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妖花盛开
    梵鹤像是成了一名玉石人,浑身晶莹,手如美玉?.流光溢彩,神体剔透,连手背上血管都清晰可见。

    啪啪啪!

    骨节错位般的脆响,不迭的从梵鹤体内传来,在不动用奥义力量的情况下,他依然展现出强悍的爆炸力。

    轰!

    仿若流星划破苍穹,梵鹤是唯——个单凭神体之力疾飞者,速娈极快,几乎瞬间来到石岩身前。

    只是,他的目标显然并不是石岩。

    丰岢如临大敌,禁不住暴喝:“围住他!”

    众多青鬼掠夺者蜂拥而来,化为一道道残影,去阻拦梵鹤。

    梵鹤神态宁静,眼中不起一丝bō澜,冷静的吓人,他神体穿梭着,两条玉石般的手臂蛇一般蜿蜒行走。

    他的玉石晶手,一旦碰触到一人,如锋刃的剑芒,瞬间穿透拦阻者的神体。

    噗哧!噗哧!

    青鬼掠夺者的神体,顿时被穿成血洞,根本不能拦阻他一霎,直接神体炸裂粉碎,块块带血的碎肉溅射开来。

    从蓬蓬血雾中穿过,梵鹤眼神木然,神体如锋刀,无坚不摧。

    血肉之躯在他的手臂划动下,——被撕裂开来,当即惨死。

    一眨眼功夫,在他路过处,便有七具尸体留下,没有一具完整的。

    梵鹤急于将丰岢格杀,没有一点凝滞,像是一束光线,横冲直撞,将沿路的拦阻者一个个收割,离丰岢越来越近。

    众多青鬼掠夺者神情惊骇,眼中显出深深的恐惧之sè,可没有一人后退一步,明知道必死,还是朝着他围杀过来,悍不畏死,像是扑火的飞蛾,只要霎那芳华。

    掠夺者是最重情的一股人,跟随丰岢的那些人,早将自己的xìng命卖给丰岢,丰岢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亘古不破的真理。

    明知道可能会被瞬间斩杀,他们依然无惧无畏,疯狂涌来。

    人群中,梵鹤像是绞杀一切的玉石怪兽,浑身晶光流转着,金绝之气从指头、双膝、臂膀内疾射出来,锐气无敌。

    一名名掠夺者,如豆腐块般神体被撕裂掉,只能稍稍拦阻他一霎,不能给他更多的麻烦。

    梵鹤离丰岢,已近在咫尺。

    石岩在丰岢身旁,脸sè幽冷,双眸斯渐显出一抹血腥。

    “喝!”

    丰岢垂头低吼,神体传来炸雷轰鸣声,满头长发挣脱发束,无风自动,脸sè极其yīn厉。

    “梵鹤,我和你势不两立!”丰岢电光闪烁着,雷声震动,便要冲杀过来。

    “让我来。”便在此时,静止不动的石岩,忽然低呼一声,别头道:“你去对付别人,去执掌大局,梵鹤交由我来应付。”

    丰岢一脸错愕。

    “石岩!”丰娆禁不住jiāo呼,美眸溢满了惊惧不安,“别逞强!”

    撇头,粲然一笑,石岩狂态毕lù,“没事,我应付的来。”

    话落,一股血腥煞气冲天而起,神体通红yù滴血的他,双眸暴戾疯狂,体内炸开一股狂暴到难以遏制的彭沛bō动,化身为一团浓稠血光,霍然冲向了梵鹤,“老头子,你老了,不动用奥义能量,你撑不了多久的。”

    对敌先攻心,这是他一向的方针,在暴冲的那一刻,他刻薄的言语,连珠炮般的爆发出来,“活了这么多岁数,奥义自然精妙,可你毕竟太老,神体的淬炼自然不及年青人,你不行的。”

    一块血淋琳的手掌,携带着浓烈的嗜杀、绝望、疯狂气息,如潮水般涌来,将梵鹤遥遥罩住。

    死印!

    以负面力量催动的死印,无需力量奥义相合,不靠神hún御动,倏一显现,便如血山尸海堆积而成,骇人之极。

    死印虚空压迫,空气传来“嗤嗤”异响,一股血腥味和嗜杀、绝望、疯狂气息同时涌现,遮天盖地的血煞气,如浓稠的血水般,从天浇灌下来。

    梵鹤悚然变sè,冷静的眼神,显出一抹讶然。

    连达到源神三重天的他,灵hún祭台都被禁锢了,只有神王三重天的小子,怎么还能动用力量?

    这是他看不懂的地方。

    片刻犹豫,梵鹤旋即恢复冷静,扯嘴淡然一笑,“rǔ臭未干的小子,没有听过老而弥坚么?”

    啪啪啪!

    骨节脆响不绝,梵鹤浑身显出一圈金光,精修金之奥义的他,单凭神体的刚硬金锐之气,身如金龘枪龘,直刺虚安,一股金锐之力如矛如剑,锋利之极。

    嘭!

