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三十六章 解围
    涂飞和血戟的战士,—路从碎星城追赶过来,目的很明确为涂峰报仇雪恨。

    而石岩和费兰,正是他们这一行的目标。

    石岩在境界领悟的关键时刻,一旦从明悟中被打搅惊醒,若想再次进入那个意境中,怕是千难万难。在费兰、卡托来看,石岩已经为他们做了太多事,也该是时候回报了。

    因此,他们俩站了出来,去面对涂飞和血戟强者。

    虽然境界和人数都相差一等,但费兰、卡托从未想过退缩,没有想过弃下石岩不管,因为石岩是他们的希望1

    只要石岩活着,只要石岩逐渐强大,他们只需要和石岩一道,便能在力量上获得巨大收益,可以单凭一战积蓄庞大能量,让灵魂祭台得到淬炼。

    这种难以言喻的好处,他们一旦亲身经历过,便再也舍不得丢弃。

    “傲!”

    卡托低吼着,如被激怒的野兽,骤然凌空悬浮着。

    神之领域释放开来,混乱之力显现,周边一个个古树被连根拔起,呼啸飞出,在他神之领域狂舞,碎石、土木、草屑、沙砾如游鱼般,充斥在卡托四面八方。

    一股混乱扭曲之力,以卡托本人为中心,汹涌的爆发出来。

    啪啪啪!

    在碎石、古木的炸裂声中,卡托所处的空间如被震碎,那混乱之力扭曲了一切,覆盖八方。

    和涂飞一道前来的血戟强者,并没有超过虚神境者,都在神王三重天和源神境有一名达到源神三重天,境界高于卡托。

    然而,当卡托将混乱奥义释放,那席卷八方的混乱之能,却让血戟所有来者被影响,顿时一股灵魂扭曲紊乱之感,神体没的一根根筋脉仿佛成了交缠起来的麻花力量流转之时,周身刺痛如针刺。

    随着对境界的深刻认识,今时今日的卡托,和那莉安娜一样,也具有越级挑战的资本。

    源神三重天在他来看似乎并不太过可怕,并非不能战胜。

    卡托的战斗,没有引起涂飞的注意他也没有闲暇时间。

    因为他的对手是费兰。

    同样具有越级挑战实力的费兰。

    她第一次将虚界显现出来。

    她头顶苍穹深处,一个灰气缭绕阴暗浑浊的世界如阴森鬼域,充斥着消散一切的意志,那世界没有光亮,没有山川湖泊,没有生灵花木,只有灰色的腐蚀之气。

    因为可以腐蚀万物,所以万物不生,费兰的世界,仿佛永远不可能出现生机波动。

    灰色的阴暗虚界,在费兰头顶缓缓罩下来,将她整个人给淹没了。

    涂飞的虚界内,有一条条如同狼烟的龙卷风,冲天而起,直插云端,气势狂暴刚烈,无坚不摧。

    他的虚界和费兰的虚界骤然碰触。

    费兰虚界没有一丝崩溃之意,相反,她那本来空无一人的虚界,被一道道龙卷风涌入之后,还是和之前一样。

    本无一物,何惧摧毁?

    倒是那涂飞的龙卷风,受着他奥义和灵魂意志的趋势催动,一落入费兰虚界之内,一阵狂风暴雨的肆虐后,无奈的发现无法摧残一切,反倒是施加上方的能量气息,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失掉。

    待到涂飞发现异常,他以力量灵魂衍变而成的龙卷风,在费兰的虚界内逐渐归于虚无了。

    涂飞在真实世界内骤然一显,神体被强烈的旋风托浮着,脸色略显苍白,眸中泛出惊骇之色。

    他忽然意识到,若想依仗高一等级的虚界,硬生生将费兰虚界压垮摧残绝无可能。

    费兰那才刚刚凝炼出来的虚界,因奥义的特殊,因消融的特性,根本不惧任何力量的侵袭。

    涂飞没有讨到任何好处,反而惹来一身骚,自己的力量损耗巨大。

    他开始改变方针,不在境界上较劲,以力量来针对。

    死亡和生机交替显现的森林边缘区,费兰、卡托将力量全力输出,甚至不怕事后筋疲力尽,不怕短时间恢复不来,以透支的方式进行拦阻,要给石岩正确时间。

    “有战斗!”千里之外,一名黑鳞族大汉眉梢一动,轻喝一声。

    霁兰眼眸中光芒闪烁着,闭目感应了一下,“在那个方向,应该很快可以见着那小子了,真期待,如果他是不死魔族的族人,也算是我们魔族一份子,大人一定很兴奋,终于能有同伴了。”

    “如果他不愿意和我们一道,那怎么办?”其中一人道。

    “只要我们表明态度,说明当中的情况,我想他应该知道如何选择。”霎兰淡然一笑,“大人之名声震玛挪星域,他只要不傻,一定知道这是多么的的机遇。”

