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深层领悟
    神秘的空间夹缝中,石岩没有时间概念,不知道时间在悄然不觉间飞快流逝。

    他知道应该过去很久了。

    心情越来越沉重了,他有点寝食难安,不想继续漫无目的的逗留此地,又找不出脱身的办法。

    “大概过去多久了?”某一时刻,石岩在碧蓝sè气泡内,冲那名只有灵hún的怪人问话。

    那怪人始终沉默,有时候石岩甚至觉得他可以一辈子沉默下去,他要是不主动询问,那怪人怕是永远不会搭理他。

    或许,他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数百前数千年都不发一言。

    “多久了。”那怪人轻叹一声,“从我进入此地,怕是数千年了,至于你么,从我将你拉扯过来,不过才短短三年。三年时间,稍瞬即逝,我们追寻力量奥义真谛,对我们来说三年时间,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他说的倒是轻松。

    石岩则是脸sè一变,一颗心沉入谷底,看向那怪人的目光满是yīn狠恼怒。

    你不在乎时间的流逝,可我在乎啊!

    他心底狂呼,忽然意识到极西之地古兰星的事务,怕是与他没有直接关联了。

    到了现在,古兰星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他也管不了了,没有办法给予任何帮助。

    三年时间,足够血戟的达丰和那鬼纹族的尼格冲入古兰星,他们如果想要做些什么,到现在,应该已经做完了。

    心中滋生出深深的悲凉和无奈他开始为古兰星的朋友担忧,也不知道那些杨家和石家人,能否躲过这一劫,不知道他千辛万苦从神恩大陆带来的人,经过这次灾难能存活多少。

    他眼睛骤然一狠!

    对那名怪人,他是彻底忌恨上了,没有此人的搅局他会在玛琊星域一角出现可以从容布置,以子阵转移古兰星上的人和物,躲过血戟和那尼格的迫害。

    可现在,一切都迟了,他造下来的孽会落到古兰星那些人头上。

    深吸一口气,他沉默落座,眼神冰寒彻骨。

    如果能从此地返回如果古兰星真的生灵涂炭,他必定不惜一切代价将侵犯者赶尽杀绝为古兰星的朋友报仇雪恨!

    事已至此,他明白如何挂念古兰星都只是白费心机,还是要将精力放在此地,以逃出此地为紧要。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不断地询问怪人,想要知道这一行的目的,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然而,那怪人始终守口如瓶,每次只有一句话:“到了地方再说。”

    石岩无奈,确定不可能从那人口中获知详情后,也不再多想,就在这碧蓝sè的气泡内,老实的沉寂下来,每日都在运转灵hún祭台,洞察空间奥义。

    从那碎星域中央,他走了生死桥,那生死桥乃是生死奥义的奇妙传承,蕴藏着当年那人生死奥妙的精粹,那一个个透明的生死掌印,都在他神体内隐没,进而没入他灵hún祭台的奥义层。

    这时候,他将灵hún逸入奥义层,试图看见生死奥义的精妙之处。

    奥义层内,分为三个区域,三个区域相互间泾渭分明,彼此分守一角,分别为空间奥义、星辰奥义和生死奥义,三种奥义没有实态,只有bō动,那些bō动在他不施展奥义之时,会非常的轻微,甚至很难触觉。

    灵hún奥义骤然一动,他神体释放出生死意境,形成非常紧缩的神之领域。

    奥义层内,那一片生死区域内,骤然间bō动异常。

    仿佛一片纯粹以意识能量搭建的气态bō动,当中一个个透明手掌悬浮晃dàng着,猛地一看,竟然正是之前没入他体内的生死奥义凝炼的掌印,一个个掌印并不存在,仿佛仅仅只是他意识的虚幻,只能感知bō动,灵hún不能真的捕捉到。

    一个透明的掌印,变幻莫测,有生死奥妙交替显现,在进行着生死的轮回。

    他仿佛看到无数生灵,生灵只有灵hún投影,在那区域内诞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存在,慢慢失去生机,逐渐的走向生命周期末尾,终至死亡。

    从诞生到死亡,只是一个天地轮回过程,是人世间的最原始的规律,没有任何力量法则可以扭转强改。

    只是,在他的奥义层内,这个从生到死的轮回过程,似乎被无限的变缓了……

    他似乎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生灵出生之后,随着世间流逝,生命的机能从澎湃旺威,到一点点的衰竭,仿佛任何一种生命都会受到力量的腐蚀,受到世间桎梏的束缚……

