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石碑内的诡异笑脸
    三名强者,被铁索缠住,几乎瞬间惨死。

    其中一人,乃李岳峰家的供奉,源神一重天境界的强者,也没有一点的反抗余地。

    铁索抽尽他们的血肉之能,只给他们留下一层干瘪的灰白人皮,软塌塌的落在冰冷的石地上,死气沉沉。

    掠夺者和三大势力的武者,这一刻都意识到了不妥,泛出强烈的心悸感,这种感觉来自于灵魂深处,就仿佛被看不见的毒蛇盯上,随时会被狠狠的咬上一口。

    没人知道该怎么办。

    下意识的,三大势力的武者,悄悄朝着石岩靠拢。

    他们也说不出来由,只是觉得和石岩周边的火海离的近一点,就能稍稍心安。

    只是,被众人依赖的石岩,压根高兴不起来,灵魂深处的不安感,反而愈发的强到。

    他的目光,只是紧紧地盯向那块石缠。

    石缠上,共有两朵硕大妖花图案,其中一朵妖花图案极其鲜艳,连翠红色都看的清晰。

    那朵妖花,便是吸收众多血肉之能,后来烙印上石碑的。

    这时候,那妖花内部,隐隐浮现一张模样的脸庞出来,逐渐清晰,俊美异常,紧闭着眼,给人一种很强的生机错觉,仿佛随时能够从石典内走出来。

    啪啪啪!

    禁魂台内,一块块冰晶石台突地炸裂开来,冰屑飞溅,碎石如流星雨,炸向四方。

    许多不慎被冰晶给碰撞的武者,神体瞬间冻裂,成了一具具有裂纹的冰雕,一这还是冰晶石台极寒之力损耗太多减弱了,若不然,那些冰雕会直接碎裂成一地的冰屑。

    石岩没有去管冰晶石台的变动,双眸依然紧紧凝视着那一块石典,他清晰肯定的发现,在那些石台炸裂之时,石婢上显现出来的那张俊美的脸,眉梢略略动了一下。

    心中骇然,他几乎立即意识到,石碑中的那名神族重创者,已经在苏醒的边沿了。

    吸收了那么多血肉之躯,最后还吞没了一名源神境强者的血肉,这人,游离的意识,似乎已经开始进行重聚了……

    禁魂台的炸裂,又让十来名三大势力的强者瞬间惨死,也引发了某种异常。

    吼!吼!傲!嗷!

    凶兽狂暴的咆哮,从外围的幻阵传来,一头头的凶兽,似乎发疯了一般,好像朝着禁魂台冲来,一股股如山似海洋般的凶煞之气,如龙卷风般席卷而来。

    轰轰轰!

    禁魂自传出猛烈的轰鸣震动,似乎在看不见的区域,正被凶兽给猛烈的冲撞。

    一块块耸立着的石碑,缓缓摇晃起来,伤佛要坠落下来。

    那张俊美的脸庞,脸皮子在石碑内抖动,眉梢也上扬,闭着眼晴,仿佛绽出一个阴冷得意的笑容。

    哗哗哗!哗哗哗!

    一条条连接石搏的铁索,如同被激发了力量,变得鲜活起来,化身蛟龙般,猛地在禁魂台内飞舞!

    三十二个禁锢地,每一个禁锢之地都有石碑耸立,每一块石缠都连着铁索,二十个禁地有十一块石缠,十个有十二个石典,两个有十三个石典,每隔石搏都有铁索,共有三百六十六块石碑,三百六十六根铁索!

    这么多铁索,此时都成了蛟龙般,在禁魂台内成了拘魂的长锁,在狂乱的劈射飞旋。

    禁魂台的每一个角落,此时都变成极度凶险之地,没有任何一块区域,可以彻底避开铁索的飞缠。

    其中一块石搏上,那隐隐浮现的俊美面容,闭着眼的笑家……愈发诡异。

    惨叫声不绝于耳,短短几秒钟,至少数十人被铁索夺取了生命,一身血肉之精被铁索给抽掉,灌注向一块块石缠内的妖花图案内。每一朵石典上的妖花,得到血肉的补充,都变得娇艳欲滴,栩栩如生,似乎想要从石碑中绽放出来。

    石岩那一块聚集众多的掠夺者,损失最为惨重,有大半死者来自于此地。

    地心火形成的火海,并不能阻碍铁索的横扫,相反,铁索延伸过来,被地心火一烧,都变得烧红的烙铁,威力竟然更大,一旦碰触到掠夺者,立即烧的他们神体溶解掉。

    所有人都心生恐惧。

    凶兽还在撞击着禁魂台,仿佛要将禁魂台给粉碎,有着彻骨的仇恨一般。

    禁魂台内,铁索横行,正在尽情的拘魂,将三大势力和掠夺者当成血肉粮食。

    可怜这些大多数在神王、源神境界的烈焰星域强者,因为灵魂祭台被禁锢,力量奥义释放不出,都成了软弱的目标,接连死亡,没有反击之力。

    “分开来!散走!不要聚集在一块儿!”丰岢最先反应过来,猛地暴喝,“立即分散!”

