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是这本书么?
    杀神982,杀神正文第九百八十二章是这本书么?

    “圣典?”

    石岩一脸迷惑,认真的思量了一下,慎重说道:“从未听过,你恐怕要失望了。”

    芙薇蓝眸旋即一闪,芳心泛出强烈不安,“你在那古战舰当中,真的没有见着圣典?”芙薇语气略显急促不安,俏脸微变,心中满是失落。

    从知道千叠莲时,她便为圣典搅的头痛不已,经过抽丝剥茧的细致深研,她已经肯定那古战舰便是当年那位长老生活过的,种种证据表明,得到千叠莲的石岩,一定知道圣典下落。

    为了从石岩口中逃出圣典下落,她甚至不惜抛下颜面,与石岩同饮药器的“动情酒”,自己也敞开了心扉,将药器许多隐秘讲述,连她心底最私密的一片区域都说了出来。

    本以为这趟终于可以得偿所愿,可石岩却说没有听过圣典,她简直郁闷的要吐血,觉得白费了一番心机。

    石岩敏锐的觉察她情绪变化,因为酒液的作用,此时的石岩很想和人说些话,下意识的询问道:“圣典是什么?”

    “一本书。”芙薇嘴角满是苦涩,有点无奈的叹道:“那本书可能关乎药器新一代主的位置,我们这一方在内处于劣势,若是能够得到圣典,或许能扭转过来。”

    “……一本书?”石岩心中一动,下意识的就摸向手指上的幻空戒,一缕幽亮闪过,那本他看不出来头的古书旋即稳稳落在他掌心,“是这本书么?”

    沉溺在巨大失落的芙薇,美眸骤然灼热起来,娇躯都大幅度的颤抖着。禁不住紧张的过去抓那本经书,她纤细手指抖动不安,可见她心情前所未有的紧张激动,竟将石岩大手一并抓紧。

    旋即芙薇如被电流击中,曼妙酮体愈发震颤,一张俏脸红的仿佛要渗出鲜血出来,她犹未不知,禁不住尖叫起来:“是。是,这……这正是圣典,竟然,竟然真的在你手中!”

    两人手指相扣,石岩马上感知到她温玉般指头的惊人温度。那种滑腻美妙的感觉,让石岩心中不由一荡。

    芙薇连经书和石岩手指一并握紧,挣了挣,徒然反应过来,脸蛋嫣红的略略收手,暂时放下那本让她魂萦梦牵的经书,声音颤抖的说道:“你说,要如何将圣典交给我?”

    石岩一呆。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道:“这本书对你很重要?”

    “非常非常之重要!”芙薇重重点头,俏脸前所未有的认真谨慎,“你说吧,我可以答应你一切条件,只要你将圣典交给我。”

    “那你拿去吧。”洒然一笑,石岩很随意的将那本看不透的古书丢给她,淡然说道:“这本书我拿来无用。你若喜欢便送给你好了,至于什么条件……算了吧。”

    或许是酒液的缘故,也或许是对芙薇敞开心扉有些感触,也或许没有正确认识到那本经书的价值,因此石岩没有提出任何苛刻条件,大方的让芙薇芳心一震。

    在巨大的惊喜下,芙薇激动难耐。紧紧握着那本经书,猛地站了起来,如获珍宝的兴奋上前一步,在某种不知名情绪的推动下,她竟冲动猛地抱了石岩一下。雀跃叫道:“谢谢!谢谢你!我不知道该如何表示我们的感谢,我会铭记心中!”

    芬芳入怀,美妙动人的丰盈抵在胸前,在激动下颤抖波荡,让石岩呼吸立即急促,眼睛也变得火热滚烫,七情六欲中的某种,仿佛从心底最深处被勾了出来。

    他下意识的搂紧怀中的美妙酮体,一双大手在挺翘美臀上按了下去,小腹顿时昂扬起来。

    芙薇沉溺在巨大惊喜中,本还想说些什么,忽然娇躯一滞,猛地觉察到石岩身体的微妙变化,脸颊腾腾的愈发红艳动人,嘤咛一声,如被电流击中,浑身都酥软下来。

    别名为动情酒的酒液,在她温软娇躯内早已散溢,让她心底某处禁区如被掀开,从未和陌生男贴近的她,不知道如何应付这般阵仗,酮体僵硬的一动不敢动。

    一双放肆的大手,仿佛附有电流一般,在她美臀和纤细腰肢上缓缓游动着,让她酮体变得无比敏感,不自禁的火热滚疼。

    芙薇暗暗咬着牙,愈发不敢动弹,却清晰的感应到美腿间夹着滚热的昂扬,那丝丝缕缕的热流如同渗透她最为神秘的禁区,让她浑身发软,简直瘫在石岩的身上。

    那一双恣意侵犯的大手,分出一只,更是攀上她敏感的饱满双峰,将她高耸的酥胸揉捏变幻出种种奇异的形状。

    就在形势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一股清凉的气息从她发髻玉钗内流溢出来,芙薇如被冰水泼了全身,倏地醒转过来,气息紊乱的咬着牙将石岩推开来,低着头不敢看他,急急忙忙道:“我,我先出去一下。”

