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二十八章 沸腾的暗影鬼狱
    “什么?心妍失踪?疾风战部损失三分之一?”

    暗影鬼狱战盟总部,蔚蓝的生命之星,〖中〗央的战神殿中,一名相貌英俊的男子,脸sè铁青的怒吼道。

    风言一脸苦笑,垂着头不敢多言什么。

    “究竟怎么一回事?,跋锋寒深吸一口气,渐渐冷静下来,可眼神依然如刀锋,锋利无匹。

    “我们去了药器阁的第九生命之星,本来是商谈合作细节”风言低着头,将她所知道的情况一一说明,不敢有丝毫遗漏。

    锋寒默默听着,许久后,才冷声道:“你是说有始神三重天境界者出手?”“除非始神三重天,否则幽影族的可卡不会被瞬间被击杀,那些…近万武者,也不会无声无息死亡。”风言苦涩道。

    “可卡真的陨落了?,跋锋寒眉头紧皱。

    “我可以确定。”

    “糟糕了,那可卡是幽影娄可达的弟弟,可达有着始神二重天境界的修为,他定然会发狂。,跋锋寒沉默少许,突然下令:“通知下去,我们各方据点严防幽影族族人,一旦有情况立即禀明!可达必然会从幽影族的神秘据点出来,他肯定会掀起一番血腥杀戮!”

    风言连连点头。

    “告知战盟每一个分部的主人,全力搜寻心妍、芙薇和那个,他叫什么?”“石岩。”

    “嗯,和那石岩的消息,周边区域每一个角落都给我翻一遍,碰到药器阁的人,也要问清楚状况,密切联系药器阁的贝蒂娜、扎锋两人,做到消息互通。”

    “明白。”

    “你还有何事?”

    锋寒一皱眉,见风言还不快去下命令,脸sè不耐。

    风言躇踌了一会儿,道:“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心妍小姐,和那叫石岩的小子,好像是旧识。那人应该是心纤小姐的旧友?”

    “旧友?你是指?”

    “他们在没来暗影鬼狱之前就认识了。”

    锋寒愣了一下,旋即不在意的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做事吧。”

    风言没有更加详细说明状况,因为她也不确定夏心妍和石岩究竟什么关系,若是猜测错了,惹跋锋寒大怒,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最终她没有说出她的推断,点头默默离开。

    一个浮动的星辰上。

    鬼纹族的现任族长哈默,苦着脸将雷霆神矛拿出来,冲药器阁大长老左娄解释发生的事情。

    左娄皱着眉头,认真听着,中途没有插话一句。

    待到哈默讲完,左娄才眼睛泛红,黯然说道:“我没照顾好杜林,我曾经答应他长辈,要好好栽培他的,没想到哎。”“可卡也死了。”哈默小声提醒一句。

    左娄一脸疲惫,不顾仪态的拽了拽头发“第一次杜林对芙薇下手的时候,曾经出现一面血盾,不知道和那盾牌是否有关,难道会是当年修炼绝望、死亡力量的强者到来?”

    哈默不知道其中状况,垂着头不答话,只是认真听着。

    “可卡死了,他哥哥可达应该很快找上来,我们要给幽影族一个交代…也给杜林一个交代!”左娄眼神骤然一寒,果断下令:“你们鬼纹族全力搜寻,将那三名小辈找出来,我会传令星眼那边,也在暗影鬼狱聚集力量,务必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哈默点头,又看向那雷霆神鼻。

    “神矛暂时由你把持。”左娄不耐烦哼了一声,挥手道:“去吧,我要好好准备准备,这次暗影鬼狱怕是会发生巨变。”哈默旋即退走。

    幽暗的暗影鬼狱边沿。

    一行近千艘战舰游动着,那些战舰有妖族的,也有魔族的,旗帜鲜明,他们一路行来,不少周边的小势力都恐惧不安,如老鼠见了猫,纷纷躲避。

    “妖族、魔族的战舰,怎会在我们暗影鬼狱出现?这两个玛琊星域的强大种族,向来对我们暗影鬼狱没兴趣啊?”

    “会不会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你是说药器阁的惊天巨变?幽影族可卡的陌灭?”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惊天变故?”

    “战盟、药器阁、鬼纹族,还有牵连的周边数十个势力,如今都在暗影鬼狱活动,在找三个人,我们也接到消息,让我们留意周边的异常人员,在那药器阁的第九生命之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我们大人都不清楚,只知道暗影鬼狱最强的力量都像是发了疯。”

    离那些妖族、魔族战舰数千里外,几艘孤零零的战舰上,一行暗影鬼狱的小势力武者窃窃sī语。

    “暗影鬼狱可能要发生最惨烈战斗的。”“是呀,可卡死了,一名始神的陨落,会引发什么的巨大血腥,谁也无法预料。”

    “哎,暗影鬼狱本来就够乱的,这次,又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了。”一艘黑漆漆的战舰上,血魔仿佛磐石端坐着,皱着眉头传出一个念头。

    不多时,妖族的巴斯、古特还有麦基、古沫甚至鬼*一起从远处妖族的战舰上过来,巴斯、古特都有些不耐烦,才一过来,便忍不住冲血魔嚷嚷道:“你让我们陪你一道来暗影鬼狱,会不会小题大做了?你当我们很闲是不是?”

