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八十八章 始界之主
    “始界乃始神境强者陨落之后,灵hún界海凝炼而成的世界,‘始’通‘实’,是切实存在的,不会如虚界般因灵hún祭台崩溃消散掉。始界非常玄妙,一般来说,有极大的可能xìng留下生前的奥义传承,甚至会主动寻找契合传承者,将传承寄托……”

    巨人族的老者,不知道怎会出现此地,一过来,便抛出了重磅炸弹。

    石岩吓了一跳,警惕的看向那死灵邪洞,深深皱眉:“始界会主动寻找合适寄托的传承?莫不成,它有生命不成?”

    “没有生命,只是陨落者生前的意志力呼应天地,自发形成的奇妙,我也不太明白。”巨人族的老者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始神这个级别,在我们那儿,也是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祖地居然也有陨落的始神,真是不敢置信。”

    咻咻!

    两缕绿幽幽的火光,划出妖异的弧度,从那死灵邪洞内骤然jī射出来。

    火光如有灵xìng,虚空分开,分别朝着石岩和那巨人族的老者冲击,目标是两人的灵hún祭台。

    巨人族老者神态不变,一点眉心处,灿灿金sèbō纹,仿佛焰火般覆盖开来,将那缕冲击过来的火光,给一下子淹没掉。

    石岩微微一皱眉,灵hún祭台旋动,漫天星光如水银从天横贯下来,在他眼帘前方凝炼,形成一支星光璀璨的小箭,精准无比的轰击在那缕火光上方。

    噗哧!

    绿幽幽火光中释放出来的冰冷邪恶意志,被瞬间jī散掉,不能重新聚集。

    那死灵邪洞,仿佛有着灵xìng般,在发现巨人族老者出现之后,又迅速收拢。

    石岩神态冷静自如,念头变动,一缕缕附有空间奥妙的神识,以他为中心,往七个神hún感知区域冲去。

    他开始召唤天火!

    死灵邪洞内,那缕绿幽幽的火光冰冷邪异,可气息,却是和天火全然一致,附有神秘的本源之力般。

    他立即可以肯定,在死灵邪洞中央,必然有一种天火!

    “始界很奇特,这始界…被人所得了,你修炼空间之力,倒是可以进入一探。”巨人族的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不过一定要小心,刚刚释放的灵hún意识,冰冷邪恶,绝不是善茬。”

    “我明白。”石岩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一只手按上额头。

    一股锋刃的空间光线,从他眉心祭台内jī射出来,汇入精纯精元,直达那死灵邪洞。

    逐渐收拢的死灵邪洞,被他一击之力,再次胀大开来。

    石岩倏然穿过。

    身如冷电,瞬间没入死灵邪洞中央,一闪而逝。

    巨人族的老者,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忽然在山洞外面坐下,旋即快速闭眼。

    他的四层灵hún祭台,则是突然从天灵盖挣脱出来,五彩缤纷,如由五行之力架构而成,滴溜溜的旋动着,也冲入了死灵邪洞。

    一片苍茫绿sèhún海,海洋内浮沉着呆滞木然的hún魄,灰méngméng的苍穹上,裂开无数大大小小的缝隙,隐约可见绚烂的虚空乱流,没有陆地,没有山川,没有花草树木。

    奇诡的异域中,遍布着yīn森邪恶冰冷,让人禁不住的泛出寒意。

    石岩真身悬浮在绿sèhún海上方,神情冷峻的俯瞰着下方,深深皱眉。

    一道电光闪过。

    从头顶一处缝隙口,冒出了巨人族老者的灵hún祭台,识海、奥义层、虚界、虚hún架构而成,并无肉身。

    “这始界若是有主,我实体进入很难挣脱,灵hún祭台还有几分把握。呵呵,我毕竟不是修炼空间之力,不能如你一般来去自如。”巨人族老者淡然一笑,“我叫纳鑫,一会儿若是我灵hún祭台不能挣脱始界,还麻烦你帮忙裂开一条通道。”

    石岩讶然,认真点头,“当然。”

    他不知道这纳鑫为何要进入,但将来总要和巨人族打交道,而且这个种族名声向来极佳,自然不可能使出什么诡计害他。

    “始界有主了,还不是一个主!”巨人族的老者纳鑫,灵hún祭台进入之后,虚hún突然一震,忍不住惊呼。

    虚hún和他实体模样一致,猛地一看,仿若是实体的投影,只是缩小了数十倍,可和常人hún魄相比,依然很大。

    达到纳鑫这个层次,虚hún能言语,任何表情都清晰可见,没有一点的生涩,若非心里知道他非神体亲来,石岩甚至会以为他便是真身了。

    “不是一个主?”石岩一头雾水,满脸惊诧的看相他,“怎么说?”

