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攫取本源!
    死灵山脉。

    纳鑫和欧阳洛霜相隔不远,都抬头看着天,神态肃穆。

    一个油绿sè的光点,在欧阳洛霜天灵盖悬浮着,闪烁着碧绿sè的光泽,不断地收缩胀大,周而复始。

    那是死灵邪洞。

    因为太古妖火的暂时离开,这时候的死灵邪洞归欧阳洛霜主导,始界,相当于被她给真正的把持了。

    欧阳洛霜微微眯着眼睛,俏脸清冷,在悄悄旋动着灵hún祭台,将灵hún之力和始界达成奇妙的共振。

    奇妙的bō动,从她身上释放出来,那死灵邪洞跳跃不止,频率越来越快………

    纳鑫皱了皱眉头,瞅子她一眼,淡然说道:“没用的,你不可能搜寻到那不可知之地,那儿,只有和天火融合者,在天火相互吞没之时,主人才可以进入其中。而你,没有融合一种天火,就算是修炼了空间奥义,也找寻不到。”

    欧阳洛霜明眸光泽黯淡了一分,苦涩的叹息“果然,一点踪迹都捕捉不到啊。”

    “你得到的始界传承中,可有收取本源的方法?”纳鑫忽然来了兴致,深深地看向她“据我所知,只有最杰出的极少一簇人,才知道怎样收取本源。你刚刚着急收取,莫不成你真的知道正确的方法?”

    “融合神hún不就行了?、。欧阳洛霜有点míhuò“难道还有很多的讲究不成?”

    纳鑫讶然,旋即怪异的笑了笑“原来你并不知道。你这丫头呵呵还好没有进入地心,看见那本源。不然冒然行动,只会形神俱灭连一点痕迹都留不下来。”

    欧阳洛霜脸sè一变“愿闻其详?”

    “我也不知。”纳鑫苦笑,摇了摇头“拥有本源的古大陆,极少极少,少到浩瀚星空中都屈指可数。在我认知中,有无数强悍存在试图收取本源往往不得其所,冒然行动的都没有好下场。”

    “他也不知道啊。”欧阳洛霜神情一震,倏地站了起来,眼眸闪过一丝急迫“他这般浑浑噩噩进入,冲动的收取,会不会落得个你说的形神俱灭的下场?”

    纳鑫皱眉“他应该不会那么早失吧?”

    “你之前应该说明白一点!”欧阳洛霜冷哼一声“那家伙怕是会去收取,说不定被你所害!、。她这番话说的有点重了。

    “他不是冒失的人,应该不会有事。”纳鑫沉吟了一下“这祖地本源存在亿万载无数强者诞生在这个大陆,本源依然存在,说明没有人曾成功收取。这意味着,当中当然有某种奇妙,他应当看得清。”

    “若是看不清,冒然收取呢?”欧阳洛霜喝道。

    “怕是怕是不会有好下场。”纳鑫沉着脸“我觉得他不会有麻烦,他得到的天火蕴含本源之力,他能够和天火相通必有点特殊手段,应当无碍。

    “你最好说对了。”欧阳洛霜冷着脸,似乎极其不愿看到石岩出事。

    纳鑫犹豫了一下,好像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沉吟了许久,他忽然闭上眼睛,一股覆盖整个神恩大陆的灵húnbō动,猛地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直达地底深处。

    十秒后,纳鑫倏地睁开眼,低喝:“找到了。”

    他的灵hún意识,穿透万里大地,竟然和石岩灵hún构建了联系!

    “别冒然收取本源,若不得其法,就静观其变!”纳鑫的一缕念头,如炸雷一般,在石岩识海内爆开来。

    意识有点模糊的石岩,霍然惊醒了,眼睛一颤,神体娄动。

    他消耗了太多的生命力………

    天火之间的jī战,远比他想象的凶险许多,这一次的天火jī战,和以往的都不一样!

    太古妖火和混沌圣火,乃天火中等级最高的两股,智慧通达,生命形态趋于完美,乃世间最为奇妙的生灵。

    八阶的太古妖火,让太古妖火都恐惧的混沌圣火,那排名第一的天火,该是何种等阶?

    九阶!

    天火巅峰之境!

    一股寒意,从天灵盖灌入神hún,淹没了识海,让他泛出强烈的不安心悸。

    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太过鲁莽,不过突破到神王巅峰之境,就以为能够在神恩大陆为所yù为,将剩余的天火全部聚集收服。

    太古妖火和混沌圣火的出现,狠狠甩了他一耳光,让他明白这类奇异生灵,达到高阶之后,会何等的可怕。

    纳鑫的灵hún意识,来的快,去的更快,只是一霎便消泯不见。

    他脸sè出奇的凝重,脑海电光闪烁不断,在极力的找寻一个帮助天火的方法。

    “我已经警告了他。”外界,纳鑫深吸一口气,勉强笑了笑“还不算晚,他还没有鲁莽的行动,有了我的提醒,应该不会乱来了。”

    欧阳洛霜悄悄松了一口气。

    她将石岩当成我道路途上的一条荆棘路,以石岩为越越对象来苦修,若是石岩轰然倒下,她会显得无所适从。

    至少,也要我亲自出手,将他击败之后,他才可以倒下!

