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九十章 曾经的追求者
    —艘黑鲨战舰高耸石台上。

    杜林身着青sè带烫金边的战袍,模样俊秀,脸颊上有着细密的青sè纹理,嘴角始终挂着温柔的浅笑。

    两个千jiāo百媚的姐妹花,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侧,手持酒杯和果盘,满脸堆笑的服shì着他。

    杜林乃鬼纹族最为卓越的新一代翘楚,虚神巅峰境界修为,是鬼纹族最有希望荣登族长之位的天才,杜林执掌狂鲨舰队,出生在鬼纹族最为强势的家族,心志坚忍不拔,四十九艘战舰组成的狂鲨舰队乃鬼纹族最强势的一股力量。

    温柔轻笑着,杜林大马金刀端坐石台,惬意的被两朵jiāo媚姐妹花shì奉着,深邃目光遥遥看向浩淼星河。

    “芙薇……”

    杜林淡然一笑,瞳仁中绽出一丝炙热,一把将两个美人拥入怀中,肆意的把玩她们酮体的美妙。

    石台下方,一名名神态肃穆的鬼纹族战士垂着头,不敢正视那身居高台的杜林,脸上有着深深的敬畏羡慕。

    呼!

    一道身影从战舰内部飞射过来,在杜林底下单膝着地,“少爷,芙薇的战舰航线偏离了,速度加快一倍!”

    狂鲨战舰乃杜林家族建造而成,所有战士都尊称他为少爷,杜林的家族乃鬼纹族最强势的一股势力,为了让杜林拥有至强势力,不惜耗费巨大物资为他打造了狂鲨战舰,希望杜林有朝一日登顶,荣登鬼纹族族长之位。

    “航线偏离?”杜林眯着眼睛,大手依然在美女腰tún处游dàng着静静思量了一会儿,哑然失笑道:“看来她知道我们来了。”

    “怎么办?”那人跪伏着,昂头询问杜林意见。

    “将狂鲨战舰飞散,呈环形围堵拦截,只要阻拦他们飞驰速度,让他们深陷我们鲨鱼群,他们便挣脱不出。”杜林挥挥手混不在意的说道:“她的战舰虽然等级极高可只有一艘,绝非我们的敌手。”

    “属下领命!”那人猛地抽身离开。

    “高傲的芙薇,今次我看你如何面对我……”

    杜林惬意的饮酒作乐,眼中满意温柔,笑眯眯的将一名女子拥入怀中轻声呢喃道:“你本该属于我,该是我将你金屋藏jiāo的时候了……”。

    两名jiāo媚女子谄媚笑着,紧紧抱着他一脸依赖讨好。

    巨舰的甲板上。

    芙薇和安云静默站着,视线飘忽环顾四周神识如水中涟漪dàng漾扩散出来,敏锐的感知周边的任何异常动静。

    一名么药器阁的武者,分散在甲板每一个区域,皆是神情肃穆,凝重的巡视四面。

    “狂鲨战舰的主人是杜你……”

    安云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看向芙薇轻声低呼,神sè显得有点异样,“杜林,曾疯狂追求过你……”

    芙薇眺望远处,微微皱眉。

    她对杜林也是印象深刻。

    鬼纹族克罗克家族的新一代才俊,天赋惊人,以极短时间迈入虚神三重天境界,英俊温柔,对她可谓是极为mí恋。

    克罗克家族乃鬼纹族最古老强大的一个家族,与现今鬼纹族族长的丰度家族能相提并论,克罗克家族上一代族长由虚神突破始神出了岔子,终生不能更进一步,这才未能超越丰度家族,成为鬼纹族的族长。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克罗克家族依然是鬼纹族最强悍的势力,这一代的杜林乃是克罗克家族的强权人物,承载着克罗克家族的希望。

    药器阁的大长老左粪,也是鬼纹族族人,据说也来自于克罗克家族,只是很小之时便被药器阁上一代前辈收为徒弟,算是脱离了鬼纹族。

    左麦对鬼纹族克罗克家族极为照顾,知晓杜林的天赋之后,暗中曾派人送了许多珍贵之极的修炼材料,杜林能够那么快突破到如今的境界层次,和左姜的厚赐密不可分。

    她师傅当初陨灭之时,左麦试图拉拢她,sī下让杜林来药器阁,授意杜林追求她。

    左粪希望杜林和她结成连理,让她成为左麦的一份助力,当初杜林当真是煞费苦心讨好她,却因为派系之分,她不想和左簧走向一块,最终坚定的拒绝了。

    杜林原本风度翩翩,温柔阳光,在鬼纹族和玛琊星域对女人无往不利,可被她拒绝之后,据说心xìng有了变化,曾意志消沉过一段时间,等他走出yīn影以后,据说在sī生活上便极为不检点了。

    “杜朴……”

    芙薇回忆了一会儿,幽幽叹息一声。

    “杜林在虚神三重天,狂鲨战舰有四十九艘,若是分散拦截围堵,只要一艘将我们缠住,我们便很难脱身了。”安云神态凝重道。

    芙薇认真思量了一下,吩咐道“一旦发现狂鲨舰队的战舰,只要堵在我们前方,尽全力击溃!”

