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四十一章 空间蛛网
    话语—落,石岩便着手布胃赶来。

    两手虚空交叉,缓缓拉扯,两条幽亮的空间缝隙随着他手臂的划动,慢慢延长出来,呈交叉的“十”字,虚空交汇,每一条空间缝隙长千米。

    空间奥义涌现,他灵魂祭台飞速旋动着,体垩内力量如山洪爆发,晶莹的精元古树的精纯神力,的消耗起来。

    神力乃各种力量的根本,玄奥莫测,在神力驱动下,各种力量奥义自成。

    两条交叉的空间缝隙显现之后,他并未就此停止下来,继续虚空交叉拉扯,又撕裂出更多的空间缝隙出来。

    那两艘从灰色烟雾中浮现出来的战舰,上方的众多武者,都露出惊骇之色。

    在任何一个高等级星域中,空间之力都是偏门奥义,很难入门。然而,一旦入门并且精炼了,空间奥义总能带来神奇恐怖的威力。

    随着一条条空间缝隙的显列,那战舰上的很多人脸色都难看起来,眉头深锁着,一时间在犹豫着要不要冲杀。

    空间锋刃为空间的利器,可以无坚不摧,每一条空间缝隙都通往域外乱流,若是不慎进入其中,负许终生都摆脱不出。

    石岩以空间缝隙为壁障,在周边区域内构建成空间织网,囊括数百里范围,武者要是一腔热血冲杀过来,很有可能被直接绞杀成粉碎,就算是虚神境强者,不能避开那空间缝隙,也将会被切割了神体。

    霁兰和黑鳞族的强者,看着他构建空间蛛网都露出一丝笑容。

    空间奥义者,就是这般强悍,只要以空间裂缝为网,境界高超者也会觉得棘手,除非冲杀过来,直接将石岩灭掉,否则那些空间蛛网便不会消失会影响每一个人!

    “他是我大人的侄儿你们要是敢轻举妄动,休怪我大人翻脸!”霁兰上前一步,傲然娇喝:“我不管你们极西之地有多大浩劫,反正石岩与我们大人有亲,你们敢动手便是与我们大人为敌!”

    两名黑鳞族的大汉,神态冷厉,狞笑着看向尼格和达丰。

    “血魔的人?”尼格皱眉冷冷看向石岩,突然阴森森说道:“血魔从未来过极西之地我怎么不知道他还关注这个小地方?据我所知,血魔从没有亲人,你们以为随便寻个理由,便可以庇护那小子?”

    “我们要那小子,和你们血魔无关,请你们作壁上观!”血戟的达丰,眼神冷厉,沉声喝道:“就算是血魔,在极西之地造下这么多浩劫,也休想全身而退!”

    “你们胆子倒是不小。”霁兰冷笑起来,“看样子当真想与我们魔族一战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有那个能力!”

    “杀!”

    “杀!”

    尼格和达丰忽视一眼,同时传出了。令。

    一道道身影从两艘战舰上飞射过来,仿佛天外流星陨落,气够如虹,能量涌动如浪潮。

    这些人知道那些空间缝隙的可怕,没有敢驱动战舰,行动间相互分散,如一条条光束,刻意的避开空间裂缝,从交叉的细小缝隙内渗透进来。

    一时间,虚空中力量疾射如条条光线,每一名武者都将奥义释放,光束、冰棱、火线、雷电、风刃种种常见的力量气息从他们神体垩内涌出来,仿佛洪流分支,从各个角落灌透过来。

    为首两人,正是鬼纹族的尼格,和那血戟的主人达丰。

    霁兰和黑鳞族的大汉,脸色徒然一寒,他们没有杵到对方真的敢下杀手。

    “极西之地这种小地方,倒也有血性之人,看来有点棘手了。”一个大汉低吼一声,身如游光掠过,霎那间和尼格碰头。

    另外一人咧嘴狞笑,神体上乌黑鳞甲哗哗作响,也朝着达丰冲了过去。

    两名黑鳞族的大汉,来自于玛挪星域的深处,比极西之地的武者战斗力强悍许多,两人奥义施展虚界浮现,分别是岩冰世界和大地世界,两个虚界一显现出来,仿佛将真实世界都给混乱了。

    岩冰世界内,乃是一望无际的冰川,冰川如云霄的巨剑,数万米高耸,晶莹锋锐,冒着幽幽的寒气。

    在他虚界显现之时,一个个冰川横跨天地般,狠狠地朝着前方挤压轰撞。

    在恐怖的波动声中,那冰川释放的极寒之力,将附近境界低微着神体冷冻,化为冰雕,被瞬间扯入他虚界之内,直接粉碎掉。

    大地世界内,乃是灰蒙蒙的雾气和沙粒,一个个以黄土凝炼而成的远古凶兽,咆哮着挣脱出来,张牙舞爪的尽情咆哮,横冲直撞。

    那些远古凶兽仿佛都活了过来,在真实世界内显现,进而肆虐释放,朝着一个个源神境界者撕咬而去。

    黑鳞族的两名强者,都是虚神巅峰,他们离始神境似乎并不遥远,凝炼的虚界栩栩如生,伊然即将凝为实质,那冰川世界和大地世界内,都蕴藏着他们的力量意境,可以随着他们心念变幻万千,神妙异常。

