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七十四章 逃逸的四层灵魂祭台
    费兰声音传出的那一霎,仿佛有着无穷魔力渗透下来,笼罩众人心灵的束缚,被一下子解开了。

    石岩压力顿消。

    所有烈焰星域的强者,在这一刻,也都轻松下来,好像身上压着的一块巨石,被卸下了。

    那名神族族人释放的某种意境力场,就在她一句话下,被直接撕裂掉了。

    “费兰!”

    “是费兰!”

    “竟然是她!”

    “怎会是她?”

    众多掠夺者,有不少去过费兰的商铺,认得这个苍老的声音。

    一时间,众人都炸开锅来,喧嚣声不止,一个个脸sè震惊之极。

    “她就是天罚城的守护者!”聿岢愣了一下啊,倏地反应过来,满脸狂喜。

    掠夺者双眸暴亮,下意识的抬头看天,神态惊奇到了极点。

    黑暗光幕落下,两道身影显现出来,一是费兰,一是lì安娜。

    奥古多只是看了lì安娜一眼,便脸sè巨震,显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你居然突破了。”

    梵鹤和碧天、莫妮卡等人,也是悚然变sè,看着lì安娜的神情很是精彩。

    他们都觉察到,从lì安娜身上传来的bō动,乃是源神三重天强者独有的,除了梵鹤之外,其余人都受到影响,识海仿佛陷入了黑暗中。

    这是力量奥义精炼到一点程度,自然形成的莫名压力。

    “还有残孽啊。”神族之人,嘴角冷冽,哼了一声“没想到嗜血一脉在烈焰星域倒是有不少余孽,也好,一次xìng肃清了免得麻烦。”

    “你若在全盛时期,的确有这个能力,可惜你不是在巅峰状态。”费兰满脸皱褶,双眸依旧浑浊不堪“我来的还算及时,若是再给你时间,说不定你当真可以恢复巅峰但现在,你会死。”

    话音一落,费兰身体一阵扭曲变幻,成了一团腐蚀浊气,往那神族之人蔓延过去。

    一股腐蚀任何力量奥义的意境,从那团浊气中释放开来,神族强者之前凝炼出来的两条雷电蛟龙被那浊气碰触到,一下子消散开来,力量归于虚无,被天地重新给融化了一般。

    “虚神!”神族之人,脸sè一变第一次lù出凝重之sè“没想到在烈焰星域,还有虚神强者诞生,难怪口气如此狂妄。”

    此言一出,梵鹤、奥古多、碧天、莫妮卡、丰岢等一众强者,忽然傻眼了。

    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没有料到藏匿在天罚城数千年,只是苦守着一间老商铺的老妪,竟然乃是虚神境存在比镀天奇、幽盟盟主还要超绝的不世强者。

    虚神境,镀天奇和幽盟盟主毕生追求的境界竟然在烈焰星域真的存在,还一直都在神罚之地,就在天罚城内。

    “啊!”丰娆大张着嘴,jiāo躯轻颤,美眸绽放无数星光,一瞬不移的看向费兰化成的浊气。

    卡托双眸暴亮,强忍着心中的jī动,颤声道:“师兄,师兄,前辈竟然………竟然是虚神境啊!”石岩也神体震动,被这个超乎想象的事实给震慑到了“原来在虚神境,难怪,难怪可以轻易抹杀梵夜,可以让所有作乱的强者束手无策,按着他们动弹不得……”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何奥古多、碧天、李岳峰众人齐聚一处,使劲全身力气,也未能将lì安娜给逼出来的原因。

    虚神

    ……,

    一切都有了〖答〗案。

    超绝的境界,烈焰星域不曾显现的强悍力量,足以将一切震慑住!

    别说奥古多、碧天、李岳峰一众人了,便是镀天奇和幽盟盟主亲来,又能如何?

    lì安娜脸颊疤痕交错,狰狞可怖,嘴角显出凶厉之意,瞥了奥古多、碧天等人一眼,缓缓在石岩身旁站定,皱眉催促道:“你还等什么?”

    石岩愣了一下,立即就反应过来,讪讪干笑了一声,马上虚空盘坐下来,灵hún念头延伸向一条空间缝隙,释放出念头来:“全力给我炼化妖huā,和其中的神族族人,我这边不用担心,有强者降临。”

    他一缕缕精纯灵hún之力,从灵hún祭台内延伸出去,汇入一条空间缝隙,去增强天火的能量。

    天火和他心灵互通,在他灵hún祭台内栖息,他唯一可以帮助天火的,便是释放精纯的灵hún之力。

    得到他灵hún之力的补充,相隔不知道多少纷乱的空间,他依然可以感知到地心火和朱雀真火的喜悦,进行着对神族的重创。

    灵hún释放着,他没有关注周围局势,有lì安娜在身旁站立,他知道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一点不担心。