    那些生灵没有真正的具体形态,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他能感觉到有的生灵消亡的速度很快,有的生灵懂得吸纳运用力量,可以让灵hún消亡的速度迟缓虽然—样会最终走向消亡,但比—般生灵能存在的时间会漫长许多。

    在那奥义一角,他仿佛可以清楚明了的看见亿万生灵逐渐变化的过程,每当一个生灵消失,代表的灵hún能量会慢慢挥发出来,重归天地。

    生灵hún魄,似乎也是天地能量的一种,只是有强有弱,都会走向轮回。

    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没有资格参与这一切,只能以灵hún默默感受,给他的感觉,像是在看一场衍义生死的电影,能见证万物生长到死亡的过程,却无奈的没办法主导。

    这是那名前辈留下的奥义精粹,那个人,似乎对生死奥义的认知,达到不可测的精深地步,他能以生死奥义,衍变天地间生灵的死亡过程。

    石岩虽然也修炼生死奥义,但远远达不到这个程度,他忽然意识到,那名前辈……似乎能够参与生灵由生到死的过程,似乎能暗中主导这一切!

    心中凛然,他眼睛倏然明亮起来,他想到一个可能。

    如果那名前辈,真的可以主导生灵和死亡的过程,让生物死亡,让死物重新蕴藏生机,那他是什么存在?

    他岂不是可以凝炼生灵出来?

    石岩一脸骇然。

    创造生灵,这是他简直不敢想象的生命禁区!

    修炼奥义至今,他辗转在神恩大陆、烈焰星域、玛琊星域都活动过,可生灵不都是从天地中诞生?难道真的有存在可以创造生灵?

    如果真的有这类存在,他自己,神恩大陆的十大种族,玛琊星域的稀奇古怪种族,会不会是被什么存在以不可知的恐怖力量创造出来的?

    创造生灵,形成不同的种族,这是一种什么力量?

    超出想象极限!

    然而,他从奥义层内的生死区内,眼见生命的过程,看着生灵的逐步衍变,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明悟,创造生命……对修炼生死奥义者,似乎并非不可能!

    他不知道那名前辈是否触碰到这个生命禁区,但他知道,那名前辈给他指出了一个方向!

    似乎,那名前辈的生死意境,走向极深之处后,也洞悉了这一点,明白了某种世间生灵不该知道的禁忌,他仿佛已经在mō索了,只是不知道最终是否成功了。

    若是他最终成功,拥有了创造生灵的禁忌之力,他岂非是造物主,是万物的生命源头?

    石岩彻底呆住了。

    那前辈留下的奥义精纯,他越是体悟,感测越大,越发的意识到力量奥义一旦走向极致,将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奥义的极致,直达天地源头,每一种奥义走向最末,似乎都会认识到天地最深层的奥妙,以此来延伸,他重新看待他掌握的两种奥义。

    空间奥义和星辰奥义。

    如果生死奥义走向极致,能够孕育生灵,创造出种族出来,强行插手生死轮回,那空间奥义呢?

    深深地皱着眉头,他陷入了苦思,灵hún悄悄渗透向空间奥义区间,去默默体会。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空间夹缝内。

    如果,如果生死奥义走向极致,触碰最深沉的禁区,那空间奥义走向最终的尽头,会变成什么状况。

    一副从来不敢想象的画卷,仿佛在他眼帘内徐徐拉开,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新的天地,整个人的眼界和想象的极限,被无限的拓展开来。

    创造空间,创造不同的空间!这是他可以想象的极限!

    这个念头一诞生,他当时都呆住了,如果真有这种可能xìng,那他所处的空间夹缝,浩瀚星域,无尽天河,岂不是也可以创造出来?

    以此继续深想,他又联系到星辰奥义,那无数星辰,岂非也可以人为凝炼出来?

    只要洞悉星辰真谛,知道星辰的形成和衍变过程,以力量分化转变,赋予源力,岂非可以强行创造出星辰出来,如果在星辰上附加源力,那古大陆也可以这般诞生。

    他的眼界和对世界的认识,这一刻,彻底的进入全新的境界。

    他一脸木然,仿佛意识到无尽虚空的力量真相,在那碧蓝sè气泡内呆坐着,一动不动,灵hún在三个力量奥义中央,不断地思考mō索,进入第一次的对力量的最深层次的mō索感悟。

    空间夹缝没有时间概念,这一领悟,仿佛过了许久许久,久到他快要忘却自身的存在了。

    直到那怪人传来一声召唤:“快到了,给我醒过来吧!”

    石岩徒然醒转,整个人似乎生命形态升华了,气质都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