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一十二章 棒打鸳鸯?
    “就是这里了。”

    一块陨石上,石岩手指前方,淡然说道。

    费兰、莉安娜众人一脸讶然,看着黑糊糊的前方,都愣在那儿,众人神识悄悄释放出来,延伸过去探测,并没有觉察到生命动向。

    一簇簇云棉如黑漆漆的布团,将那一片区域都给遮掩住,在他们眼中那儿浑浊一团,压根没有一丝生命迹象,也觉查不到物质星辰存在。

    如果不是石岩有着独特之处,他们会当石岩信口开河,但此时却不会这般认为,都看向石岩,等候他进一步的说法。

    “药器阁果然厉害。”石岩赞了一句,“竟然能够将一个生命之星彻底遮掩,让你们都一点感应不出奇妙,这个玛琊星域的神秘势力,的确有独到之处。”

    “遮掩生命之星的方法有很多的,不是什么高深的秘密,就我所知的,便有至少三十种方法,能够将生命之星一切迹象潜藏起来。”本尼皱了皱眉头,傲然说道:“在我们暗灭星域,类似的方法繁多,我们家族当年的主星,也利用宇宙浓郁的灰雾阻碍神识探测,不是多厉害的法门。”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眼睛一亮,暗暗惊诧。

    “那你知道怎么破解?”卡托嘿嘿笑着。

    “我力量境界不够。”本尼摇了摇头,“如果我能够达到虚神二重天境界,我能直接将阻碍物一次xìng摧毁,将星辰的本质显现出来。”

    本尼修炼毁灭奥义,擅长破坏,他年龄虽小杀戮之心却极重对待任何问题处理的方法都是简单粗暴,毁灭破坏摧毁,干净利落。

    这小子还好境界不高,不然一定会是星辰毒瘤,他那种极端的毁灭破坏yù望深入骨髓,看什么不顺眼了,首先想起的便是彻底摧毁,仿佛不将一处给轰的千疮百孔,就会全身不舒服一样。

    “内部肯定有驻守者防御,只要我们闹出一点动静,必然有人主动出来制止。”石岩淡然一笑一点额头周身星光浩淼,一粒粒星辰光耀闪烁着,排列成星辰流光,狠狠地冲击向前方云团。

    轰!

    云团爆出耀目光点,那云团骤然收缩,如皮球被拳头重重卉了一记,显出明显的凹陷迹象。

    “会有人出来的。”石岩笑着等候。

    果不其然,只是三个呼吸间隔,便有一艘战车从云棉中呼啸而出,三名药器阁武者脸sèyīn沉的冒头在战车上怒目瞪着这边,为首一人先怒吼一声,旋即突然一呆道:“是你们?”

    来人曾经在芙薇战舰上见过,算是熟人了,他一见捣乱的竟然是石岩众人,脸sè稍稍放缓,苦笑道:“你们搞什么鬼?”

    “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我们要拜见芙薇长老,有要事商榷。”石岩歉意的笑了笑,“你们以特殊方法隔绝了生命之星,逼不得已才使出这种手段,还请不要介意。”

    依附芙薇的那些药器阁shì卫,对石岩等人印象不错,在芙薇他们遇到险境的时候,石岩他们没有果断置身事外,留下来和他们并肩作战了,让他们颇有好感。

    那名shì卫首领皱了皱眉头,为难的说道:“这第九号生命之星,并非小长老持有的,如今内部还有极为尊贵人物,我不能做主放你们进来的。”

    “你通传一声吧,见或不见,我看芙薇如何决定。”迟疑了一下,石岩脸sè凝重,道:“这件事关乎你们药器阁内部纠纷,真是事关重大,若非如此,我也不想见你们那扎锋长老。

    shì卫首领愣了一下,道:“当真如此紧要?”

    石岩沉重点头,“说的严重一点,可能关乎玛琊星域的未来!”

    此人脸sè骤然一变,急忙道:“那好,我现在就去通传,你们稍等片刻。”

    话罢,他们三人又乘坐着战车,急匆匆的重返内云棉内,在其中一闪而逝。

    第九生命之星,内部瑰丽雄阔主殿内,贝蒂娜和夏心妍言谈甚欢,扎释和芙薇插不上话,只是作为旁听者专心听着。

    扎锋、芙薇的眼中布满了惊骇之sè,时不时看向夏心妍,神态震撼之极。

    任凭他们如何测度,也料不到在夏心妍的身上居然蕴藏如此匪夷所思之事,修炼时间奥义,灵hún七转不灭,一直保存着前几世的记忆,第一世竟然还和药器阁元老人物贝蒂娜义结金兰,这超出了他们的常识认知,带给他们最为惊奇的震撼。