    欧阳洛霜暗暗想。

    天火的jī战,越来越凶猛了,深藏地底中心的石岩,甚至可以感知到玄冰寒焰、地心火的颤抖不安……

    混沌圣火未出之时,七种天火和太古妖火的战斗,还算是势均力敌,没有让他额外透支生命。

    然而,待到这排名第一的天火显现出来,不但七种天火立即改变对象,就连那本来凶厉的太古妖火也倒戈对向它了。

    可即便如此,九种天火合力,再加上石岩的生命力辅助,似乎也不能获胜。

    藏匿在地心不知道多少念头,一直攫取本源之力的混沌圣火简直强悍的不可思议!

    纳鑫的一缕念头传讯让石岩醒转了过来,可仅仅过了几分钟,因为灵hún能量的流逝他又开始mí糊起来,意识飘忽不定,浑浑噩噩的。

    这时候,纳鑫的那个传讯,被他谨记着,渐渐发生了别的意味本源!

    不错!必须是本源!也只能是本源!

    他眼睛锃亮,死死的盯着前方的本源盯着这世间最为玄妙之物,迫切的念头难以遏制!并且越来越强烈起来!

    他没有选择。

    要么被天火耗尽生命力,灵hún祭台崩溃,彻底消散。

    要么放手不管,任由混沌圣火占据便宜,将数种天火一一吸收融合,一点好处捞不着。

    要么强取本源之力,看看能否改变局势神恩大陆所有形成的天火,都和本源密切相关,每一种天火的生命形态都借助了本源,若是攫取了本源是否就可以改变这一切?

    这个念头一浮现出来,便如心魔腐蚀心灵,怎么也挥之不去。

    随着生命灵hún的逐渐流逝,随着意识的模糊,那纳鑫的提醒被他选择xìng遗忘,得到本源的念头则是疯狂滋生出来!

    终于,在他意识快要聚集不起之时,他彻底忘记了纳鑫的警告颤抖着点向额头。

    灵hún祭台如层层宝塔,从他天灵盖缓缓浮升出来辽阔的识海,奇妙的奥义层,如生命焰火的神hún,一层层相互叠加,瑰丽奇妙。

    那神hún,在奥义层漂浮不定,如风中残烛般飘忽,好似随时会熄灭一般,………,

    就在这种状态下,他那灵hún祭台不知凶险的,往本源浮动过去。

    嗤!

    灵hún祭台碰触了一条灰méngméng的气流,识海中的神识线条,如被焚烧溶解,突然快速的消散!

    只是一霎,他那辽阔的识海,被瞬间消耗了十分之一的面积。

    难以忍受的刺痛,从灵hún深处传来,他仿佛被利器刺入脑浆,那种疼痛,简直难以言喻。

    以他忍耐痛苦的坚韧,都承受不住,神hún之火飘忽了一下,简直要消泯掉。

    他本来浑浑噩噩的意识,在刺痛之下,又猛地清醒了一下。

    也在那一刻,他神hún额头的血sè印记,倏然闪亮!

    一道电光,在印记内刺亮,尘封的一段记忆念头,如雨点哗哗落下,直达他心灵最深然天矢神炼之术!

    啪!

    手指上的幻空戒,骤然爆碎开来,他曾耗费大精力聚集的种种吸取材料,从炸裂的幻空戒中浮现出来。

    雷亟木,血hún神水,五行晶髓……

    三种主材,数种辅材顿时涌向他识海,和识海汇合起来。

    灰méngméng的气流,冲入识海,似乎引发了某种变动,那神hún血sè印记,传出一股虹光,将所有主材辅材都给裹住。

    嗤嗤嗤!

    惊人的电流和神光汇成一团,那些主材和辅材在他自发运转的天火神炼之术下,悄悄散溢开来,成混沌的浓雾将识海和灵hún祭台一并罩住。

    刻骨铭心的刺痛,一下子消失了,那些灰méngméng的气流,似乎不再对他形成威胁。

    心中狂喜,他不敢丝毫迟疑,驱动着灵hún祭台,直接穿过无数层灰sè气流,灵hún祭台直接罩向本源。

    天火神炼之术运转,一种天地间最玄妙的bō动以灵hún祭台为中心,飞快的扩散开来,将本源攫取。

    在那一刻,他灵hún祭台和本源达成联系,霎那间,一道光闪过,他灵hún祭台和本源一起,突兀的在天火jī战之处显现出来。

    十种天火的战斗,就在他眼前,最jī烈交锋之时,他一头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