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九十六章 谁可堪一战?
    巨舰防御光幕被雷霆神矛一击撕裂,数十名药器閣武者化为焦炭,有更多人心神震dn,还在抵御着雷电对神体的侵蚀。

    杜林孤身落向甲板上,那一支银sè长矛被他攥在手中,一条条雷电缠绕着,仿佛吞吐着信的毒蛇,杀机内敛,却无人胆敢小瞧这一支长矛的威慑。

    元始级的神兵利器!

    偌大一个玛琊星域,元始级的神兵依然屈指可数,每一样都大名鼎鼎,主人都是最为巅峰一小簇人。

    杜林握着电矛,仿佛握着整个天地,那种展现出来的狂傲和自信,本身便是莫大的压力,让药器閣的武者简直喘不过气来。

    鬼纹族的族人,眼看着杜林一矛之击将光幕撕裂,没有欢呼沸腾,觉得一切理所当然,他们似乎本就知道杜林的力量,知道杜林有这种能力,他们很平静,默默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聚集在巨舰四面,将巨舰上药器閣的人包围。

    没了防御的光幕,他们随时可以冲入巨舰,那一个个晶炮因为距离太近,很难对他们继续造成威胁。

    战斗到了这一步,在鬼纹族族人眼中,胜负似乎早已注定,他们知道一旦杜林较真,不将儿女情长放在心中,芙薇便没有一丝机会。

    巨舰甲板共,药器閣的奉安脸sè铁青,咬着牙齿凶狠看着杜林,却不敢上前挑战,他也只能看着身边的sh卫痛苦的抵挡着雷电之力,心中泛出强烈的无奈。

    虚神三重天境界的杜林,一只脚触及始神门槛,又手持元始级神兵雷霆神矛,战舰上,还有谁可堪一间?

    奉安脸sè凝重之极。

    杜林孤身在药器閣众多sh卫中央,没有妄动,似乎在默默等候着什么,他的视线只是落向巨舰中央枢纽,他在等一个人,等那人主动走出来,将圣典交给他。

    他不动,便没有一个鬼纹族族人胆敢出手,也没有一个药器閣的武者会胆大包天的主动挑衅。

    巨舰上安静的落针可闻。

    中央枢纽内,安云脸sè苍白,眼神慌乱震dn不安,心中掀起轩然**。

    她忽然意识到她错了,错的极为彻底,她小瞧了杜林,更加小瞧了左粪对圣典的决心!

    药器閣虽然一直内斗不休,可始终处于暗处,不会摆上明面上,更加不会到击杀一个长老这种极端程度。

    一名长老的丧生阵亡,会让药器閣所有长老都震怒,会直接引来閣主的怒火,安云以为大长老不过是想得到圣典,绝不敢伤害芙薇。

    杜林的到来,也让安云下意识的走向误区,因为杜林爱慕着芙薇,这一点没人比她更加清楚。左粪派出杜林,在安云来看大长老也不想闹的难以收场,不然完全可以派遣更加凶残的爪牙过来,可她错了,她错估了左姜对圣典的疯狂渴望,也错估了左簧对杜林的了解。

    桑来,到了关键时刻,杜林是可以如此狠厉的……

    安云深深叹息一声,不由瞥了一眼嘴角沾满血迹的芙薇一眼,又神情复杂的看向那如磐石站着的青年,心中不由泛出酸涩无力。

    可惜,境界上的巨大沟壑,不是可以轻易弥补的,你毕竟没有达到那个层次……

    芙薇静静坐了一会儿,默默将嘴角血迹认真擦拭干净,悄悄起身,一声不吭的走向外面,来到战舰甲板,她一眼瞧见了平静处在药器閣sh卫间的杜林,脸sè苦涩,幽幽轻叹一声。

    杜林神情微震,攥着长矛的手指明显用了几分劲道,也叹息一声,“我不想走到这一步。”

    芙薇点了点头,明亮的眼睛闪烁着熠熠光泽,“到了这一步,我们只能生死相见了,要么我死你拿去圣典,要么我将你击败你主动离开。”

    “你不是我对手。”杜林神体不自然的颤动了一下,神情竟然显得有些狼狈,“我真的不想对你下重手,只要你将圣典交给我,我马上掉头离开,绝不会暗中捣鬼。”

    “不行的。”芙薇心中低叹,认真看着杜林,轻声道:“你有你的原则,我也有我的坚持,我们都不可能让步的。”

    讲话间,芙薇皓腕上一个碧玉镯显出青翠光泽,如同一副山水画被掀开,当中奇妙的青翠b动一点点的凝炼汇集起来,隐隐拉出瑰丽动人的新世界。

    一块块冰莹山闻浮现出来,就在芙薇掌心微缩显现,晶莹山川由一缕缕极寒丝线连接,如极寒冰域,酷寒冷冽,当中一块块冰川缓缓挪动着,——汇聚,慢慢的堆砌起来,最终成一座显得并不大的冰山。

    冰山上布满玄妙难测的符文,如天神绘刻而成,阵阵冰寒之力渗透出来,将真实世界都给带入极寒冷域。

    杜林神态徒然凝重起来,看着芙薇掌心凝炼出来的冰川世界,看着那一座冰山,眼神严峻之极.

