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杀神 > 第一千八十六章 突下杀手!
    “我感jī你还来不及呢?岂会介意?”

    石岩笑的耐人寻味,很认真的央求道:“真的,那些妖虫、毒物对我来说益处极大,你要是愿意割舍,我定会感jī不尽!”

    沙辈脸sè微变,心中大骂不已,将石岩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他至今也没有弄清楚,在石岩识海突然出现的珠子究竟是何物,那珠子对他释放的妖虫、毒物似乎极其克制,让他忌惮惊惧。

    数十万妖物、毒虫,能够进化到可以入侵敌人hún魄的仅仅只有数百只,每一只都是极其稀罕有灵xìng的奇宝,也是他的命根子,珍贵到了极点。

    拥有智慧灵xìng,可以侵入别人hún魄的毒虫、妖物,才能真正称得上盅虫,也是“盅神教”种种邪术的药引根本,每一只炼制培养进化都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是“盅神教”教徒强大的要诀。

    十几个这类顶尖的盅虫,被石岩脑海的珠子一下子给吸收吞没,

    沙肇差点吐血三升了,还要佯装无意之举,对石岩含笑道歉,这对他的神智简直就是一冲摧残,在他心脏上割肉。

    “那是失误,失误……”沙辈脸皮子颤抖着,强压着内心的暴躁,眼神yīn晴不定,如火山被强行遏制着。

    “那就算了。”

    石岩淡然一笑,眯着眼睛脸sè放松,从容催促道:“还请继续对百劫鬼手藤下手。”淬毒寒珠瞬间槽十来只妖虫、毒物给催发吸收,没有急着返回他虚界内,而是沉没在他识海〖中〗央,识海内一缕缕神识如触手搭在淬毒寒珠上,识海一片yīn寒冷寂,如同多了定神的寒玉晶珠。

    识海多了一枚淬毒寒珠,他精神变得极为敏锐,一缕缕意识对那些毒虫妖物的感知精准之极,竟然可以奇准的判断出那些妖虫、毒物的生命bō动,还能感应到它们〖体〗内蕴藏着的毒素多少。

    这让石岩当即振奋起来。

    他忽然意识到刚刚沙肇放出来的妖虫、毒物,被淬毒寒珠给吸收后,让那淬毒寒珠的某种变化jī发了出来。

    淬毒寒珠来自于亡hún水母,一种世间最神秘剧毒的生灵,以吸食各类毒素毒液为生,可谓是毒之源头。

    沙辈培养炼化的妖虫、毒物,大多数蕴藏毒素,很多的毒xìng非常恐怖,常人触碰便会惨死,有的毒素能直接侵入灵hún识海,连神族的强者都难以防备。

    然而,对那淬毒寒珠来说,一切都不是麻烦,而是补品所以淬毒寒珠隐隐发生变化,在他识海暂时逗留着,像是在期待着更多的妖虫毒物进入,想要更加畅快的饱餐。

    眯着眼睛感受着识海变化,石岩笑容愈发灿烂起来,镇定自若的催动沙翼。

    沙辈暗暗咬着牙,脸上笑容别扭,道:“这就动手,这就动手……”沙肇继续吹奏魔音笛,yīn寒低幽凄厉的笛音让那些妖虫毒物都疯狂起来,像是沙粒般纷纷涌入百劫鬼手藤躲藏的泥沼深处,在短短数个呼吸间隔,在那泥沼内已经填满了妖虫毒物。

    那些妖虫毒物蠕动着身子,让人头皮发麻的朝着泥沼深处钻,将泥沼内生长的几株植物啃食的一干二净。

    它们小眼睛显出残暴凶厉的绿光,一个个〖兴〗奋之极,如闻到血腥味的凶兽,lù出尖利细小的獠牙,在沼泽内翻腾着,将沼泽搅的天翻地覆。

    沼泽内传来啪啪的怪响,应该是百劫鬼手藤藤条挥击的声音,很显然那百劫鬼手藤和那些数十万毒虫、妖物搅在一块儿。

    沙辈寒着脸,眼底绿光幽幽,口中的魔音笛如厉鬼哭泣,声音愈发尖利刺耳。

    他忽然张口吐出méngméng五彩瘴气,瘴气如云棉,覆盖在沼泽之上,从那些瘴气内传来奇异的液体,渗透在沼泽内的妖虫、毒物身上。

    那些妖虫、毒物纷纷疯狂起来,不要命的啃食着底下的百劫鬼手藤,渐渐地,有藤条从沼泽内哗啦啦的显现出来,如蛇般扭动着,似乎在极力的挣扎,要摆脱什么东西,显得极为狼狈。

    躲藏在暗处的商影月,美眸骤然一亮,趁着妖虫、毒物都聚集在沼泽内,去对付那百劫鬼手藤,她悄悄朝着这边重新接近,依仗着身上秘宝的奇异,硬是避过石岩和沙翼两人的感知和视线。

    商影月惊奇看着沼泽,看着百劫鬼手藤一点点的显lù出来,看着数十万妖虫、毒物爬满鬼手藤每一根伸展出来的藤条,脸sè厌恶的皱了皱,觉得有点头皮发麻,那些密麻麻的毒虫让她有种想要呕吐的yù望。

