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三十章 冤家路窄
    不死草的草绿色汁液,渗透向他血肉中,他的不死魔血骤然一颤。

    奇妙的事情旋即发生……

    那一滴只有米粒大的不死魔血,在不死草的汁液渗透下,慢慢融入魔血中,那一滴不死魔血竟然变大一分,蕴藏的血肉精气变得充沛异常!

    石著一脸呆滞。

    齐礴忍不住惊喝出声:“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纵身一跃,也落向石岩身旁,在石岩茫然苦思之时,齐礴手中光芒飞溅,他身下的一簇簇不死草被斩断几株,可那几株被斩断的不死草,依然青翠,并不像石岩手中的一簇干枯而死。

    齐礴也呆了,不解的看向石岩,认真的询问道:“这草,怎会在你手中枯萎而死?”

    他手中的一株株断裂的草,被他扔向地上,仿佛蛇的残身一般,蠕动着,主动汇入不死草的草根处,不多时,重新的融入草根,依然青翠蕴藏草木气息。

    费兰、莉安娜、卡托也大感诧异,纷纷凑了上来,垂着头打量着不死草,露出不解之色。

    石岩呆愣许久,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旋即洒然一笑。

    仿佛一条暗光,他在碎石堆内不断地游动着,将一株株不死草揪出来,的搅。

    一滴滴草绿色汁液,纷纷渗透向他血肉之躯中,消散掉,那被他拎出来的不死草,则是迅速枯萎而死仿佛最奇妙的生机源头被强行剥夺了。

    短短五分钟时间,附近所有的不死草被他全部耗尽,尽数枯萎至死。

    石岩这时候才停了下来,眼睛幽亮,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不死草和不死魔血竟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能够直接融入魔血内,让他凝炼出更多不死魔血出来,数千株稀松平常的不死草,经过他的吸收,给他带来至少一百滴新的不死魔血!

    堪比几名源神境强者血肉之气的总和!

    石岩很欣然,笑的愈发欢快,“不错的青草,很有趣。”

    齐礴、费兰等人呆呆的看向他,知道这种不知名的青草,对他来说肯定有着某种奇妙,只是他不说明,他们如何也猜测不出。

    “周边还有不死草没?”石岩轻笑着,认真地看向齐礴,“路程稍远一点也可以。”

    齐礴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了,就这一块才会有,如今被你一下子给耗尽了,怕是以后也见不着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这草对我有点好处。”石岩笑着,伸了个懒腰,心情愉快道:“我们走吧,没有好处了,也就不值得继续逗留了。”

    齐礴好奇的要命,可石岩不说他也无奈,只能点了点头,继续往前带路。

    一个时辰后。

    消失一段时间的黑翼族美妇,和两名魔族黑鳞族族人悄然降落,两名黑鳞族的族人,都是相貌粗犷的魔族壮汉,神体上布满漆黑细密鳞甲,自有一股让人不敢轻视的威严刚烈之气。

    都是虚神三重天之境!

    三名魔族的族人,在满地枯萎的草堆处站立着,脸色阴沉难看。

    “不对劲!”那名黑翼族的美妇,怔了一会儿,突然惊叫道:“不死草枯萎而死!是枯萎而死!”

    另外两名黑鳞族的大汉,听她这么一呼,同时反应了过来,眼中显出惊人的奇光。

    “这,这不是和大人吸收之后的情况一致么?”其中一名大汉尖叫起来,神情骤然一震,凝重之极的低喝道:“莫不成,他和大人一样也是不死魔族?”

    “不可能吧?”另外一个大汉连连摇头,“在玛挪星域内,大人早就查探找寻过,根本没有发现同族之人。不死魔血,在玛琊星域只剩大人一个啊,绝无可能!”

    两名大汉惊叫后,一并看向那黑翼族的美妇,同时道:“霁兰,你最聪明,你觉得呢?”

    黑翼族的美妇一脸惊诧之色,被他们的喝声惊醒,愣了好久,才摇了摇头,“我也看不明白。大人在玛琊星域找寻多年,也没有发现同族之人,应该不太可能,以大人的境界,不可能感应不到同族之人。百年前,大人还花费巨大能量探测过,却一无所获。可这不死草的状态,还真的……真的像是被和大人一样的不死魔族给吸收的。”

    “上次大人探测在百年之前,已经过去百年了啊。如果对方是不死魔族,又是最近百年进入玛琊星域的呢?会不会有这个可能性?”一名黑鳞族大汉疑惑道。

    “如果真的这么巧,可能性的确存在。”

    黑翼族的美妇霁兰想了想,点了点头,“但也有别的可能性,如果那家伙修炼的力量奥义特殊,也是可以将不死草真正摧毁的。不死草虽然生命力顽强之极,也不是真的永远不死这么看来,只有这两种情况了。”

    “如果真是不死魔族,我想大人定然!极其兴奋1.大汉喝道。

    “找到他们!一定要确定他们的身份!”霁兰沉声道。

    “好!”

