番,不知道赏不赏脸?”

    “不必了。”摇了摇头,石岩神情淡漠,“我的确会途径冰帝城,但却不会逗留太久,会很快穿过,不用劳烦你们破费了。”

    “你这人,怎这么臭脾气呀,我姐姐可是从来不会邀请男人的,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冰薇娇呼一声,为姐姐抱不平,“你虽然救了我们,也不能这么趾高气扬的,我们欠你的,到了城内,还给你就是了?”

    石岩愕然,“我有趾高气扬么?”

    “有。”

    “随便你怎么说吧。”石岩哑然失笑,不想和两nv多说什么,掉头就走。

    夏心妍此时还被净土给禁锢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强占灵魂,有这个危他不想làng费太多时间在路程中,只想早点来到光明神教,借助于光明神教的力量,和净土来讨价还价,希望能趁早将夏心妍从净土讨要回来。

    “等一下。”姐姐冰蔷再次喝声阻止。

    石岩满脸不耐,“又有何事?”

    “我们遇到点麻烦,途中可能不太安全,但到了冰帝城就没事了,那个,能不能结个伴?”这次冰蔷俏脸有些黯然,没有了之前的冷淡,露出了点祈求之sè,她似乎不常求人,这番恳求的话说出来,好像对她很困难,扭扭捏捏的。

    “姐姐!”冰薇娇呼,“不要求这个家伙吧?那七人都死了,我们应该安全了呀?”

    冰蔷摇头,“没那么容易,宁家的耳目众多,在冰帝城附近肯定不止这七名高手游dàng,不到城内,我们始终不安全。”

    “你这是求我?”石岩咧嘴,嘿嘿笑了笑。

    “……算是吧。”冰蔷咬着牙,扭扭捏捏,yù言又止,之前的冷傲dàng然无存。

    “我能得到什么?”

    “你,你想要什么?”冰蔷明眸一闪,略显惊làn,“我看你先前似乎对寒心草有意,你要是和我们一道去了白帝城,我可以给你五株寒心草,怎么样?”

    “没兴趣。”石岩果断摇头,他并非修炼寒系的功法,这寒心草对他没有吸引力。

    “那,那你要什么?”冰蔷眼神愈发慌làn了,脸sè虽然不变,可语气已不再镇定。

    石岩皱着眉头,拧着下巴,目光熠熠的在两nv身上游dàng了一圈,忽然无声笑了起来。

    “算了,不帮就不帮吧,你走吧。”冰蔷脸sè一变,态度马上冷厉起来。

    “贱男人!”冰薇小声嘀咕了一句,狠狠地瞪着他,满脸防备之sè,浑身冰寒之力悄悄凝聚,已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了。

    “你们有寒yù髓么?”

    此言一出,两姐妹花容失sè,旋即气的娇躯làn颤,看白痴一样看向他,怒意十足。

    “就算是狮子大开口,也不待这样的吧?”冰薇一脸鄙夷,“哼,你知不知道寒yù髓对我们冰帝城意味着什么?你还真敢想,连寒yù髓都敢提?别说我们没有,就算是有,死也不会给你!”

    “那寒yù髓,比你们俩的xìng命都贵重?”石岩讶然。

    “废话!”冰薇毫不客气,“寒yù髓是我们修炼寒系功法的至宝,我们俩的xìng命加起来,也不值一滴寒yù髓的价值!真是没见识,什么都不懂,就敢làn开口,看来还真是从无尽海那边过来的。”

    冰蔷也是看怪物一样看向他,似乎觉得他这个要求提的很可笑一般。

    “那就算了。”摇了摇头,石岩洒脱的不再多说什么,掉头就走。

    “他不和我们一道,我们可以跟着他呀,他虽然蛮力惊人,但飞驰的速度并不快,他甩不掉我们的。”冰薇小脸绽出狡黠的笑容,嘻嘻娇呼,也不等她姐姐讲话,就像是一个雪狐一样,轻巧的飞了起来,远远吊在石岩身后。

    冰蔷只是愣了一下,她已飞出千米,无奈下,冰蔷也只能跟上,心中一想,觉得这个法子似乎也不错。

    她也看出来了,石岩这人虽然很冷漠,却不是那种辣手摧花的邪人,境界不高,却一身蛮力,不知道修炼的什么秘法,rò身简直比钢铁一样坚固,不惧同级武者的轰击,有这么一个怪家伙在,真要是再碰到伏击者,说不定还可以借助他的力量逃脱。

    冰蔷想了想,也认同了妹妹的做法,虽然有些无赖,可为了保全xìng命,也不得不无耻一些了。

    bk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