    不知道何时,石岩和安云也一并从中央枢纽出来,皆是凝视着芙薇,看向她掌心微缩的冰川。

    安云眉间显出一丝痛楚无奈。

    石岩则是微微一怔,愣了一下,ォ别头看向安云,小声道:“那冰川,也是元始级神兵?”

    芙薇在虚神二重天境界,主修火焰,炼器师和炼药师都这样,可他没有预杵到除了火焰奥义,芙薇竟然将冰之奥义当成辅修,冰火一般不兼容,芙薇的选择让石岩很是诧异。

    虚神二重天的芙薇,之前被杜林一击伤了心神,他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助芙薇恢复。

    杜林则是虚神巅峰,一样手持元始级神兵,雷霆神矛在玛琊星域名气极大,乃鬼纹族至宝,沾满了无数鲜血,承载着鬼纹族万载荣耀。

    安云轻轻点头,“玄天冰川由药器閣第二代閣主淬炼而成,以极北寒域数千座冰川为基石,熔炼数百种极寒材质,为了淬炼玄天冰川第二代閣主走火入魔,最终hun飞魄散玄天冰川ォ成功熔炼起来。”

    石岩深深皱着眉头,没有搭话,脸sè却愈发严峻。

    “你主修火焰奥义,冰之力量只是辅修,冰火并不兼容,即便持有玄天冰川也非我雷霆神矛之敌。”杜林一脸酸涩无奈,“不要斗下去,你将圣典给我了结此事可好?”

    芙薇黛眉深锁,轻轻摇头。

    杜林脸sè一僵,怔在那儿沉默下来。

    一名名鬼纹族的族人,聚集在巨舰四角,杜林没有传话之前,无人胆敢正式登上战舰。

    药器閣的sh卫,包括奉安、安云等强者在内,都只是脸sè深沉,在冷冷看着杜林,也没有插话。

    元始级神兵强悍之极,一旦动用了可能引发星域浩劫,杜林和芙薇纷纷将压箱底神兵祭出,形势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旁人可以插手的了。

    “别毁了我的战舰,我们换个地方吧。”芙薇吸了一口气,温婉一笑,翩然飞翔外面星海。

    那个方向鬼纹族的族人,眼见她过来纷纷侧身避开,令她能够从容穿越。

    杜林默默点头,也不讲话,尾随她身后离去,与她一并在浩淼星海内悬浮,并扬声厉喝:“所有人散开,不得我命令,任何人不得出手!”每一个鬼纹族的族人都一脸恭敬,默默退散,渐渐远离了战舰四周。

    药器閣的sh卫暗中呼出一口气,旋即忽然想起什么,脸sè愈发严峻起来。

    “她能战胜杜林么?”石岩皱着眉头,深深看向安云,“境界相差一筹,她主修的又是火焰之力,就算是手持玄天冰川,可对方也有神兵,这一战你觉得?”

    安云深深叹息,只是说了一句话:“药器閣的长老都将主要精力用在淬炼丹药秘宝上,和纯粹的战斗武者相比,不论是经验还是对战机的把握都要逊sè。”

    石岩霍然明白过来。

    “着是战败,那又会如何?”他顿了一下,继续发话。

    “圣典肯定不保。”安云暗暗思量着,斟酌着用词,“若小长老能果断一点放弃,或许不会有事,可她看似温柔,内心其实极为倔强,我怕她……”

    石岩神情渐渐yn沉下来。

    千万道雷霆闪电虚空交织,如雷电蛛网遍布星海,杜林手持长矛处于雷电中央,在星河内默默凝炼力量。

    芙薇一身碧蓝裙装,掌心拖着缩小的冰川,随着力量的攀升和境界的应和,那冰川渐渐放大,酷寒森冷气息四溢,芙薇也慢慢坐向冰川之巅,向来温柔如水的女,此时仿佛一块极寒冰块,气息冷冽如寒霜。

    丝丝丝!

    雷电交织着,蜿蜒扭动着,迅速汇入雷霆神矛内,那一支臂长的银sè电矛,其上一个个精美繁碎的奇妙闪电纹理,渐渐涌出炙烈闪电,似乎映照着雷电真谛,虚空中亿万道雷霆闪电如有了归宿,忽然狂涌向电矛0

    极致炫目的电光穿射着,交织着,飞旋着,如雷电能量域场,将芙薇周边彻底笼罩。

    那一支雷霆神矛则是为一束横贯天地的电光,疾射冲向芙薇,气势无匹。

    芙薇端坐的冰川极寒酷厉,森森寒气释放,将天地染成一片雪白,无数冰屑霜花纷纷落下,那冰川晶莹剔透,如最完美的艺术品,堵向射来的长矛。

    吓嚓!

    玄天冰川被长矛击中,炸出漫天冰块,冰川轰然传来奇妙的嗡明,芙薇脸sè骤然苍白,jā躯随着冰闻的嗡明颤抖着。

    杜林幽幽一叹,脸上仿佛夹着无奈,可他释放出去的雷霆神矛却威势不减,携带更多劲道,融入亿万雷霆之威,又要继续穿透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