    境界低微者,只要稍稍碰触他们的世界,马上便会被直接彻底压制,让境界不稳,被影响力量的流动。尼格和达丰脸煮—变,毡将自只的虚界释放出来,尼格的为雷电世界,有无数电龙呼啸,雷霆之声惊天动地,一个个炸裂从天降落,连绵天地间,像是要将真实世界给撕裂掉。

    达丰的虚界为金铁,倏地显出数万中冰冷的武器,有刀剑,有叉子,有铁锥,有银锤,有长矛长枪,每一样武器都锋刃之极,仿佛以能工巧匠淬炼而成。

    无数兵器飞旋着,在他虚界内滋生,组成某种玄妙的金属大阵可以绞杀一切生灵般,密集的细雨般挥洒下来。

    四大虚界显现,石岩身前的真实世界彻底纷乱了,无数雷光冰川相互撞击粉碎,无数金铁锐器和远古凶**缠撕咬,覆盖了数千里区域,让真实世界都显得承受不住了。

    本来只有千米长的一条条空间缝隙在四大虚界相互冲击挤压只是让真实世界变得碎裂,衍生成更多空间裂缝。

    石岩眼睛冒出冰冷的火焰,冷峻的虚空划动,让那些空间缝隙如游蛇般蛹动起来。

    啪啪啪!

    一个个冲杀过来的武者,境界只要不到虚神境一旦被空间裂缝被碰触神体,当即肉身传来恐怖的骨骼爆碎声。

    只是短短数十秒时间,在石岩身前区域便显现出十来个灵魂祭台那都是神体炸裂之后,不得不以灵魂祭台存在的武者他们因为不慎,没有预杵到停止不动的空间裂缝突然鲜活过来,才被突然间击碎神体。

    空间锋刃无坚不摧,达不到虚神境的神体,根本吃不消撕扯,神体都会被裂开来。

    “想要杀我,就要看你们能付出多少代价了。”石岩悬浮星海内,嘴角噙着冰冷笑意,这一刻的他,眼瞳渐渐赤红,一腔嗜血气息渐渐弥漫。

    他的神情,逐渐的变得冰冷木然,没有一丝情感气息,如同死神俯瞰天地生灵,没有生灵该有的种种情绪。

    暴走三重天!

    奥义骤然一变,他全身释放出绝对死寂的气息,仿佛一具本该死亡无数年的古尸般,没有一丝生命动向。

    呼呼呼!

    一个囊括天地的巨大手印,蕴含着死亡意境猛地排空而出,当中的死寂气息蔓延出来,让万物生机斩断。

    那死印如山般硕大,轻易避过空间裂缝,朝着十来个神王和源神一二重天的各族武者罩下来,被那死印给覆盖住的人,面如死灰,体垩内的生命力迅速流逝,神体的光泽变得灰白,没有了生机。

    咔咔咔!

    死印轰然压来,十来个武者神体骤然炸裂,骨骼碎片和血肉块四处飞溅,鲜血将空间染红,成了片片血幕。

    对方要杀他,刚刚跨身源神二重天,并且洞察生死奥妙的他,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处于巅峰状态的他,全力出手时候,威力之大超乎想象。

    他尚未催动不死魔血,没有让神体发生异变,只凭借暴走三重天,以穴窍内负面之力催动,便让死印有此威力。

    石岩神情一震,自信心空前暴涨!

    他突然意识到,今天的他,除非和真正虚神境界者交锋,否则绝无落败可能!

    这是对自己力量和奥头的信任!

    血瞳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石岩脸上泛出猩红的血丝,如地狱妖魔降临人世间,没有一丝生灵情感,心念只存有杀戮本能。

    一股死亡意志由他神之领域扩散出去,死气沉沉的气息弥漫四周,渐渐朝着涌来的强者延伸。

    啪啪啪!

    一具具神体爆裂之后,鲜血被牵引起来,形成一条血海,血海弥漫着浓稠血腥气味,冒着汩汩的血泊,释放着种种邪恶影响灵魂的波动。

    生死奥义之神通血魂海!

    那血海浮沉着,和他神之领域相互映照,被他神之领域牵引,笼罩周边十里区域。每个落向血魂海的武者,不论境界高低,都瞬间被紊乱了心神意志,全部发了狂!

    他们在攻击眼睛所见的人,不论敌我,不论是不是并肩作战多年的兄弟,这一刻他们都在疯狂的相互狂轰,浑然不觉自己意识崩溃了。

    浓稠如墨汁的负面气息,从石岩穴窍内狂涌而出,注入了血魂海,让血魂海的邪恶意境愈发恐怖,那种邪恶的灵魂扭曲力,直达每一个强者的灵魂祭台,侵入识海,没入奥义层,渗透灵魂源头!

    咻!

    石岩化为一条血光,在血魂海上漂浮不定,不断地飞速移动着。

    数万光点闪烁出来,蕴藏着生命波动,如雨点汇入大海,纷纷隐没他神体垩内部。

    生死奥义之灵魂葬场,斩绝生机,带走生命波动,让施法者神体能量充溢,可以有更多力量掌控一切。

    这一刻,只有源神二重天境界的石岩,宛如世间唯一的神祗,以奥义意志和力量衍变神通,囊括虚空变幻,随心带来死亡,抽走生机,猎取有益他的精纯能量。

    他在尽情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