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七百九十一章 香艳血战
    丰娆一步步老开,lǒ霹出来的雪白肌肤特脂般nèn滑,之前的血迹,似乎融入她皮肤上的青纹,早就不见。

    一身服贴的短裙皮衣,破破烂烂,遮掩不住她满身风光,行走间,美tǐ晃dàng,隐隐可见tǐ间美妙,让人血脉喷张,遏制不住内心的yù望。

    她讲话间,鼻音粗重,嗯、啊、唔一个个míhò人心的音符梦呓般哼出,如鼓点敲打在石岩心海,dàng漾出巨大涟漪。

    美眸中,蕴着海洋般的深情,能将人灵hún融化,让神休sū软一般,和她妖异的身子汇聚起来,那种夺人心魄的媚态yòhò,连石岩也吃不消。

    “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我们可以把手言欢,好好谈谈合作嘛。”丰娆jiā笑盈盈,丰腴美妙的身体扭动间,无限风光悄悄显现出来石岩眼睛突然红了,这次并没有施展暴走三重天,是被对方的魁hò给勾起来的。

    他轻轻喘着气,眼神炙热如火,像是个愣头青般,死死盯着丰娆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丰娆靠拢。

    丰娆火舌伸出来,绕着chún角游动着,显出惊人的美艳风情。

    石岩呼吸更加粗重了,连隔了十米的丰娆都能听到,她脸上的欣喜更重了一分,暗暗得意,美眸深情无限,心中却冰冷yīn森。

    她的声音力量奥义,越是离的近,突然得手的可能越大,威力也愈发的恐怖。

    3石岩凑近,便是要一击得手,再也不给石岩一丝的机会。

    经过这段时间的受挫,她早就不敢小看石岩,反而将石岩当成比甘基、庞加还要可怕的对手,她又知道对方心机yīn沉,生怕被算计了,一直小心准备,似乎不等石岩碰触到她的身子,绝对不会再寻失的出手了。

    就这么,如同失了hún似的,石岩眼神火热的瞪着她,一步步走来,终于来到丰娆身旁。

    “这就对了嘛,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的,何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丰娆嗤嗤笑着,魁hò动人,声音直达人心,试探着伸出柔nèn的玉手,朝着石岩xiōng口的血洞mō了过去。

    她的眼神,一直观察着石岩面容,不放过丝毫的端倪,只要有一点不妙,她会马上下狠手,并且会抽身退开。小说网,,用手机也能看。

    石岩的空间奥义,对她的力量奥义有着奇特的克制,她也知道空间奥义能够短时间禁锢自己,所以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是一点不敢放松。

    玉手慢吞吞的探出来,丰娆谨慎的盯着石岩,一截中指,已落到石岩绽出血洞的xiōng腔。

    “喝”

    石岩低吼一声,眼睛依然呆滞火热,猛地将丰娆身子死死抱住,将其一下子按倒在一块斜着的巨石上。

    丰娆美眸闪过一丝隐讳的惊慌,可她却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她发现石岩的神态依然呆滞,很明显还在受她魁hò之音的掌控,所以虽然被石岩紧紧保住,她也只当这是男人本能,反而暗暗窃喜。

    她的玉手,一点点地,终于落到石岩xiōng腔血洞,只要再往前一点,似乎就可以抓到石岩心脏,一击捏碎了。

    而此时,将她用力抱紧的石岩,和所有男人一样开始毛手毛脚,粗糙的大手,在她美tún和腰腹处活动开来。

    强压着内心的厌恶,丰娆笑容不减,眼神却冰冷yīn狠,死死盯着石岩的眼睛,她的那只手,第一次触碰到石岩xiōng腔的血洞,就快要碰到了一根碎断的筋脉。

    丰娆徒然变sè,粉润的红chún微张,便要喝出要命的音符。

    便在此时,一股冰冷之极的能量,猛地将其笼罩,极寒之力,渗透她雪白dòng休,在她血肉之躯内大肆活动起来。

    同一时间,她下身的短裙,被一把撕裂开来,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觉两tǐ间的甬道,被一坚硬火热硬物刺破,剧痛猛地袭边全身,丰娆眼底显出深深的恐惧,徒然醒转过来,意识到贞洁已经不保。

    再看石岩,本来呆滞火热的眼睛,显出淡淡的讥诮之一,哪有被魅hò之音给制住的样子?

