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四十章 造血!
    石岩并没有遁出太远。

    在神罚之地外围的浩蹦星空中,他静静地悬浮着,保持静止状态,一动不动,而他却周身缭绕着浓稠的血腥煞气,灵魂祭台中负面情绪有些混乱,让识海不太安详宁静。诸天繁星茫茫,从不知多么遥远的域外照射下来,在他的神体上聚集,使得他浑身除了浓烈的煞气以外,还有一丝丝清凉之意,让他感觉极好。

    那是域外星辰的能量。

    体内,丹田气旋内的星云似乎缓缓转动起来,当中一颗璀璨的星辰愈发的耀目,不断的传出一股强烈的吸扯力,对星光进行着汲取。

    漫天星光如雨点,汇入他的丹田气旋,涌入那一颗星辰中,让他自觉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稍稍的减弱不少。

    七百二十个穴窍中,一个个气旋疯狂的净化着吸收的精气,在此过程中,他穴道胀痛的难受,灵魂祭台那吸收了灵魂之力的黑洞,也是类似的进行着净化,让他的神魂都不能片刻伤宁静。

    这一刻,他的状态并不算好。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他身上的浓稠煞气渐渐变淡了,腐蚀内心的种种邪恶情绪,被他强行遏制住,然后通过神魂的小心释放,从心间排掉。

    渐渐地,一个穴窍内开始有神秘异力流溢出来,在他神体内慢慢的显现,被他导引向精元古树,使得消耗的力量补充起来。

    天罚城的浑水摸鱼,让他的收益极大,有二三十名神王境的强者,因为受到他的影响互相激战死亡。

    那些死者的精气,都被他给悄悄的吸收了,这一股精气非常的充沛,前所未有的浓烈。

    他当时知道净化需要一个过程,在那天罚城又不可能有长时间的安宁,所以才强行以空间之力瞬间转移,来到神罚之地外围的苍茫星空,好不受打搅的将体内的异常给安抚下来。

    很快地,有更多的穴窍内,开始有神秘异力流溢释放出来,如看不见的小溪在他筋脉内流潺。

    神秘异力在他血肉之躯中进行着奇妙的变化,不死」武魂的神奇造血功能,根据他神秘异力的补充,慢慢的形成了不死魔血。

    大量的神秘异力渗透向神体,他浑身逐渐的膨胀开来,仿若一个充了气的气球,猛地一看,浑身肌肉成血红色,显得有点狰狞可怖。

    筋脉的神秘异力,在不死武魂的作用下的凝炼,一滴滴殷红充盈着勃勃能量的不死魔血被缔结,藏匿在他血肉之躯。

    闭着眼,不去多想,保持着这个状态,他神魂明净无垢,依照着神体的本能造血,一滴滴的将不死魔血凝炼出来。

    过了好一阵子。

    慢慢地,浑身穴窍内不再有神秘异力流转出来,也在这个时候,他睡醒了一般,睁开了眼睛。

    神识内检,他清晰的发现在神体血肉内,凝炼出数百滴的不死魔血!

    这次不死魔血形成的数量,超过任何一次!

    念头一动,他试着将那些不死魔血融入血管,试图取代神体内的鲜血。啪啪啪!

    骨骼传来清脆的爆破声,他体内如雷轰,如密集的鼓点,再也没有安宁。

    随着骨头的脆响,他身上的衣衫瞬间炸裂成飞灰消散,浑身血红着的显现出精炼的体魄,每一块肌肉都仿佛充盈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膨胀着,似乎在颤动,将更多的力量激发。

    血管变得坚韧不怕,骨骼如最坚硬的金铁,似乎不受神兵利器的轰击破碎。

    五脏六腑内传出澎湃的勃勃生机,蕴藏着的血气浓烈的让他颤抖,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任由他挥霍。

    凝炼出来的不死魔血,涌入血管,这一刻的他,不自禁的进入暴走三重天,双眸血红,一腔嗜血暴戾的念头,几乎充满脑海,顿生一股灭掉一切生灵的邪恶念头。

    仿佛,他存在的意义,便是毁灭,便是终结一切生灵,带走他们的生命痕迹。

    可怕的念头,如烙印般在他脑海内形成,如魔头在他耳畔低语,让他尽情杀戮,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将所见所感的一切生命毁去,便能得到畅快淋漓的感觉。

    入魔了一般。

    嘭嘭嘭!

