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一十二章 能量分流
    咔咔咔!

    涂峰的神体传来炸裂声。

    一股狂暴的撕裂力量,从涂峰神体jīdàng出来,形成的余bō将不少掠夺者搅成粉碎。

    石岩脸sè一变,禁不住喝道:“都撤离这战舰!”

    卡修恩、紫耀、丰娆等人吓了一跳,闻言立即纷纷逍离战舰,丰岢和掠夺者都是狼狈逃窜出来,很快地,战舰上大多数人员都消失了。

    只有石岩、费兰、卡托、lì安娜还留在战舰不走。

    轰!

    涂峰神体如玻璃落地,先是显出一丝丝细密的裂纹,旋即突然粉碎,他骨髅如玉石般,一块块的,还发出méngméng的光泽。

    堪称无所的精气bō动,汹涌的释放出来,那些精气bō动浓郁如水,悄悄朝着石岩xué窍汇聚。

    石岩七百二十个xué窍,都像是海洋般,将那些精气消融掉,每一个xué窍内的涡旋,都在疯狂的转动着。

    在纳鑫、费兰、lì安娜三人合力之下,达到虚神一重天境界的涂峰,最终未能支撑住,神体先一步崩溃了。

    虚神境,神体蕴藏着的能量惊天动地,石岩那扩充的xué窍,都险些吃不消,必须全神贯注的集中注意力,才能不至于心神失守。

    涂峰神体炸裂,虚界和灵hún祭台没有就此陨落,试图由纳鑫的壁障下挣脱。

    费兰的腐蚀之力,化为无数灰méngméng的线条,万千绳索般捆缚向涂峰灵hún祭台。

    lì安娜释放黑暗奥义,宛如妖魔将光亮遮掩让涂峰的识海一片漆黑影响他和灵hún的沟通。

    纳鑫的虚界从天缓缓罩下来,将那片空间都给影响了,让涂峰不能一瞬间脱离。

    便在此时石岩微微睁眼,眼中有着明喜的挣扎。

    他尚未吞没过虚神境的灵hún祭台,他心中明白,这涂峰的灵hún祭台一旦被吞没净化,对他的帮助将会极其大。

    只是他没有把握,不知道能否撑得住,一旦超出负荷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他在犹豫,心中jī烈的挣扎着。

    “不能让他灵hún祭台逃出,否则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血戟的追杀!”lì安娜脸sè凶厉,冰冷的叫喊道:“粉碎他的灵hún祭台!”

    费兰和纳鑫已经竭尽全力,试图将涂峰灵hún祭台给彻底的摧毁,可虚神境的涂峰,境界毕竟极其高深灵hún祭台脱离神体之后,可以暂且摆脱天地规则的束缚,若一心逃离,纳鑫不一定就能完全的封锁。

    眼见涂峰的灵hún祭台有挣脱纳鑫虚界封印的征兆,一直犹豫不决的石岩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点眉心,他自己的三层灵hún祭台漂浮出来,其中的形成的漆黑洞xué,骤然释放出一股邪恶的气息,那黑洞迅速胀大开来,仿佛一张森森巨口猛地朝着涂峰的灵hún祭台吞去。

    在那邪恶气息影响下,涂峰旋动的灵hún祭台,冷不防的凝滞起来。

    涂峰的虚hún,显出强烈的恐惧之意,似乎预感了什么凶险无声的凄厉尖叫起来,所有的潜力都jī发出来。

    然而,不论他怎么施展力量奥义,被那黑洞给罩住之下,他就是摆脱不掉,整个四层的灵hún祭台,一点点的被扯入了石岩形成的黑洞。

    石岩灵hún祭台上的源hún,眉心的血sè印记释放邪恶的血光,影响人心的邪恶能量,如一层层的bō纹dàng漾出来,硬生生将涂峰四层灵hún祭台给吞没了。

    涂峰的气息,在灵hún,祭台没入黑洞的那一霎,瞬间消失。

    费兰和lì安娜两人,也是一脸骇然,为石岩展现出来的邪恶力量震惊不己涂峰消失,灵hún祭台和神体一起陨落,肉身的精气,灵hún祭台的hún力,似乎都被石岩给尽数占据了。

    一股很混乱的bō动,由石岩神体迸射出来,他每一个xué窍都在颤抖着,有浓烈的负面气息流lù,他骨髅啪啪作响,神〖体〗内仿佛放着鞭炮般,奇异的声响不绝于耳。

    蓬!

    卡托额头的布条,突然炸裂粉碎,一个血sè印记显现出来。

    蓬!

    lì安娜眉心,也有血sè的印记一点点的明显。

    旋即便是费兰。

    她皱纹密布的眉心内,皱纹颤动着,慢慢捋平,一模一样的血sè云团浮现出来,由模糊逐渐的变得清晰……

    咻咻咻!

