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九十八章 贵人相助
    血色巨盾不动如山,仿佛一面遮天盖地的铁板将那玄天冰川整个挡住,邪恶、暴戾、嗜杀的气息如汹涌的海洋泛滥了,禁不住外溢,笼罩方圆千里范畴。

    盾牌上那一朵妖异的血色印记,收缩不定,一条条血线如蚯蚓蠕动着,竟然如同活物!

    数百名葬身的鬼纹族族人,飞溅在星空中的血珠,如雨点般汇聚过来,让那面盾牌邪恶阴森凶厉之极,如同世间邪恶源头。

    雷霆神矛尖端锋利刺在盾牌上,点在血色印记中垩央,那一支银色的短矛抖颤着,仿佛被某种邪恶意识侵袭,似乎显现出一丝丝细致的裂纹。

    不论是鬼纹族的族人,亦或者药器閣的武者,这一刻都静寂无声,视线都聚集在那一面盾牌上,脸上满是错愕惊诧恐惧不安,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玄天冰川之上的芙薇,苍白的脸色凝重之极,黛眉深锁,目光灼灼看向血色巨盾,不知道想些什么心思。

    鬼纹族的天之骄杜林脸色铁青,一双锐利的眸环顾四周,在搜寻着什么。

    心里痛苦的挣扎着,杜林深深吸了一。气,对着幽暗虚空略显恭敬的沉声道:“何人干涉我鬼纹族事务?”

    他一缕缕神识扩散开来,试图涌入血色巨盾周边,然神识稍一碰触,便意识迷糊扭曲,如陷入了最难挣脱的泥沼,灵魂能量极速消耗。

    心中凛然,杜林一颗心沉入谷底,不安的看着那一面凭空显现出来的盾牌,生出进退不得的窘迫来。

    无人答话。

    血色巨盾仿佛无主之物,以杜林的境界和念头也搜寻不出血色盾牌的主人方位,他脸色愈发严峻不安,局促的看向周遭,眼神越来越慌乱。

    嗤嗤嗤!

    一缕缕精妙的闪电,从那雷霆神矛尖端溅射,一道道闪电炸裂出来,被那血气一冲,被化解无形。

    短矛抖颤的愈发厉害了……

    杜林终于惶恐不安,寂静无声的幽暗虚空让他心神不宁,仿佛暗中有一双邪恶诡异的眼睛,在默默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鬼纹族记下了。”深吸一口气,杜林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旋即心神一动,伸手虚空一抓,那雷霆神矛化为一道电光,骤然在他青色袖口隐没。

    “我们走!”杜林突地暴喝一声,主动朝着他乘坐的虎鲨战舰飞去。

    所有鬼纹族族人神态惊讶,不解的看向他,脸上的疑惑清晰之极。

    三名鬼纹族的长者,躇踌着,禁不住惊呼起来:“少主!”

    杜林面沉如水,冷冽喝道:“让你们走!没听见?!”

    三名鬼纹族长者脸色骤然一变,旋即不敢多说什么,忐忑不安的纷纷下达命令。

    一名名如游鱼散逸周边的鬼纹族族人,全部默不作声,心间如同悬着一块巨石,敬畏的看向那一面高高悬浮的血色盾牌,悄无声息的各自返回战舰,旋即一言不发,在杜林的战舰启动中,默默而去。

    所有药器閣的侍卫都震撼异常,眼看着鬼纹族族人潮水一般退去,突地泛出由衷喜悦,猛地欢呼出声。

    玄天冰川之上,芙薇神态复杂,看着那一面血色盾牌,愣神了一会儿,忽然施施然行礼:“多谢前辈援手。”

    她也不知何人在御动血色巨盾。

    哧溜!

    一条血光骤然射向浩瀚域外,那血色巨盾极速缩小,和那血光一道远去,眨眼没了踪迹。

    五万里之外。

    杜林脸色阴沉,吞药着赤红丹药,呼吸渐斯粗重。

    三名鬼纹族的老者,静静竖立在他身旁,神态复杂难明,不知道想些什么心思。

    “少主。”其中一人低呼。

    杜林仿佛从沉思中醒转过来,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说道:“比雷霆神矛等阶高的多!”

    三名鬼纹族老者一脸骇然。

    他们终于明白杜林为何执意退走了。

    元始级神兵有等阶之分,依然七品,雷霆神矛最多称得上元始级二品神兵,但在鬼纹族依然是至宝,乃神兵的极致,放在整个玛琊星域中也是声震苍穹。

    可那一面突兀出现的血色巨盾的等阶,竟然比雷霆神矛还要高许多,能够持有此类神兵者,该死何等恐怖的人物?

