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三十七章 毒海
    —滴殷红的不死魔血沸腾为烟雾,在虚空中—闪而逝,不知道流向何处。首发

    左诗皱着眉头,好奇的看着石岩,明眸闪亮。

    石岩微微眯着眼睛,凭借着魔血的奥妙感应,魔血非常神奇,他当年在烈焰星域的时候,可以用魔血感知到神恩大陆上亲人的生命bō动,如今他境界达到虚神,对魔血的认知更加深刻,不论血魔他们去了何处,以他的感知范围,都可以捕捉到蛛丝马迹。

    过了一会儿,他眼睛闪亮起来,沉声道:“找到了。

    驱动着战车,他和左诗朝着前方飞驰,速度极快。

    半个时辰后,他来到暗影鬼狱最为神奇玄奥的地方,那些jiāo织着域外流光,有一道道撕裂的空间缝隙。

    这是玛琊星域通往别的星域入口,那一个个空间缝隙,很多可以连通外黑。

    当然,其中大多数的空间通道,都处于堵塞的形态,有的通道内甚至蕴藏着恐怖的凶险,如果不明所以的一头钻进去,或许比面对高境界者敌人死的还快。

    虚空通道内,有着种种奇妙,不是修炼空间奥义者,往往不敢轻易碰触,以免落得年神魂俱灭的下场。

    “好多空间缝隙。”左诗一脸好奇,“和我们当初神恩大陆的界海有点相似呀。”

    石岩点了点头,“天地间有奇妙,很多空间星域互通,对强者来说,如果境界力量足够能够利用空间通道在不同星域穿梭。据说在极早极早以前,各大星域来往非常密切,相互间会进行贸易,以自己星域内的资源,来换取别的星域的修炼材杵。”

    “现在难道不是这样么?”左诗讶然。

    石岩苦笑,摇头说道:“不是这样了。”

    “为什么?”

    “因为任何生灵都摆脱不了贪婪**?”

    “怎么说?”

    “极早极早之前,各大种族都以突破自身为首要目的很多种族爱好和平不会主动侵犯别人。但后来,一些种族慢慢崛起,力量势力逐渐的强大,渐渐不再安分,他们会侵略别的星域。”

    顿了一下石岩继续解释:“不同的星域有不同的种族,有不同的武者势力,譬如高等级星域武者的整体境界力量往往高出一筹。本章由为您提供]如果给他们发现了新的星域,那星域又是低等级的武者整体力量偏低,他们不会好心的照顾那些人,反而会大开杀戒,掠夺资源。”

    左诗并不笨,给他这么一说,马上明白了过来。

    “好比我们神恩大陆,如果让玛琊星域的强者通过虚空通道进驻,你应该知道神恩大陆会遭受什么?”石岩叹了一口,“最好的情况,也是被强大势力给俘虏,还有可能被直接灭绝了生灵。”

    他继续解释:“也是如此,渐渐地,各方星域相互间不再来往。有的星域甚至单方面将连接外面的虚空通道堵住活着破坏,放在有厉害的星域侵入。尤其是,当神族这个强悍势力越来越强大以后,简直便是各大星域的噩梦。”

    “那这里的虚空通道,是不是大多数都是被破坏堵住的?”左诗询问。

    石岩又点了点头,“不错,玛琊星域虽然也是高等级星域,但与神族相比,依然处于弱势。他们不希望被别的强悍种族入侵,便会主动封闭破坏那些星域,当年心妍能够过来,是因为我们神恩大陆为低等级星域,可能在玛琊星域强者来看,我们星域根本不可能对他们产生威胁,甚至将我们神恩大陆当成潜在的掠夺者,所以才不被破坏。”

    经历了那么多事,他早已不再单纯,对人xìng的认识愈来愈深刻了,知道人xìng邪恶面的可怕。

    “那老头他们在什么地方?”左诗又问。

    石岩指向一处撕裂的空间缝隙,道:“在里面。”

    “我们要不要进去?”

    “当然要。”

    战车呼啸着,如疾驰闪电,瞬间投入那虚空通道内。

    绚烂多彩的奇光流逝着,他俩仿佛进入时空隧道内,穿梭了许久,战车突地停了下来。

    “好冷!”左诗哆嗦了一声,忽然惊奇的看向前面,“咦,怎会有海洋,虚空通道内能够存在呢?”

