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表哥?
    神元丹黑然要比还神丹效果显著。

    十粒神元丹入腹,化为一股暖流渗向识海,识海如被注薅入一道成长之液,以极快速度恢复。

    石岩消耗掉的神识,在这一股暖流的作用中,迅速的获得补充。

    还神丹若要恢复消失掉的神识,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可神元丹却只是用用短短一刻钟。

    神识恢复如初。

    他暗自感应了一会儿,肯定如果有更多的神元丹,神识在获得恢复后,定然会小幅度的增长一分。

    林雅琪没有给他更多时间。

    他神识才恢复圆薅满,林雅琪立即嚷嚷着,让石岩离开重力室,外出为她报仇。

    石岩神采飞扬,眯着眼睛,眸中一道寒光绽出,咧嘴一笑,“不用麻烦了,人家主动寻上来了。”

    林雅琪笑容一滞,旋即冷哼一声,“来的还真快,看来是一直盯着我的,那些混蛋,一肚子坏水,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石岩站了起来,当着林雅琪的面,将脏兮兮的青灰色武者服褪薅下,重新换了一件漆黑劲装,扭了扭脖颈,打开石门,阔步而出。

    门外,浩海和明美薅目光如电,气息阴暗悠远。

    天位三重天之境!

    石岩眼睛一亮,只是瞧了一眼,便辨出两人的准确修为。

    浩海和明美一个身穿银灰色宝甲,一个穿暗红色宝甲,宝甲覆盖大半个身薅子,肘部、膝部的甲胄有银灰色和暗红色光芒闪现,隐隐散发出能量波动。

    宝甲上刻画着某种邪异的图阵,图阵有聚薅集天地灵气的用途,这两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周围天地灵气主动朝着他们汇集,钻入宝甲上的图阵,渗入他们身薅体,帮助他们时刻来凝炼精气。

    两人手上都配有幻空戒,臂膀上套着五彩的手环,手环光华闪烁,晶莹圆薅润,明显不是凡品。

    果然不愧是古派出来的传人!

    石岩心中暗赞,这浩海、明美的服饰和幻空戒,亦或者手臂上的手环,无一不是价值连城之物,肯定有着独特的用途,能在战斗中大幅度增薅加力量。

    这两人天位三重天的修为,气息悠远浓郁,一身精元颇为的精纯,比普通薅天位三重天的武者要明显高上一筹。

    在他眼神游弋,暗暗打量浩海、明美的时候,这两人也在揣测端详着他。

    一件随处可见的漆黑武者服,体魄雄伟,神色冷漠……头乌黑长发披在肩膀,眼睛如寒星,摄人心脾。

    浩海、明美心中一凛,神色肃然。

    从石岩的身上,两人察觉到一股杀伐之气,那气息煞气浓浓,极为的明显。

    不是软柿子!

    浩海、明美略一感应,立即心有所悟,忽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瞳深处瞧出一抹惊薅骇之意。

    杀伐之气不是通过修薅炼可以获得,只有历经各种残酷战斗,杀了众多武者才会自然而然形成的。

    在浩海、明美的身上,细心感应,同样可以察觉到煞气的存在。

    只是,要比石岩弱上许多。

    此人是谁?

    浩海、明美面面相觑,内心充满惊诧,脑海内快速的找寻和石岩对称的神州大地上青年才俊的身份。

    一个个名声赫赫的青年名字,在两人心中快速掠过。

    摇了摇头,浩海发觉在神州大地上名声崛起的青年中,没有一人和石岩外貌气息吻合。

    林雅琪娇薅声轻笑,款款从重力房迈出,轻瞥了浩海一眼,美眸显出鄙夷不屑,冷哼一声,不耐道:“又来作甚?”

    浩海勃然动怒,细长的眼睛深处,一抹骇人的寒光逐渐的拉长,“你卖给我的丹药中蕴藏剧毒,我差点走薅火薅入薅魔!你说我来做什么?”

    “哦。”林雅琪神色不变,反而嘻嘻轻笑,“我给你的时候,难道没有提醒过你,那丹药并非我炼制而成?我记得我好像说过的,是不是你自己没有记清楚,那就是你自己的责任了。”

    明美一脸有趣的笑容,曼妙身姿翩然后退,和浩海保持一段距离,柔声笑道:“雅琪小妹,我来只是看热闹的,你不要管我。”

    林雅琪脸色一冷,“哼了一声,轻轻嘀咕了一句,似在骂人。

    “看来和你说理是不可能的了。”浩海没有大发雷霆,相当的冷静,点了点头,思路明确道:“将我之前的炼药材料交换,亦或者拿真正的丹药给我,不然此事我不会善罢甘休。至于我中毒之事,只要你主动道歉,看在厉老的面子上,我不会计较。”

    “你做梦。”林雅琪抿嘴嗤笑,一脸鄙夷。

    浩海神情一肃,轻轻吸了一口气,手臂上手环一狠狠黑丝如深海海草,摇曳着伸出来,缠绕在他两条臂膀上。

    那一狠狠黑丝,暗含某种神秘的执过,在他手臂上形成一块块细小密集的魔纹,魔纹繁琐神秘,楼一形成,便开始吸收他体薅内的精元。

    精元注薅入,魔纹中细密的黑色丝线变得越发纤细,头发一般,乌黑闪亮。

    嗤嗤嗤!