    她强行控制着,以冰寒之力来镇定灵智,在暗暗准备着什么。

    套在*雪白皓腕上的手镯,慢慢闪亮着,渐渐衍窒成鞭子,缠绕在白nèn臂膀,她似乎随时准备出手。

    看着百劫鬼手藤似乎被捆缚制住,她暗暗jī动,鼓胀的sūxiōng癞动着,dàng漾起惊人的bō动,可惜无人能瞧见她此时动人的美态。

    百劫鬼手藤被妖虫、毒物给硬生生缠着牵出沼泽,那些细小的妖虫、毒物仿佛是百劫鬼手藤的克星,那历经百劫的鬼手藤数千藤条劈砍摇dàng着,显得那么的无力,藤条上的许多尖刺都被妖虫、毒物给啃食掉了。

    它身上的灵xìng在一点点的消减着。

    沙辈呼了一口气,停止了吹奏魔音笛,嘿嘿笑了笑,便准备讲话让石岩动手炼制百劫鬼手藤。

    就在此时,他突然心生警惕,脸sè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咻咻咻!

    三根白鼻森森的骨刺,晶莹如白玉,悄然间从三道狭长空间缝隙乍现,如三束雷霆闪电,瞬间刺向他xiōng口。

    沙辈勃然变sè,慌忙出手应对。

    他万万没预料到石岩会选择这个时候下手!

    在他吹奏魔音笛的时候,是他精神力最为集中的时候,沙肇一直小

    心警惕的准备着,在他所想中,石岩真要出手,一定会选择在他吹奏魔音笛的期间,因为那时他需要费心御动妖虫、毒物来纠缠百劫鬼手藤,必须要耗费一部分精力。

    这时候出手对付化,在他自己来看也是最好的时机,他甚至还暗中lù出破绽,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就等石岩忽然出手。

    可惜石岩在他吹走魔音笛之时,一直表现的很放松镇定,他绷紧神经暗候许久,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

    魔音笛停下,百劫鬼手藤被拧出来,此时石岩注意力也都放在鬼手藤身上,沙肇以为石岩真的对鬼手藤有想法,眼见大局已定,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打算让石岩去炼化鬼手藤,自己从暗中下手。

    可就在这个空隙间,石岩动手了!来的喜无防备!

    三根劈裂虚空的骨刺如雷霆利刃,直接刺向他xiōng口,快的人连念头都变幻不过来。

    噗噗噗!

    三声锐器入肉声响起,沙*xiōng口一件华美甲胄破裂,三朵妖异的血huā显现出来,内部肉筋血块蠕动着,有几个毒虫他肉身之内,奋力地有爪子勾在骨刺尖端,拼死的抵挡着,不让三根骨刺没入他心脏。

    那是他以血肉饲养的本命盅神!

    沙筝一口鲜血喷涌出来,脸sè骤然煞白起来,他肉身受创,本命盅神跟着被重击,瞬时便伤了心肺肉体。

    “好狠毒!”沙筝寒着脸尖叫。

    石岩沉默不言,脸sè冷酷如寒刀,神体轰然一震,一股凶戾煞气冲天,浑身骨节一阵脆响,〖体〗内力量如海浪层叠,一叠叠攀升起来。

    在他〖体〗内力量疯狂暴涨之时,他手持一柄血淋琳的巨剑,一步跨空,倏地朝着沙*劈砍过来。

    天空如被巨剑染红,成了骇人的血sè,一股沉默之极的血腥压迫感,骤然笼罩过来。

    沙辈吓的hún飞魄散。

    “噗哧!”

    他张口吐出一团污秽鲜血,鲜血中夹杂着碎肉,碎肉内寄生着许多细小毒虫。

    那些毒虫长着刀刺,有微小翅膀,在凄厉尖叫,疯狂地啃食他吐出来的碎肉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身子,变成金黄sè,变得圆滚滚的。

    一只只鼓胀的毒虫,突显狰狞,前仆后继冲向石岩,一旦靠近石岩便突然爆裂,瞬间形成恐怖之极的能量冲击bō动,将周边虚空都给搅乱。

    黄豆大小的毒虫,吸食了沙*的精血以后,以自爆的方式造成惊天能量风暴,竟然让石岩短时间不能冲突进来。

    沙辈满脸血迹,如被人用刺刀刮huā脸,狰狞如恶鬼。

    他凄厉之极的惨叫着,xiōng口的本命盅神蠕动出巨力,硬生生将三根骨刺逼出肉身。

    沙筝仓惶地一头扑在那百劫鬼手藤身上,身子被无数妖虫、毒物给裹住,那些妖虫毒物忽然四散而逃,在各处污秽河流湖泊内下潜。

    短短数十秒时间,数十万妖虫、毒物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那些被沙筝喷出来的圆滚滚的虫素的自爆声。

    “等我伤势恢复了,必让你被尝尝被万虫噬心的滋味,我记得你了!”沙辈疯狂凄厉的惨叫声,从幽幽地底深处传来,渐行渐远,在讲话的时候,他也在快速逃窜,显然此时他极为惧怕。!。