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二十七章 碎星域(求月票!)
    有的人在身边的时候,不会珍惜,觉得理所当然,可一旦有一天离开了,便会觉得不舍,觉得心有酸涩。

    石岩便心有不舍酸涩。

    紫耀走了,为了自己的追求,为了境界的提升突破,她最终选择离去。

    修练场外,石岩看着他和卡修夹、纳鑫一并离去,第一次泛出一股难舍难弃,反省自身,觉得忽视了她,觉得没能好好照顾她。

    费兰、莉安娜、卡托三人,没有多说什么,都在一旁漠然站着。

    许久后,石岩从伤感中恢复过来,淡然一笑:“我们也该离开了。”

    心念一动,他一缕神识和某个方向达成联系,将那齐礴的方位锁定,冲卡托说道:“将那少年带过来。”

    卡托点头而去。

    半个时辰后,他和齐礴一葬返回。

    齐瑕眼神有些昏暗,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见着石岩、费兰后略略躬身行礼,轻声道:“我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石岩笑着点头”‘你怎么样?你的父亲……还好吧?”

    齐游以一个消息换取十万神晶,口口声声说要救他父亲,有关他父亲的事情石岩并无太多兴趣,也没有过问,没有暗中查探,只是见着齐礴后,发现他依然神情不振,才心有疑huò,随意询问。

    “还是那样子,不过有了十万神晶,短时间他不会有事。”齐礴略显感动,认真解释:“我父亲也是虚神一重天境界,曾经很厉害。他现在灵hún祭台受了重创,祭台处于逐渐崩溃边缘,我那十万神晶换取的药材,只能保证减缓他祭台崩溃的速度,不能帮助他恢复如初。”

    齐礴眼眶泛红,十指紧扣,咬着嘴低声道:“父亲从小照顾我,为了我可以尽快的成长,这么多年来都钻入碎星域,去找寻稀缺材衙换取神晶,助我能够达到今天的境界。可碎星域并不太平,我父亲虽有虚神境,依然不能为所yù为。因为一次材衙的争夺,他被重伤了,直到现在……”。

    在碎星城逗留了数月,石岩对碎星域多少有点了解,极西之地周边种族不少,混杂着许多强悍的势力,都会进入碎星域找寻材杵。

    碎星域有天然材杵场之称,就连玛琊星域深处不少强悍的势力,也会派遣高手过来。

    碎星域向来不太平,实力不够,境界低微者很难惬意的生存,震古和巨人族族人,不也是一样被米格兄弟重创,差点被全部击杀了?

    “你对碎星域似乎很熟悉?”石岩怔了一下,“你只有神王境,在里面也能生存下来?”

    “我有我的生存方式。”齐游抬头,很认真的说道:“我每次进入碎星域,都和别人一道儿,因为我熟悉碎星域,所以会有人带着我,将我当成引路者。还有,我境界虽然低微,却有自知之明,从不贪图我不可能持有的东西。这样我就可以活下来,不会沦为别人针对的目标。”

    石岩四人忽视一眼,都脸sè异样。

    这少年很不容易,境界不高,岁数不大,却能屡屡出入碎星域不死在强者夹缝中求活,可能还需要忍耐很多白眼和讥诮。

    只是为了维持他父亲祭台不灭。

    石岩肃然起敬。

    “我答应了你们,肯定不会反悔的,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出发?”齐礴见他们不语,迟疑了下,主动询问。

    “现在就出发。”石岩淡然道。

    “那好,我们这就走。”齐游默默说道,“反正我也和父亲道别了,走吧。”

    碎星城一角,血戟据点处。

    这一天,一名身着白sè长袍,相貌奇古的中年人,带着一群扈从悄然走了进来。

    涂兆和数十个血戟的武者,在门前相应,都弓着身子,轻呼道:“见过大人。”

    中年人脸sè冰冷,微微点头,直接行入大殿,在代表着至高位的殿内石犄上坐下,旋即挥手一按。

    涂兆和数十名血戟的武者,这才相继坐下,分处那人左右两侧。

    达丰,血戟的主人,虚神三重天之境,在碎星域和极西之地都颇有名气,来历也很是神秘,某一天突然来到碎星域,旋即组建血戟,用了数百年时间让血戟壮大起来,成了碎星域一股让人不可小视的势力。

    很多人都暗中揣测,说达丰并非极西之地的武者,因为之前从未在极西之地听过这个人。

    大家都说达丰是玛琊星域深处强大势力的一名武者,是怀有某种目的来极西之地的,背景神秘。

    当然,达丰本人从没有承认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过来的时候,就涂峰之死查探过了。”达丰神态冷峻,周身缭绕着洁白冰霜,双眸如冰晶,森寒彻骨。

    涂急忙站了起来,沉声道:大人查探的结果如何?”

