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以牙还牙!
    石岩仰头,左右两手做弯弓射箭的姿势,无数星光浩浩汇聚,从他胸口钻入他两手中垩央。

    顷刻间,一张由翼辰光点凝炼出来的七星弓便形成了,气团拳头大的星光分布呈七星形态,一支星辰光箭慢慢凝炼出来,轻轻搭在七星弓上。

    咻!

    一道流星划破苍穹,穿破层层阻碍,朝着裘弘方向刺去。

    裘弘脑海一颤,心灵感知的武魂居然不能把握到石岩的念头波动,预测不出那一束流星光箭的轨迹。

    他只能觉察到一股强烈的危险,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逼近,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黑暗之手,恨恨的掐在他脖颈上。

    裘弘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浑身毛孔都闭塞起来,脸上满是惊骇。

    一点光芒,骤然在他眼幢中放大开来,那光芒仿佛从浩瀚星域坠落的星辰,携带着一股苍穹亘古之力,直达他的口。

    裘弘勃然变色,不及多想,心灵感知发动,所有的精神念头涌入手持的金色叶子。

    金色叶子化成灿灿金光,在虚空略一变化,就成了无数片金灿灿的叶子,叶子叠加起来,厚重坚硬,在他身前凝结起来。

    铿锵!

    星光飞溅中,那一片片金叶子突然一颤,铃铛般响亮起来。

    裘弘脸上突显潮红,灰白色的眼瞳深处,闪过一枚骇然之意。

    便在此时,帝山人影以至,对天宫那些武者展开杀戮。

    “厉老!”石岩低喝。

    厉峥嵘反应过来,二话不说,也冲了上去,种种奇妙的秘宝一一飞逸出来,劈头盖脸的朝着那些武者轰去。

    同一时间,石岩以心神唤出战魔,伸手指向了裘弘。

    战魔变成一团黑暗,在漫天光亮中徒然失去了影迹,等他再一次显现出来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裘弘身旁。

    裘弘勃然变色,心神巨颤,第一次被震慑到了。

    他的心灵感知武魂,莫名其妙的失效了,竟然没有觉察到战魔的到来。

    战魔并非生灵,没有强烈的灵魂波动,只是纯粹的战斗傀儡,拥有着主人生前的战斗力量奥义,他的出现,本来就是专门针对裘弘的。

    裘弘倚赖的心灵感知对战魔无效,马上就暴露出他真垩实力量不够精粹的弊端来,在战魔的步步紧逼下,裘弘身旁的光亮被一点点的吞没,他顿时陷入了黑暗深渊。小说网,www.w.Com,用手机也能看。

    只是一个战魔,似乎对付他便足够了。

    再加上厉峥嵘、帝山两人在远处的牵制,时不时的抽冷子来一下,裘弘立即被彻底压制了。

    不远处的石岩,别头扫了一眼杨青帝,眼神倏地阴厉平来,怒火噌噌往上冒。

    他并不知道杨青帝被压迫的越很,爆发出来的力量才会越发的恐怖,在他来看,这一刻血肉都被耗尽的杨青帝,显然狼狈到了极致,已经被逼的疯狂了。

    科摩罗和卡西迪的到来,很明显是要针对他的,两人要灭绝阴魅族,要杀掉他这个名义上的主人,甚至邀请了暗灵族的高手,就是为了一举拿下。

    如果没有炎龙、血鬣的帮助,杨青帝就算是爆发了绝望之力,现在也支撑不住,说不定已经陨落了。

    石岩脸色阴森森的,嘴角泛出冰寒的弧度,双眸倏然展现出亮眼的星辰光点。

    以星辰之力凝炼的七星弓,慢慢的被绷紧,点点星光极速的凝结起来,在一支弓箭上,似乎缀满了星辰,倏然爆射出来。

    七星神箭之星辰陨落!

    这一支箭,和九天上的星辰呼应,箭出,漫天繁星骤然明亮起来,光芒压过了皎洁的明月。

    无数星光雨点般从众人头顶坠落,星光在虚空凝结起来,变成一块块拳大的星辰,携带着恐怖的星能,依循石岩脑海的轨迹,朝着天宫武者轰然砸下来。

    通神以下的天宫来人,不论如何躲避,都不能逃开那星辰陨落的轰击,浑身突然燃起星光,在天上接连跌落,身上的生命波动慢慢的消泯掉,气息全无。

    达到通神境的,被更多的星辰陨落给照应了,会突然发现显然了星辰禁锢结界内,周身不得活动,意识都会逐渐的迷糊起来。

    就在此时,石岩弯弓射箭,七星神箭之流星赶月飞射而出,一道道飞逝的流星突然从七星弓内飙出来,穿透空间壁障般,直接在那些天宫武者血肉之躯掠过。

    噗噗!