    “说的也是。”两名黑鳞族大汉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三人一路有说有笑,神杰放松之极,似乎知道在碎星域内,很少有势力可以与他们抗衡,真的有力量的人,也会惧怕他们所属的实力,不敢与他们针锋相对。

    他们有这种底气。

    即便是在碎星域,千里的距离对他们这种级别强者来说,也是稍瞬即至。

    “是他们!”霁兰眼睛一亮,她认出了费兰和卡托。

    “咦!好特别的奥义!”一名魔族大汉惊呼。

    费兰和卡托正苦苦支撑着,费兰还稍好,神态如常,只是在力量的消耗中,眼神略显萎靡,卡托则是周身满是血污,他的压力太大,不但要应付一名源神三重天,还要兼顾其余十来人。

    人力有极限,卡托此时便透支了极限,在十来人的围攻下,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堪称奇迹了。

    “麻烦。”皱了皱眉头,霁兰不耐烦的嘀咕一句,道:“别浪费时间了。”

    两名黑鳞族的魔族大汉,闻言微微点头,旋即暴冲而出,直接来到卡托身旁。

    如饿狼冲如羊窝中,两个魔族汉子身形所致,血戟的武者如被巨山轰撞,神体骤然碎裂,骨骼和血肉之躯鲜血炸裂,连反抗余地都没有,神体直接崩塌,灵魂祭台都被撞飞出来。

    血戟的武者,在他们眼中脆弱的如羊羔般,被摧枯拉朽的撞击的纷纷暴体。

    卡托神情一阵恍惚,凝神一看,发现身旁没有一个人,只剩下悬浮着的灵魂祭台。

    一个个灵魂祭台,在浮现之后,略一迟疑,纷纷露出极度恐惧之色,连狠话都没敢留下,咻咻咻的遁离出去,眨眼便没了踪迹。

    “溜的还真是快。”一名黑鳞族大汉哈哈大笑着,周身鳞甲晃荡,如黑甲魔神般威武。

    霁兰翩然一动,在战斗激发之处站定,瞥了一眼卡托。

    卡托脸色一寒,心中凛然的后退一步,眼神充满了忌惮,做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

    他自然认得霁兰。

    霁兰本欲采集不死草,被石岩所见之后,霁兰似乎瞧见形势不妙,主动退避开来,算起来,是石岩霸占了霁兰的区域,而费兰和卡托都算是帮凶。

    卡托第一时间认为对方寻仇来了,那两个黑鳞族大汉气势之强,让他泛出没有一丝绝望无奈感,他知道对方很强,所以心悸不安。

    “我们不是找你麻烦。”霁兰淡然一笑,神态悠然道:“那个小子呢?—一抢我不死草的小子。”

    “你想做什么?”卡托脸皮子颤动着,咬着牙哼哼。

    “别这么紧张,我们没恶意。”霁兰讶然,沉吟了一下,说道:“为了表示没恶意,看样子需要做点什么来表态了,嗯,去吧。”

    她冲那两个黑鳞族大汉点了点头。

    两人心领神会,旋即冲击出去,犹如黑色巨剑般,直接插向涂飞那方向。

    涂飞浑身毛孔泛出强烈不安,他想也没想,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抽身脱离战场,一瞬千里。

    他之前已经发现了麾下武者的阵亡,他没有急着离开,是想要辨别来人的身份,想弄明白来由,然而,在对方出手之后,他知道他没有机会,当机立断,迅捷遁离出去。

    两个黑鳞族的大汉,飞身到了那一块,忽视一眼,同时咧嘴一笑。

    “碎星域的家伙,一个个当真是狡猾识相,逃起来都很熟练。”

    “嗯,在这个地方每天都在战斗,遇到强者立即避开,似乎成了他们潜意识的本能了。”

    “算他运气好,逃的也干脆,若不然……嘿嘿!”

    两人自顾讲话时,费兰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迹,深深吸了一口气。

    便在这个时候,那霁兰和卡托一道儿走了过来,霁兰一脸悠然的浅笑,“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他在何处了?”

    费兰和卡托眼中显出一丝迷惑,旋即他们昂昂感应了一下,神情微惊。

    石岩离他们并不远,就在他们身后森林内部,费兰、卡托以为对方的境界可以轻易感应,不该询问他们,所以疑惑。

    然而,他们自己探查了一下,猛地发现石岩气息全无,背后的森林内部,似乎奇异的动静停了下来。

    费兰、卡托一惊,急忙朝着身后森林冲去,想要看个究竟。

    霁兰和两个黑鳞族的大汉,也疑惑的跟了上来。

    森林深处,死亡和生命波动一丝不存,和外围没了区别,而石岩,则是没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何处,没有任何气息可以感应,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