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混乱残能
    丰岢四人低头俯瞰着下方的自在天王殿,神情惊诧,被杰斯特的一番话震慑的久久不言。

    天王殿属于神族的自在天王,烈焰星域的武道奥义传播者,可谓是众人奥义始祖,那自在天王殿更是一座移动行宫,蕴藏着无穷奇妙。

    若是能够得到这自在天王殿,这禁地一行,应该会多一份助力,和三大势力的战斗,也可以稍稍占据点主动。

    然而,不论是谁,看着天王殿就算是心中再贪婪,也不敢轻举妄动。

    石岩也不例外。

    对自称神的种族,他也是心存忌惮,下意识的不想进去一探。

    在众人沉默不言的时候,那悬浮在天王殿四面的一座座的山川,忽然又有了新的变化!

    每一座山川,悄悄释放出一股浩瀚如海洋般的实质能量,横贯下来,充盈在那自在天王殿。

    静止不动的宫殿群,突地传来了巨大轰鸣声,像是被激发了能量核心一般。

    众人骇然。

    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下,那宫殿群缓缓浮天,凌立着的山川下压,离在宫殿几个角落,似乎和宫殿浑然一体。

    一圈耀目的强光,从山川和宫殿内部荡漾开来,在“轰隆隆”的爆响声中,那宫殿和山川飙飞出去,往禁地深处快速消失。

    “活动开来了!”

    “果然恢复如初了!”

    “宫殿能量依然存在,如今再次启动了,飞射的方向竟然是禁地深处!天!怎么一回事?”

    掠夺者大惊失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避开来。

    那自在天王殿在一股恐怖的力量驱使下,绽放出能量光波,雄伟的宫殿疾飞出去,以摧枯拉朽的架势,将沿途各类结界、禁制粉碎,在众人眼中一闪而逝,化为一团璀璨的光幕失去了踪影。

    能量飞溅爆炸的那一霎,一股混乱扭曲的气息荡漾开来,产生一股强烈的吸扯力,将无数碎石、枯木和域外能量渣滓吸收。

    血屠卡托眼睛爆出强光,嘴唇颤动着,一头冲入了那混乱能量中央。

    那是一道残留的能量,似乎束缚着自在天王殿,在这宫殿挣脱束缚的一霎,才猛地迸射开来。

    只是,那一缕残能禁锢封印自在天王殿不知道多少年,一直在消耗着能量,待到天王殿彻底挣扎出来,残能才没有办法的炸裂开来,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混乱意境来。

    石岩双眸幽暗,神色复杂难辨,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神族的自在天王殿,竟然是被一股混乱扭曲残能封印禁锢,岂不是说出手者……正是嗜血八扈从之一,修炼混乱奥义的那人?

    那名陨落在荒寂死域,最终留下传承被卡托得到的存在,当初有何等强悍的力量?单凭他的奥义残能,便让自在天王殿动弹不得,被封印无数日月,这人,全盛时期,该是何等变态的大恐怖?

    这种等级的存在,为何还会陨落,只能在荒寂死域留下传承?

    又是谁,将他诛杀,让他连灵魂祭台都一并消散了?

    神族么?

    他脑海中念头如电芒,不断是闪烁飞窜着,可如何也理不清头绪,只觉在古时期定然发生了极其惊天的变故。

    丰岢、拉塞尔、介侬、巴雷特四大掠夺者巨头,眼睁睁的看着自在天王殿朝着禁地深处飞逝,一点办法都没有,压根没有能量阻拦,心疼的要命。

    最顶尖的战舰啊!

    烈焰星域传承者的行宫,神族天王的栖息之地,这样珍贵到难以想象的至宝,就这样从他们眼里溜走,该是多么的痛苦?

    他们没有人认识混乱奥义,在那一缕残能释放出来的时候,注意力全部看向消失的自在天王殿,没有留意卡托的异常。

    待到他们反应过来,回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卡托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将那块区域一切域外渣滓残能汇聚,身旁悬浮着数不尽的碎石、枯木、五颜六色的浑水、爆碎的尸骸。

    卡托脸色狰狞,双眸呈血红色,像是嗜血的妖兽,神体炒豆子般传来爆响,嘴角鲜血飞溅。

    只是,他的眼神却炙热欣喜,禁不住仰天哈哈狂笑,声震苍穹。

    “卡托怎么啦?”

    “不知道,突然发疯了似的冲了过来,刚刚那一块,还有残能存在的。”

    “或许,被自在天王殿的神妙给吓傻了。”

    “谁知道呢?”

    “……”

    众说纷纷,一个个掠夺者魁首,都深深皱着眉头,讶然不解的看向卡托,说不出关键。

    丰岢神色异样,盯着卡托端详了许久,忽然眉梢一动,惊叫道:“卡托是要突破了!”