    石岩七百二十个xué窍之内,骤然射出道道灿灿血光,化为精纯的力量洪流,涌向卡托、lì安娜、费兰眉心血sè印记之内。

    与此同时,他灵hún祭台的黑洞之内,也流溢出璀璨的光点,蕴藏着勃勃生机,奇妙澄净的灵hún气息,如萤火虫般,也分别扑入lì安娜、

    费兰、卡托的血sè印记之上。

    这三人,一开始面显惶恐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待到那血sè光束和澄净的灵hún光点,真正进入血sè印记之上,三人眼睛骤然锃亮,脸上顿时浮现出狂喜。

    以石岩为源泉,xué窍内的血光,灵hún祭台黑洞内的灵hún之能,分为四股,一部分涌入石岩〖体〗内,其余三部分,则是分别注入费兰、lì安娜、卡托的血sè印记。

    大部分的神秘力量,被费兰给吸收,旋即才是lì安娜,卡托和石岩分享的差不多。

    一行四人,都有同样的血sè印记,唯一不同的是石岩的在源神内,其余三人在神体额头。

    很显然,石岩才是主导,他是力量的赐予者和持有者,费兰、lì安娜、卡托三人,只是沾了他的光,分享了他承受不了的部分力量。

    血戟的战舰,有近百名武者,其中有很多神王境,十来个源神境,一个虚神境的涂峰,这一股人都被斩杀,几乎所有人的精气、灵hún,

    祭台都被石岩给偷偷的收获。

    他似乎不能承受这般澎湃疯狂的能量。

    费兰、lì安娜、牟托与他有着极深的渊源,都有同样的血sè印记,那印记,似乎有着承接他能量的奇妙,在力量涌现的那一霎,与他主动达成了联系。

    被破坏了许多区域的战舰,静静的悬浮星河,屹然不动。

    石岩、lì安娜、费兰、卡托四人,处在战舰各个角落,以石岩为中心释放神秘邪异能量,费兰、lì安娜、卡托凭借血sè印记分享。

    时间仿纬定格。

    石岩神体和灵hún祭台内的黑洞,依然在疯狂精华着,不断地释放力量出来,交汇向费兰三人。

    一道庞大身影,从远处幽暗处显现出来,他是纳鑫。

    深深地皱着眉头,纳鑫看着战舰上的四人,脸sè极其复杂,不知道想些什么,眼睛时不时显出惊骇yù绝之sè。

    他让从战舰上离开的所有人,都不要靠近战舰,让他们在一处看不见战舰的方位,安然等候着。

    可他自己,却独身一人过来,在远处默默地看着。

    这一看,便是三日之久。

    三天后,石岩作为力量之源泉,不再释放出神秘邪异的双层力量,费兰、卡托、lì安娜三人,一言不发,闭着眼睛盘膝在战舰上,默默调息。

    待到三人放松下来,石岩也安静的坐下来,周身的bō动逐渐的消弱,只在神〖体〗内部时不时流窜。

    纳鑫过来,站在战舰上,盯着四人打量着,着重看向卡托、费兰、

    lì安娜三人眉心的血sè印记。

    又是几天过去了。

    石岩最先醒转过来,但他却没有动弹,而是深深看向旁边的卡托三人,lù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到了今天,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血纹戒的持有者,会是嗜血八扈从的主人。

    不单单境界力量强悍,更主要的是,一此人可以带给嗜血八扈从无止尽的力量境界提升!

    通过血sè印记,那人可以将吞没的精气和灵hún祭台转化之后,分流灌注向追随者!

    血sè印记,便是接收此人神奇能量的唯一的凭仗,只要嗜血八扈从跟随着他,和他一道,将会从每次血战收益,和他一样得到境界力量的大怕度增强。

    嗜血八扈从力量奥义神奇玄奥,又能得到主人赐予的能量和淬炼灵hún祭台的精纯hún力,岂有不强大的道理?

    他恍然明白了过来。

    也是这一刻,他可以肯定娄兰、卡托、lì安娜这三个拥有血sè印记的被传承者,将永远不会离开他!

    就算是不称呼他为主,也会如最忠实的仆人一般,尽心的shì奉他,维护他的安全,为他卖命。

    因为,他能赐予他们一切!

    力量和境界,在任何星域,都是武者最不可能拒绝、也是最梦寐以求的恩惠!

    几日后,lì安娜、费兰、卡托相继醒来。

    卡托睁开眼,轻声说了一句话:“我要突破源神二重天了。”他看向石岩,双眸涌现出深深的感jī之意。

    lì安娜淡然一笑,瞥了一眼费兰“大娘,我想你应该不会再想离开石岩了吧?”

    费兰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打死不离开。”

    经历了这一遭,只有他们三人自己明白,他们收获了什么,明白那些收获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

    “你们,你们额头的印记,我曾经…见过。”就在这个时候,

    纳鑫斟酌了一下,轻声说道:“千年前,我见过有人额头同样持有如此印记,那个人,极其可怕!”

    石岩、费兰、lì安娜、卡托四人,同时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