    血魔神态凝重,道:“发生在暗影鬼狱的变动,你们也应该收到消息了吧?”

    巴斯、古特一起点头,旋即巴斯表示“就算是有始神三重天境界者大开杀戒,也和我们妖族没个屁的关系,你唤我们过来做什么?”

    “我那唯一的同族族人牵连进去了如今还失踪着。”血魔哼了一声。

    “那小子,值得我们两族千里迢迢而来?你血魔没那么无聊吧?

    嗯,的确那小子救了我儿子xìng命,但也不知道我们整个妖族为之震动吧?”巴斯烦躁的说道。

    “我最后收到化的一缕讯息,说药器阁第九生命之星会发生惊天巨变,说他会有xìng命之忧。如今,他的传言已经确定了。”血魔吸了一口气,又道:“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讯息说玛琊星域将会发生天翻地覆变化,事关所有种族所有势力,让我务必重视。”

    “玛琊星域一直都在天翻地覆的变化,又能变成怎么样?”古特皱眉”“无论玛琊星域如何变化,我们妖族和魔族依然是一等一的强大种族,我们又惧怕什么?”

    “不一样。”血魔摇头“他的意思是我们玛琊星域,可能会被强大势力入侵!”巴斯、古特终于变sè,巴斯沉默许久,凝重道:“那小子不会信口雌黄,怕你不来救他故意这么说的吧?”血魔对他翻了个眼,沉声道:“我相信他!”

    “他既然是你唯一同族之人,你以不死魔血难道无法确定他的方位?”古特皱眉道。

    “我试过了,暂时不能,我可以肯定他活着,但他此时的状态应该很特殊我不能联系上他,只能大致锁定方位。”血魔皱着眉头“我们现在去的区域你在他所处的方位,但范围很大怕是不容易将他找出来。”“算了,反正已经来了,就陪你闹一场吧。”巴斯无所谓的耸肩,瞥了一眼身旁的麦基,怒道:“要不是你小子欠人家人情,老子需要什么都不清楚,就千里迢迢过来么?,…

    “你是我老子嘛,当然要为我负责。”麦基一脸欠扁的笑容。

    在麦基身旁,鬼獠仿佛一柄狰狞利剑,气息沉稳冷冽,一言不发。

    古特看了他一眼,暗暗叹息一声。

    他不是因为血魔和巴斯而来,是因为鬼獠。

    当血魔说他唯一同族人可能出事后,他还在犹豫之时,鬼獠突然开口,言明如果古特不去,他将交出暴龙印,正式脱离暴龙族。

    古特不知道他和石岩的真正关系,但经此一遭,他已经明白,对鬼獠来说,石岩比他的暴龙族明显要重要太多。

    暗影鬼狱一处幽暗昏沉区域。

    一颗颗死星如沙粒般在那区域静静停滞着,死星很罕见,没有天地能量,没有任何能用的矿产,死寂荒凉,属于星海中最不被重视的星辰,也只能作为武者的停泊点。

    那处区域,有数十个死星,大小不等,小一点的只比陨石稍大一点,大的也只有魔血星一座城市那般。

    一颗冰冷荒寂的死星内部,传来一声声野兽般的咆哮,声音狰狞狂厉,仿佛承受着莫大痛苦。

    在那死星一角,两道倩丽身影满脸烦愁,唉声叹息。

    “都快三个月了,他一个人将自己封闭在死星内部,就这么痛苦的嘶吼,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折磨?”芙薇眼神黯淡,没来由的觉得心酸。

    三个月前,石岩构建空间通道,带着他和夏心妍连续跨过空间节点,在这死寂的死星群中降临,他只是简单吩咐一句,让他们暂时不要和战盟、药器阁联系,便一头钻入死星的内部,一直在承受着什么剧痛。

    整整三个月,他在死星内部,每隔一段时间便疯狂咆哮,仿若入魔。

    “之前的那一战,应该对他产生了很强的反噬力,他在以他独有的方法恢复。”夏心妍还算是冷静,叹了一口气,心里面却痛惜的很。

    早在初入无尽海之时,她和石岩与yīn阳洞天武者交锋的时候,他便知道石岩这个秘密,每次战斗过后,都会产生反噬。

    有一次,石岩甚至让她出手将自己禁锢住,痛的满地打滚,去抵御着某种可怕的反噬。

    时隔百年,好似石岩这种特点依然没变,当发挥出远超〖真〗实境界的力量后,还会如此异常。

    在芙薇、夏心妍轻声交流的时候,那持续三个月的痛苦嘶吼,渐渐平息,一股凶狂的能量bō动,慢慢从死星内部滋生,并逐步的攀升起来。

    朕为盟主“凡乐帝”的加更,呃,还差一个盟主的加更,容我休息下,明天有关键的A决赛,我很期待啊~然后,吼一声,四更了,月票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