    难怪得不到回应后,少主会立即退走,甚至不顾左娄的嘱托,连圣典都没了心思。

    在玛琊星域中,有不成文的定律,愈发等阶强悍的神兵,持有的主人一定有相应的实力和境界,大多数拥有元始级神兵者,都乃虚神巅峰,亦或者始神级别的存在。

    力量和境界不足,不能将神兵的力量释放出来,也不足以保全神兵利器0

    那面盾牌等阶如此之高,主人定然也是顶天立地的最可怕存在,杜林未曾察觉对方气息依附血盾,理所当然认为暗中出手者的境界和奥义认知,远远超出他感知的境界范畴。

    他胆寒了,也识相的立即避开,在他和三名鬼纹族长者来看,实为明智之举。

    “每一样元始级的神兵在药器閣都有明确记载,越是等阶高者,药器閣的描述越是详细。”杜林声音疲惫沙哑,“可那一面血盾……我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我不知道什么来历,也不知道什么人持有。我不想将我们克罗克家族的狂鲨战舰,和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搭上去!”

    “少主明智!”三名鬼纹族长者神情一震,同时恭敬表态。

    不论如何去看,杜林的决定都无可挑剔,暗中潜伏的强者持有超越雷霆神矛的神兵,在他们眼中定然乃是始神极致的恐怖存在,这类人物足以横扫他们狂鲨战舰,将所有人挫骨扬灰!

    对方出手挡在玄天冰川之上,只是拦截,并未下杀手,在他们来看,这是对方的态度,还仅仅只是警告,让他们自己识相……

    若是不识相,下面的攻击应该便是碾压了!

    杜林很识相,他主动退走,宁愿暂时放弃圣典,也要保全自己和家族的力量,即便让左娄不爽也顾不上了。

    “通传大长垩老,将我们战斗细节一字不漏说明,着重描绘血色巨盾,我想……他或许能够看出一点征兆出来。”杜林无力的挥挥手,精神疲惫,千里迢迢而来,没有得到圣典,还得罪了芙薇,留下数百米族人尸首,对他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三名长垩老默默退去,也一脸唏嘘颓丧。

    浩淼星海内,芙薇收起那玄天冰川,神态苍白的重返巨舰甲板。

    一个个药器閣的主人,都散在甲板周边,默默恭迎着。

    芙薇曼妙**汗迹隐现,她筋疲力尽的锊了锊瀑布般的长发,明眸复杂难明,视线在一个个甲板上武者上滑过,芙薇突然轻呼:“石岩人呢?先前我还见他在上面呢?”

    “你和杜林交战不多久,他便悄悄下了修炼室。”安云认真回答。

    芙薇黛眉微蹩,想了想,又别头看向幽暗星空,看着那面血色巨盾消失的方向,轻声道:“我们遇着贵人了。”

    安云深以为然,轻轻点头,“不知道什么前辈暗中出手,不然我们这趟当真凶多古少,只是1……”她顿了一下,满脸疑惑的说道:气……那面盾牌,我们药器閣元始级神兵典籍之中,似乎并无记载呀。”

    芙薇娇躯微颤,“没有?你肯定没有?!”

    安云继续点头,“肯定没有。”

    芙薇明眸波荡煌煌,心思辗转千叠,怔怔出神许久。

    “那盾牌……比雷霆神矛等阶高许多。”好半响芙薇ォ极为认真说道。

    安云轰然一震,下意识询问:“何种等阶?”

    芙薇摇了摇头,“我感知不出。似乎……超出我认知范畴,我想我们药器閣现今的閣主,怕是也没有能力淬炼出来,那盾牌之上的奇妙图阵,仿佛鲜活的,每一秒都在变幻万千,有无数变化,我瞧不出当中奥妙。”

    安云骇然。

    她可深知芙薇在炼器上的造诣,药器閣万年来罕见的天赋奇ォ,最有希望荣登閣主宝座者,她对炼器的认知和洞悉,得到众多长垩老一致认可,甚至认为她比大多数长垩老炼器手段还要高超。

    连她都看不出盾牌上阵图变幻奥妙,足以证明那凭空突然冒出来的血色巨盾,必然乃是世间罕见神兵。

    “或许……它不属于我们玛琊星域。”芙薇沉吟许久,忽然再次出声。

    安云愈发惊诧不解。

    “不属于我们玛琊星域,不属于我们玛琊星域……”芙薇愣了一下,仿佛忽然想起什么,蓝眸骤然幽幽亮起,下意识的呢喃道:心……那家伙,在我们药器閣也不曾有记载,应该也不是我们玛琊星域的来人,会不会?”

    她旋即自嘲的摇头笑了笑,暗呼自己疑神疑鬼,可能太过疲惫了,ォ会将两样不可能相连的事物联系起来。

    超越雷霆神矛的神兵,怎可落入一个区区源神境界武者手中?

    这显然不现实。

    源神境级别的武者,便是拥有如此神兵,怕也抵挡不住杜林的一击,这是常识。

    她以常识判断,觉得自己果然想太多了,讥诮自己太过疲惫了,便没有继续深想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