    三名不知道来自手何处的魔族强者,确定了目标之后,马上行动了起来。

    另一处。

    涂脂一路狂驰着,数名血戟的武者紧紧跟随着,不敢稍稍拉下。

    轰!

    涂婚在一处巨大深坑处停了下来。

    深坑处,一行数十个武者在内部活动着,进行着深度的探查,时不时大笑两声。

    他T1】猎杀了几人,抢夺了这片矿区,内部有一种神级六品的幽月木,此时他们正在小心确定,将周边区域给暂时禁锢住,准备往内部继续搜寻,看看有没有更多的幽月木。

    涂脂降临的声音让一行人脸色微变,他们从深坑浮出来,一个个神态阴厉,然而一瞧见是涂婚,都是老实了一下,其中一人苦笑道:“原来是血戟的涂臆大哥。”

    “我要找一个人。”涂兆冷哼一声,左眼骤然射出一片光幕光幕迅速凝炼衍变成石岩的模样,“这个人你们可曾见过。”

    “见过。”那人笑了起来,“半月前,我们在这儿见过他们,一个小武者而已。我们抢夺这矿区的时候那小子在一边围观,他好像对尸体很有兴趣,还在尸体旁边呆了一段时间。涂脂大哥你找他做什么?”

    涂脂脸色冰冷,“与你无关!你只要告诉我他去了什么方向!”

    那人尴尬的笑了笑,也不敢啰嗦,伸手指向一个方向,肯定的说道:“往那边去了,嗯,以涂婚大哥的速度,应该很快能够追上。我先预祝涂脂大哥马到功成。”

    涂婚冷哼一声,嘴角显出冰冷的寒意,飞身落向那矿区上方,俯瞰着底下瞄了一会儿,旋即摊开手,“拿出二十块幽月木来!”

    一行十来人,听他这么一说,都脸色一怒,暗暗咬着牙关。

    便在此时,十来个血戟的武者悄悄凑上来,呈圆形将这一行人包围了,一个个笑容冷厉,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以涂婚大哥的眼界,居然看得上幽月木,嗯,这是小弟的荣幸。”为首的那人强忍着怒意,苦笑着乖乖将猎获的二十块品质极佳的幽月木奉上,耷拉着脑袋说道:“涂旭大哥这下子可满意了?”

    涂婚点了点头,“算你们运气好,要不是老子时间紧,断然不会这么好说话。”

    话黑涂搀带着血戟武者又疾冲而去,虚空中传来他们猖狂的大笑声。

    “祝你早死早投胎!妈的,老子白忙活了那么久,总共搞出来二十五块幽月木,被你这条疯狗拿了大半,碰到你,真他娘的晦气!”在涂脂一行人笑声不见之后,为首之人重重的吐了一口痰,满脸愤怒的叫骂起来。

    “算了,血戟我们可得罪不起,涂兆这疯子又向来横行霸道,就当我们自己倒霉吧。”深坑内一人叹道。

    “碎星域就是这样,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我们不也是抢夺了别人的?大家还是准备准备,找几个弱的来解解气吧。

    “走吧。”

    一行人给涂旭这么一搞,一个个垂头丧气,也没有心情继续探测下去了,眸中凶光熠熠的飞走,找软柿子去发泄怒火了。

    一处紫色云团覆盖之处。

    石岩忽然停了下来。

    在前方一片暗紫色的古木林间,两名鬼纹族的男女,眼神萎靡,脸色苍白的端坐着,在默默的调息着。

    这两人之前他们曾经见过,还出言讥讽过费兰、莉安娜,说她俩丑陋不堪还敢出来吓男人,此时,两名鬼纹族的男女,仿佛刚刚经历一场恶战,正在以神晶恢复力量。

    他们状态并不好,身上还有血迹存在,明显之前受了伤,看那样子伤势还不轻。

    “两位别来无恙。”石岩盯着瞄了一会儿,咧嘴淡然一笑,潇洒的往前方行去,“又见着两位了,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嘿嘿,不知道两位是否方便一叙?”

    费兰、莉安娜眼睛露出跃跃欲试的战意,气息阴森幽冷,也都跟着他,主动朝着那两名鬼纹族男女走了过去。

    闭目调息的鬼纹族男女,同时睁开眼,满脸的厌恶,冷哼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

    在他俩心中,似乎觉得即便是受了伤,要杀石岩一行人也并不困难。

    “不知死活的东西,想趁我们负伤出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那鬼纹族娇媚的女子眼神冷厉,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冷喝道:“找死!”

    ps:感谢昨天打赏阔绰的几位兄弟,拱手道谢~明天会爆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