    “啊”

    剧痛从下身涌来,丰娆禁不住的失声痛呼,觉察到了那混蛋的狂猛冲击,只觉下休如被撕裂了,那种痛苦,她竟然一时适应不了。

    最让她恐惧不安的,是从那混蛋的身下,还传来斩绝生机的邪恶能量,从她两tǐ之间蔓延开来,侵入她血肉脏聩,让她筋脉受制,一身的力量都凝滞下来。

    “爆”

    凄厉尖叫中,丰娆勉力凝炼所剩不多的力量,和音符合一,试图将石岩心脏爆碎掉,毁去他神休最关键的部位。

    “**,爽不爽?”石岩咧嘴,tǐng耸着身子六猛地冲击了一下,空间奥义也随着释放出来丰娆的音符,凝炼的力量,顿时停滞下来,她那伸向石岩xiōng腔血洞的柔nèn手掌,也被一个大手死死攥紧,力量在她手心爆炸开来,让她小手疼痛yù裂,反击的力量在她自己骨骼内流逝掉。

    看着身上那大肆侵犯着自己的冷酷青年,感受着下身如巨锤般的轰击,丰娆美眸显出无比的恐惧,可惜神休暂时被禁锢,连尖叫都不能。

    “你自寻死路,怨不得我。”石岩冷笑着,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征伐着,两只手分别按着两个小手,将其死死贴在巨石上,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用最粗暴蛮横的方式,将她给强行占有。

    “我和你拼了”毕竟有着神王三重天之境,丰娆受此屈辱,不要命地尖叫起来,居然挣脱了空间壁障,小手也如滑蛇般挣脱出来,指甲恨恨的抠向石岩血肉。

    她状若疯狂,张口咬向石岩肩膀,以最大的力气反抗。

    神王三重天境界的神体,不可小视,就连石岩的肉身也有点吃不消,被她给抓的鲜血淋漓。

    “痛快”石岩暴喝一声,身下的动作不停,铁拳挥出,不客气的轰击在丰娆的小腹处,打的丰娆凄厉狂叫起来。

    这两人,在一块巨石上保持着交好姿势,相互撕咬轰击,如疯了的野兽,那巨石早已承受不住,爆碎开来,两人滚落在地,疯狂的相互下狠手,力量相互冲击,血肉相互撞击,显出一副血腥香艳的画面来。

    不知为何,石岩虽被抓的鲜血淋漓,却从未感受过如此刺jī,只觉下身酣畅淋漓,在湿泞窄道横冲直撞,前所未有的销hún畅快。

    强行征伐着身下美女,可他下手一点不留情,拳头如雨落下,纷落在丰娆小腹,打的丰娆哭天喊地,两手更加死命的去抓,让石岩神休多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在冰冷黑暗的域外,一块硕大的陨石上,这两人都像是疯了,如交合的野兽,滚来滚去,所过之处,碎石纷纷爆裂,摧枯拉朽般,碾碎一切。

    丰娆毕竟受伤太重,两tǐ间要害失守,被狂暴的冲击,小腹又被恨恨的锤,渐渐不支,慢慢地,她抓扯石岩神休的力道,越来越轻了。

    丰娆美眸显出悲怆yù绝的凄sè,怨毒的死死看向这个霸占着她肉身,在她jiā媚雪白酮休横冲直撞的男人,脸蛋显出不自然的绯红,喘着气,恨不得自绝当场,这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侮辱。

    在神罚之地,连域外掠夺者和无数暴徒都不敢直视的她,今朝,在这么一个冰冷的陨石上,在碎石中滚动着,被按在地上,遭受了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噩梦。

    终于,丰娆虚弱到连反击都没了,眼角滴出泪水,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由石岩征伐,似乎已知难逃毒手了。

    石岩眼神冷酷依然,见她如此,暂停了手脚攻击,冷哼一声,也还是谨慎的看向她,不敢放松。

    甘基、庞加这两个神王三重天境界强者的一身精气,在此期间,被快速的净化掉,形成的负面情绪被他可以释放出来,让他暴戾绝情,辣手摧hā的没有一点迟疑。

    xé窍疯狂的净化能量,吞食了甘基灵hún祭台的神秘黑洞,也在诡异的旋动着,慢慢有滋养灵hún祭台的奇妙异能流溢,混入他识海、力量奥义层、天火祭台层和神hún之内。

    那些奇特的异能,仿佛可以洗涤滋养灵hún祭台,天火都雀跃起来,〖兴〗奋之极,似乎得到了莫大好处。

    他的神hún,在那些流溢的能量滋养下,奥义烙印似乎都明净起来,让他对空间、生死、星辰奥义有了更加直观深刻的认识,而xé窍内的力量,在不死武hún的作用下,已经在开始恢复他肉身重伤,融入他精元古树,淬炼他的神体。

    这一战的收获,出乎他想象的巨大,对他的修为境界都有着增强。

    尤其是吞食灵hún祭台的奥妙,他虽然勒破不透,却知道这绝对是世间最为邪恶奇诡的力量,超乎任何人想象之外,他有预感,那吞食灵hún祭台的恐怖邪恶作用,才是血纹戒最大的秘辛!

    滋养灵hún祭台,明净奥义烙印,说出去,怕是连镀天奇这类的强者都不敢相信。

    石岩忽然意识到,种种奇妙加身,他如果不能在烈焰星域独霸一方,简直对不起血纹戒的恩赐,对不住血纹戒主人的厚爱。@。

    4小说没有添加任何弹窗广告,4小说 永久网址.4xiash.cm 请大家收藏阅读并相互转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