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智取
    碎星城北面。

    青石长街一角,纳鑫和两名巨人族的战士,脸色暴怒,浑身力量涌动不休。

    米格、米卢兄弟和十来名神王、源神境的武者,好整以暇的站着,虽然身形和巨人族相比瘦小很多,气势却一点不弱。

    “你那一名族人非要自寻死路,还敢不要命的反抗,我们只要送他归西了。”米格乃暗灵族族人,有着绿褐色皮肤,比人族还要稍矮一点,脸色阴鸷,缓缓说道:“为了杀他,我们也损失了两人,所以你们还必须补偿我们的损失,嗯,一百万极品神晶,缺一块都不行。”

    米卢是他弟弟,也是虚神二重天境界的修为,他站立在六名被铁索缠着的巨人族族人中垩央,眯着小眼睛,眼神冷厉。

    六名巨人族族人,浑身伤痕累累,有的伤口内留着脓水,惨不可睹,神态虚弱萎靡。

    那些纳鑫的族人,身上铁索还有着倒刺,深深刺入他们血肉之躯内,和那米卢心神互通,似乎他只要稍稍动动念头,就能将那六名巨人族族人神体贯穿。

    “族老!为塔克报仇再!”

    “族老!别管我们!为他报仇!”

    “族老!”

    “族老!”

    六名重伤被囚禁的巨人族族人,双眸暴睁,眼角渗出血迹,撕心裂肺的呼喊着。

    纳鑫和两个族人,看着他们目眦尽赤,强压着心中怒气,和米格对峙着。

    许多碎星城的各族强者,瞧见有热闹可看,纷纷从远处聚集过来,一个个神态悠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显然都没有想要插手的意图。

    碎星域不禁私斗,只要不影响旁人,生死之战随时可以发生,没有人会劝阻的,反而会当成一件消遣事,甚至可能会下赌注进行赌博,打发闲暇。

    纳鑫咬着牙关,死死看着那米格、米卢兄弟,不断地喘息着,让自己镇定再镇定,不要被怒火和仇恨冲昏了头脑。

    他自然恨不得大开杀戒,将米格、米卢兄弟粉身碎骨,可惜,纳鑫境界也只是虚神二重天,米格兄弟和他境界一致,并且还有两个人。

    一旦生死交战,他根本讨不到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让过来的族人都陷入死境。

    所以他非常暴躁如雷,还是在苦苦克制着,没有真的失去理智。

    “一百万极品神晶,你们拿出来,我们立即放人,就这么简单。”

    米格一脸讥诮,满不在乎的说道:“别怪我提醒你们,这趟我们还算是手下留情了,若不是最近缺矿奴,早就杀干净了,你们趁早吧,别等我改变主意——

    纳鑫巨大身躯震动了一下,手指发颤的将一枚戒指取出来,开始转移当中的神晶。

    米格、米卢忽视一眼,双眸同时悄悄亮了起来,心中也是颇为讶然。

    巨人族向来不富裕,在他们来看敲诈个一百万极品神晶,应该达到巨人族承受极限了,纳鑫转移神晶,说明他其中一枚戒指内神晶的数额,应该不单单只是百万。

    米格嘿嘿低笑着,突然又说道:“且慢。”

    纳鑫脸色难看,闻声停了下来,狠狠的咬着牙齿,“你还想怎么样?”

    “那六个人,加上我们的损失,值一百万神晶。不过”米格怪笑起来,“不过在那矿区中,你们族的震古他们破坏了我们的矿产,这个价格要另算!嗯,算你们一百万神晶吧,你们总共需要付出两百万神晶!”

    “我靠!米格太狠了一点吧?”

    “这是**裸的敲诈狠宰啊!”

    “巨人族都穷的,丁当响了,哪有那么多神晶给他?”

    “米格兄弟向来这样,只会欺负势力弱小者,碰上强点的,比孙子还像孙子。”

    “巨人族碰上他们,当真是倒霉透顶了。”

    “这两兄弟做事情没底线的。”

    “……”

    围观者都有点看不过去,众说纷纷,但毕竟不是关乎他们的战斗,他们吵嚷归吵嚷,也没有出来主持公道的意思。

    纳鑫给米格这么一说,脸皮子连连颤抖,神体垩内仿佛有一座火山,快要被压制不住了。

    米格、米卢忽视一眼,冷笑不迭,似乎恨不得纳鑫出手,将纳鑫三人全部制住,把一切好处都给剥夺了。

    他们自信兄弟联手,能够压制住纳鑫,将所有巨人族都留下来,霸占一切。

    而纳鑫,被米格兄弟连番激怒,苦苦遏制的理智,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沿了,似乎下一刻便会轰然爆炸开来

    “怎么办?”卡修恩深深皱着眉头,“不能战,一旦开战,纳鑫他们必定输到底。只是,看纳鑫样子,也忍到极致了,估计撑不了太久。”

    “嗯,巨人族本来就不是擅长忍耐的种族,纳鑫忍的足够辛苦了。”石岩叹了一口,双眸光芒熠熠,道:“我们要想个办法帮帮他们。”

    “对方有再个在虚神二重天,我不是任何一人对手,若要开战,必输!”费兰坦诚道。

    “不能战,那就只有另辟奇径了……”石岩眉头拧成一簇,脑海中一道道电光闪烁着,苦苦思量着方法。

    玛挪星域不同别处,这儿强者如林,他们一行人境界暂时算不得雄厚,根本不能依仗武力解决一切,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多动动脑子,不能一味的蛮干。

    一道道意识在脑海显现,石岩沉着脸苦思,半响,他眼睛突然乍亮,低呼道:“有了!”

