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残局
    诸逸和月鍪遁出万里之外,却依旧处在天阴古冢地底坟墓范围,没能走脱到地表。

    在一株株妖异的鬼磷菇中央,诸逸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溢出鲜血,咬着牙吞服着丹药,一边快速的调息,一边来取出音石,试图联系月鍪等人。

    诸逸是借助于一样土遁秘宝才能瞬间转移的,这秘宝若要催动,必须要榨干他一身精元,当他体内力量一丝不存的时候,才能通过秘宝离开。

    这个时刻的诸逸,力量枯竭,是极为危险的,他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秘宝,牢牢防护在身侧,通过灵药迅速恢复力量,寻求援助。

    他并不知道鬼纹族的两大贤者,并没有契而不舍的追击过来,所以在尽一切的力量,来恢复自身。

    手中音石闪烁着异光,诸逸流出一缕灵魂念头,以神识呼喊:“你们在何处?”

    “我的位置与你并不远,你现在怎么样?”月鍪的回应马上传来,听声音也是非常的虚弱疲惫,应该是受了重创。

    一般来说,能瞬间挪移万里的遁法,都会对身体有着不同程度的损害,诸逸是这般,月鍪也是一样。

    “先别着急,联系云秀长老,让她万万不可掉头。”诸逸眼眶深红,急忙叮嘱。

    “暂时找不着她,我也不知道她去了何处,她离我们应该太远,才听不到音石的灵魂之念。”

    “你那边,可有石岩的消息?”

    “没……”

    诸逸脸色阴沉,暗暗懊悔,心中充满了悲痛黯然,半响无言。

    石岩离开之前,虽然用言语蛊惑了艾珀、雷默一众人,让这些家伙和鬼纹族拼死战斗,却暗中关照过他们,让他们迅速离开,不要在那儿逗留。

    诸逸、叶雄并没有重视他的说法,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选择了留下来一战。

    结果是痛苦的惨败。

    雷默、艾珀纷纷战死,叶雄也燃烧了灵魂,同样神魂俱灭,在那两个鬼纹族贤者的高阶灵魂压制下,他们也只能选择用重创来遁开。

    现在诸逸、月鍪都后悔了,后悔没有听从石岩的叮嘱,非要眼红那阴符经和灭世雷炎的神奇,落得个如今的下场。

    吃了亏,他们才想起石岩的高瞻远瞩,不由得想要和石岩达成联系。

    可惜,石岩的音石仿佛坏掉了,一点讯号都没有,让两人很是焦虑无奈。

    “咦!”

    诸逸手持音石,正在懊悔的时候,忽然听到音石传来月鍪的惊呼声。

    诸逸神情一震,立即追问:“怎么啦?有什么发现?”

    “你给的那感魂石,忽然亮了……”那边月鍪有些不确定,“我看看是谁,你稍等一下。”

    “嗯。”

    “石岩!他在我附近!”

    诸逸眼睛一亮,念头一转,突然道:“你立即找寻他,我稍稍恢复一点气力,也会过去!”

    “好!”

    ……

    灰白的簇簇云团中,生长着许多阴寒的植物,残破的墓碑,古旧的尸骸。

    月鍪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吸纳无数年的月华之力再次流转开来,手持一样银月形状的圆盘,在慢慢朝着一个方向接近。

    到了这一刻,月鍪对石岩已经没有了一丝轻视,反而对他徒然生出一股敬佩之意。

    在关键时刻,果断的撤离,不贪念秘宝的诱惑,如此明智的做法,来自于一个小辈,这让月鍪有些羞愧。

    她并不知道石岩之所以对局势有着精准的认识,全然是由于九幽噬魂焰,她当石岩是聪慧绝伦,能从细微的细节来辨认出未来的形态衍变,心中暗生敬意。

    在朝着石岩方向缓缓行去之时,月鍪脸色慢慢珍重起来,掂量着一会儿见着了石岩,到底该怎么开口。

    她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担心石岩会取笑他们自作自受。

    每一个像石岩这般年轻有为的青年,脾气都是很桀骜不驯的,讲话也往往不留余地,这趟他们又是挫败方,因为不听劝说,才落得个这般凄惨的下场,只要一想到石岩会冷嘲热讽,她前行的脚步都会变得沉重起来。

    然而,她又不得不去过去。

    这时候的她,状态极差,因为妄用遁法,力量消耗太多,神识也损耗极大。

    如果突然遇到境界高深的陌生人,或者被鬼纹族的族人盯上,她很难再一次运用遁法,只有死磕一条路。

    月鍪对石岩并没有好印象,可在这种状态下,她也没有选择。

    渐渐地,神情复杂的月鍪,经过一番阴寒植物的过渡,终于还是瞧见了石岩。

    战魔、妖虫之王、噬金蚕、圣灵神、鬼獠、两团天火,如此众多的强大生物,像是最忠实的守卫,牢牢将石岩围在中央。

    月鍪只是瞧了一眼,修直的身姿便是猛地一颤,眼眸爆出不敢置信的光华。

    她目光灼灼,死死盯着前方的石岩,大张着口,剧烈的呼气。

    太可怕了!

