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十五章 炼海
    带着郁珊、萱绯两人,石岩重返那极寒海域,又在那缭绕着五彩毒雾的海面上停了下来。隔了数月时间,再一次过来的石岩,心境不可同日而语,上一次他束手无策,面对那海洋无计可施,连神识都不敢深入,对藏匿在森寒海洋内部的亡hún水母敬畏无比。

    今天则是不同了,他带来了一名达到始神二重天的融合本源火焰者,这次他有了把握。

    郁珊翩然悬浮在海面上,黛眉微皱,暗暗感知了一会儿,嫣然一笑:“你说的没错,的确是亡hún水母,真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能够碰见这中浩淼星海凶名远扬的可怕生灵。”

    “还请前辈出手!”石岩郑重道。

    “当然,我这趟跨界而来,正是为了亡hún水母,自然不会放手不管。”郁珊轻笑一声,却没有马上就动手,而是饶有兴趣的看向他“先说好,我如果炼化了亡hún水母,所得一切归我,你没有异议吧?”

    “没有。”石岩神情肃穆。

    “底下的人,也不会有异议?”郁珊继续笑着。

    “没有!”石岩继续点头。

    “你能为他们做主?”郁珊讶然。

    她境界达到始神二重天,又融合了本源火焰,对石岩来说不能神识进入的海底,对她没有太强的阻碍,她过来的那一霎,已经放开神识洞察,知道在海洋内部被束缚着的人物有多么厉害。

    四名始神!其中有三人的气息,甚至达到始神二重天境界!

    在她们火雨星域,如此级别的存在也是顶尖的人物,郁珊修炼的奥义,恰恰是亡hún水母的克星,她有自信可以炼化那亡hún水母。

    但是,一旦底下的人挣脱出来,在她炼化亡hún水母的时候若心怀不轨,她可吃不消。

    她的奥义能够克制亡hún水母,却不能将下面四名始神都给压制。如果她耗费莫大力量,境界心神巨大损耗的时候。底下的人突然发难。她估计要被留在此地。

    她有她的顾虑,她不敢确定石岩的身份地位能够压住下面的人。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将亡hún水母解决了,他们肯定不会有一点的不友善举动!”石岩不傻,知道她顾虑什么,郑重的承诺“我可以立下誓言!”

    郁珊摆摆手,微微一笑,说道:“我相信你。你们玛琊星域和我们火雨星域一样,都遭受神族迫害,想来以后我们有更多的合作机会。我也觉得底下的人不会那么不识大体。”

    她旋即变幻灵hún祭台,施展奥义,倏地,一簇簇青幽的火焰,从她袖口源源不绝的飞逸出来,仿佛连绵的云团,都往那森寒海域慢悠悠的接近。

    恐怖炙热的火焰能量霎时充斥在天地间,整个虚空通道如被点燃,炎热高温腾腾往上攀升,仿佛没有界限一般。

    石岩有种身处火焰岩浆的错觉,神体都火辣辣的疼,他一脸骇然,终于意识到达到始神境界的融合本源火焰者,一旦释放出力量,会是何等的恐怖,那些青幽的火苗,仿佛连虚空通道都能溶解一般,极其可怕。

    青幽的一簇簇火苗,慢慢交汇成青sè火海,直接覆盖在森寒海域上方。

    “嗤嗤嗤嗤!”

    五颜六sè的烟雾,忽然从海面上涌出来,森寒的海水沸腾了,被迅速蒸发,寒气和炎热气息相互对冲,能量交汇着,形成越来越浓稠的烟雾。

    “小心那些烟雾!都含有剧毒!”郁珊突然提醒一句。

    萱绯灵动的眼眸一转,奥义倏地变幻,一丝丝精炼的橘红火焰,如轻柔羽毛披在她玲珑身姿上,炙热气息渐渐散溢出来,她如同méng在橘红sè华光中,俏脸映照的红艳艳的,煞是jiāo媚。

