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七十五章 心灵咒术
    郁珊、肖恩、缪荣、跎跛等人,皆是一脸错愕,眼神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场内众人,因谷禾到来都心情沉重,不论缪荣亦或者跎跛,出于身后势力着想,都不敢和谷禾正面冲突。

    ——因为谷禾代表药器阁。

    石岩偏偏不理不睬,也不顾药器阁在玛琊星域超然地位,直接责问谷禾得到权利的可疑xìng。

    谷禾面sè铁青。

    他身后数名境界高深武者,则是杀气腾腾,其中一人达到始神二重天境界,为药器阁一名隐藏供奉,叫做井野,修炼心灵咒术。

    井野一皱眉,眼瞳倏然幽暗如深渊,直勾勾瞧向石岩。

    一种将灵hún祭台牵离神体的奇诡精神能量,如看不见绳索将石岩灵hún悄然攥紧,旋即扯着他灵hún要揪离肉身,使得他灵肉分离。

    肖恩、郁珊同时sè变。

    夏心妍、紫耀眼神骤然冰寒。

    “迟缓!”

    清冷声音jiāo喝,一层层玄妙bō动dàng漾开来,时间仿佛忽然变慢,万物的运行规律仿佛被强行改变。

    井野的心灵咒术凝炼的精神能量,竟然也被影响,拘住石岩灵hún的bō动忽然变得轻缓无力,将他灵hún牵引的能力,被大幅度的消减。

    井野有一张俊美的脸庞,岁数看起来不算极老,眼瞳却深邃苍古,蕴藏着不知名的魔力,幽暗诡谲,此时他俊美脸皮抖动了一霎,眼瞳飘逸出点点油绿光泽,如荒野鬼火飘忽邪异。

    一个心灵咒术,从他眼角释放出来,重击hún魄。

    啵!

    夏心妍脑海轰然一震,如天雷涌入,识海炸裂轰碎,意识难以重聚。

    她俏脸猛地苍白,jiāo躯狼狈的颤抖着,身上的神力迅捷的衰落。

    施加的时间奥义,自然而然被破解,那井野的心灵咒术又继续拘束缚向石岩灵hún,要将他hún魄迁移出来。

    肖恩、郁珊寒着脸突然出手。

    滔滔火焰海洋虚空浮现,顷刻间将这边天际遮掩,海洋中,雷声鸣号,闪电如蛟龙蜿蜒,狂烈的释放暴虐。

    井野施加的心灵咒术,被火焰侵蚀消耗了能量,被雷电击碎意志烙印,突然宣告破解。

    井野俊美脸庞一寒,禁不住哼了一声,没有急着继续下手,只是别头看向谷禾。

    谷禾微微摇头,小眼睛绽出狡诈残毒之sè,扬声道:“芙薇触犯药器阁法规,已被强行面壁思过,此事得到药器阁各大长老的商议,她没有资格持有圣典,只好暂时由我来掌管。”

    谷禾视线环顾四周,傲然说道:“这是我药器阁内部纷扰,具体细节恕我不便多言,你们只要明白一点即可:我可全权代表药器阁!”

    他话语落下,没有继续关注石岩,也没有解释井野出手之事,挥挥手,不耐道:“给你们时间准备,请各位速速离开,否则时间一到尔等尚且还在,我们便不会这般客气下去。”

    石岩眼睛冷幽森寒,一只手点在额头,阵阵死亡bō动释放出来,将残留脑海内的心灵咒术余力清除。

    转过身来,来到夏心妍的身旁,他关切问道:“没事吧?”

    夏心妍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谷禾身旁的井野,低声道:“他不敢真的对我如何。”

    石岩脸sèyīn厉,点了点头,忽然仰头说道:“你们的圣典由我寻来,当初是我交给芙薇,如今我很是不爽,我现在对你们药器阁索要圣典,请归还与我。”

    谷禾眼神满是轻藐,冷冷低头俯瞰了一眼,不屑说道:“圣典本是我药器阁之物,不论颠簸流转到何处,它依然乃是我们药器阁的圣物,无论何人得到,它都属于我们药器阁。况且,芙薇长老有关圣典已经给出足够的酬谢,按照我们药器阁的交易定律,你们交易已经达成,圣典便与你再无一点关系了。”

    “不给是吧?”石岩平静的沉吟了一下,道:“我自己取!”

    啪嗒!

    谷禾肥硕的中指上一枚青幽戒指传来脆响,戒面显现裂纹,一样事物直接挣脱出来,突地由戒指内jī射出来。

    一道微细缝隙闪过,那样事物倏然钻入其中不见,缝隙迅速愈合。

    谷禾和药器阁的众人,脸sè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皆是凶厉看向石岩,眸中的杀伐之意简直难以掩饰。

    “我这个人有个习惯。”石岩神态淡然,“经我手离开的宝贵之物,我总习惯留下一个禁制,尤其是如圣典这般宝贵之物,我自然会愈发小心。”