    这一刻,在石岩身旁展现出来的力量,可以格杀任何一个通神三重天之境的强者!

    她只知石岩有战魔,可她默默感应了一下,却发现那鬼獠和妖虫之王身上的气息,丝毫不比达到通神三重天之境的她弱,至于圣灵神和两团天火,这类奇异的生命体,她根本不敢测度,不知道有多么的变态。

    但她可以肯定,和战魔、鬼獠、妖虫之王处在一块儿的这三样异类,也绝对是恐怖之极。

    尤其是玄冰寒焰,那种冰寒的火炎,极度冷冽的气息,分明在向她说明这便是排名第八的玄冰寒焰,神秘的天火!

    月鍪真的被惊到了,眼中绽出匪夷所思的光芒,暗暗咂舌。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光明教主殒昊会那么重视这个青年,为了他入教,提前将他们各方长老号召过来,为这个家伙进行入教的仪式。

    当时她还极为的不屑,和别的长老一样认为殒昊是小题大做,觉得殒昊简直太厚爱这家伙了。

    可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对殒昊那是真心的佩服起来,再没有一丝的猜忌不满。

    石岩展现出来的力量,一旦激发出来,或许可以正面硬抗他们七大长老!

    这是什么概念?

    月鍪心中雪亮,所以心服口服。

    一双暴戾、阴狠的兽瞳,倏地对向她,一股强悍的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月鍪骇然,眼神巨变,站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鬼獠单独从那一边缓慢走出来,有些轻手轻脚,似乎怕打搅到石岩,然而,待到鬼獠离开石岩百米以后,速度突然就提升上来,直朝着月鍪冲来。

    月鍪俏脸满是凄然之**哭无泪。

    她此时当真是力量不济,本想过来寻求石岩的帮助,那料到才见到人,却被一头奇特的人形妖兽给盯上,而这妖兽又是那般的凶残强大,她如今的状态,根本就不是对手。

    鬼獠自不会管她,那艾雅的走脱,已让鬼獠极为的不爽了,眼看又有一个女人鬼鬼祟祟而来,它是准备拿月鍪来发泄心中的愤然狂怒,这才暴起出击。

    “石岩!”

    月鍪眼看要倒大霉,不得不扬声大叫起来,声音尖锐如刺。

    沉溺在某种状态的石岩,听到这一声凄惨的呼叫,眉头倏然动了动,一缕念头释放出去。

    凶神恶煞冲击到月鍪身旁的鬼獠,周身冥气和魔气涌动着,摇晃着魔钟,便要痛下杀手。

    天地能量的变故,对人类来说或许并不是好事,可鬼獠却从中获得好处,明显感觉到力量在一点点增强,魔气和冥气凝炼的速度愈发的凝炼精纯,就连它的灵魂波动,都变得行云流水起来。

    月鍪一脸惨然,眼看鬼獠杀过来,准备勉力将仅存的能量催动开来,好抵挡一下。

    便在此时,那冲向她的鬼獠,遽然在虚空凝滞,如被定格了,一动不动。

    鬼獠双瞳人性化的露出疑惑的情绪,暗暗用灵魂之念表达了一下,待到收到石岩的回应以后,才有些不情不愿的倒飞回去,重新在那战魔旁边站定。

    “你等一下吧,他需要点时间。”

    玄冰寒焰跳跃了一下,朝着那月鍪释放出灵魂波动,念头清晰。

    月鍪错愕,直愣愣的看向玄冰寒焰,“你,你在向我说明?”

    “嗯,他在领悟力量奥义,暂时不能与你交流。”玄冰寒焰继续回讯,“你可以等候一会儿,要是等不及,就先离开吧。”

    玄冰寒焰和石岩精神相通,它知道月鍪和石岩的关系,既然石岩让鬼獠不要痛下杀手,它便主动过来说明情况。

    月鍪重新收到玄冰寒焰的传讯,终于肯定对她发出灵魂音讯的,乃是天火。

    她一肚子的惊奇,有心继续追问,可看那玄冰寒焰似乎不愿意搭理,也只能明智的闭嘴,就在一旁默默的等候着,希望石岩能够尽快的醒来。

    她心中有太多的疑惑。

    “月长老,你那边什么情况,我一会儿就到!”

    就在此时,她手中的音石,传来了诸逸的念头波动,听起来极为的振奋。

    “你,你一会儿慢一点,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月鍪愣了一下,急忙传讯过去,“我这边,有点古怪,你过来的时候别太着急,轻手轻脚点……”

    “怎么回事?难道石岩那小子要对你下手?”

    “不是,等你过来了,也就知道了。”月鍪苦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