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六十四章 药器阁
    浩淼星河,繁旱煌嘿生辉……无边无垠髓星域辽阔没有尽头,幽暗星海内时常有巨大战舰穿梭掠过,宛如雷霆闪电。

    一块小小的陨石上,石岩盘膝端坐着,闭着眼洞察天地能量变幻。

    陨石仿佛一束电光,朝着魔血星的方向飞驰着,滚滚能量从石岩脚下渗透将陨石,给陨石输送着前进动力。

    倏地,石岩紧闭双眼睁开,下意识的轻呼起来。

    一点手指上的幻空戒,一卷枯黄sè古书从中飞逸出来,书卷很古老,来自于古兰星那神秘宫殿,历经数万年不曾腐蚀,古书上满是蝌蚪般的不知名符文,石岩也辨别不出属于那个种族的文字。

    他曾经研究过一番,却不能瞧出古书蝌蚪文字的奇妙,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继续关注,便留在幻空戒内不动。

    可刚刚他感知天地脉动变幻之时,忽然觉察到那古书上的蝌蚪文字,仿佛忽然鲜活了起来枯黄sè古书平摊在他掌心,石岩凝神细细观望。

    只见一个个奇异的蝌蚪纹线,像是拥有了生命一般,在那古书页面上缓缓蠕动着,非常的神秘。

    眼瞳深处显出讶然不解的神情,石岩悄悄放出一缕力量,注入了古书页面上,想要探察当中的奥妙。

    能量一入古书,那些蝌蚪纹线突然停下了变幻,又变得死寂无息,蠕动的蝌蚪纹线全部停了下来。

    轻咦一声,石岩来了精神,皱了皱眉头,将一缕缕神识注入其上。

    识海倏然紊乱不堪,一缕缕神识仿佛纠缠起来,杂乱无章让他脑子骤然一疼,再去看那古书,发现上方的蝌蚪文字活动的极为快捷仿佛无数闪电在书页上掠动。

    眼睛盯着古书,他识海愈发紊乱,意识都有些模糊起来。

    脸sè微微一变,石岩当即将神识收回,心念一动间,将一团附有空间禁锢的能量按在古书上。

    古书被暂时封印,隔绝了空间,其上所有蝌蚪纹线彻底锁死再也不能动弹。

    一脸疑huò的将古书收入幻空戒,石岩抬头看着茫茫星海,眯着眼睛苦思。

    一艘庞大战舰在他不远处航行,战舰近五千米长通体有墨黑sè金属淬炼,仿佛一柄巨大的阔剑,战舰表层有数百层禁制结界,两边耸立着一个个锦旗,旗子上刀剑、器皿、战车等繁多图案。

    巨大战舰在幽暗星空行进无声,没有一丝一毫的能量bō动流溢出来仿佛幽灵一般,也朝着魔血星方向飞驰。

    战舰一处密室内,一名气质典雅的女子,身穿很宽松的裙袍,绿sè裙袍袖口和kù脚都很宽大动人身姿被全部遮掩起来。

    她两手合十,青葱般修长的手指弯曲结印,一双蔚蓝如海洋的眼眸宁静安详,满头栗sè长发扎成华贵发髻,由一根碧绿sè玉钗穿起,显得雍容华贵。

    女子耳垂挂着月牙水晶吊坠,雪藕般的玉、臂上套着一个个五彩玉石手镯,腰间也有很精致美丽的小饰品,点缀的她艳美动人无比。

    一张枯黄纸张在她白nèn掌心显lù一角,隐约可见一个个蝌蚪般的奇特文字,女子蓝眸深邃,细长如弯月的柳叶眉轻轻蹩着,在暗暗思量着什么。

    一丝丝洁白华光,从她手指缝隙渗透出来,她眼眸一凝,灵hún集中感知0

    半响,她低低一叹,无奈的摇头呢喃:儿……怕只是错觉,圣典消失数万年,怎可能忽然被我感知一霎?”

    “咚咚咚!”

    刻满符文的玉石门板上,传来轻轻叩击声,来人似乎很小心谨慎,生怕打搅那女子。

    气质淡然宁静的女子,手掌洁白华光收敛,认真将那页纸张小心收好,放松了力量,轻声呼道“进来。”

    一名脸上皱纹如交错沟壑的老妪,弓着身子走入战舰〖中〗央枢纽,恭声道:“小长老,还有三个月便可达到魔血星,中途要不要停留?”

    女子轻笑着摇了摇头“不要逗留了,我们途中已耽搁太久。”

    老妪点了点头,旋即便yù抽身告退。

    “等一下。”

    女子yù言又止,轻声道:“安姨,刚刚我似乎感应到一丝……”

    “什么?”老妪讶然看向她。

    女子摇了摇头“没什么。”

    老妪慈爱的笑了笑,也不在意,躬身一礼,便小心翼翼从这儿退走,生怕弄出什么声响,关门的时候都很轻微。

    女子旋即自嘲一笑,圣典消失了数万年,怎么可能被自己感知到?一定是错觉了,她下意识的认为。

    陨石上的石岩,朝着魔血星的方向飞驰着,突然抬头看向前方,眼中显出一分惊讶。

    在他前面的方向,有一艘巨大战舰在无声无息的飞驰着,若非靠的极近,以眼睛瞧见了,他竟不知道离他很近的方向,竟然有一艘战舰。

    战舰一般都有品质极高的神晶为源动力,每一艘战舰上都有力量不凡的武者驻守,不论是神晶亦或者武者,都有能量流动,在一定距留内,武者可以轻易的探察到。

    可那战舰知道被他视线所见,他神识都没有一丝感应,非常奇妙。

    微微皱眉,他放出一缕神识,朝着战舰延伸过去。

    哧溜!