    粉碎无数块的禁hún台,分成各个区域,三大势力强者霸占一区,掠夺者在另外一区,石岩、卡托、lì安娜一行人,则是在一区。

    各区的强者,都在仰视着虚空深处,只见一团腐蚀之气渐渐扩散,将天都给遮掩了。

    在那团腐蚀之气的影响下,各类力量奥义和境界,似乎都被渗透影响了,被逐渐的消融掉。

    那名神族族人的神体,也被腐蚀之气给淹没了,众人不能瞧见,只能感应到两股毁灭星辰的能量意境不断地碰撞,任何一股能量的溅射之物,似乎都足以将他们的生命给轻而易举的抹杀。

    在费兰的刻意庇护下,天上并没有飞溅的力量落下,众人的灵hún祭台也不受影响,可以用神hún觉察到天上的惊天变动。

    不知为何,在费兰声音传出之后,本来狂暴冲击的凶兽,似乎暂时安静了,没有急着冲入这儿。

    虚空浓稠烟雾处,隐隐可见数十个庞大的yīn影,好像是凶兽的躯体,它们静静地悬浮虚空暗处,仿佛睁大眼,在窥视着这儿的一举一动,似乎准备等有个结果了,再来进行收尾的冲杀。

    “…源神境,不错,你也突破了。”lì安娜瞥了卡托一眼,缓缓垂首点头,肯定了他的努力。

    不知为何,在lì安娜的眼神注目下,卡托有点扭捏不安“只是运气来了,途中碰到了自在天王殿,吸收了一缕混乱之力”卡托解释。

    “吸收了一缕混乱之力?”lì安娜皱了皱眉头“那自在天王殿呢?你将禁锢它的力量吸收,那巨舰岂不是挣脱掉了?”

    卡托愕然,诚实的点了点头“是这样。”

    lì安娜脸sè一沉“那自在天王枯竭的灵hún,和天王殿合一,混乱之力似在一点点消泯他的意志精神,隔了这么久,他应该快要油尽灯枯了。你将〖镇〗压的混乱之力吸收了,天王殿挣脱离开,那自在天王便没有死绝,还有重新恢复的希望,愚蠢!”

    卡托脸sè颤颤,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不敢反驳一句,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便是因为这个机缘,才突破到源神境?”lì安娜再问?

    卡托继续点头,一脸苦涩。

    “算了,至少成全了你,助你突破了。”lì安娜沉吟了一下,颇为遗憾无奈“他就算是逃生离开,没有百年时间,也不能恢复,百年时间………或许,对他足够了。”

    她的眼神,看向了石岩。

    卡托则是莫名其妙。

    lì安娜并没有解释“这殒身之地的爆碎,是怎么一回事?”

    卡托神情一震,急忙将细节给娓娓道来,不敢错漏一点,着重突出了石岩的作用。

    lì安娜认真倾听,没有出言打断,等卡托讲完了,才缓缓点头“召唤神剑而来,不错,方针很正确,居然摧毁了殒身之地,行事没有纰漏,可堪大任……”

    卡托干笑着,没有插话一句,像是乖巧的学生。

    丰娆始终没有多言,一直敬畏的看向lì安娜,看着这个凶名震天的女刽子手,心神惊惧不安,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lì安娜根本没看她一眼,要么和卡托讲话,要么看向石岩,直接忽视她的存在。

    在lì安娜的眼中,似乎只有得到某种传承者,才值得她瞟上一眼,其余人,都可以无视掉。

    众多烈焰星域强者举头望天,只见虚空如被压缩成一角,其中腐蚀之气横亘天地间,一股莫名的bō动,让所有人都生出顶礼膜拜之心,灵hún都乏力开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虚空传来强烈的炸裂声,声震苍穹,腐蚀之气一缩,旋即猛地膨胀炸裂。

    一个瑰丽的灵hún祭台,倏地从那腐蚀之气内〖jī〗射出来,化为一缕电光,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之时,瞬间冲向石岩方向,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倏地闪入一条空间缝隙,眨眼无迹。

    众人只能看到,那瑰丽玄妙的灵hún祭台,不是常规的三层,而是有四层之高。

    四层的灵hún祭台,消泯入石岩撕裂的空间缝隙,瞬间无影,一点气息不剩。

    天上的腐蚀之气,缓缓蠕动着,似乎也消耗巨大,在进行着艰难的重聚融合,费兰,似乎没有余力追赶,也只能目送那人的离开。

    “这样还能逃掉,神族,果然如传说般强悍恐怖。”lì安娜目光冷静,看着那四层灵hún祭台消失的空间缝隙口,脸sè沉重的喃喃低语。

    卡托骇然,呆呆的看着那空间缝隙,道:“他不会想在空间乱流之内,拯救他的族人吧?”

    lì安娜脸sè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