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本性邪恶
    从碎星域各个方向聚集过来的多方武者,渐渐呈现露头,环绕在石岩周围,一簇簇的,有数千人之多。

    那些人来自于不同的势力,分属不同种族,却怀有同样目的生擒或是格杀石岩!

    碎星域的异变,会为极西之地引来难以预粹的浩劫,那些如流星般狂暴肆虐的星辰残片,会给众多生命之星带来灭顶之灾,会让很多武者没有栖身地,会失去家园。

    罪魁祸首便是石岩,他们通过不同的途径已经从艾弗口中证实了,艾弗乃是碎星域的一只天眼,视线无处不在。

    没人怀疑艾弗的消息,艾弗用数百年的建立的口碑,让所有人深信不疑。

    一艘艘材质不同的战舰,仿佛凶残的远古荒兽露出了獠牙,悄悄浮现出来,一点点的朝着战斗中垩央逼近。每一艘战舰上,都有不同种族的强者,每个人脸色都很凝重,神态肃穆。

    战舰在逐渐接近,速度却慢慢放缓,并不敢直接冲入战斗激烈区。

    空间蛛网遍布千里,形成密集的绞杀区,那些空间锋刃凌厉如最可怕的尖刀可以撕裂粉碎一切物质……”……战舰,并不能承受那般凌厉锋锐。

    “那小子当真在源神二重天之境?为什么他可以肆意席卷八面,令比他境界高深者粉身碎骨?”

    “此子极其可怕,这个境界便有如此声势,将来一旦突破虚神境,岂非更加难以应付?”

    “小心一点别一头热血冲上前,成了别人的炮灰1”

    “严禁胡乱冲杀,都谨慎一点!”

    “……”每一艘战舰都有各自的领垩袖魁首,境界大多在虚神级别,分属各方势力各大种族,然而,远远观望了半响后他们每个人都心神凛然。——石岩展现出来的力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粹!

    虚空锋刃交织成蛛网,中垩央区域猩红血海释放着妖异的血红烟云,滚动着骇人心神的嗜杀气息,邪恶的死亡波动遮天盖地。

    石岩和血海融为一体,由一名名陨灭武者鲜血汇聚而成的血魂海仿佛成了他神体的一部分,成了他的一个独有世界,在那血海中他像是唯一的真神。

    血海上方,尼格和达丰麾下的武者如成了失心疯,意识纷纷崩溃,眼睛充斥着嗜杀本能,红了眼,在对周边生灵疯狂袭杀。

    他们伊然忘却自己是谁了。

    数十名本来该死并肩战友的武者,在血魂海上相互杀戮,力量奥义全力催动,让天地变色,让能量如狂暴的罡风肆虐。

    石岩本人,如同化成一滴血水,融入了血魂海内部,悄然隐没。

    然而,那环绕血魂海外围的一条条空间锋刃,却像是龙蛇便慢慢蠕动着,凌厉之极的空间刀刃撕裂苍穹,将天幕化成一块块残片,溅射出炫目璀璨的域外流光。每一道域外流光中都五彩斑斓,直达最为神秘的空间乱流,时空的夹缝。

    两名黑鳞族的虚神巅峰强者,和那尼格、达丰在真实世界偶尔惊鸿一现,虚界在对真实世界进行狂暴的冲击挤压,让真实世界支离破碎。

    虚界虽非始界,但只要虚神巅峰强者力量足够充盈,虚界以奥义为根本衍变而成的空间场,足以碾压天地,让万物生灵归墟,让物质粉碎炸裂。

    四大虚神巅峰存在,各自将虚界浮现苍穹,以虚界的奥妙碰撞,以虚界的力量交汇抗衡,使得那片天地仿佛成了虚化,他们凝炼出来的虚界仿佛才是真实。

    那片区域,无人胆敢轻易深入,不论尼格和达丰的麾下,还是刚刚赶过来的各方势力强者,都下意识的避开那片区域,宁愿从凶险重重的空间蛛网中经过。

    空间蛛网并非一成不变,在始终轻轻移动着,依循石岩心念的变幻,仿佛交织的光芒,时不时的骤然掠动一下。

    每掠动一下,空间锋刃便会倏地延伸,必有一名到数名武者被搅成粉碎,只能以灵魂祭台的方式在世间重现。

    在血魂海附近,在空间蛛网内部,已经有近百个灵魂祭台浮现出来,仿佛一块块华丽的莲花,五彩光芒闪烁,奥义涌动着,魂魄如生命焰火,瑰丽奇奥。

    石岩神体赤红,悄然在血魂海内显现一霎,他贪婪的看向周边浮动着的灵魂祭台,内心猛烈挣扎着,犹豫着,却最终没有冒然出手,又重新在血魂海内隐没掉。

    他谨记血纹戒的吩咐,最大程度的捕获灵魂祭台,以黑洞吞噬消化,帮助戒灵尽早完成魂魄的融合。

    只过……时机不对啊。

    众目睽睽之下,一旦他将灵魂祭台黑洞奥义涌现出来,将灵魂祭台给吞没掉,那他最大的秘密将会暴露在世人眼前。

    嗜血八扈从之主,乃不为世人所容的巨魔,吞噬灵魂祭台的奥义更是禁忌,若是从他身上展现出来,玛挪星域中,他将再无立足之地,会受到所有种族的袭杀!

