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九百九十九章 盾变得更重了……
    巨舰内部—处石门门前,芙薇、安云端坐着,轻轻叩门。

    之前在中央枢纽内,若没有石岩不断灌输的能量馈赠,芙薇支撑不到杜林出手,对于石岩的帮助,芙薇和安云都铭记于心,在巨舰重新航行之时,芙薇尚且没有恢复力量,便先一步过来翻寸,以示诚意。

    然石门叩击许久,依然没有反应,就在芙薇、安云渐生不耐之时,石门裂开一角,lu出一张狰狞可怖的丑脸。

    “他为你灌注力量损耗极大,此时正闻关恢复,你不用去探望他了。”莉安娜神态不善,冷冷说道,旋即便猛地将石门堵实,将芙薇、安云拒之门外。

    不论是芙薇还是安云,都从莉安娜眼中瞧出了冷淡恶意,似乎极为不喜她俩。

    两人面面相觑,一脸错愕。

    愣了一会儿,芙符旋即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无奈说道:“算了,我们先走吧,我也要迅速恢复所复。”

    安云点了点头,也不劝说什么,和芙薇径直离开,并不知道修炼室内部的场景。

    莉安娜将石门堵严实,一声不吭的穿过修练场,往一间密室行去。

    左诗、玄冥在修练场一角,怔怔的看着她,神态敬畏。

    莉安娜小心翼翼推开密室,进而入内。

    不大的石室中,那一样被芙薇、杜林敬若神明的神兵利器,仿佛一块破石牌,随意的扔在一旁又显得朴实无华,没有邪恶、暴戾血sè光芒释放,也没有一丝惊人的能量流颤。

    石室中央蒲团上,石岩脸sè苍白静坐着,周身有一道道细密的血缝,有的深可见骨,仿佛被无数小刀撕裂切割而成极为可怕。

    他眼神虚弱盘膝不动如山,体内一丝丝能量慢慢聚集着。

    费兰、卡托在一旁小心翼翼看护着,神态凝重不安。

    在芙薇和杜林交战正酣之时,石岩一言不发从甲板上退走,悄无声息的下了修炼室进入这间密室。

    费兰、莉安娜、卡托并不关注药器閣和杜林之战,见他离开了,自然也一并进来。

    他们亲眼看着石岩释放力量奥义以空间精妙令血sè盾牌悄然飞走,从那空间缝隙口他们都瞧见了杜林的雷霆一击,瞧见了血sè巨盾的精妙变化,将杜林堪称狂烈之极的攻击尽数拦下。

    也在那一刻,石岩浑身颤抖不安,在抖颤中神体绽裂,鲜血淋漓。

    卡托眼中有着一丝难明的敬畏,看向石岩目光已然不同,甚至禁不住内心的兴奋jdn。

    虚神巅峰之境的杜林,手持元始级神兵雷霆神矛,致命一击落下,竟被巨盾直接挡下,让杜林一击未能穿破防线,未能伤其玄天冰川。

    这是何等的力量?

    卡托深深看向浑身鲜血流溢的青年,由衷生出敬意。

    也是这一刻,他清晰的认识到即便他也是源神三重天之境,即便使尽全力,也绝非青年之敌。

    八扈从之主的传人,果然不虚!

    “打发走了。”莉安娜将密室之门掩上,皱着眉头淡漠说道。

    费兰微微点头,深深看了一眼石岩,暗暗叹息一声。

    她是不赞成石岩妄自出手的,以源神三重天境界的修为,硬抗杜林一击,虽借助于盾牌的优势,可石岩依然负伤了,只是她不知道石岩伤势到底有多重,这让她很是忧心。

    莉安娜对芙薇、安云态度不善,自然是因为密室石岩的状态不佳,因为那两人石岩ォ会负伤,她自然不会还有什么好脸sè了。

    费兰、莉安娜、卡托三人都凝神看向青年,静默无声,在等候着什么。

    渐渐地,那一道道绽裂的伤口,一点点的愈合,其中血肉仿佛鲜活触须勾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在伤口自愈开始之后,半个时辰内,他浑身裂缝全部愈合,没有一丝疤痕。

    可费兰三人依然表情沉重。

    时间匆匆,又过了许久,双眸闭合的青年突然睁开眼,长长呼出一口气,神态平静的说道:“别担心,我没事了。”

    三人脸sè旋即一松。

    “虚神三重天的杜林,手持元始级神兵雷霆神矛,势若闪电霹雳一击,当真威势恐怖之极。”他叹了一口气,瞥了一眼脚边盾牌,咧嘴一笑,“还好有这一面盾牌,还好还好,若不然……”