    心脏传来强有力的震动,震动渐渐蔓延全身,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周身血雾缭绕不散,种种嗜杀暴戾的念头不断地滋生。好不容易遏制下去的负面情绪,猛地十倍的迸发出来,几欲将他的理智全部吞没掉。

    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为强烈的杀戮恐惧,不想真正的失去理智,沦为一名只知道杀巅的怪物。

    深吸一口气,他仰头看天,眼瞳内星辰煌褶,不断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以神魂御动丹田气旋内的星云,来牵引汲取星辰只能。

    星辰之力,漫天蓬蓬细雨般落下来,将他神体给淹没,皎洁清凉的星辰之光,像是梳理魔念的明净之手,将种种负面情绪安抚住,让他不至于猛地走火入魔,不能恢复理智。

    他忽然明白,这次吸收的死亡精气太浓烈了一点,应该是超出了负荷,才使得他不能像往常一样轻易的保持神智清明不乱。

    星辰的清凉之力,在他体内流动着,他脑海内只惦记着星云轨迹,让丹田气旋内的星云流动的规律,和他神魂感知到的星河变动达成一致。

    忽地,他和域外繁星似乎有了隐隐联系,在他眼瞳中的星辰似乎都鲜活了过来,像是化成了流星飞逝着,朝着他的神体扑射过来。

    神魂霍然一震,灵魂祭台飞速旋动,那奥义层内的星辰波动变得玄奥难测,他的紊乱意识,也仿佛一下子被按住了暴躁,变得宁静起来。

    眼瞳深处,可见无数星光闪烁,体内丹田气旋内的星云,明晃晃的耀眼,许多碎星点,都一下子发生了变化,也都产生了和域外星辰的联系,似乎他的丹田气旋的星云,将域外的繁星都囊括其中了一般。

    一颗颗小星星,在他气旋星云中明亮闪烁起来,像是灯光被接连点燃了,围绕着那最大的一颗星辰做着奇妙的星辰运动。

    他的意识忽然恍惚了起来,眼中的星辰闪烁,神色却有点迷惑,好像陷入了某种不知名的状态,寻找着什么答案。

    其间,大量的星辰之光从天上降落下来,都汇聚在他神体上,让他似乎成了一颗璀璨的星星,对别的星辰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一般。

    种种滋生出来的负面情绪,不知不觉间,已经从他脑海中消失了,从穴窍内流溢出来的神秘异力,则是和漫天星光一样继续游荡在他体内,而他神体内充盈的不死魔血,则是渐渐平静下来,不再让他有着嗜杀的。

    仿佛被天上星河的瑰丽奇妙给迷住了,仰望苍穹,看着漫天星海,他陷入了洞察星辰奥义的秘境。

    嘭嘭嘭!

    强有力的心跳声,从不曾停息一下,由心脏带动的神体颤动,蔓延全身,使得他神体不断地抖动着。每广次抖动过后,都有激散的星光溅射进来,似乎融入他神体中。

    他的神体,猛地一看,渐渐变得晶莹起来,仿佛一块血红色的巨大宝石,耀目,璀璨,有一股妖异的美,让人惊颤。

    穴窍的胀痛感,筋脉的撕裂感,五脏六腑的刺痛感,一起爆发出来,却似乎不能涌入他识海,他似乎也感应不到,浑然不知神体的变化,不知道他的神体,又在进行着一次奇妙的淬炼。

    缕缕的浑浊灰色烟气,从他浑身毛孔内释放出来,消散在天地间。

    那些灰色烟气,是他这一段时间神体内的渣滓,是他吸收各种力量的残留物,长时间在他神体内,会使得神体不太坚韧,被恐怖的力量轰击骨骼会出现裂纹。

    然而,经过这次的淬炼,他的神体如脱胎换骨般,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一如他当年降临这个世界,沉入血色水潭内,被改造神体那一次,他的神体,结成一个血色的巨茧,覆盖了他身体一切,仿佛一个没有化茧成蝶的大虫子,有点诡异吓人。

    血色巨茧内,有强烈的心跳和震动,有逐渐凝炼的力量气息,有他的星辰之力流动。

    奇特的是,血色巨茧并不阻碍星辰能量的渗透,在他保持这个状态的时候,依然有无数星光汇聚过来。

    不但如此,那巨茧形态下,他吸收星辰能量的效率和速度,似乎还大大的提升了。

    他在血色巨茧内,在领悟着星辰奥义的真谛,灵魂祭台内力量奥义区,星辰波动非常明显。

    不知道何时起,从他灵魂祭台黑洞中,流出强烈的神奇精纯能量能量,渗透在灵魂祭台,一大部分涌入天火祭台内。每一种在他灵魂祭台安家的天火,都兴奋欣喜起来,那些能量对他们的成长和进化,似乎有着极其巨大的帮助。

    天火和他一样,也在这个情态下,开始蜕变了。

    很明显,在破茧的那一天,他将会发生极大变化,境界和力量将会再次提升一个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