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四十七章 迎战
    郁珊今神贯注应付着亡瑰水母,青幽的火焰如一簇簇云团,缭绕在虚空通道内,霸占了大多数区间。

    那亡hún水母初始极为暴躁,喷涌出大量的毒烟,那满身疙瘩内更是毒水飞溅,将周边染成五颜六sè,想要让郁珊神hún俱灭。

    可惜,郁珊融合本源火焰,境界也达到了始神二重天,恰恰就是它的克星,不论它如何努力的释放毒烟毒液,都会被郁珊以本源火焰轻易焚烧成灰烬,众多青幽火焰覆盖在森寒海面上,那海水当真快要被蒸发干净。

    按照戒灵所言,森冷的海水为芒hún水母的控制衍生物,如果海水没有全部蒸发,它只要还躲藏在深处,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在亡hún水母明显处于即将崩溃的境况,它焦急如焚,本该纵横无敌的它,遇到克星也无计可施,节节败退。

    石岩和郁珊早有约定,对于亡hún水母的这件事,他不会插手,也没有那个能力。

    郁珊跨界而来,一方面是因为对神族同仇敌忾,可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收获亡hún水母身上的奇妙。

    血魔等人脱身后,脸sèyīn囊,都仇视着亡hún水母,看样子准备出手将这葬域生灵给诛杀。

    石岩适时出声阻止:“你们别出手了,由她一人主宰局面就够了,放心,她应行的来。”

    “她是谁?”药器阁的芙薇,远远看向郁珊,神sè惊讶,“如此境界高深的修炼火焰奥义者在我们玛琊星域为什么我们药器阁没有记述?不会是……”。

    石岩淡然一笑,“你猜测的没错,她不是我们玛琊星域的武者,来自于我们周边的火雨星域。是我专门请来对付亡hún水母的。”

    “那玩意叫亡hún水母?”巴斯砸吧砸吧嘴,惊叫道:“小子,你怎会知道那东西的名字,到底是什么诡异的玩意?我们被挪移向海水底下什么样的方法都使出来了对那玩意都造不成伤害,你怎么知道该如何应对?”

    众人全是惊讶不解,纷纷看向石岩。

    扎锋和风言等人更是暗暗吃惊,看向他的目光极其的怪异,像是又重新认识了他一回。

    从别的星域请来强者专门来对付亡hún水母,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怎会有那么多神秘的地方?

    他们惊骇yù绝,对石岩愈发的好奇起来。

    “来你们玛琊星域之前我还在别的地方颠簸流转过,对世间许多奇妙有些认识。”石岩搪塞了过去“亡hún水母的克星,正是融合本源火焰并且达到始神境界的强者,当我知道你们被它给束缚后,只好去别的星域找寻专门针对xìng的强者了。”

    “你这家你……让人看不透啊。”暴龙族族长古特感叹道。

    “过奖过奖。”石岩哑然失笑,“大家不要插手了,由那位前辈对付亡hún水母,肯定不会有意外。你们境界虽然高深,想要应付亡hún水母还是不容易,还是省点力量吧。”

    给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脸sè讪讪,默默点头,暗暗调整气息bō动,来恢复之前的损耗。

    他们在那森林海洋内,立即耗费了太多的力量,本来都要快撑不下去了,如果不是石岩及时请来郁珊,过不了多久,他们凝炼的能量光罩就会被撕裂口子,要是让毒烟纷纷涌入进去,或许血魔等少数强者还能支撑一会儿,可神王、源神境界者怕是很快就会被毒死。

    现在虽然出来了,他们状态也都不是特别好,血魔、巴斯、古特三人纷纷聚集力量,运转周身变幻奥义,在调整状态。

    “你这人,怎么又和火雨星域勾搭上了?”夏心妍不知何时凑上来,美眸滴溜溜转动了一下,“那两个女人,不会又是你的红颜知己吧?”

    石岩一脸冤屈,连忙表态:“你瞎想什么啊?我也是刚刚认识她们,怎么在你眼中,只要是女人都会与我有关系?我有那么不堪呢?”

    “某人已经用大量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了。”

    夏心妍撇撇嘴,不屑讥笑道。

    石岩尴尬不已,仔细想了一下,以往的经历的确没有什么说服力,也难怪夏心妍会多想,防贼一样放着他。

    “喂!”那边萱绯哼哼着,满脸的不耐烦,冲石岩招招手,大大咧咧道:“你过来,我还有账没和你算清呢。”

    “你怎么得罪那丫头了?”夏心妍脸sè古怪,“我刚刚看的清楚,她还想偷袭了你一拳,你是不是……那个对人家有了不轨的动作?”

