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禁忌之力
    纳鑫的话让石岩等人都神情—震。

    拥有血色印记者,十有属于嗜血八扈从一脉,费兰、莉安娜执意来这儿,最主要的目的也是找人。

    莉安娜的父亲,费兰的男人,黑暗血暮家族最强威的一代,都依循星图指引来到烈焰星域,费芒和莉安娜两人很想知道他们是否依然存活。

    纳鑫让他们瞧见了希望。

    “能否和我们详细说说?”莉安娜语气有点颤抖不安,心中既期待,又有点害怕。

    她希望纳鑫所说的人,是他父亲和大伯,又害怕不光

    费兰眼神幽暗,脸上的皱眉层层叠叠,像是万年古树的树皮一般,干涩没有光泽,这一刻的她,竟然也紧张起来。

    纳鑫沉默了一会儿,有点惊惧的看向石岩四人,“你们……是不是和他有关?”

    “有点渊源。”石岩笑了笑,“还望前辈给我们解惑。”

    “大概是一千五六百年前,时间太长了,精准的数字我给不出,可当时的场面就像是噩梦一般,烙印在我心灵深处,彷如昨日重现,我记得很清楚。”

    “当年我只有源神一重天境界,和族内的战士一起进入碎星域,试图为族人找寻奇特的修炼材杵。”

    “我们听到一个消息,说在碎星域内,有人发现了元始级的材粹,非常的珍贵。我们知道自己的能力,肯定不可能拥有的,但我们也很好奇,便一起过去观看。”

    “碎星域深处,最凶险可怖之地,聚集了很多武者,都试图去抢夺元始级的修炼材杵。”

    “战斗不可避免的发生,很惨烈,当时极西之地的各方势力出动,在当中为最罕见的材粹大打出手,那场战斗,对我来说乃是生平仅见,印象深刻的永远不可能遗忘。”

    “战斗最最激烈之时,有一个身穿蓑衣,额头有血色印记的枯瘦老者突然显身。他一落入场内,便向有元始级材杵中龘央区域行去,他一路行来,所有交战的强者一个个目光呆滞,接连失去生命气息,站着直接死亡。他所过之处,没有一个人可以活动,等他进入中龘央,周边数千名的参战的强者,一个不落,全部陨落,是真正的陨落……”

    “他就像是在自家庭院散布一般,无视里再的凶险,很悠闲从容的将元始级材杵带走,一步步进入碎星域最深处,旋即消失。”

    “当时,外围有许多弱小者观战,我们便是其中之一,我们因为相隔甚远,所以并未受到影响。”

    “待到他离开几天以后,我们中才有人过去查探,却发现参战者的数千武者,一个个灵魂祭台消散,神体生机斩绝,仿佛一具具干巴巴的古尸,没有丝毫生命气息,彻底的消亡了。”

    话到这儿,纳鑫停了下来,苦笑说道:“当时参加战斗者,有很多达到虚神境,甚至……有一名始神一重天的存在,都陨落了。”

    石岩、费兰、莉安娜、卡托四人,脸色异样,心中凛然。

    “是他!曾经在烈焰星域现身的那个人,修炼死亡奥义!”好半响,莉安娜才幽幽说道:“看来他在殒身之地并没有被击杀,留下混乱奥义的格鲁死了,他却依然活着,真是可怕的家伙。”

    那人,当年在烈焰星域现身的时候,也带来了浩劫,让数十生命之星失去了生机,让很多烈焰星域的强者陨灭。

    曾经黑暗天幕家族的族长,当时神国的国师,团为和此人的短暂会面,得到腐蚀奥义,知道了一点有关血色印记的说法,他说要去殒身之地解救一个兄弟,应该便是修炼混乱奥义的格鲁。

    格鲁死了,灵魂祭台崩溃,只留下传承让卡托继承。

    修炼死亡奥义的拯救者,竟依然从神族强者围剿中存活,并且辗转来到玛琊星域,在玛琊星域也惊鸿一现。

    “你们……和他有关吧?你们额头的印记,和他一模一样!”纳鑫犹豫了一下,说道:“等到了碎星域,你们最好别轻易展露印记出来,否则……会惹来天大龘麻烦。”

    纳鑫苦笑,继续道:“极西之地很多势力和很多强者的先辈,都葬身在那一战,若是让他们知道你们和那人有关,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石岩四人忽视一眼,同时沉默了下来。

    “放心,我们有分寸的,不会轻易的展现印记。真的迫不得已了,也不会给人留下把柄。”半响,石岩咧嘴森然道:“会像今天一般,将可能引来麻烦者,直接全部斩绝。”

    纳鑫心中一寒,表情愈发苦涩了。

    他有点后悔和石岩牵连太深了,这家伙根本就是个暴徒,手段冷酷无情,有和当年那人有笑,不知凿以后全不全给巨人族惹来灭顶户灾。

    “好吧,你们谈,我不打搅了。”纳鑫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往巨人族和紫耀、丰娆等人聚集之地行去。

    “你们……都有收获吧?”在他离开后,石岩洒然一笑,轻松道:“我这趟收获的力量大半分流给你们三人……”……尤其是费前辈,您老觉得如何?”

