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八十五章 还有么?
    数十万妖虫、毒物匍匐在地,一簇簇的密密麻麻,像是灰méngméng的地毯,将方圆十里都给铺满了,瞧上一眼都让人头疼yù裂。

    那些妖虫、毒物能侵蚀人心hún魄!

    沙鞪皱着眉,脸sèyīn暗难测,悄悄打量着石岩,幽暗眼瞳内如鬼火跳跃着,诡异邪恶。

    他没有立即出手。

    来自于蛊神教的人,都有一套独有的勘察敌方境界力量的特殊方法,他们能通过对方的气血、精神甚至脸sè的红润程度,得知对方肉身蕴含的力量,进而准确判断出对方〖真〗实力量。

    沙鞪很清楚,境界的高低绝不是衡量实力的唯一标准。

    譬如他本人,虽然也仅仅只是虚神三重天境界,可他相信一般始神一重天的武者,绝对会被他给压制的很惨,甚至会被他击杀。

    他明白之前离开的商影月,也是这类角sè,也知晓商影月的身份,这才让她轻易脱身。

    沙鞪眯着眼睛,幽幽看着石岩,眼神如hún线浮dàng出来,如海藻般将石岩全身裹住,在一点点的洞察他身上奇妙……………

    商影月并没有真正撤离。

    她利用商辰给予的一样秘宝,将神体隐形,如一抹灰sè淡云,悄无声息的逗留在那些妖虫、毒物外沿,灵húnbō动和肉身气血尽数藏匿起来,连嗅觉惊人的毒虫都不能捕捉。

    商影月细长睫毛微颤,遥遥凝视着毒虫内的两人…暗暗期待着什好半响,她美瞳显出一丝惊诧不解。

    满地毒虫中的沙鞪,倏地怪腔怪调的嘿嘿笑了起来,道:“朋友说笑了,我们过来古大陆都是有着各自目的…没有必要自然不会生死搏斗,这伤人伤己对大家都没好处。嗯,这样吧,我将百劫鬼手藤逼出来,将其暂时禁锢捆住,由朋友你以本源火焰炼化,得来的百劫hún丝你我一起平分如何?”

    隐匿着的商影月…俏脸忽然变得极其怪异,芳心布满谜团,惊讶的盯着两人。

    沙鞪为“蛊神教”始神境以下至强者…他能持有“界引果”前来古大陆足以证明“蛊神教”对他极其信任。

    从母亲口中商影月听过沙鞪的可怕残毒,所以明明为百劫鬼手藤而来的她,都主动的避让了,就是为了防止和沙鞪发生冲突。

    同为虚神三重天境界,商影月没有自信能够胜过沙鞪,也不想无谓的死斗…所以退了。

    可石岩明明只有虚神一重天,沙鞪敢蓄意驱赶自己离开,为何对待这名弱小者,会那么友善?

    难道他很强大?

    商影月百思不得其解,但对石岩的看法俨然有了点变化,叮嘱自己要谨慎一点了。

    她自然不知道沙鞪以“蛊神教”的秘法瞧见了什么………………

    “蛊神教”那种秘法为“窥神血术”…通过窥视神念、气血、面sè来判断一人肉身强度,灵hún意识的精炼浑厚程度,这么多年来都以奇准闻名星河,为宇宙中著名的奇术之一,也是“蛊神教”几大邪术很精髓的一支。

    通过“窥神血术”的探查,沙鞪通过石岩气血、肉身肌肉的凝炼毒,心脏的跳动频率,灵hún的诡异无踪,沙鞪得出了惊人的结论:肉身精炼如千锤百炼的金晶…神识精炼如血筋!

    这是一般始神境界者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一名虚神一重天境界者,肉身和精神意识达到如此惊人程度,沙鞪岂敢轻视?

    尤其是从一开始起,石岩便没有表现丝毫的畏惧,还敢主动挑衅,这让沙鞪愈发警惕,几乎瞬间下定决心:如非必要、决不和此人正面冲突!

    商影月不知沙鞪所属“蛊神教”的奇术,自然莫名其妙,心里一肚子雾水。

    “分享百劫hún丝?”石岩淡然一笑,瞥了一眼那泥沼深处,轻松自如道:“可以,那就按照你所言,你先将百劫鬼手藤逼出来,进而禁锢束缚,然后交给我来炼化吧,嗯,我正要见识见识你们‘蛊神教’的秘术。”

    “没问题,小兄弟尽管安心等候,前期一切交给我了。”沙鞪嘿嘿大笑,黑漆漆袖口滑出一根短笛,短笛上布满如星辰般的小孔,笛子上刻画着蛇纹般的图案,显得非常古朴精致。

    “呜呜呜!嘶嘶嘶!”

    沙鞪凑向短笛,眯着眼睛轻轻吹奏起来,笛声如鬼泣,哀怨低幽,如将一只只厉鬼放出人世间。

    在他的低幽笛声下,周边空气渐渐yīn寒彻骨,仿若有妖hún在飞旋飘dàng着,冷森森的朝着人的灵hún识海内钻去。

    石岩淡然的眼瞳,骤然乍现一缕冰寒冷光。

    躲藏暗处的商影月,也是俏脸一变,急忙稳固心神,暗暗运转力量奥义。

    在石岩和商影月的灵hún识海中,忽然诡异的多出一条条妖虫练毒,物!