    “知道你要过来,我专门从别的区域赶来,便是要见你一面。”贝蒂娜一脸唏嘘,“多少年了,哎,我已经老态龙钟,都快要走不动了,而你……依然光彩耀人,如果从渍一点来看……或许你是对的。”

    “不是我,是她!”夏心妍纠正,无奈说:“你和盟主一样,总会下意识的将我当成她,可小……我并不是她,我希望你能认清这一点。

    “我自然明白。”贝蒂娜苦笑,“但你们气质很相似,虽然灵hún不一样,但奥义相同,从某些方面来看,你还真是她了,我自然会下意识的乱想。”

    扎释、英薇在一旁默默听着,没有主动插话。

    突地,芙薇袖口传来一声清脆的“叮咚,”她眉梢一拧,玉指拨弄了一下,以神识沟通,暗暗听着外面的传讯。

    数秒后,芙薇起身,歉意的对贝蒂娜、扎释、夏心妍一笑,道:“有个朋友要过来,我过去瞧瞧。”

    贝蒂娜挥挥手,一心放在夏心妍身上,不在意的说道:“小薇你过去吧,我和心妍好好聊聊,你不用陪shì我们。”

    扎释则是脸一沉,双眸冷森的看向芙薇,压低声音道:“不会又是那小子吧?”

    他从芙薇脸上瞧出一抹惊喜,以他对芙薇的了解,xìng格恬静如水的芙薇很少与人热络相处,也只有在对待那小子的时候,才会显出小女人的某些情感,所以马上便猜了个**不离十。

    芙薇给他这么一喝,神态倏然变得不自在起来,扎释愈发肯定了,脸sè微变,重重道:“不准去!”

    扎释声音略高,惊动了贝蒂娜和夏心妍,贝蒂娜满脸皱眉如层叠山峦,禁不住深深皱起,不悦的说道:“小锋,小薇虽然辈分比你低,但她也是药器阁长老,身份并不逊sè你,你怎么讲话的?还有,你并没有资格去管小薇的sī事,别太放肆了!”

    贝蒂娜此言一出,扎释忙起身一礼,诚恳的说道:“不是我管的多,晨……为了芙薇好,她前段时间在魔血星认识了一个小子,他俩之间……有点不清不楚,我是担心她为了男女之情影响了境界,你也知道芙薇是我们的希望,一旦她陷入儿女情长,在这关键时刻,阁主之争怕是很难胜出的。”

    贝蒂娜愣了一下,面sè也渐渐严肃起来,肃然询问道:“小薇,此事当真?”

    “别听锋伯胡说八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罢了,他帮过我,又和魔血星、妖龙星的首领关系非浅,我也是公事公办的为药器阁着想。”芙薇咬着下,不敢去看贝蒂娜锐利眼神,垂着头说道。

    “你看她的模样,像是一点关系没有?”扎锋冷哼一声,“他再曾一起饮过‘七情六yù酒’,男女同处一室,同饮此酒,没问题也会滋生点问题出来,我看他们肯定关系匪浅!”

    “我是为了圣典才出此下策,你以为我愿意啊?!”芙薇仿若也动怒了,恼道:“若非你紧紧逼迫,让我以最快速度将圣典消息确定,我何必如此作践自己?”

    “同饮了‘动情酒’……”,贝蒂娜神情凝重起来,深深看向芙薇,沉吟了一下,突然轻喝:“小薇,带那小子过来,我想见见他!”

    芙薇一呆,央求道:“不用了吧?我只是和他说几句,问问什么事情,不用你亲自审问吧?”

    “我的话你也不听了?”贝蒂娜一皱眉,“是不是你师傅去世以后,你就不将我们这些老家伙放在眼中了?”

    “芙薇不是……”

    “带他过来,我要见见他!”

    “知道了……”

    芙薇一脸不情不愿,垂头如蚊蝇答了一声,便主动默默退去,一肚子委屈无奈。

    “你们还做棒打鸳鸯这事呀?”夏心妍似笑非笑,表情古怪的说道:“干涉别人sī生活,阻扰对方真实情感,这可不是什么长辈作风啊?”

    扎锋撇了撇嘴,却不敢出言反驳。

    贝蒂娜则是讶然一笑,“你这丫头,以为我们害她啊?我们真是为她好,药器阁阁主之位无数人梦寐以求,若非我实在太老了,怕是也会极力争夺。小薇这次很有希望夺得宝位,这趟有福运滔天获得圣典,至少有一半机会坐上阁主之位,如果因为儿女情长乱了心,她会终身遗憾,我们肯定不会害她,真是为她着想。”

    夏心妍不置可否,淡然一笑,没有回嘴反驳,毕竟这是药器阁的内务,她就算是不赞同,也不会出言干涉,这个是规矩,她有分寸。

    三人旋即不再多说,默默等候,准备等石岩到来以后,再谈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