    他身上的宝甲,突然传来异响,一阵阵的能量波动,从宝平各处荡漾开来。

    天地灵气骤然一滞。

    本来纷纷用来的灵气,如被无形的屏障给隔离,不但他身侧一块,就连石岩和林雅琪方位的灵气,都像是被一并隔绝。

    一阵扭曲虚空之力,从浩海身侧显现,那空间仿若塌陷,给人一种奇怪的收缩感觉。

    林雅琪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却悄悄后退,缩到重力房门前,这才笑嘻嘻的指着石岩道:“这是我表哥,我表哥说了,只要有他在,谁也别想欺负我。”

    表哥?

    浩海和明美一脸狐疑。

    她什么时候有个表哥的?

    同为神州大地的青年翘楚,浩海、明美并非第一次来死灵山脉,也不是第一次和林雅琪打交道,他们都知道厉峥嵘的两个徒薅弟,都是孤儿,从小被厉峥嵘收养。

    孤儿怎的突然多了一个表哥?

    “这年头,表哥表妹的,最是说不清了。奴家对爱慕的人,也会叫表哥的,呵呵。”明美抿嘴轻笑,看向石岩、林雅琪的表情颇为的暧骖。

    浩海霍然明白过来,脸色骤然一寒。

    他对林雅琪是有点念想的,这一点明美一清二楚,本来他还一肚子疑惑,然而,被明美这么一点,立即就心中雪亮了。

    贱薅人!

    林雅琪狠狠地瞪着明美,心中暗骂,口型也是这两个字,只是没有大叫出来。她不傻,自然知道明美这是故意点火。

    她和浩海之间,之前关系还算是和睦,若非这明美是不是的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语,时常挑薅动着浩海的神薅经,那浩海也不会对她越来越放肆,最终演变成兵戎相见。

    她对明美的忌恨,比对浩海还要深,若非清楚明美比浩海更难对付,她说不定早就下狠手了。

    “表哥,他们想欺负我呢。”林雅琪娇娇薅呼叫,天真娇憨的模样,指着明美、浩海,“这两人自己不干不净,反而天天中伤别人,尤其是有人一直煽风点火,恨不得将比她漂亮的女人,一个个都给害死,你知道的,这种人最是可恶了。”

    明美眼瞳一缩,嘴角微微扬起,轻哼一声,“你是在说我么?”

    女人最在意容貌,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林雅琪那一句话,显然正刺中了她的神薅经。

    “没,我怎敢说你,谁都知道你最美了,明美嘛,明显很美呀。”林雅琪冷着脸讥讽。

    明美咯咯轻笑,眼睛却闪出寒光,略显阴森的看向她,似乎动了真怒。

    “你要多管闲事?”浩海虽然很恼火了,却尚算理智,也瞧出了石岩的不平常,皱着眉头哼道。

    “我不会多管闲事口……”石岩笑。

    浩海脸色一松。

    林雅琪一脸恼怒,狠狠地瞪向他。

    明美饶有兴趣,笑盈盈的看向他。

    “我表妹的事情,怎能叫闲事呢?”石岩森然冷笑,背脊略略挺薅直,嘴角上扬,冰冷如刀锋,轻喝道:“少废话了!要战便战!我没太多空闲时间理会你。”

    林雅琪脸上的怒容顷刻间消失无踪,咯咯娇薅笑起来,花枝乱颤道:“我就知道,表哥最心疼我了。”

    石岩毛薅骨薅悚薅然,心中苦笑,脸上神情却依旧冰寒。

    浩海动怒,眼睛中一丝丝冷光如电,身上的气息渐渐渗出杀意,但神色却越来越平静。

    高手!

    石岩暗呼,首次露薅出凝重之色,终于知道被七古派培养出来的青年,果然每一个都极难对付。

    战斗中,越是暴怒,越是容易陷入被动。

    高手相争,比气势,比心境,比经验,更比智慧。

    一旦在交战之中,受到对方的情绪掌控,那气势自然会随之发生变化,进而影响整场战斗的心境。

    一个被怒火冲晕头的武者,战斗中很难理智的看待每一次出手,不能掌控情绪,也意味着不能掌握局势。

    浩海一准备战斗,马上冷静下来,这就是高手的典范。

    “我不管你是不是她表哥,总之,你让我很不舒服,我不舒服了,你也别想舒服。”浩海冷笑,神色却很淡漠,只是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危险。

    回应浩海的,只是石岩的三个字,“来战吧!”

    浩海倏然而动,如撕薅裂长空的一道闪电,凶猛,干脆,狠厉狂薅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