    芙薇旋即狼狈而逃,美腿晃荡间竟显得有些狼狈,怕是从未如今天这般不堪过。

    待到她从自己厢房走出,如鬼魅般来到战舰中央枢纽,急忙取过极寒冰水连喝了好几口,这渐渐清醒过来,却发现身体依然有些无力,那被石岩摩挲过的禁区仿佛电流涌动,带给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滋味。

    “可恶的家伙!”

    芙薇攥着圣典,脸蛋如渗出殷红鲜血,又喜又怒的暗骂,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如被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一起涌上来。

    短短半刻钟的交谈,她在巨大悲喜中联系徘徊了几起,大起大落的反差,和从未被碰触禁区的失守,让芙薇心乱如麻,忽然觉得石岩那张脸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可恶的要命,恨不得一拳砸碎好。

    ……

    石岩一人沉静的站在芙薇的厢房,脸色异样,刚刚那美妙的触感让他食髓知味,下意识的觉得留念。

    芙薇温柔典雅,气质如水般澄净安详,让人很容易对她心生好感,放下戒备心,这女人平常穿着宽松,性感撩人的身姿被始终遮掩着,外人永远无法知晓她酮体美妙。

    今日有幸感受一二,石岩当真有些流连忘返,好一阵的回味。

    许久后,他渐渐冷静下来,看着那圆台上的酒杯,自然意识到酒液怕是有点微妙之处。

    静坐了一个时辰,酒液的功效慢慢的消散,他旋即从先前的情绪波荡中醒转,顿时暗暗后悔起来。

    从芙薇态度来看,他意识到那本他看不出玄妙的经书对药器极为宝贵,若不然芙薇不会盯着他不放,甚至不惜以这种手段套话,将自己也差点搭了进去。

    该好好谈谈条件的。

    石岩下意识的想,随后摇头淡然一笑,刚刚他很阔绰的将圣典交出,没有索要条件自然是酒液的作用,但芙薇敞开心扉的交谈,自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

    这女人,境遇倒也挺不易的,亲人被疼爱她的师傅间接格杀,在黑暗重重的药器生存,怕是并不如外人所见的那般光鲜亮丽。

    对他无用的一本经书如果能够扭转芙薇的局势,石岩倒也觉得还能接受,反正在他手中毫无价值,能给芙薇谋得利益,也算是物得其所了。

    “踏踏踏踏!”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安云鬼鬼祟祟凑上前,在门口张望,不见芙薇身影,她脸色微变,禁不住低喝:“小长老呢?”

    “刚刚出去了。”石岩淡然瞥了她一眼,随意道:“你们倒是好算计,摆下这个阵仗待我,很有一手嘛。”

    安云心中一沉,神态严峻道:“你怎么了小长老?”她语气紧张不安起来,对芙薇倒是真心的维护,生怕芙薇遭受什么委屈,厉喝道:“你要敢对小长老乱来,就算是你和妖族、魔族关系紧密,我们药器也不会善罢甘休。”

    石岩哼了一声,自顾的朝她走去,“你自己询问她吧。”

    他径直穿过安云,朝着原路返回,往他的修炼室去了。

    安云神情复杂,迟疑了一下,迅速离开。

    ……

    战舰中央枢纽。

    芙薇手持那本圣典,俏脸焕发着惊人的光泽,嘴角挂着浅浅笑意,喜不自禁的喃喃低语:“圣典,当真是圣典,竟然就这么轻易得来了……”

    “小长老?”芙薇霍然冒头,试探的询问一句,脸色突然一怔,眼中泛出巨大的狂喜,指着那本经书颤抖道:“那,那是,那真是?”

    “不错,就是我们药器丢失数万年的圣典!”芙薇深吸一口气,肯定的答复。

    安云轰然一震,不自禁的重重点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芙薇也不管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酥胸荡漾出迷人的波动,一摸玉指上的戒指,旋即一块明镜显现出来,芙薇让自己冷静下来,不住的释放光泽,将那模糊明镜变得清晰起来。

    扎铎的人影,重新在明镜内浮现出来,神态略显不耐,呵斥道:“又有何事?不是说过了没有紧要的事情,不要再联系我来么?我们中有内鬼,消息很容易在这种长距离交流中走漏。”

    “铎伯,我拿到圣典了。”

    明镜内的身影,听闻此话,霍然激动难耐起来。

    ……

    杀神982,杀神正文第九百八十二章是这本书么?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