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六十一章 跟石岩走!
    “我想……我们迷路了。”

    团团乳白色烟云中,视线不能穿透,神识隔绝,无法感知一切,丰岢停在浓雾中,手持星图满脸苦涩道。

    从卡托突破算起,至今已过去半年。

    半年内,他们一路往禁地深处前行,途中遇到不少凶险禁地、结界,损失了近三分之一的掠夺者。

    在三日前,他们来到这一处乳白色烟云浓郁之地,在当中疾驰了一阵子,失去了方向。

    丰岢的星图,这一块区域不能标明方向,不能给出指示。

    “怎么会迷路?丰岢老大,方向应该不会错吧?”介侬不满道:“你过来之前,可走向我们保证过的,现在告诉我们迷路了,要让我们怎么办?”

    拉塞尔、巴雷特也烦躁不安,禁地中最怕没有方向,一旦出现这个状况,很难再找到正确路径,失去星图的航线,难道星图的探侧,要提前划上句号?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因为我并不能预料到禁地的奇特,至于现在……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就算是返回之路,也摸不清了。”丰岢摊开手,满脸的无奈,“大家都想想吧,看看有什么好的办法。”

    “你是领头者,你都没有办法,我们又能如何?”介侬哼了一声。

    “依我看,还是先停下来,等弄明白了再走不迟,你们怎么说?”拉塞尔皱眉,“谁也不想这样,我们过来之前,应该就知道禁地的可怕,如今有了这个状况,也不能光怨天尤人吧?”

    “迷路了,就找出方向好了。”石岩沉吟了一下,“这儿应该是个幻阵,只要破掉,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一亮,纷纷看向他,“你有什并好方法?”

    “我先试试。”石岩随口答了一句,便将流云破天梭取出来,放出念头沟通。

    “破不掉,这幻阵天成,不是结界、禁制,难以撕裂掉,只有找寻到正确的方向,而我,可不擅长寻方向。”流云破天梭传讯,有点无可奈何,“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没辙。”石岩愣了一下,耸了耸肩,表示无计可施。

    他的态度,让众人讶然,心情更加沉重了。

    这一路上,石岩屡屡帮助众人渡过难关,每当遇到化解不掉的危机,众人都会下意识的想起他来。

    连他都无计可施,那就真的很难找到方法了。

    “先停下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希望能够找到解决之道。”丰岢沉吟许久,给出了这么一个说辞,自己第一个闭目,皱着眉头苦思起来

    这么一呆,便是十来天,掠夺者一个个皱眉苦思,试过用各种力量冲击,难以将那些烟云消散,神识还是不能感知身旁的波动。

    被困了。

    半年时间过去了,众人还在幻阵中摸索着,依然找不到解决之道。

    渐渐地,众人心境开始烦躁不耐了,相互间言辞间会爆发口角,甚至好几次差一点战上,若非四大巨头还有理智,压制着底下人,后果不敢设想。

    幻阵只是幻阵,还没有额外影响心智的能量,要不然,经过长时间的停滞不前,情况将会严重很多倍……G这样下去,很多人会越来越暴躁,一直找不着出路,会逼的大家发疯的。”拉塞尔深深皱着眉头,凝重道:“我下面的人,安抚起来都越来越麻烦了。”

    介侬、巴雷特也深深皱着眉头,同样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四大巨头和杰斯特、石岩聚集在一块儿,脸色沉如水,都觉得问题很棘手。

    “才半年时间啊,如果继续这样困下去,很多人会越来越暴躁,你们也知道……那些家伙都走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脾气都不好,相互间的小口角,都可能衍变成生死之战,一旦有人死了,形势很难控制。”介侬叹道。

    “必须寻个办法了。,丶丰岢点了点头,‘6就算再危险,也要尝试一下了。”

    杰斯特、丰岢、巴雷特、介侬、拉塞尔一行五人,不由地同时看向石岩。

    摸了摸鼻子,石岩有点莫名其妙,“干吗这样看着我?我也没辙啊。”

    “你修炼的空间奥义,能否撕裂一道空间,将我们带离此地?”拉塞尔终忍不住询问。

    这是他和丰岢、杰斯特等人商量出来的主意。

    “撕裂空间?”石岩吓了一跳,“你们还真敢想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丰岢愕然。

    “你们不知道其中的凶险?”石岩苦笑,“空间缝隙内有域外乱流,充斥的诡异力量恐怖之极,就连修炼空间奥义的我,也不敢冒然进入。空间缝隙内,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肉身荐在的生灵,绝对难以活下去”

    “当初在那天罚城的时候,你不是撕裂空间离去的么?”介侬愤愤不平,“你是不是不想耗费力量?”