    费兰、莉安娜皆是疑惑看向他。

    “你……那家伙死后,血肉碎片和战舰众多尸体,都被我牵引向空间乱流,我试试能否将那家伙鲜血之类的勾连出来,弄到米格兄弟的身上。虚神境界着,血气留有气息,我想他那哥哥或许可以感知。”石岩整理了一下思绪,咧嘴嘿嘿笑了起来,“你们过去,看看能否找机会安抚住纳鑫,我先潜藏起来,将污水拨向米格兄弟。”

    “阴险!”卡托笑道。

    “卑鄙!”卡修恩咧嘴。

    “聪明!”紫耀美眸泛出溢彩。

    旋即,费兰、莉安娜一行人,依循往纳鑫和米格兄弟聚集处行去。

    石岩眼睛骨球球滚动了一下,仿若一道幽魂般,寻了一处僻静地,阖上眼,运转空间之力。

    神识如飞梭,骤然穿裂苍穹,逸入神秘未知的一道空间缝隙口,他神识凭着感知,在空间乱流域中如电芒激垩射,流光般穿梭不止。

    一缕微弱的感应,倏然在他识海回应了,他灵魂祭台微微颤抖一下。

    一缕精纯意识,旋即寻到目标,在五彩斑斓的域外空间乱流内,一个战舰静静悬浮着,有一具具尸首在逐渐的消融,慢慢化为虚无,成为浩瀚星空最原始的一部分。

    涂峰有着虚神境,神体爆碎成血块,也被慢慢消融,但消融的速度相对缓慢许多。

    他一缕神识如钩子,飞速落向一滩小小的血迹处,神识裹住一滴轱糊的鲜血,飞速的从空间乱流中牵扯回来,重返灵魂。

    米格、米卢兄弟,抱肩站着,脸上噙着冷笑,在等候着纳鑫按捺不住,然后名正言顺的将纳鑫三人擒拿制服,抢夺他们的珍藏。

    他们一点不着急。

    米卢在六个重伤的巨人族战士中垩央,神体许多角度被巨人族身体遮掩,让外界很多人不能将他神体一览无遗。

    他左看后侧,一道微细的空间缝隙一闪而逝,一滴轱糊的鲜血洒落下来,溅在他左肩上。

    米卢忽有所觉,皱眉看了一眼左肩处,又看了一眼旁边伤痕累累的巨人族战士,低骂了一句,一脸厌恶。

    他当那一滴鲜血,是由体型巨大的巨人族的战士身上滴落的,所以混不在意。

    远处僻静地,石岩睁开眼,嘴角逸出一个阴狠的笑意,旋即悄然朝着远处行去。

    在他头顶苍穹幽深处,一缕神识肉眼都极难查探的幽影,倏然显现一霎,又快速隐匿起来,朝着他的方向漂浮而去。

    “你们是血戟的吧?“石岩来到碎星域中垩央,冲一名脸色无奈的武者说道。

    “小子,你问这个干什么?”那人不耐烦的嚷嚷。

    “我找涂兆,我有他弟弟的消息告知。”石岩脸色一正,认真地说道。

    被涂腮逼的要撞墙的此人,一听此话,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喝道:“跟我来!”

    很快地,石岩被带到碎星域血戟据点,涂兆神体狰狞,仿佛被困住的凶兽般,盯着石岩恶狠狠的说道:“小子,我之前见过你!”

    “嗯,我刚刚在艾弗那儿,从艾弗那儿知道你弟弟涂峰被人杀了。”石岩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来碎星域的时候,在一个地方发现了一场战斗,有一名虚神一重天境界强者被杀了,我不知道他是谁,但刚刚见了您以后,我回忆了一下,觉他和你长的……长的很像!”

    涂腹轰然站了起来,杀气冲天道:“是谁?你知道是谁下的手?”

    “我……我不敢说,我怕他报复我,他们很厉害!”石岩弱弱道。

    “老子护着你,谁敢动你?说,究竟是谁?!“涂脂戾气狂飙,嗜血疯狂。

    “就在碎星城内,现在和巨人族对峙,那一个看护巨人族的虚神二重天境界者,身上……应该有你弟弟的血迹,你过去之后,可以试着感应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石岩心中暗笑,脸色却凝重之极,“还请……不要透露我的身份,我怕他们。”

    “放心,若是他们,我担保他们活不了!”涂瘾再没搭理石岩,如一道龙卷风呼啸而去,直朝着米格兄弟方向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