    他深明这一点。

    因此,眼巴巴的看着一个个悬浮的灵魂祭台,他只能强行遏制内心的贪婪。

    澎湃浩淼的死芒精气,纷纷逸入血魂海,在他神体穴窍内消失。

    以灵魂祭台浮现者,神体陨灭,一身气息未曾立即消散天地,反而被他神体牵引拉扯,悄悄隐没血魂海。

    他在以穴窍默默吸收。

    这也是吞噬奥义的!

    吞噬奥义玄妙绝伦,可以吞没武者精气,也能吞没武者的灵魂祭台,乃是天地禁忌,本不该在世间显现出来,是连神明都不敢轻易触摸的禁区。

    可他降临神恩大陆的那一天,冲入血海那一霎之时,便触碰了神之禁区,从那天起,他便注定会是异类,注定走向荆棘密布的一条艰辛之路,他不曾后悔,不曾有一丝犹豫,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只有极度自私自利者,才会以霸占别人百年甚至千里苦修,攫取对方力量,以损人利己手段来强大自己。

    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当第一缕死亡精气涌入身体时,他没有惶恐不安,只有兴奋惊喜,并且暗暗将此当成永不会与人分享的秘密,从那时起,他便没了回头路。

    若是本性善良憨直者,那时便会心生魔障,会恐惧不安,会天天做恶梦,会将邪恶吞噬奥义当成负担,当成噩梦,会主动抗拒。

    他没有,完全没有!

    天性自私自利者,能猎杀天地无羁绊负担,只要自身能够强大崛起,便是世界粉碎洪荒陨灭,也不会迟疑后退一步。

    只有这类本性邪恶者,才符合传承的资格,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向巅峰,这类人,注定不为世人所容,注定要背负一世骂名。

    他不在乎。

    血魂海血泡汩汩,血水沸腾,扭曲心灵魂魄的气息横贯四面,让陷入着沉沦杀戮深渊不可自拔。

    他则是深藏血魂海,在悄悄聚集死亡精气,汇入七百二十个穴窍,以吞噬奥义来凝炼力量,强大自身,补充构建空间蛛网的损耗。

    数十名达丰麾下血戟强者,历经凶险冲破空间锋刃蛛网,眼神狠厉的涌了过来,他们很谨慎的血魂海之外,没有立即深入其中,他们放开神识搜查,要在血魂海内确定石岩方位。

    一团璀璨等星,在耀目的星光中缓缓由血魂海内悬浮出来,那是真正的繁星,如巨大的剔透钻石,晶光四溢,蕴藏着星辰亘古不灭的意志。

    星核!

    那是悬浮石岩气旋星河内的星辰,繁星笼罩血魂海,亿万星光如长河由九天浇灌下来,汇入那星核中垩央,那星核极速壮大,释放千万道星辰光耀,横切八荒。

    嗤嗤嗤!

    数十名血戟强者,被千万星光冲击正着,神体如成了晶体,被星光沾满。

    如同成了星辰陨石,一名名血戟的武者倏地木然不动,脸色渐渐成灰白色,天灵盖星光四溢,让灵魂祭台都被星光填满了。

    咻!

    一簇簇楠红色火焰,仿佛火焰流星划空,拖拽着妖异的弧度,精准的落向那些被星辰化陨的血戟强者身上。

    一溜血火从他们神体垩内部激垩射出来,他们神体如岩浆融化,连挣扎都来不及便神体陨灭。

    霁兰在血魂海一角,始终没有出手,只是静静观望着。

    她美瞳深处闪过一抹惊骇,心神摇曳不定,心湖如被投入一块巨石,荡起了惊天波浪。

    她被石岩一连串举动震惊住了。

    这个和他们大人同属一族的青年,只有源神二重天之境,可他不遗余力出手时呈现的天地之威,堪比虚神一重天者!而覆盖区域却还要胜出!

    霁兰心神骇然,明眸幽亮闪烁着,高挺酥胸轻轻颤动着,意识到这青年怕是比他们大人当年还要生猛,大人当年有越级挑战之力,这家伙……却可以越两级啊!

    必要活着将他去!

    霁兰暗下决心,眼神坚定起来,准备在关键时刻不遗余力出手,拼着受重创也要将石岩摆脱这围杀。

    她看出了石岩的巨大潜力,认定石岩将会是未来魔族最耀眼的新秀,会成为比他大人甚至都要拔萃的角色,能主导未来玛琊星域的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