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五十五章 神光
    费兰、茬安娜、卡托、左诗一行人,与血魔的战舰一同离开,会前往魔血星苦修。

    幽影族被驱除,暗影鬼狱短时间不会出现暴乱局面,强行绑着费兰等人,显然没必要,此时费兰众人缺少的不是力量,而是境界体悟。

    令他们前往魔血星苦修,洞察境界的奥妙,在石岩来看最为迫切。

    他孤身一人留在疾风战部的战舰上。

    悠长灵巧的飞鸟战舰,翩然游动着,渐渐和妖族、魔族战舰分离,往暗影鬼狱〖中〗央区域化形着,灵动飘忽,速度极其快捷。

    战舰一角,夏心妍青裙裹身,艳如桃huā,赤luǒ着脚踝上,粉水晶链条传来悦如山泉的“叮咚”脆响,她美眸泛出醉人泽光,巧笑盈盈道:“那个姐姐的战阵智慧如此超绝,怎会听命于你?”

    她慵懒趴在战舰边沿,纤细腰肢如水蛇曼妙,丰tún微翘,仪态万千,惹人遐思。

    那些疾风战部的战士,早已被她遣散支开,极远处才有一两人背对着她,也不敢回头偷窥。

    石岩淡然一笑,转身望了一眼身后,眼见无人注视,大手放肆在她丰tún拍了一记,顿觉美妙绝伦,眼睛倏地炙热起来“她和我渊源极深,之所以听命我,是因为我可以给她旁人无法给予的好处。”

    夏心妍jiāo嗔瞪了他一眼,悄悄挪动了一下身子,避开他作怪的恶手,轻声道:“好好陪我几日?”

    岩轻轻点头,眺望着前方幽暗“一晃百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足一年。哎,世事无常,真没料到我们会在域外陌生星域相遇,当年我离开幽云之地时,怕是做梦都没想过未来会是如此。”

    “当年?”夏心妍嫣然一笑,抿嘴道:“当年,我可没有将你这小贼放在眼里。那时候的你,才不过百劫境界而已,我和你去无尽海,纯粹是看在杨家的面子上。”

    “可惜萧叔去的太早……”石岩黯然一叹,眼中显出一抹通红。

    夏心妍jiāo躯微颤,也是幽幽叹息“没有萧寒衣,我俩难以活着返回无尽海,他当年对你当真没话说!可惜了这么一个豪杰。”

    萧寒衣当年被魔帝bō旬一具白骨法身攫走,灵hún陨灭,肉身还被魔帝依附,却给他俩挣脱逃生机会。

    对萧寒衣,两人都极为敬重感jī,如今想来都感慨不已。

    “哦,对了。”忽然想起什么,石岩念头变幻了一霎,手上戒指微微一亮,一个鼎悄然浮现出来,飘移向夏心妍“这是净土的乾坤归元鼎,你当年可谓净土重点栽培对象,你可要看看?”

    乾坤归元鼎一直在他手上,当年在八极炼狱城与净土之主交锋时夺取,这鼎仿佛有些奇妙,他之所以一直留着,便是想有朝一日交还给夏心妍。

    当年,夏心妍被净土禁锢,并不知道净土联手几股势力对他们的迫害,夏家也因此被杀了许多人。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时间的消磨下,许多事情都被揭过去了。

    夏心妍几世记忆恢复,对亲人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当年之事也是夏家错在先,她早已不放在心上。

    看着乾坤归元鼎,她淡然一笑,回想起往事,她坦然自若,顺手接过那净土之宝,她眯着眼睛微微感应一霎,道:“没有了气息,估计都已经死了。”

    对那乾坤归元鼎,石岩始终没用心探测过,因为他早就准备将来交给夏心妍,自然不知其中奇妙,听夏心妍这么一说,他好奇的道:“这鼎……有何用途?”

    “联系当年从净土脱身的域外强者。”夏心妍对他没有隐瞒“数千年来,净土也曾出现过达到神王境的数名强者,无一例外出了神恩大陆,不知道颠簸流转到了何处。这鼎,以秘法催动可以沟通那些强者,就是内嵌类似音石的一种秘宝,我刚刚感知了一下,没了一丝气息,估计都死了。”

    她捏着那乾坤归元鼎,淡淡说道:“很一般的秘宝,并不适合我,权当留个纪念了。”

    她随手将其收入幻空戒。

    石岩恍然明悟过来。

    神恩大陆曾出现三个时代,太古时代、上古时代、远古时代,一度能量充盈的古大陆,历经三个时代的兴威,孕育众多太古生灵和强悍种族,最终渐渐走向衰败没落,到净土崛起之时,大陆能量即将耗尽。

    净土虽昌威一个时期,可那阶段最顶级的存在,依然只是神王。

    神王,在当时的神恩大陆或许谓之巅峰,然而,一旦走出来,进入浩淼无际的星海内,在高等级的星域中,神王算得了什么?