    金龘枪龘刺破血sè手印,méngméng血光飞溅,金玉之力碰撞着,显出一片璀璨光幕。

    光华消散,梵鹤衣衫尽数破裂,一件贴身金sè鱼鳐甲胄显现,覆盖全身,庇护周身不被血光溅落。

    石岩如血腥凶兽,血瞳泛出暴戾嗜杀的极恶情绪,神体血红sè,一腔狂暴的煞气如匹练缠绕周身,龙蛇般缭绞,腰腹吞吐着邪芒,嘿嘿低声森然厉笑,再次积蓄力量,又一次狂冲而来。

    啪啪啪!

    他神体所过之处,脚下铁石爆炸开来,碎石溅空,化为一层石粉不落,在他力量的驱使下,灰méngméng的,朝着梵鹤盖了下来。

    梵鹤皱着眉头,神态自若,撇头看向四周。

    此时,掠夺者和三大势力的交战,已经在如火如茶的进行。

    三大势力高手众多,其中奥古多、碧天、李岳峰等人全部在源神二重天,神体精炼刚猛,不动用奥义也力量无穷。

    只是,每一个源神级别强者身旁,都至少围着近百掠夺者,不要命地的冲杀着,悍不畏死。

    力量不足,人数来弥补,掠夺者依仗着人多,并不是处于劣势。

    相反一旦战斗拖延下去,待到奥古多他们力量消耗太多很难保持不破最终很有可能被消磨至死。

    形势并不乐观。

    梵鹤深吸一口气,淡然说道:“不能浪费时间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

    石岩的声音如雷炸裂,一股血腥狂暴气息猛地如血sè云团涌来,人在其中,他仿佛成了一名炼狱妖魔,从每一个xué窍之内,顿时飞出了一条条苍白触手,妖魔化一般,邪恶之极。

    与此同时,石岩在血sè云团中一点灵台咻咻咻一条条火焰飙射出去。

    每一条火苗,都是一种天火,这种独特的生命体,灵hún形态特殊,根本不受禁hún台的束绊,力量丝毫不受影响。

    九幽噬hún焰、毗绝尸火、朱雀真火、yīn灵鬼火、地心火、灭世雷炎六种属xìng不一的天火,像是精粹的火焰精灵,拖着明艳艳的尾翼,在人流中穿梭流动着。

    一名名三大势力的武者,在灵hún祭台被禁锢力量奥义释放不出的情况下,一旦被天火给盯上,立即会极其狼狈或是被焚烧神体至死,或是被直接涌入识海,将灵hún祭台都给抹杀掉。

    天火一出,本来还算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忽然呈现一面倒的局势。

    别说神王境者了,便是奥古多等达到源神境的强者,在天火的覆盖下,也极其狼狈,左支右绌,只有逃命的份儿。

    还准备快速解决战斗的梵鹤,一见形势发生惊天变故,第一次lù出慌乱之sè,禁不住厉喝:“暂且退回!”

    禁hún台内,灵hún祭台被束缚了,力量奥义施展不开,三大势力者绝非天火的对手,只有退向外界,才可以保证无碍。

    梵鹤的一声暴喝,将众多三大势力强者惊醒。

    没有丝毫犹豫,连正要全力出手的梵鹤,都暂时停下了攻势,骇然暴退,沿着原路返回。

    奥古多一行人,也不敢继续逗留,不顾麾下人被格杀,纷纷以极速暴退,从这禁hún台内,直接重回了幻阵中龘央。

    本来jī烈的一战,因为天火的显现,局势被彻底扭转,匆忙的结束了。

    禁hún台内,留下近一半三大势力的尸体,每一具尸体死状都不一样,或是神体被焚烧,或是灵hún祭台炸裂,或是被雷电轰击的焦糊,一大多数都是被天火短时间杀死。

    掠夺者,也惨死不少人,但和三大势力相比,数量少了很多,都是被梵鹤和奥古多等人瞬间格杀。

    本来惨烈的一战,有点虎头蛇尾,匆匆结束了,大家都有点愕然,神态微愣。

    一簇簇火苗,在禁hún自内跳动着,划出一条条美妙瑰丽的火线,渐渐汇聚,在石岩身旁停滞着。

    双眸渐渐恢复常sè,石岩脸sè并没有一丝欣喜,相反,还有点凝重。

    他没有看向逐步走来的丰岢等人,眯着眼睛,紧盯着前方一个石碑,那石缠上刻画的花朵般的图案,似乎变得……愈发的jiāo艳起来。

    三大势力和掠夺者的惨死者,身上没有一丝精气流向他,在众人交战之时,那些惨死者的死亡气息化为灰méngméng的丝线,渐渐汇入一块石碑之上,便是石岩所见的那一块。

    那石搏上的妖异鲜花,本来只是图案,可如今却jiāo艳yù滴,如同鲜活了过来,甚至有了鲜艳的sè彩。

    石搏中龘央的铁索,闪烁着淡淡晶光,锈迹全无,如同被冲刷过了,有着一丝丝微弱的能量流动着。

    很多惨死者,血肉块落向铁索,都被抽尽了血肉之精,只剩一具干巴巴的皮,连骨骼都sū软下来,其中的骨髓都像是吸干了。

    那石缠,鲜花图案妖异,渐渐显出美丽的光泽,似子张开了的大口……

    “不太对劲。”石岩低呼。

    顺着他的目光,众人也看向那石缠上的鲜花图案,炼龘药龘师杰斯特,更是两眼熠熠生辉,似乎在极力的要回忆起什么,脸皮子抖颤着,有点发自内心的恐惧不安。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