    此言一出,众人心中骇然,眼睛暴亮之极,一瞬不移的凝视在卡托身。

    这一刻的卡托,浑身显出疯狂的混乱之力,能扭曲空间一般,他释放出来的神之领域,拥有着奇妙的磁场,吸收一切域外渣滓,依照他灵魂祭台的旋动,在进行着狂暴的碰撞轰击。

    猛地一看,卡托仿佛处在域外能量风暴中央,却全然不受那狂暴能量的影响,然而像是掌控者。

    他的一缕缕神识,肉眼不可见,只有用灵魂觉察才发现弯弯曲曲,如无数小蛇盘满了那些域外渣滓,牵引着那些物质,进行着扭曲的变化。

    “我大哥……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卡夫悄悄凑来,脸色凝重,惊疑不定的压低声音,“丰岢、拉塞尔、巴雷特、介侬四人,会不会趁机出手,在我大哥不能兼顾的时候,让他灵魂消散?”

    他一直希望卡托突破,希望他能够进阶到源神境,只是……不该是这个时候啊!

    强者进阶时,都会选择最安全的区域,还会邀请信得过的朋护法,好能够心无旁骛,不被仇敌寻破坏。

    卡托在掠夺者凶名虽然不小,却绝对不是最强悍的一个,在他没有得到完整的奥义传承之时,他的力量奥义走岔道,不能将混乱奥义真正发挥出来,所以即便在神王三重天境界中,卡托也不是顶尖的。

    黑角,才是神王三重天公认最强者。

    一切都是因为卡托的奥义,因为自己缘故走错了方向,他在石岩给出准确传承源以后,才逐渐的走正轨。

    “我在这儿,自当保证他不受外界影响。”石岩平静的宽慰一句,淡然看向丰岢,说道:“丰岢前辈,我们需要更多强者出现,也是因为如此,巴雷特在领悟那火焰意境之时,我没有插手。毒妖龙的雷电残念,也是希望您能突破一筹,未来可以在和三大势力抗衡之时,多一份保障,今天……”

    丰岢点了点头,明白的心意,接话道:“放心,我会等卡托顺利突破,在这过程中任何人胆敢破坏,都是我死敌!”

    他的警告视线,在巴雷特、介侬、拉塞尔身扫来扫去,脸色冷森。

    “我也是这个意思。”出奇的,拉塞尔立即表态,和丰岢统一战线了,他皱了皱眉头,解释了一句,“我欠石岩小哥一个人情,这个面子定然要给。”

    他的意思是……并不是给丰岢面子。

    丰岢嘿嘿一笑,瞥了一眼石岩,没有讲话。

    “不错,谁敢趁机捣乱,休怪我们不客气!”三个之前恳请过石岩的小势力魁首,也强硬的站了出来,“卡托突破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希望一些人收敛一点!”

    丰岢、拉塞尔、石岩三人,再加三个掠夺者魁首,还有卡托自己的扈从。

    这一股势力,绝对是份量沉重,很多心有异心者,立即打消了念头,闭嘴不敢多言。

    卡托性喜激战,和很多魁首都有芥蒂,自然有人不想他顺利突破,也当真怀有破坏的念头,然而,给这一股力量震慑着,那些人也明智的偃旗息鼓了。

    “看着我干吗?我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么?”介侬摸了摸鼻子,无趣的说道。

    “嘿嘿,希望大家能够稍安勿躁,若不然,我不介意帮助他安分下来。”石岩神态自若,笑容满面,眼神却冷冽如寒刀,话语中的威胁意味毫不掩饰。

    介侬干笑着,也知道不宜这时候和他冲突,就此缄默。

    “为何卡托会这时候突破?”丰岢见大家意见统一了,稍稍放松下来,然后便想起这一茬,“卡托停滞神王三重天境界多年,按照道理来讲,不会突破的那么没有预兆啊?莫不成,这儿有利他的力量奥义?”

    众人经他提醒,也似乎反应过来,纷纷惊诧的看向卡托。

    那一缕混乱扭曲之力,是自在天王殿飞出之后迸射开来,当时,众人注意力都跟随自在天王殿,没有多少人在意那产生残能的区域。

    留意到的,也很难确定那残能属于那一种奥义,毕竟,混乱奥义是烈焰星域没有出现过的,非常罕见,所以对那一缕残能,大家认知都不透彻,也就难以肯定什么。

    “运气来了?呵呵,这很难说清。”石岩笑了笑,不会傻的详细解释,内心深处也填满了疑惑。

    那么强大的神族,会被嗜血八扈从之一修炼混乱奥义者摧毁了自在天王殿,并且一封印就是无数年,这两者之间,肯定有着深仇大恨,可那自在天王殿最终又修复如初,还飞逝向禁地深处……

    要说当中没有什么隐情,石岩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