    女人的直觉当真是极为可怕,竟然给她一言中的了。

    石岩浑身一jī灵,佯装正经道:“胡说八道!她是那一位前辈的徒弟,一同从火雨星域过来的,对我们这边不太熟悉,可能想弄明白点事情。”

    讲话间,他身影一闪,悄悄从夏心妍这边遁走,来到了萱绯身旁,压低声音道:“你这丫头刚刚轰击了我一拳,我们两清了,你还要做什么?”

    “你是占到便宜了,可我没有呀,我打了一下,自己反而伤了,你说怎么办才好?”萱绯眼睛闪亮,瞥了一眼远处的夏心妍,昂着头轻哼一声,“她是你的红颜知己吧?我一看就知道了,你要是不想她知道你干了什么,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方案。”

    石岩皱眉,“你想干什么?”

    “暂时没想起来。”萱绯自觉抓住石岩把柄,低低jiān笑起来,“你是怕那个美丽的姐姐吃醋吧?哈,原来你怕老婆,那你还敢对我轻薄?”

    石岩沉默不言。

    他在和萱绯讲话的时候,视线依然聚集在郁珊那一块,郁珊力量全部催发出来,形成的青sè火焰几yù将虚空通道填满,那亡hún水母慢慢没了立足地,被茫茫火海给淹没了。

    郁珊正式开始了对亡hún水母的炼化。

    也只有如她这般融合本源火焰,并且达到始神境界的不世强者,才有资格和力量炼化亡hún水母。

    石岩很好奇,好奇这浑身皆是剧毒的邪恶古生命,身上到底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吸引郁珊,戒灵之前说的不清不楚,他也急着为血魔等人解围,没有详细问明白,如今眼看局势大定,他也有了足够的闲暇功夫,正好弄个明白。

    “亡hún水母身上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值得我师傅千里迢迢跨界而来?”萱绯认真询问。

    摇了摇头,石岩沉声道:“我也非常好奇。”

    “在那奥义源头的时候,你不是说过这是我师傅的大机缘么?你难道不知道?”萱绯呆愣了起来,“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混蛋,我们跨界而来,你以为容易么?我师傅还在闭关状态,被我给硬生生打搅醒的,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我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没有好处,你师傅会急匆匆赶来?”石岩似笑非笑,淡然说道:“我虽然不清楚具体状况,但你师傅肯定明白,路上过来的时候,她难道没给你说明?”

    “我……我忘记问了。”萱绯不好意思起来,“我师傅一路上都在详细询问有关你的事情,一直在审问我,都没有提有关亡hún水母的事情。哎,算了算了,一会儿看看吧,如果你敢骗我们,我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看平去吧,应该很快会有答案的。”

    那亡hún水母的身体鼓胀着,慢慢收缩,从肉山般大小微缩了十倍都不止,成了占地千米的大肉球,满身疙瘩内烟雾喷涌着,所佛形成一层奇妙的“膜,”将身子都给裹缚住了。

    青幽汹涌的本源火焰,如火蛇爬满了那一层膜,释放出惊天动地的热浪火炎,对亡hún水母进行着炼化。

    在本源火焰的炙热高温下,那一层有毒烟毒水凝炼出来的膜,似乎处于渐渐消融的状态,但这个过程似乎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看样子很是需要一段时间。

    众人默默端详之时,那边和药器阁众人低声嘀咕着什么的扎锋,突然眉梢一动,下意识惊叫起来:“他,他过来了!”

    “谁?”巴斯不耐瞪了他一眼。

    扎锋脸sè惊变,“那名达到始神的空间奥义者!我察觉到了空间的变化,他应该正迅速冲过来!”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神情一震,血魔等人马上杀气冲天,都停止了恢复力量,脸sè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

    “来得好!”血魔暴喝一声,“这趟我们有了防备,我倒要看看此人还能如何捣鬼!”

    “妈的,老子还没吃过这么大亏,倒要见识见识什么人敢这般无耻卑鄙!”巴斯仰天大吼,在吼声中妖身暴涨,渐渐变幻本体,一头数千米长的恐怖龙身如同战舰般显现出来,凶厉的气息从他细密的鳞甲内透射而出,极其骇人。

    “那个……石岩!我只负责亡hún水母,没有精力应付别人!”郁珊也听到这边的话语,jiāo媚的脸sè稍稍一变,忽然扬声jiāo呼。

    “明白!”石岩急忙凝炼力量,放声回应了一句,也马上警惕起来,准备应付来人的汹涌攻势。

    妖族、魔族、药器阁、战盟众多武者,纷纷运转奥义,一个个凶猛的bō动从他们身上释放出来,都压抑着怒火,准备对将他们挪移海水的罪魁祸首痛下杀手。

    ps:最后一会儿了,月票不投就作废了,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