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九十七章 血色巨盾!(求月票!)
    没有花俏的招式变化,没有大多奥义的衍变,那一支闪电之矛,只是一击接着一击,连续轰射在晶莹冰川上。

    块块寒冰从晶莹寒川上炸裂,激散在天地间,不知道流落向何处。

    溅射出来的雷霆闪电,仿佛将闪电的终极奥义给催发出来,形成的雷霆之威让天地为之变色,让幽暗虚空光彩耀目,那些飞射出来的雷霆神光,远远激垩射向星空远处,不知道将会让多么生命之星遭受创击。

    元始级的神兵利器,一旦释放中奥义,能够让一种奥义混乱,引发世间浩劫。

    这和始神境强者交战的情况相似。

    达到始神境的不世强者,真要性命交手,会让生命之星都承载不住,据说恐怖的始神境强者交手到了亡命程度,可能许多生命之星都会随之粉碎掉。

    杜林和芙薇都未达到始神境,可他们将元始级秘宝奥义极致催发,形成的虚空震颤波荡能够实现的最终杀伤力,怕是能够稍稍比肩始神境级别的强者忖冲。

    不论是药器閣巨舰上的侍卫,亦或者鬼纹族的族人,都纷纷沉默着,遥遥看向战斗的区域。

    没人还有闲暇妾流。

    每个人都能看出芙薇略显不支,在那雷霆神矛的冲击下,冰川不断的炸裂粉碎,酷寒气息慢慢消弱,芙薇的脸颊苍白如纸,精神渐渐的显得萎靡。

    同样耗费精力的杜林,依然气血旺威,依然能量如潮,依然强悍如初。

    虚神巅峰和二重天之境,体垩内蕴藏的力量不可同日而语,芙薇本就不是擅长战斗的武者,毕生精力都用在淬炼上,对铁血之战自然表现要逊色许多。

    杜林和他不同,出生在克罗克家族的他,起初便肩负着复兴家族的使命,一生都在追求极致力量,大大小小的战斗数百次,手上鲜血淋漓,不知道多少人被他击杀。

    对于这类铁血战斗,杜林当真是习以为常了,如何捕捉每一丝战机,如何将自己优势和力量释放到巅峰,他比芙薇不知道深刻多少倍。

    加上境界上的差距,这一战,似乎从一开始便决定的结果。

    鬼纹族的族人,脸上有着难以抑制的喜色,杜林又一次证明他有能力有力量扫清一切阻碍,能带克罗克家族重返巅峰。

    看着此时的杜林,每一个跟随他的族人都暗暗兴奋,似乎知道他离鬼纹族族长之位,只有一步之遥了,他们坚信帮助左粪夺得圣典的杜林,必将得到左粪更阔绰的支援。

    有药器閣大长垩老的垂青,加上杜林的争气,他们狂鲨战舰必将成为玛琊星域最强悍的一股力量,能让克罗克家族走的极远极远……

    反观药器閣这边,不论是安云还是奉安,还是那些侍卫,都脸色沉重凝重,心间如同悬着巨石,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如果芙薇战败,你们……会是什么下场?”巨舰甲板一角,沉默许久的石岩,悄悄发出一个声音,在安静的气氛中,显得略显刺耳。

    很多药器閣的侍卫都看向他,眼中有不明的意味。

    安云深深皱着眉头,看向石岩,又看了看药器閣的侍卫,认真说道:“小长垩老若是战败却安然无恙,我想我们不会出事,若是小长垩老执意拼命,最终神形俱灭了,我想杜林震怒之下,会将我们屠戮干净。”

    她旋即苦笑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小长垩老若是死了,我们身为下人,也没有颜面独活于世。”

    石岩皱眉。

    每一个药器閣的侍卫,脸色都阴霸着,愁云暗淡,如丧考妣。

    他们仿佛瞧见了自己的命运。

    “师兄,我们呢?”卡托咧嘴嘿嘿怪笑着,“我们是否一样会遭殃?”

    “是你执意留下来的。”安云叹息一声,深深看向石岩,“小长垩老若死了,你们……怕也难逃一死小长垩老死了,事情便真的不可挽回了,杜林不会允许见证者还存活于世。”

    “师兄!”卡托脸色骤然阴厉起来。

    石岩默默点头,遥遥看向浩淼星河,心中不由多了计较。

    他在决心留下之时,已经能够和空间节点灵魂共鸣,他相信若是他催动空间奥义,他完全可以带着卡托、费兰、莉安娜、左诗、玄冥瞬间遁离,从战端中脱身。

    正是有这个自信,他ォ敢留下来,还让左诗、玄冥都跟随。

    也就是说他若想走,随时能走,杜林也没有能力拦阻。

    只是他并不想走!

    他不想眼睁睁看着芙薇毅然赴死!

    对这个女他很有好感,尤其是洞悉了芙薇内心隐秘以后,他极为怜惜芙薇,知道这个是苦命的人,脑海中一道道念头闪过,他有了决定!