    石岩皱了皱眉头,心念一动,一贯赤红火焰凝炼为光幕,将神体裹缚住,防止毒烟的侵袭。

    郁珊袖口内涌出无限的青幽火焰,贯连天地一般,汹涌澎湃,势要将天焚烧,将大地蒸发,那种炙热凶厉的火焰力量,可怕的程度大大超出石岩所想。

    她神态安然,从容不迫的两手摆动着,捏出奇妙的法决,周身神力和火焰融合,让那青sè火海愈发汹涌,使得那极寒海水被蒸发的更加迅速。

    滔滔海水,在石岩的注视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浅着……

    虚空通道深处。

    一颗巨大的流星上,停泊着许多幽影族的碟形战舰,有许多幽影族的族人进进出出。

    周边,域外流光如电芒飞逝,绚烂瑰丽,更多的碟形战车在许多流星上来来往往,数千幽影族的族人,似乎在拓展着什么,忙碌不休。

    最大的流星上,有着幽影族的古殿,殿堂内,幽影族首领可达正和族长贝洛商谈着事情,下面有众多幽影族战将用心听着。

    “虚空通道已经贯穿了,我们如今首要任务,就是将通道内的渣滓肃清,好让阿斯科特家族的庞大战舰能顺利通过,此事不得马虎。”幽影族的族长贝洛冷静的吩咐:“最近别擅自进入暗影鬼狱,那边的情况很复杂,等药器阁的大长老成功夺取阁主宝座,他会让玛琊星域彻底乱起来,让那些各大势力相互斗个不休,等玛琊星域真的战乱起来,我们再带领阿斯科特家族族人进入,先一步将战盟给清理掉。”

    可达点了点头“战盟阻碍我们多年,那锋寒不识抬举,竟然与我们为敌,早该死了。”

    “锋寒是个人物。”贝洛皱了皱眉头“我曾经亲自和他接触过,本想兵不血刃的将战盟归拢,他却果断拒绝了。当初,我许下重利,他依然不就范,此人心xìng坚韧,我们幽影族如果不借助于阿斯科特家族,还真不一定能将战盟给啃下来。”

    “族长过谦了,那妖族、魔族的三大始神,不一样被族长你给料理了?”可达适时恭维了一句。

    “都是亡hún水母的功劳。”贝洛没有居功“如果没有亡hún水母,要想收拾他们,只怕倾尽我们幽影族一族之力,都极其困难。我也是讨了巧,提前在他们必经之地早早布置了,这才可以切割空间,将他们扭转向放养亡hún水母的海洋内,如果他们早有防备,我是不可能轻易得手的,毕竟,对方有四名始神,这一股力量当真极为可怕,还真是多亏了药器阁的左娄,他们的星眼当真是无处不在。”

    “的确,没有药器阁的消息,我们很多事情都不可能那么顺利。”可达也不得不承认。

    贝洛和可达交流着,为神族阿斯科特家族入侵一事,在确定许多细节,让下面的人知道他们的计划。

    两人谈着说着,突地,贝洛脸sè骤然一变,轰然从座位上起身,惊叫道:“不对!”

    可达愕然“族长,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在那一处区域布置的空间禁制,似乎在慢慢松动,我察觉到一股极其炎热的气息!”贝洛忽然焦急起来“亡hún水母是我们从阿斯科特家族请过来的,若是有了什么意外,我们幽影族没法交代!”

    “不会吧?”可达也吓住了“我们从药器阁左娄那边,已经确凿的肯定玛琊星域没有融合本源火焰的始神,这才将亡hún水母给牵引过来,怎会出错?左娄难道在坑我们?”

    “应该不是。”贝洛深吸一口气“事关重大,我们立即过去看看情况,如果真是如此,必须全力阻止!”

    “好!”

    ……

    森寒海水中。

    巨大的能量结界〖中〗央,精神疲惫的巴斯孽龙的暴躁面显lù无遗,骂骂咧咧的,火气极大,觉得怎么都不顺心。

    他们尝试了各种方法,许多偏门的方针也都拿了出来,依然对亡hún水母无计可施,这让众多强者越来越容易动怒,他们很多麾下都不敢靠近,生怕引来怒火烧身。

    风言早已撑不住,一直在借助于药器阁的丹药和神晶恢复着,短时间不会对局势有帮助。

    巴斯、古特始终为能量光幕施加力量,也有点吃不消了。

    血魔甚至到了动用魔血的地步。

    形势前所未有的严峻起来,众人都知道如果没有外力出现,他们怕是很难摆脱这个局面了。

    在巴斯、古特烦躁不已的时候,血魔突然神情一动,抬头看着幽暗的海水,道:“他又过来了。”

    “石岩么?”巴斯随意哼了一句“过来又能如何?我们都不能破除,他难道可以?”

    “他回来也无济于事,你如果还能联系他,最好让他躲的远远的。”古特无奈道。

    “不,这趟不太一样。”血魔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突然眼睛释放出刺目的光芒“你们好好感应一下,头顶的森寒海水,在慢慢蒸发!”

    众人轰然一震,纷纷放出灵hún意识,旋即霍然站了起来,一个个神情jī动之极,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巨大的惊喜。

    他们都感觉到了,头顶的森寒海水渐渐消失,甚至能隐隐察觉到一丝紊乱的气息慢慢深入下来。

    “妈的,那小子真要是能帮我们脱身,老子真的对他心服口服了。”巴斯红着眼睛笑着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