    “那是我连通一条空间索道,并且我修炼空间奥义,以神识契合了,所以才可以实现。你们一个不懂其中奥义,神识不能和空间索道内我凝造的意境波动一致,也想妄图穿过?你们可知道,一旦空间索道炸裂,你们都会被扯入空间缝隙内的乱流,会落到什么下场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绝对比现在的处境惨的多”石岩沉声喝道。

    五人一起沉默下来。

    “如果我能突破到源神境,如果有空幻晶存在,如果这儿有一道道空间缝隙,还有一试的可能性。但现在,我劝你们趁早打消这个念头,绝对不可能的,我也不敢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冒险。”石岩坚决摇头。

    “那怎么办?就这么一直困着?”拉塞尔苦笑。

    “别看我,我也没办法。”石岩哼了一声。

    众人再次沉默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丰岢身躯一震,眼睛突然显出一丝骇然。

    石岩等人同时看向他,眼中显出征询的意味。

    “梵鹤该走到了。”丰岢深吸一口气,一脸敬畏之色,语气都有点抖颤。

    “什么?”拉塞尔霍然站起,满脸惊恐,“怎么可能?你神识一样受束缚,岂能感知到?”

    “不是神识的感知。”丰岢苦笑,“是压力,无形的压力压迫过来,我灵魂祭台都有点沉重,这是达到源神三重天强者独有的,他刻意释放出压力来,不需要神识感应,灵魂祭台都能觉察到啊。”

    此话一出,众人全部震骇到了,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梵鹤到了,意味着三大势力应该赶来了,看样子我们被困的这段时间,他们倒是没有停息,这下子麻烦了。”介侬神色沉重之极,“不能挣脱幻阵,又被三大势力赶来,看样子我们见不着星冉标明之地了。”

    一股无助颓败的气息,从众人身上流溢出来,这还都是源神境啊。

    若是让那些普通掠夺者知道这个消息,将会了起多大的震动,简直更加的不可想象了。

    “时间紧迫,都有什么好方法,不妨说说,只要可以试试,都行”丰岢咬牙道。

    杰斯特、巴雷特、介侬、拉塞尔四人,一起苦笑摇头,表示一点办法没有。

    “丰岢前辈,那星图……可否给我看看,我想试试。”沉默了一会儿,石岩脸色一震,突然低喝。

    众人看向他。

    “我修炼星辰奥义,借此突破到神王三重天,对星辰之妙有点认识。星图,是刻画出来的星辰轨迹,或许,能够找寻出方向也不一定。”石岩硬着头皮解释,心中是没有一点底。

    “拿去。”丰岢也很果断,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将星图取出来,直接抛给他。

    由他交出来的星图,又重返了石岩手中,意义已经不同。

    “希望你能够给大家找到出路,拜托啦。”丰岢认真道。

    “我尽力……”石岩苦笑一声,缓缓闭上眼睛,手持星图,将神识释放开来。

    数千星辰光点,从他的手心绽放出来,化为萤火虫般的小碎光,一一渗透向了星图……

    在丰岢手中朴实无华的星图,倏地绚烂起来,仿佛星图内有一颗颗繁星活了,显出了耀目的光华。

    众人神情一震,同时来了精神,一个个纷纷看向他,暗暗激动起来。

    石岩没有多看他们,只是闭着眼睛,默默的休悟着,像是当真有所发现,认真洞察着什么。

    星光越发的耀目了,过了好一会儿,石岩倏地睁开眼睛,双眸如星河,星光浩荡无际。

    “怎样?”丰岢五人异口同声询问。

    “跟我来”石岩深吸一口气,手持星图,身如一道流星,朝着茫茫白雾中飞去。

    “所有人立即给我提起精神,跟向石岩”

    “都给我起来”

    “跟着石岩!千万别走乱了”

    “兔崽子,都给我安分一点,走,跟石岩走”

    丰岢、巴雷特、拉塞尔、介侬四人,满脸狂喜,大声叫嚷起来。

    很多针锋相对互相看不顺眼的掠夺者,纷纷来了精神,似乎都知道有了发现,二话不说,全部朝着石岩的方向冲去,生怕慢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