    “应该不是米格兄弟干的。”达丰冷哼一声,“你太鲁莽了,被区区一名小子给愚弄了,你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在碎星域有疯子之称的涂兆,被他呵斥了也不敢多言一句,小心站着不敢反驳。

    “涂峰出事之时,米格兄弟还在碎星域,我找人确认过了。除非米格兄弟修炼空间奥义,否则断然不可能去碎星域之外击杀涂峰。”达丰脸sèyīn寒,冷冷道:“米格兄弟在碎星域对弱者向来刻薄,手段卑贱无耻,可你们谁曾见过他们敢与我们血戟做对?他们吃饱了撑着不成,敢对涂峰下手?就算是真是下手了,他们岂能不做干净?还让人发现?一个源神境的小子,能够躲避他兄弟的耳目,见证了还能活着离开?”

    涂婚和之前对米格兄弟出手的两名虚神二重天武者,给他这么一说,都是满脸羞愧,垂着头不敢多言。

    “你因为涂峰之死当时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详细思考,以至于被méng蔽了。”达丰将事情阐明,旋即漠然说道:“那小子最值得怀疑,你立即过去将他擒拿过来,只要以搜hún之术剥离他的记忆,一定可以找出真正的事实。真是愚蠢,还硬生生损失了百万神晶!”达丰低喝。

    涂兆脸sè一变,双眸几乎喷火,“我立即去拿了他,该死的小子,竟敢欺骗我!”

    他旋即呼啸所出。

    一刻钟后,涂脂双眸赤红的返回,“他们离开了,七天之前进入碎星域,该死的!”

    “需要我教你怎么做么?”达丰脸sè冰冷道。

    “我这就去追杀!”涂婚脸sè一狠,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大人提醒。”

    话罢,涂脂点了几人,马上由此地离开,迅速飞离了碎星域,冲向了碎星域。

    “达丰那边传话,不需要我们搜寻米格了,看样子,他们知道了不是米格兄弟干的了。涂兆刚刚找过石岩,似乎肯定了,此时冲向了碎星域。”艾弗麾下的一名老者,弯腰站着,轻声说道。

    艾弗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下,说道:“达丰果然比涂兆聪明的多,嗯,看来那小子有麻烦了。”

    “少主,需要我们提醒他么?”

    “提醒他?”艾弗mō了mō下巴,眼睛闪烁着光点,好半响说道:“达丰插手了,事情便有点难办了,这家伙来历诡秘,不知道为什么人做事,和他撕破脸了……也不太好。这样吧,你亲自过去一趟,一旦涂脂和他们碰上,伺机将那小子生擒了,定要问出千叠莲的下落。以千叠莲换取他一命,我觉得很值得,嗯,就这么着吧。”

    “明白了。”

    碎星域。

    石岩一行人在悬浮虚空的爆碎星辰碎场中缓缓飞驰着,齐礴在前方带路,时不时的解释一两句:“碎星域传言由无数爆碎星辰组合而成,我相信这个传言属实,并且我还听说在碎星域中央,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可以主动吸引碎星汇集过来。因为,据我所知在这些年,还有新的星辰碎片从域飘落过来,成为碎星域的新的一部分。”

    齐礴似乎的确很熟识这儿,在他的引路下,石岩不需要劳烦什么,一路上没有遇见凶险。

    “碎星域极大,至少我未能全部走完,好像有数万块星辰碎片聚集起来的。有极其古老的星辰碎片,当中有非常罕见的修炼材斩,甚至有元始级的,这也是碎星域直到现在依然吸引无数强者过来的原因。”

    “我带你们行走的方向,是我自己探测过的,很少有人从这条路行进,所以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碰见武者,这样也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我们不会遇到袭击,不会和别人出现冲突。”

    齐礴一路行来,不断地讲述碎星域的奇妙,他对碎星域的很多传言都了如指掌,说的也是头头是道。

    石岩随意的听着,经过他的解释对碎星域的认知也逐渐的深刻,觉得那十万神晶的代价,倒是花的不冤枉。

    半年后。

    齐礴在一处区域停了下来,周边乱石堆砌成山,有丝丝缕缕yīn寒气息流lù。

    “从此向前,便有许多可能出现奇特材杵的区域,我们接下来会碰到许多人,各个种族的,各个势力的。”齐潞脸sè凝重起来,“从现在起,我们可能会遇到凶险,你们要有准备了。”

    石岩眼睛微微眯起,点了点头,暗中开始留神了。

    ps:双倍最后一天,求下月票~U拱手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