    前方,潺潺河水流淌着,海水上有着冰莹的雪huā,海面上有着五颜六sè的烟云,周边满是流窜的域外奇光,仿佛一条条彩带。

    没有天地能量,不见日月星辰,仿佛处在隔绝的世界,感知不到任何生灵的动向,这是死寂荒凉的虚空通道,却有奇妙的海水,海水浮动着,仿佛在慢慢的变幻着奥妙。

    战车处在海水上方,突破到虚神境的石岩,也觉得极寒无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极寒气息来自于海面,可海面上只有零星雪huā,海水也没有结冰阵阵酷寒的yīn风,从远处吹拂过来,让人骨头都似乎要冻裂一般。

    左诗突破到源神不久,以这类境界力量,竟然也小脸发青,可见那些海面上的寒气有多重了。

    海面上,浮dàng着绿sè、紫sè、蓝sè、血红sè的烟云,一簇簇的,和海水一样浮动不休。

    一簇绿茫茫的冉云,慢悠悠的,渐渐来到他们战车的方向。

    坚硬的铁石战车,被那绿茫茫的烟雾覆盖后,战车如被溶解了,滴出铁水来。

    石岩脸sè骤然一变,喝道:“有毒!剧毒!”

    他吓了一跳,一把扯住左诗,瞬间挪移到另外一个方向,神情凝重的看向那些绿茫茫的烟雾,深吸一口气,“烟雾蕴藏着剧烈的毒素,连金铁都可以腐蚀,我们也不定吃得消。”

    “这么厉害?”左诗变了脸sè。

    没有答话,深深皱着眉头,石岩将神识放开,在海面上的五颜六sè闻雾内游dàng着。

    半响,他脸sè愈发难看,那些各种sè彩的烟雾竟然都蕴藏剧毒,其中那紫sè的烟雾,连他神识都有点吃不消,毒素仿佛可以顺着神识进入他灵魂祭台,似乎对灵魂祭台都有作用。

    他急忙运转副魂,以天火为本源形成火焰壁障,这才堪堪抵御着入侵灵魂祭台的剧毒。

    那些五彩的烟雾,是从海洋内部袅袅升出来的,仿佛海洋深处有着极为可怕的存在,在释放着各种恐怖的剧毒。

    他魔血所感知的位置,也在海洋内部,这让他心情愈发沉重不安了。

    他可以肯定,血魔等人应该都在海洋底下,此时不知道遭受着什么,但想来处境也不会妙。

    “别以神识感知!”他突然大喝。

    左诗如惊弓之鸟抖颤了一下,小脸苍白,怯怯道:“连神识都吃不消?”

    石岩yīn沉着脸,看着身下的海洋,眉头皱的愈发厉害了。

    虚空通道内,竟然有海洋,对他来说也是新奇的经历,他不知道那海洋是天然形成,还是人为凝炼出来,有一点可以肯定,海底内部定然有着大凶险,不然血魔等人不会被困在当中。

    “现在怎么办?”左诗问。

    石岩沉默不言,又将神识放开,这次他不敢去招惹那些毒烟,而是潜入海洋。

    “嘶!”

    他忽然倒吸一口凉气,脸sè苍白了一分,禁不住叫了起来:“海水极为冰寒,我神识都吃不消,妈的,这是什么鬼地方?!”

    左诗见他惊叫,小脸也很不好看,不敢放出神识进入海底,只是不安的看着他,道:“我怎么觉得这里什么都不对劲呀?”

    “是不太对劲。”石岩叹了一口气,“找不到方法前,万万不要luàn来,神识也被放开,远离一切怪异的东西,海水、五彩的烟雾,都避的远远的,都是能够要人命的可怕异物,血魔他们被挪移到此地,看来对方是有着极大自信,认为此地能够让血魔他们都挣脱不出,甚至要消亡再此。”

    他忽然想明白了。

    血魔他们处于始神境,对方将他们挪移过来,显然是认为此地连始神都极难应付,也难怪他来到这儿,会处处受制,一身手段都施展不开了。

    强大如血魔,如今还被捆缚在海洋底下,他要能够轻松随意的查探一切,反而不太正常了。

    “连神识都不能深入海水,我们神体要是下去,岂不是必死无疑?”左诗吐着舌头,一副心有余悸的娇憨模样,“老头会不会已经死了?”

    “不知道。”石岩也有点六神无主,深深皱着眉头,“暂时别轻举妄动,让我先了解了解情况,我们把周边都游dàng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入口之类的……”

    讲话间,他牵住左诗柔嫩小手,在那海洋上方小心翼翼的晃dàng着,谨慎的躲避着那些五彩的烟雾,生怕被沾上一点。

    绕着海洋四处游dàng着,他发现海洋极为辽阔,游弋了半个时辰,他也没有走出海洋的区域范围,更加没有瞧见什么入口之类的。

    他当真是束手无策了。

    苦思许久,他发现一点办法没有,最终下定了决心,要去求助血纹戒的戒灵,想知道它是否知晓其中奥妙。

    他旋即沟通戒灵,说明了状况,让戒灵来指出一条明路。

    “咦!”戒灵传来惊骇无比的灵魂bō动,“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竟然还有这东西存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