    鲜血飞溅,那些天宫武者的躯体,一下子变得千疮百孔。

    就连那能够预知武技的裘弘,也未能幸免,两条腿被三束流星给穿脱,骨髅都爆掉了。

    战魔趁机冲上,以黑暗之光淹没他,尽情下狠手。

    帝山和厉峥嵘两人,则是趁着天宫武者大乱的时候,将一个个性命给收割掉。

    一枚黑魅魅的法球,从石岩掌心浮出来,幽灵似的,在那些尸体旁边游荡,将一个今生灵的魂魄给吸附住。

    科摩罗被炎龙络攻击,见到天宫武者被杀,脸色一震,便要放出阴符经来,同样能够吸收灵魂的阴符经,还没有被他给取出来,他便发现那些魂魄被石岩放出来的聚魂珠给吞没了。

    科摩罗一口逆血堵在喉咙,气的简直要破口大骂起来,难过的要死。

    他执意要找石岩麻烦,要灭绝鬼纹族,除了真的觉得耻辱之外,是想要通过杀戮收集灵魂,为了他们族长的苏醒补充能量。

    眼看着前方的武者陨灭,灵魂马上要消散掉,突然被石岩给抢先一步,用那聚魂珠给吸掉了,他当然极其的恼火。

    “石岩!”

    吉姆和月鍪突然放声尖叫起来……脸惊骇之色。

    石岩神情漠然,冷冷看了他们一眼,道:“做什么?”

    “你疯了不成?”月鍪眼神满是不安,焦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你这么做,教主也庇护不住你了!你这是真的和七古派撕破脸皮了啊!天宫的秦谷川,绝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煽动别的古派,要灭掉你和你的朋友亲人!”

    月鍪这一趟前来,是要为殒昊传话的,让他去一趟秘境,好好商议一番,看能不能找个合适的解决之道,将杨友人一并带入冰火秘境。

    殒昊一番苦心,一方面是为了吸取石岩和杨家的力量,一方面的确是看重石岩本人,这才想要极力撮合此事。

    在他来看外界异族横行,石岩他们留在外面早晚都是一条死路,不如去秘境,将来共同来应付异族强者。

    吉姆、月鍪前来,的确是一番诚意,可他们却发现石岩要对天宫来人赶尽杀绝,此事一旦暴露出来,石岩将再也不可能融入七古派了。

    “嗯,我的确快要疯了。”石岩神色沉稳,“我不会带我的人进入冰火秘境,免得将来被人来个瓮中之鳖,连一条退路都没有。至于别的……我连楚拍清都敢杀,何况这几个来人!”

    “果然是你杀的!”裘弘厉喝。

    “不错。”石岩漠然不动,“楚拍清死了,宁度泉死了,你也会死。你们先杀我的人,我只是以牙还牙!今天过来的,一个别想活着离开,我倒要看看天宫有多少人,能不能一直够我杀!”

    他继续凝炼星辰之力,搭箭飙射,将除去裘弘之外的剩余者……个个解决掉,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决心。

    吉姆、月鍪一脸呆滞,被彻底震撼住了,楚拍清的死,让他们意识到石岩怕是真的疯狂了,和那杨青帝一样,要不顾一切的大干一场了。

    “这个……我们还要不要留下来?”吉姆苦笑,愣愣的看向月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你们也别想走。”石岩脸色突然一冷。

    月鍪每然变色,怒气冲冲的说道:“石岩,你莫不成连我也不放过?”

    “今天的消息,我不想走漏,任何人都不能离开。”石岩漠然不动,“在我没有把握应付七古派的报复之前,你必须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如果你们执意要走,别怪我不客气。”

    吉姆、月鍪暴怒,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我不得不慎重。”石岩冷静自如,没有因为吉姆、月鍪的暴怒而摇摆不定,“我希望你们包涵,理解我的苦衷,暂时和我走到一道,这对你们……不见得便是坏事。”

    “帝山、厉老,盯着他们!”石岩低喝一声,由以心神念头联系了战魔,让战魔也谨慎一点。

    一句话落下,他双眸突然变成猩红色,周身负面波动明显,从浑身毛孔中挣脱出一条条苍白色的触手来,一身的邪恶诡秘。

    灭天神剑在他掌心显现出来,一只只眼睛睁开来,一股邪恶毁灭的力量波动,以他为中心,席卷八方。

    裘弘灵魂一颤,他的心灵感知武魂,泛出一股子强烈的惊惧来,有种想要失控的感觉。

    “锁!”

    石岩猩红色的眼睛,死死瞪着他,突然暴喝一声。

    裘弘脑海仿佛响起炸雷,七孔流血,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帝山、战魔、厉峥嵘趁机出手,几乎在一瞬间,就让裘弘全身血肉被粉碎了,灵魂也像是充气过度的气球,直接爆开了。

    石岩一指吉姆、月鍪,淡然说道:“好好待着,我不会亏待你们,若是执意要走,休怪我无情。”

    话罢,他提着灭天神剑,袖口三根晶莹雪白的骨刺慢吞吞的显现出来,浑身苍白“触须”飘荡着,朝着那科摩罗不急不缓的行去。

    聚魂珠在他身后浮动着,正缓缓将那裘弘的灵魂扯入。

    裘弘众人的一身精气,化为一缕缕肉眼难见的能量,从八方涌来,全部依附在他穴窍内冒逸出来的“触须”上,让他浑身邪恶之气愈发的吓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