    没有底蕴根基的低等级星域武者,出现在高等级的星域内,注定以悲惨落幕。

    夏心妍感知不到当年离开者的气息,足以证明那些人相继惨死以石岩今时今日目光来看,一切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他当年在烈焰星域挣扎之时,那种苦难历历在目,夏心妍进入暗影鬼狱的艰难,甚至还要超过他。

    境界低微者在陌生的星域存活,有多么的艰辛,只有经历过的人方可体会。

    “暗影鬼狱大局已定,神族和幽影族暂时不会来犯,你还要继续留在战盟?”石岩忽然认真起来“和我离开吧,我们去魔血星,你不是想要钻研战阵技艺么?我可以让lì安娜和你好好切磋,那里也远离战圈,就算神族、幽影族突然过来,我们也能有时间从容布置。”

    夏心妍忽然沉默了下来,黛眉紧锁,在思考着什么。

    石岩静静看着她,满脸期待,他不想再次错过机会,想将其留在身边。

    暗影鬼狱和魔血星相隔甚远,一来一回便是数年时间,他不想和夏心妍分隔两地,数年才见上一面。

    “我欠锋寒盟主的。”半响,夏心妍幽幽一叹“他视我为亲妹妹,在我最艰难之时,排除异议推我上位,用一切手中资源栽培我,让我有今天的境界修为,有今天的身份地位。我现在如果离开,我会觉得亏欠他一辈子,*……给我点时间吧。”

    战盟盟主锋寒,一直将她当成至亲,从来没有过怀疑,战盟的所有资源都被锋寒自sī的用在她身上,这才让她百年时间突破到虚神二重天境界。

    夏心妍从不需要为境界停滞烦愁,她只需要源源不断力量的刺jī补充,就能突破境界。

    锋xué为了她,不知道耗费多少神晶和材杵,从药器阁、从各种势力手中筹集增强力量的丹药,生生造就了她这个奇迹。

    “那我们又要分开不成?”石岩苦笑。

    “你可以与我留在暗影鬼狱。”夏心妍轻声说,眼中满是期待。

    “我闲不住的。”石岩摇了摇头“我不喜欢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我喜欢战乱的区域,而暗影鬼狱本来tǐng适合,但如今幽影族离开,神族短时间过不来,怕是不能给我带来足够的刺jī。

    “那我就让暗影鬼狱乱起来!”夏心妍沉吟了一下,突然厉声道。

    “什么?”

    “幽影族撤离,原被幽影族霸占的矿星等宝地,处于无主之物。我战盟自当义不容辞攫取,没了幽影族,那些暗影鬼狱的小势力如何抗衡我战盟?自然要被我们给横扫出局!”夏心妍野心勃勃道。

    石岩愕然。

    疾风战部一艘艘优美的飞鸟战舰,忽然在一个矿星虚空悬浮,旋即一艘艘战车呼啸出来,涌向那矿星内部。

    这矿星,威产一种名为蓝星沙的奇材,处于星辰内部,本被幽影族把持。

    当然,斟影族的族人,绝不会将精力用在开采蓝星沙上,只是安排矿奴卖力。

    幽影族只会过一段时间,前来将开采出来的蓝星沙带走,如果周边有人胆敢垂涎篮星沙,幽影族才会出动战舰围剿。

    如今幽影族全部撤离暗影鬼狱,这个矿星自然成为无主之物,夏1S妍顺路过来,就是要向那些矿奴宣布此地的所属权,告诉他们从今以后矿星归于战盟所有。

    一艘艘战车呼啸着,顺着矿洞涌向星辰底部,石岩和她并肩站着战舰顶端,俯瞰着下面如千疮百孔的矿星,看着一个个深入内部的幽暗洞xué,突然说道:“武者提取天地资源强大,秘宝、力量、丹药都要依赖星河材料,我们的存在,对天地也是一种沉重负担。”

    “呵,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夏心妍轻笑着,随意说道:“上天赐予的东西,本该属于所有生灵,我们采集那些材料,就如同凡人需要吃肉,要猎杀野兽一般,都是顺从天地规律的。”

    石岩皱了皱眉头,心中暗叹,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他也没有资格多说。

    因为他的奥义更加邪恶歹绝,如果说武者攫取天地资源修炼突破,那他,便是通过武者的死亡而强大起来,他能够在短时间达到今天这个境界,依赖的是什么?他比谁都一清二楚。

    刷!

    一艘猎鹰般的战车,突然从一处矿洞飞驰出来,其上一名疾风战部的武者,脸sè铁青,突然叫喊道:“大人,有人霸占了矿星!”

    他看向夏心妍,一脸恼火“对方宣布矿星属于他们,我们是否要下手格杀?”

    “在暗影鬼狱,没了幽影族这个敌手,还有敢和我们战盟对抗的势力?”夏心妍明显愣了一下,讶然失笑道:“对方是什么势力?”

    “好像叫什么‘神光”应该不是我们暗影鬼狱的本土势力,属下不熟悉外界,不明这个势力来头。”那人说道。

    “神光?”夏心妍俏脸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抹惊异。

    石岩也愣了起来,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势力,皱着眉头苦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