    “很好,非常好,非常非常的好!”费兰认真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以后可以多做几次,嗯,多多益善,我不介意帮你分担点压力。”停滞了一下,她真心笑了起来,“那么强悍的能量波动,超出你的承受极限了,我们三人帮你分担一点,对你也是一种帮助,对吧?”

    莉安娜、卡托眼睛都亮了起来。

    石岩笑笑,“的确是这样,那么多的能量我吃不消,不可能全部吸收掉。有你们帮助分担,嗯,我也可以轻松许多。”

    四人面面相觑,顿了一下,禁不位都放声笑了起来,神态愉悦之极。

    费兰、卡托、莉安娜三人,到了今天终于知道石岩的真正秘密,知道他有多么的特殊,能够给他们带来多么恐怖的帮助。

    吸收强者精气和灵魂祭台,转化后衍变成体龘内力量,淬炼自身灵魂祭台,让对力量奥义的认知更加深刻,这种损人利己的邪恶手段,绝对是一种忌讳,一旦被别人知晓,肯定要不惜一切代价除去。

    这是禁忌力量!是绝对不该在世间存在的!

    但对收益者来说,可以带来多么巨大的好处,自己当事人心中雪亮。

    “看来不需要我多说,不需要我解释什么了,你们都知道其中妙处。”石岩笑笑,点头道:“我们安排一下,继续出发吧。”

    丰岢和掠夺者、碧天等人,肯定不能一道前往碎星域,石岩让杰斯特、龙筑、丰娆三人,与他们一道返回古兰星,暂时先避避风头,免得被血戟的人发现异常,进而将目标对向他们。

    很快地,事情安排妥当,杰斯特、龙筑、丰娆三人与他们一道返回古兰星,石岩、费兰、莉安娜、卡托、卡修恩、紫耀六人继续和巨人族三人前往碎星域。

    碎星域。

    一处碧蓝色的湖泊深处,有一个水晶宫殿,在湖泊底下。

    这是血戟总部。

    其中一间紫水晶大殿内部,摆放着几盏幽亮的油灯,油灯火焰蕴藏奇妙波动,如水纹般层层延伸,好像有着生命气息般。

    倏地,其中一盏油灯火焰飘忽不定,摇曳了一阵子,就此熄灭了。

    嘤嘤嘤!

    紫水晶大殿内部,侍来激烈的蜂鸣,利器般撕裂开来。

    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从别的区域骤然射来,分别在大殿各个角落冒头,一个个阴沉着眸子,盯着那一盏熄灭的油灯。

    “涂峰陨落了!”其中一人低喝一声,“他这趟只是负责运送矿奴过来,并没有与人交战的命令,怎会被格杀?”

    “立即禀报大人,让大人知晓此事!”又有一人厉喝,“不论是什么人,胆敢和我们血戟做对,杀我们的兄弟,都要将他找出来,我要一点点活剥了他!”

    “涂峰的大哥呢?”

    “他在碎星域中龘央。”

    “立即传报他,让他彻查此事,涂婚肯定会全力以赴,为他弟弟报仇。”

    “好。”

    一名名血戟的强者,在紫水晶大殿内部,不断地发出讯息,通传各方。

    碎星域一处正开采的矿区深处。

    巨大的洞穴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轰鸣,许多被派遣过来的矿奴,纷纷被震的惨死当场,浑身血肉飞溅。

    轰隆隆!

    洞穴突然崩塌,许多矿奴被埋藏在深处,旋即一道神态狰狞的身影,倏然冒出来,仰天狂吼:“弟弟,我发誓,必定让出手者尝尽世间所有酷刑!”

    咆哮声中,他从此地迅捷离开,一路掀起狂暴的飑风,往碎星域外围武者聚集之地冲去。

    他身影掠过,脚下许多碎星域区域传来爆碎声,有许多别的势力武者,纷纷畏惧的大骂。

    “妈的,涂兆这疯子又发什么疯?”

    “不知道谁激怒了这个疯子,那家伙怕是要倒霉了。”

    “招惹这家伙没好下场的。”

    “别说了,被那疯子听到了就不好了。”

    众人低声议论,可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神情颤颤的,生怕被天上飞驰着发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