    在不明圣典来历之前,他已经瞧出圣典的奇妙,便习惯xìng的留下一缕空间意念藏匿其中,以空间奥义催发衍变的意念很难查探捕捉,芙薇也不知当中奥妙,没有留意圣典变化。

    本以为他永远不需要动用那个禁制,没料到事态变幻莫测,芙薇此时居然要面壁思过,圣典竟落入谷禾这类jiān人手中。

    他是不信芙薇会触犯什么法规的,芙薇所作所为都是为玛琊星域,都是为铲除药器阁的叛徒,无愧于心,石岩明白芙薇要么被谷禾陷害,要么被随意寻了理由嫁祸,总之都是谷禾此人暗中捣鬼。

    圣典如果在芙薇手中,他不会多言什么,可现在药器阁由谷禾这人把持,他自然不会只守不攻。

    “你敢在我药器阁圣典之上捣鬼!”谷禾脸容扭曲,肥肉乱颤,如一个大蛆虫般晃dàng起来。

    “哧啦!”

    石岩眼角绽出一道缝隙,他伸手一抓,那圣典便重返他掌心。

    “如想讨回圣典,让芙薇亲自来拿,你……不配持有此物。”索xìng撕破脸皮了,石岩一点不客气,冲身后费兰、卡托点头,道:“去魔血星唤血魔等前辈过来,我倒要看看玛琊星域是否真由你谷禾说的算。”

    费兰、卡托沉默点头,身影一晃间,便在子阵内消失不见。

    子阵周边聚集着数千名火雨星域强者,肖恩、郁珊都在那一块,谷禾便是有想法也没有办法立即阻止,只能任由费兰、卡托离开。

    “小子,你强行干涉我药器阁内务,在我药器阁圣典上捣鬼,你罪无可恕!”谷禾深吸一口气,冲那井野点了点头,冷喝道:“给我杀了他!”

    井野幽暗深邃的眼眸泛出点点异光,嘴角扯动了一下,又要释放心灵咒术。

    肖恩、郁珊哼了一声,忽然掠动身势,在石岩身旁停了下来,冷眼看着谷禾和井野。

    “你们真想和我们玛琊星域交战不成?”谷禾寒着脸喝道。

    “你代表不了整个玛琊星域,你也代表不了药器阁,你只能代表你一人。”石岩嗤笑,“不错,炎族、冰族、晶族是派人配合你,但我真的不相信他们三大种族会因为你谷禾,将整个种族的生死赌进去!”

    炎族、冰族、晶族在玛琊星域都是很强悍的种族,尤其是炎族,能够和魔族、妖族抗衡,乃一等一的强悍种族。

    冰族、晶族虽然逊sè一筹,也不会弱太多,如果这三大种族真的听信谷禾,这件事要棘手许多。

    可惜,炎族、冰族、晶族过来的武者,根本没有族内的族老族长级别人物,真正顶尖身居高位强者没来,说明他们显然不是谷禾的依附者,只是纯粹的合作关系。

    合作关系,自然不会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拼死拼活,所以石岩不信炎族、冰族、晶族会为了谷禾,与肖恩、郁珊他们拼死拼活。

    果然,石岩此话一出,谷禾脸sè变得愈发难看。

    井野则是悄然出手。

    石岩静寂不动,只是手心攥了一柄邪异血剑,那血剑上一只只妖异的血瞳,忽然像是蠕动起来。

    一条条血线从剑体上滋生出来,如蛛网瞬间爬满石岩神体,一种封闭心灵和识海祭台的bō动,从石岩身上释放出来,连周边肖恩、郁珊都觉察不出他身上的任何bō动。

    精通心灵咒术的井野,数种歹毒咒法释放出来,却根本无法锁定石岩hún魄识海,只能飘忽在他神体周围,却不得其门而入。

    “神兵!”井野脸sè一变。

    他死死盯着石岩手中攥紧的血剑,眼神幽暗诡谲,暗暗施展秘术,想要强行影响血剑内部bō动。

    轰!

    一股暴戾、至邪至恶的bō动,倏地从血剑内轰然涌来,如亿万血海冲击他心灵,井野那双深邃的眼眸,突显慌乱惊惧。

    血剑之上,一只只妖异血瞳浮现睁开,一道道猩红血芒仿佛遥遥锁定了井野,似乎要暴跳出来的邪恶妖魔,在蓄势准备着。

    井野意识短暂mí乱,急忙暂停咒术,以意志力来稳定识海和祭台,脸sè变得极差。

    谷禾满脸肥肉抖颤着,也吓了一跳,他开始重新审视起石岩来。

    石岩之名,他自然早早听过,在药器阁长老会上,这个名字和妖族巴斯、古特,和魔族血魔一并被时常提起,出现的频率甚至还要高出巴斯、古特等人,身为药器阁二长老,他岂会不知石岩的深浅?

    但他依然错估了石岩的厉害……

    仅仅握着血剑,石岩眼神也猩红如血,神情冷酷之极,漠然看向井野和谷禾,一言不发。

    他在等,等妖族、魔族的强者到来,等着更加合适的时机。

    肖恩、郁珊都是惊骇之极,为他展现出来的奇诡惊讶莫名,一左一右在他身旁停留着,做好了庇护他安全的准备。

    他们知道,一旦妖族、魔族强者到来,这云海星的局势定然会发生新的变化。

    ……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