    掠夺者聚集在一块儿,延伸过来的铁索有数十根,每一根被地心火幽煅烧,都烧成通红烙铁,威力愈发的恐怖N

    人越多的区域,越是难以躲避,给那些铁索扫来,掠夺者一个个惨死,相互碰撞,连躲避都艰难。

    相反,本来就极其分散的三大势力的武者,反而没有太多的损失,境界高深者,神体垩内力量强悍,还可以艰难的避开,没有被铁索给缠住。

    拉塞尔、巴雷特、介侬一行人,也都意识到这时候在聚集在一块儿,只能徒增伤亡,也纷纷尖叫着,让大家散开。

    一时间,之前拼了命聚集在石岩身旁的掠夺者,又不要命的退走,不敢有丝毫的逗留。

    也只有卡托和丰娆少数等人,还敢留在原地不动,和石岩待在一块儿。

    地心火形成的火海海洋,早已被他收敛了,只剩下一朵火苗停留在石岩的肩膀上,停止了火焰的蔓延,“那些铁索非常的坚韧,以我的能力,也需要几日时间才可以彻底溶解,几日时间,铁索足以将所有人都给杀死」了。”

    石岩点了点头,脸色沉重,“我明白,神族淬炼之物,自然不是那么容易被融化掉的,和你无关。”

    朱雀真火也飞回来,“那妖花很厉害,我全力焚烧,需要半月才可以彻底的消融掉。可它躲入石缠内,我就不能继续溶解了,那些石碑,不知道什么材质形成,对火炎的免疫力极大,似乎知道妖花的弱点,专门用来庇护妖花不被火海炼化成灰烬。”

    神族被自称最完美的种族,不但战斗力恐怖如斯,智慧也是难以想象的高深,他们建造的这块禁地,自然将一切问题想透了,石缠和妖花的形成,每一处布局都经过了深思熟虑,绝不是能够轻易破掉了。

    人家用数千年甚至数万年时间弄出来的阵仗,若是简简单单被轰破掉,岂不是对神族的侮辱?

    这一刻,石岩忽然对那名前辈泛出强烈的崇拜。

    修炼混乱之力的那人,虽被禁锢,却不知道利用何种方法,竟然硬生生挣脱了,似乎还击败了神族的自在天王,一丝残能将他的自在天王殿都给禁锢在外围,如此恐怖力量,简直让他不敢想象。

    那人,按照杰斯特的推断,应该在始神之境!

    他应该也是八扈从之一,若是这样,血纹戒的主人,又是何等的强悍?

    一连串念头,电光般在脑海中闪过,石岩深吸一。气,忽然意识到在自己的身上,承担着某种重任。

    八扈从之一,被神族禁锢此地,乃是最强一人,被特殊对待,还被他逃脱掉,掀起了巨大的变故,让神族的自在天王重创甚至可能死亡了。

    从这一点来看,血纹戒的主人和自称神的种族,应该处于对立方了。

    那么身为血纹戒传承者,自己存在的意义,是否也是为了反抗神族而存在,活着的意义,是不是便要摧毁神族一切?

    “石岩!”丰岢在远处暴喝,神态惊慌,尖叫道:“必须找寻星图的航行,我们必须离开,决不可拖延下去!”顿了一下,他再次暴喝:“石岩修炼星辰奥义,只有他手持星图,才可以给大家寻一条活路!”他这番话,是说给三大势力强者听的。

    讲话间,丰岢冲向石岩这一块,星图被他给远远抛出,丢给了石岩。

    拉塞尔、巴雷特、介侬、杰斯特等人,也远远看向他,眼神焦急。

    梵鹤也望了过来。

    掠夺者和三大势力的强者,都在被禁魂台内的铁索来残杀,每一秒,都有人死亡,在灵魂祭台被禁锢的这儿,他们成了待宰的羔羊,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狭窄了。

    外围,三大势力已经证明,凶兽的恐怖更胜一筹,一旦进入幻阵,似乎死的还会更快一点。

    众人都将希望寄托在星图,寄托在石岩的身上,在等候他能够带领众人挣脱牢笼,离开这个必死的绝地。

    星图在虚空摇晃着,渐渐逼近石岩,出乎意料的,奔着星图而来的三大势力强者,眼看着星图飞向石岩,却无人出手抢夺。

    “让他拿星图!”梵鹤低喝,眼神幽暗。

    三大势力的武者,没有人答话,默许了星图落向石岩之手,在躲避铁索缠绕之时,还都留意着星图。

    不朽木刻成的星图,虚空晃荡着,渐渐飘向石岩。

    “我灵魂祭台被禁锢,星图之力不能动用,星图给我也寻不着出路啊。”石岩苦笑,看着星图过来,却有点不想去接。

    因为,他自己也觉得无计可施。

    “你可以的。”一缕念头,倏地从血纹戒传来,是戒灵的声音,“我来助你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