    一缕火huā从战舰表层结界上溅射出来,火huā很黯淡,却将他神识探知拒之门外。

    石岩眼睛亮了起来,怔怔看向那战舰,心中不由一动。

    那战舰,显然和他平常所见不太一样,不但巨大数倍,还有着能隔绝神识感知的结界禁制,将战舰上一切人和物封闭了,使得战舰无声无息,没有能量流动出来,就像是幽暗星海的幽灵。

    这显然是极其高级的战舰,如果发生星域交战,这种相当于隐形的战舰,可以发挥异乎寻常的作用。

    在战舰表层结界火光飞溅的那一霎,一条模糊身影从战舰灰暗处走了出来,那人远远看向石岩,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半响,那人从战舰内部结界穿过,乃是一名人族的消瘦中年人,脸上布满让人恶心的痘痘,他佝偻着身子,微微眯着眼睛,在细细打量石岩。

    石岩身下陨石依然在快速移动着,离那战舰逐渐逼近,在那人打量石岩之时,石岩也看向他。

    虚神一重天境界,修炼雷电奥义,虚界初成,有关此人的实力讯息,立即反应在石岩脑海,不知道为何,经过那炼hún液的淬炼后,他灵hún祭台澄净,可以轻易获知身旁人的境界层次和力量精修。

    满脸痘痘的中年人,盯着石岩瞧了一会儿,忽然主动询问:“小兄弟要去何处?”

    石岩讶然,不知道他有何深意,迟疑了一下,才淡然笑道:“去魔血星。”

    “咦?”中年人轻呼一声,旋即笑了笑,招手说道:“我们恰好顺路,要不要捎你一程?”

    石岩心中一动,暗暗思量了一下。

    从黑水星遁出之后,他一路上雷霆闪电般疾驰,倒是消耗不少力量,此时一身力量去了大半,都用在飞驰上了,如果能够有个落脚之地休憩,顺便将力量补充旺威,对他来说自然要惬意不少。

    但他估mō不准对方意图,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有点犹豫不决。

    “我们是药器阁的人。”那人瞧出了石岩的犹豫,轻声解释了一句。

    石岩眼睛顿时一亮。

    药器阁乃是玛琊星域一股很特殊的势力,据说由玛琊星域最出众的炼药师和炼器师聚集而成,整个玛琊星域众多的丹药、战舰、战车、各类器皿,大多数都由这个药器阁淬炼出售。

    药器阁从来不参与玛琊星域的种族势力争斗,像是最纯粹的商人,只淬炼丹药、器皿出售,和各大种族各方势力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碎星城的艾弗,他那宝库内的种种战舰和战车,也都是由药器阁淬炼出来的,由神光购买后运输向极西之地的碎星城,从中赚取差价。

    药器阁只与玛琊星域最强悍的势力和种族合作,瞧不上小势力,艾弗在极西之地的碎星城虽然名声不小,可在药器阁眼中依然不值一提,艾弗也只能通过神光这类强悍势力,才能得到药器阁炼制出来的战舰战车。

    这是永久中立的一股特殊势力,因为这股势力从不参与各方争夺,就像是纯粹的商人,所以没人知道这股力量的真正实力。

    然而,在玛琊星域没有一个强大的种族势力会主动得罪药器阁,因为药器阁的丹药、器皿几乎霸占了整个星域的份额,并且和各个势力种族交好,一旦失去了药器阁的友谊,一个种族就算是有着巨大财富,也购买不到任何丹药和战舰物资。

    药器阁名声向来极佳,他们和各方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就算是玛琊星域最凶狠的海盗,也不会主动招惹他们。

    他们的战舰在星海航行,是安全的保证,就算是在最混乱的暗影鬼狱,就算是几方交战,他们也能不受影响的航行过去,药器阁是玛琊星域最特殊的一股势力,深得各族的喜觅听说对方属于药器阁,本来还准备主动避开的石岩,忽然就放松了下来,笑着点了点头,友好道:“那我就先谢过了。”

    话罢,在那中年人开放结界时,他与此人一并进入这一艘巨大战舰,落向了战舰甲板上。

    冰冷坚硬的甲板,由一块块十平方的奇异金属连接而成,宽敞的战舰上,有许多药器阁的shì卫分属各方,掌控着拥有强大能量冲击的能量炮,他们见到石岩落来,神态不变,依然守护着自己的方位。

    “小兄弟修炼空间奥义是吧?”那中年人笑了笑,忽然出言邀请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药器阁?对空间奥义者,我们一直很垂青。”

    石岩愣了一下,霍然明白为何他会主动邀请上船了,原来是看出了自己修炼的空间奥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