    杜林致命一击疾射之时,他将盾牌取出,以空间之力运转将血盾投向虚空关键之处,血sè盾牌的印记被j发,和他心神灵hun呼应,受他力量的输送。

    那一击来袭之前,血sè巨盾印记被j发,疯狂吸纳周边鲜血精气,也将他体内种种力量源头抽取。

    在那一霎,他体内的负面之力、精元能量、甚至不死魔血都被强行汲取,纷纷涌入血sè巨盾内。

    十成力量,被瞬间剥离了八成,囊括负面能量、神力、魔血,这ォ堪堪让盾牌参天巨大,挡下那一击。

    他没有想到血sè巨盾的御动,竟要耗费如此庞大能量,源神三重天的他,一身奇妙能量若是聚集起来,怕是堪比虚神一、二重天强者,可那么多能量全部灌注向盾牌,似乎也只是堪堪将盾牌十成威力显现一成而已。

    可仅仅只是一成威力,依然拦阻了雷霆神矛,挡住了虚神巅峰的杜林一击!

    只是杜林一击的反噬力,经过雷霆神矛的穿透冲击,依然涌了过来,血sè巨盾安然无恙,仿佛永远不可能损破,但释放能量者,御动的主人却承受不住,神体遭受重创。

    还好在战斗爆发之时,他悄悄吸收了众多死亡精气,在精气净化以后,他的消耗迅速得到补充,这ォ快速恢复过来。

    此时的他,依然处于全威状态,这要归功于吞噬奥妙的神奇,让他不至于当真力量衰竭,以至于无力战斗。

    他又看向那一面小小的盾牌,神态颇为复杂,伸手一招,那盾牌呼啸落入他掌心,如山的重力猛地落向手臂,他手臂不自禁的下沉几分,快要碰触石板ォ堪堪稳住。

    “好重!”他倒吸一口凉气,眼神惊骇之极,“这面血盾当真沉重如山,我如今的力量足以将万米山川给托浮着,可拿着这盾牌竟然如此吃力!”

    费兰、莉安娜、卡托皆是愣住。

    “以往……似乎没那么重。”

    费兰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声说道。

    点了点头,石岩苦笑道:“不错,我当初持有它之时,似乎真的不如现今这般重。经过刚刚的印记j活,经过那一击的抵挡,它的重量似乎成倍增长了。”

    三人愕然。

    “师兄,这血盾到底何种等阶?”卡托猛地兴奋起来,“那杜林手持的雷霆神矛乃元始级,也不知道品阶如何,可他那短矛,似乎……不足以击溃这面盾牌,这盾牌的等阶是否高过他那神矛?”

    费兰、并安娜也神情复杂的看向那朴实无华的盾牌,lu出注意的表情。

    盾牌乃当年修炼死亡奥义者,将其传给黑暗天幕家族,这些年由费兰把持,然而以费兰的见识和眼光,依然不知盾牌的等阶高度,她因为不曾得到舟牌认可,也从未够资格j活过盾牌,所以不知其中奥妙。

    可她也很好奇,好奇这面由她把持的盾牌,到底达到何种程度。

    “我不知道它真正的品阶。”石岩斟酌着用词,费兰三人都一脸失望,可接下来石岩又说了一句:“但我可以肯定,那雷霆神矛的品阶绝对不如这面盾牌,因为……我境界和力量不如杜林,我可以挡住那一击,全然是因为盾牌品质大大超出那雷霆神矛,若不然,我不仅仅只是受创,怕是会直接神体崩溃!”

    此言一出,费兰、莉安娜、卡托眼睛暴亮。

    石岩旋即苦笑,深深看向三人,“看来我们对嗜血八扈从和嗜血之主的认知,还是太浅薄了一点,我想我们的传承,或许乃是世间极致,乃各大星域最为巅峰神秘的奥义,他们曾经的领悟者,必然乃是各高级星域的顶尖存在。”

    三人脸sè旋即j动难耐起来。

    挥挥手,石岩轻声说道:“你们先离开吧,放心,我不会有事了。嗯,我要好好揣摩揣摩这面盾牌,看看其中的深层奥姐……”

    三人默默点头,压制着心中的兴奋,眼神暗喜的退走。

    黑暗、腐蚀、混乱三种奥义,分别由三人主修,他们自然坚信自己的奥义神秘强悍,可如果被确切证实了,那会让他们更加坚定,对自己的奥义更为自信,这有助于他们的信心的坚实,也会影响他们日后的锲而不舍境界追寻。

    三人退走,将密室轻轻合上,石岩摩挲着沉重之极的血sè巨盾,眼神恍惚,喃喃低语:“那一击碰触之时,无数奇妙变化在印记中央显现出来,仿佛神秘浩瀚的阵之极致,淬炼者,当真是夺天地之造化,有鬼斧神工之力……”

    自言自语之时,他灵hun祭台慢慢旋动,心神放松,念头如奇妙的线渗透向血sè盾牌。

    朴实无华的那一面小盾牌,骤然变得血光熠熠,其中隐没消失的血sè云团印记,又一点点的清晰显现出来,妖异邪恶,仿佛蕴藏着大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