    它们如灵hún意识凝炼变幻而成,也仿若便是妖虫、毒物的妖hún毒魄,竟然在笛声响起的那一霎,便轻而易举的钻入他们识海,在他们意识海洋内展lù峥嵘。

    “小兄弟小心一点,我吹奏魔音笛的时候,小家伙都会不安分,倒不是故意针对你。”沙鞪声音沙哑粗糙,脸上堆着温和笑容,眼底却闪烁着微不可查的毒辣寒光。

    石岩、商影月都皱起眉头,知道这沙鞪说的好听,虽然也瞧出了石岩厉害,可还是不太甘心,以吹奏魔音笛御动妖虫、毒物对付百劫鬼手藤之名,暗暗来试探石岩的深浅,来衡量他是否真的如所想那般厉害。

    石岩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稍稍显lù点不堪,lù出疲惫无奈,那沙鞪的血腥手段将会立即淹没过来,绝不会给他一丝机会。

    识海中,无数毒虫漂浮着,lù出细密的獠牙,竟渐渐朝着他灵hún祭台涌来。

    看那妖虫、毒物的架势,似乎一副要啃食他灵hún祭台,将他灵hún给逐步蚕食吞没的模样。

    石岩心神骇然。

    他真没有料想到“蛊神教”的手段如此奇诡邪恶,那些出现在他识海内的妖虫、毒物只是hún魄,却仿若比〖真〗实肉体还要可怖,似乎真的能吞吃灵hún祭台,这种邪术让他一时间惊骇yù绝。

    他没有经历过如此阵仗,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沙鞪能够和那些hún魄形态的毒虫、妖物灵hún勾连,每一只毒虫、妖物都像是他的眼睛,他也像是顺势进入石岩的脑海神识〖中〗央,很轻易的能感知到石岩的状态,他也觉察到了石岩像是没有应付手段。

    沙鞪心中冷笑不迭,对自家教派的蛊神邪术,油然而生自豪傲然之感。

    当年………………神族强者都被如此邪术一点点啃食灵hún祭台而亡,今日这实力强悍的小子,就算是力量狂烈之极,又如何能抵御“蛊神教”的“天蛊食hún”秘术?

    沙鞪脸上笑容由隐讳,至慢慢明显起来,心情愉悦之极。

    妖虫、毒物啃食hún魄以后,会相继进化,对方hún魄越是精炼强悍,对那些妖虫、毒物的益处将会越明显直观。

    沙鞪仿佛瞧见那些小可爱进化时的美丽模样………………

    商影月并非沙鞪的首要对象,在商影月脑海的毒虫、妖物蛰伏不动,只是处于警告的意味,让她别轻举妄动。

    沙鞪没有轻信商影月的那番话,在沙鞪心中商影月和石岩一伙的,也是要图谋百劫鬼手藤的,他不信任任何人,做着两手打算。

    一旦商影月表现出要解救石岩的意图,那些毒虫、妖物都会突然展lù狰狞,让商影月不能腾出精力来。

    他行事一向谨慎小心,任何行动都有完全的筹划。

    众多妖虫、毒物扑腾着,慢慢往石岩灵hún祭台的奥义区内涌入,那些细小的妖虫、毒物嗡嗡怪啸着,让石岩头疼yù裂,连意识都很难精炼起来,识海被搅乱,使得他精神很难集中。

    眼见妖虫、毒物越来越靠近奥义层,突地,一股彻骨冰寒之意骤然闪现出来,深藏虚界内的一颗漆黑如墨的冰寒珠子,晃晃悠悠从虚界浮离,如一只邪异的眼球慢慢落向奥义层,那是淬毒寒珠!

    淬毒寒珠为亡hún水母灵hún凝炼之物,能吞食剧毒之物,森寒彻骨,能镇住灵hún不受走火入魔的厄运。

    淬毒寒珠悄悄浮现,倏然闪烁出一圈圈邪异黑光,涟水般dàng漾出来。

    侵入他识海的妖虫、毒物纷纷惊恐尖叫起来,如白日见鬼般仓惶退避,然而,被那些黑光蔓延罩住的妖虫、毒物,不论如何努力挣脱,都不能从石岩脑海飞离。

    沙鞪脸sè铁青,口中的笛声越发凄厉刺耳,他脚下许多毒虫都疯了一般滚滚颤动着。

    嗤嗤嗤!

    每一个在石岩识海内,被那淬毒寒珠黑光覆盖的妖虫毒物,都化为一缕灰méngméng的烟丝,直接被抽入淬毒寒珠内。

    顷刻间,侵入他识海的妖虫毒物,竟然被蚕食的一干二净。

    石岩识海重新恢复太平安定,眼瞳微缩,他yīn恻恻的笑了起来,冲沙鞪咧嘴赞道:“滋味不错,应该是大补之物,谢谢你的热心馈赠。

    顿了一下,他笑的愈发欢畅:“还有么?”

    沙鞪眼神呆滞,好半响,才尴尬至极道:“抱歉,我一旦吹奏魔音笛,一些xìng子残暴的小家伙都会变得不受控制,这是失误,还请小兄弟不要介意。”

    沙连连作揖道歉,一副诚恳愧疚的模样,让暗中观看的商影月愈发惊骇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