    “你放下防御力量,将圣典给我吧,否则,你的玄天冰川可能会粉碎,日后若要修复怕是极为困难。”远处星海内,杜林浑身雷电交织,眼神无奈的劝说道。

    那一支雷霆神矛凝滞冰川之前千米不动,一道道闪电附在其上,仿佛将世间闪电都给糕合起来,那种惊天动地的威慑,让任何人都会无力。

    杜林知道芙薇状态不佳,那玄天冰川虽为元始级秘宝,品质和等阶却不如他手中之矛,芙薇境界又低他一筹,之前还受了伤,维持战舰运转又损耗了太多的精力和能量……

    老实说芙薇能够撑到这一步,已经大大超出他的预料,可芙薇气息逐渐衰竭,眼神慢慢萎靡,他知道,芙薇到了能量紊乱的不堪地步。

    若要继续支撑,芙薇便有性命之忧,当真会伤其根本,一旦主人灵魂重创,玄天冰川如何抵挡雷霆神矛的狂烈攻击?

    “不!”芙薇脸色清淡,却坚决的摇了摇头。

    杜林眉头一拧,眼中显出一丝狠厉怒意,“你真要寻死不成?圣典虽珍贵,可你明明无法拥有,难道还非要以性命维护?你这根本就是固执!于事无补的顽强,那是意昧!”

    芙薇一言不发,又凝炼力量,那玄天冰川继续释放森寒,有新的冰块凝结出来。

    她以行动表达了意度!

    杜林气极,温和的脸色渐渐森冷下来,芙薇的态度将他彻底激怒,本不欲痛下杀手的他,终于不想继续苦苦劝说。

    那一支雷霆闪电交织的神矛,又如横贯天地的一道闪电,如摧枯拉朽的架势威慑,携带无数雷霆闪电之狂暴能量,狠狠地刺了下来,要将主人衰竭的玄天冰川给真正粉碎!

    鬼纹族的族人和药器閣的侍卫,神情都轰然一震,一瞬不移的看着那雷霆神矛的一击。

    他们明白,这一击便可能宣判芙薇的命运,为这一战划下句号。

    要结束了么?

    安云眼中满是绝望无奈,无助的眺望远方,深深叹息。

    早该这样了!

    鬼纹族的数名老者兴奋不已,暗中攥紧拳头,一脸的期待,等候着这一雷霆攻击,等候着早已注定的结局。

    轰!

    无数雷霆神光和血光交织,在那神矛之端,炫目的电光如流星溅射飞逸,其中一团团浓稠血色一点点显现出来。

    所有人瞳仁狠狠一缩,不自禁的张开口,双眸神光如炬,纷纷凝聚一点。

    那是一面血色盾你……

    它挡在玄天冰川前方,将杜林雷霆神矛的致命一击截住,那盾牌初始极小只有巴掌大小然而在众人瞩目之下,却在极速变幻着。

    数百名陨落各个角落的鬼纹族族人尸体,鲜血如血色雨点,如妖异眼珠飞逸出来,嗖嗖嗖的飞射向盾牌上,那盾牌如吸足了鲜血,迅速胀大,随着血珠的涌入,那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成了一面血色巨盾!

    它竟比那座数千米高耸立着的玄天冰川还要肃穆巍峨,几乎将冰川彻底挡阻,不给那雷霆神矛一丝攻击缝隙。

    一股血腥、暴戾、极致邪恶的波动,从那血色巨盾上缓缓蔓延出来,仿佛邪恶生灵骤然降临,任何人灵魂祭台都被影响,如被血色凶神渗透内心,没来由的觉得暴躁难受。

    随着鲜血的渗透,那血色巨盾上奇妙的血色印记渐渐如血花威开,妖艳的让人灵魂震颤,邪恶的让人手足冰寒。

    浩淼星海中,无数鬼纹族族人都静寂无声,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似乎觉得眼花了。

    药器閣的侍卫,则是眼神呆滞,仿佛处于最深沉的梦境之中,泛出不真实的错愕奇妙感觉。

    无人知道那血色巨盾来自何处,无人知道为何在最为关键之时,冰川之上会突兀显出一面盾牌,将杜林的致命一击挡住。

    众人或是错愕惊诧,或是惊骇欲绝,或是面面相觑,都怔在那儿愣神看向血色巨盾,浑然不知战斗处于最为激烈凶险之时。

    雷霆神矛尖端刺在血色巨盾之上,闪电激垩射飞溅,狂暴能量疯狂涌动着,在继续冲击着!

    可那血色巨盾从起初显现之时,便屹然不动,如世间最为坚实厚重的堡垒,如同永远不可能被攻破。

    那一条条血色线条如人体筋脉游动着,那多妖异的血色印记如鲜花般绽放,邪恶诡异到了极致。

    血色巨盾安然无恙,没有丝毫衰竭被损坏的迹象,反倒是那雷霆神矛刺在盾牌之上,却抖动的愈发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