    “一旦动手,便当真撕破脸了,小长老真的决定了?”安云讶然。

    “杜林是大长老的同族人,自当会维护大长老的利益,这一点从大长老派遣他过来,便可见一斑了。”芙薇苦涩的笑了笑,“除非我交出圣典,并且下嫁杜林,否则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已经走上这一步了,我们没有回头的可能了,要坚决一点!”

    安云点头,“我明白了。”

    修炼室内,石岩听着左诗、玄冥的颠簸流离艰难求存,不时低叹一声。

    左诗、玄冥没有他的好运,来到玛琊星域以后日子过的极苦,做过矿工药奴,为了神晶吃过不少苦头,受尽了白眼。

    在神恩大陆巅峰的人物,在高等级星域只是渺小的角sè,以往的荣耀和权势不值一提,只能从头开始,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件相当残酷的事。

    时至今日,玄冥乃妖族十级二阶,反倒左诗借助于芙薇的丹药突破到神王巅峰,竟然已经超越了玄冥,由此可见,左诗的天赋当真极为的惊人。

    “石岩哥哥,你呢?这些年来你怎么tǐng过来的?是不是和我们六样,也痛苦求存过一段时间?”左诗闻眸盯着她,悄声询问。

    玄冥也看向他,一脸的好奇。

    “我?”石岩苦笑一声,“的确,最初的时候我境况比你们还要悲凉,我做过人身药鼎,若非我本人有些特殊,怕是……早已陨灭了。”

    他想起初到烈焰星域的悲苦日子,如今想来简直凄凉到了极点,若非后来被紫耀看重引入天涅神国,他可能被幽盟的炼药师给害死了,每一个从低等级星域进入高等级星域的武者,都有一番艰难往事,他也不例外。

    但他最终tǐng了过来,在烈焰星域混的如鱼得水,来到玛琊星域后也艰难过一段时间,现在依然慢慢站稳脚跟了。

    “辛苦了。”左诗认真道。

    石岩笑了笑,“你父亲和亲人都很好,你不用担心,他们很安全,修炼资源有所保障。等这边事情结束后,我会安排你,让你再也不用担心。”

    “我知道你最厉害了。”左诗眼睛弯成月牙,笑容jiāo憨可爱,“我都没有想过可以再见了,真好,我们又见到了。”

    费兰、莉安娜、卡托三人,在修练场三个角落默然端坐着,眯着眼睛,仿佛半睡半醒。

    “很快会有战斗发生。”石岩起身,将延伸出去的神识收回,叮嘱左诗、玄冥:“你们留在这儿不要妄动,这种层次的战斗你们参与不了,呆在这儿好好修炼便是。”

    “这儿不是药器阁的战舰么?”玄冥愣住了,“还有敢对药器阁出手的势力?”

    “万事没有绝对。”石岩淡然一笑,没有详细解释,冲费兰三人点头,径直朝外走去,力兰、莉安娜、卡托立即起身跟上。

    “可能要碰上了。”

    一来到战舰甲板,看着一名名凝重的药器阁shì卫,石岩当即表态。

    芙薇、安云、奉安等人皆是神态肃穆,听到他的声音后,不由地别头看向他。

    “对方战舰分散了,从各个方向拦截围堵,交织成密集的网。我们除非撕裂网,从包围圈内挣脱,不然一旦被围住,境况就艰难了。”石岩看向前方,微微眯着眼睛,“在我们前方有两艘战舰,最多半个时辰便会相遇,没法回避,改变方向只会更快陷入重围。”

    芙薇恬静淡然,微微一笑,“你看的很明朗呀。”

    安云和奉安都微微点头招呼,自从知道他决心留下来,与他们并肩作战,这两人对石岩一行人态度有了明显的改观。

    在他们眼中,在关键时刻没有置身事外,坚持要一同作战的石岩,是极为讲义气的。

    当然,他们自然不知石岩另有所图。

    “你们可准备妥当?“石岩平静的说。

    “没事,我们药器阁虽然不参与星域战斗,可我们绝非惧怕战斗。”芙薇柔声轻笑着,旋即sūxiōng微tǐng,豪气道:“马上让你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

    石岩眼睛微微一亮,默默点头。

    他知道药器阁应该极为不凡,可玛琊星域内有关药器阁的势力和能量,向来都模棱两可,没有准确的说法。

    今天有幸和芙薇并肩作战,或许可以对药器阁的手段和力量有个准确的认识,他倒也相当的期待,想看看药器阁的真正力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