    “你马上就能知道。”纳鑫低喝。

    他五彩缤纷的灵hún祭台,那奥义区稍稍一动,一股玄奥莫测的五行晶锐之气,霍然刺向绿sèhún海内部。

    冒着幽幽绿sè寒雾的绿sèhún海,倏然沸腾不安起来,一条条灰méngméng的影子,仿佛妖魔的触角,从那hún海内部飞舞出来,诡异的往石岩和纳鑫这边缠绕。

    hún海内部,隐约可见一块庞大的冰棱,不断地释放着森寒之力,那寒力如烟云袅绕,氤氲般缓缓浮出来,却并非针对石岩、纳鑫,竟是卷向那一条条灰méngméng的灵hún影迹。

    啪啪啪!

    一个个雾méngméng的灰影,如被寒冰禁锢,旋即倏地炸裂,冰屑飞溅。

    极寒彻骨的冷意,简直渗透人心,让石岩和纳鑫都是脸sè微变。

    这股寒意,和玄冰寒焰释放不一致,寒意直达人识海,仿佛能够将识海冻僵,让灵hún祭台结成冰霜,随之突然粉碎成冰渣。

    最让他意外的是,那彻骨寒意中,还有非常明显的皎洁明净意味,给人一种洁白无瑕的纯粹感,与绿sèhún海内的冰寒邪恶,明显不是走的一个方向。

    绿sèhún海深处,猛地传来一个极度暴怒疯狂的意志,海底深处,一个yīn影渐渐显现出来,似要从海底挣脱,冲到石岩和纳鑫的眼前过来一般。

    呼呼呼!

    在石岩身下,hún海泛滥,浓稠的绿sè海水翻腾扩散,分出一条水流,那水流中央,一块数千米的冰峰,一点点的浮上来。

    冰峰晶莹如玉,剔透纯净,如最瑰丽的水晶,没有一丝的瑕疵,释放着清冷如月的华光。

    冰峰内部,一道颀长身影若隐若现,身姿曼妙玲珑,如在冰晶中翩然起舞。

    一股股清冷冰寒气息,从冰峰上传递开来,悬浮在绿sèhún海上,冰峰中央的身影,由模糊,逐渐清晰,直至最终彻底显现。

    石岩眼瞳暴睁,神体一震,泛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张大嘴,错愕道:“你,竟然,竟然会是你。”

    冰峰内的少女,清冷如月华,一袭白衣,肤若凝脂,芳容绝美,一双月牙般的眼瞳,漠然冷淡。

    欧阳洛霜。

    这个深藏天陨城天外陨石千载,倏一现身便极快达到通神境,并迅速跻身突破的少女,在无尽海战乱发生之时,莫名消失多年,没想到竟会在这儿出现,还处在绿sèhún海内部一块冰峰中央。

    石岩神态错愕,盯着她深深看了一眼,脸sè微变,低喝道:“神王境!”

    “嗯,神王境,并且只差一步凝炼源神,境界不比你低。”纳鑫点了点头,诚恳的说道:“姑娘,恭喜你得到这里的传承,并且还融入自身和奥义结合,但你和绿sèhún海底下的那一位,……应该相互制衡,他是何物?”

    绿sèhún海,海平面上绿幽幽的火苗,如火油燃烧起来,慢慢的蔓延开来。

    海面上许多没有意识的hún魄,在火苗的焚烧之下,啪啪作响,很快便消融不见,一个巨大yīn影,很快的从海底内疾冲上来,气势惊人。

    欧阳洛霜神态淡然,并没有和纳鑫答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石岩,好半响,才微微点头,漠然说道:“真没想到,时隔多年之后,你竟也达到这个境界,现在的你,不依仗着任何人,在神恩大陆上应该也是最巅峰的存在了。”

    石岩莞尔一笑。

    他忽然想起,最后一次和欧阳洛霜相见的时候,这个女子曾极为不屑的说过,说他不是真本事,都在依赖别人的力量搅风搅雨,还说期待再见之时,他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打出一片天地。

    今天,隔了数十年,两人在异域重见,他历经种种劫难,在别的星域游dàng了一圈,才突破到神王巅峰。

    而她,则是得到始界的玄妙传承,和自身洞悉的明月之力融合为一,也迈入神王巅峰,只差一步跻身源神,当真是福运滔天。

    看着同样达到神王巅峰的欧阳洛霜,石岩心中苦笑,他多年挣扎,从不曾懈怠,还凭借神秘武hún的优势,连连领悟突破,才有今日。

    可对方,单单依仗一次机遇,得到始神界海传承,融合其身,便也迈入了这个境界。

    第一次的,他竟难得生出一种溃败感……

    “低下hún海内是太古妖火,他已经融合炼狱真火,并且对这始界极其熟识,能够运用部分始界奥妙。”欧阳洛霜眉头一拧,深深看向石岩,“帮我毁了他。”

    岩点头,脸sè一寒。

    可以肯定,夜长风已hún灭,成了这绿sèhún海一条没有意识的hún魄了。

    太古妖火和炼狱真火,都是他的目的,不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夜长风报仇,他都不会坐视不理。

    ……

    :今天难得睡了懒觉,醒来就直接吃中饭了~~呃,所以更新迟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